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55章 得到80分演技(诚求打赏!)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地上那个人还是一脸无辜样:“文昊,你怎么能这样,为了帮助你的朋友,你就这样污蔑吴叔叔啊,要是你爸爸知道这件事,会很生气的!”

    “靠,死骗子!”李文昊被骗子的无耻气坏了,直接拿出诺基亚8110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吴叔叔吗,你来青山警局一趟,有十万火急的事!”

    过不多久,从一辆奥迪车上下来一个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长相居然跟地上躺着的那个有九成九相似,区别大概就是嘴唇下方的痣以及耳边那颗小瘤子。

    车上下来的那个人,看到地上那个人,不禁哀叹一声:“哥,我不是给你钱了吗,你怎么还到处招摇撞骗呢,传出来,弟弟我还怎么开展工作?”

    李文昊一脸诧异:“吴叔叔,他是你哥哥?亲哥哥?”

    吴文强苦涩一笑:“是同卵孪生哥哥,他叫吴文坚,老是冒充我到处骗人,我也拿他没办法。”

    卢冲一脸玩味,这一幕似乎在哪里看过,嗯,《射雕英雄传》?裘家兄弟?

    他扭头看了吴美霞一眼,只见吴美霞一脸惨白,简直没有一个活人样。

    吴美霞本来以为她傍上了吴文强,却没想到,闹了半天,被吴文强那个无所事事整天只知道坑蒙拐骗的哥哥吴文坚给骗了,白白献上了贞操,落下了一个红杏贱妇之名,还一无所获,想起原来那个地位崇高的家庭,她悔得肠子都快断了。

    刚才那个趾高气扬的大沿帽和那个装扮成赌场拉客仔的家伙全都傻眼了,腿脚发软,差点栽倒在地。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吴文强那么高的地位,会直接绕过市局,让他们分局下面的小喽啰执行任务,因为他是假的,根本不敢跟上面打交道,只能蒙骗他们下面这些小喽啰。

    他们认错人没关系,可他们居然为了逢迎一个骗子,完全无视法律和人权,肆意践踏组织程序,现在,等待他们的将是组织内部严重的纪律处分,甚至于,会拔掉他们身上那层皮。

    卢冲凝视着地上的吴文坚,这货虽然有个跟他弟弟长得很像的天然优势,但不可否认,这货的演技非常出色,就拿他刚进警局时的言行,跟他弟弟的地位完全吻合,如果不是李文昊之前跟吴文强近距离接触过,恐怕也发现不了面前这个货是假冒的。

    找寻了好久,都找寻不到那种演技出色、人品卑劣的家伙,卢冲都已经放弃了希望,没想到,在这个冤假错案中,居然发现了这个极品。

    想到这里,卢冲伸出手,抓住吴文坚的手腕,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由衷地感叹道:“为了一个贱女人,犯下这样的错,不值得呀。”

    吴文坚瞥了吴美霞一眼,也悔恨地点点头:“确实不值得。”

    吴美霞气死了,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卢冲抓着吴文坚手腕时,心中默念,吴文坚骗财骗色,本身就极其卑劣,更卑劣的是,他是冒充弟弟的名义,坑弟至极,浑然没想到,他做的那些事情一旦被曝光,他弟弟辛辛苦苦拼下来的地位完全保不住了,后来二十年内传出来的有关吴文强的丑事,大部分都是吴文坚犯的吧,吴文强也被哥哥连累着锒铛入狱,吴文坚有这么卑劣的人品,何必再有那么出色的演技呢,不如给我!

    一瞬间,卢冲发现,吴文坚身上轻微抽搐一下,脸上波动了一下,随后一股能量涌上他的身体。

    卢冲很快发现,他原来头疼之极的表演,原来是那么地简单。

    他大概衡量了一下,吴文坚的演技,至少有80分。

    卢冲由衷地感叹,过去那么多天,他都在找演技出色而人品卑劣的人,到处找都找不到,却完全忽略了,有一种人,天然演技出色而人品卑劣,他们就是,骗子!

    松开吴文坚的手,卢冲想到一个问题,问道:“你为了取悦那个贱女人,骗这些喽啰,设局害我,明明都快成功了,可你为什么还过来救我?”

    吴文坚叹了口气:“当时我正在我弟弟家里,接到一个电话,是李文昊爸爸打来的,他本来是要打给我弟弟的,偏巧我接了,我看连他都关注了,就知道你不是好惹的,怕事情闹大,不好收拾,赶紧跑过来,准备把你放了,而就在派出所门口,我遇到李文昊,就跟他一起进来了,没想到被他识破,前功尽弃。”

    “原来如此,”卢冲释然了,转身对李文昊说:“谢谢你仗义相助。”

    李文昊长相英俊,身材高大,只是脸上总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笑容,有点欠扁,此时此刻,他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当时在北平,在那帮孙子的老窝,你救我是冒着大危险,你完全可以不救,带着你的妞径直走开,可你太仗义,奋不顾身,救了我,我当时就决定了,这辈子我李文昊就认你这一个哥们,你今天碰到的这事,根本就是吴文坚他们的错,我也就是举手之劳,替我家老头过来看看,哥们,你说谢谢就见外了。”

    “认我一个哥们?”卢冲诧异地看着李文昊:“你不像缺朋友的人啊。”

    李文昊苦涩一笑:“朋友虽多,都是酒肉朋友,当时那帮孙子揍我的时候,没有一个出来帮我的!”

    卢冲也笑道:“明知道那帮人来头不小,一听到你的乡音,还是想出手帮你。”

    李文昊伸手揽着卢冲的肩膀:“哥们,出去喝两杯,替你压压惊,洗洗尘。”

    刚走几步,李文昊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吴文强:“吴叔叔,卢冲是朱老的救命恩人,也是我李文昊的救命恩人,他今天差点就被关进拘留所,这事,我想,总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吴文强苦涩地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哥哥,我真不想让他进去,这样吧,毕竟是我们系统内部的错误,惊扰了小卢同志,给小卢同志造成了精神损害,我们系统准备赔付小卢同志一万块精神损失抚慰金。”

    李文昊冷哼一声:“一万块,你打发叫花子呢?”

    吴文坚在一旁撇撇嘴:“一万块还嫌少啊,要不就按国家赔偿法,扣留了你半天,赔给你40块。”

    在这个时代,老百姓被无缘无故地关起来,关个十天半个月的,后来无罪释放,顶多按照一天80块的标准赔偿,甚至没得赔,直到十几年后,才提高到一天242块。

    没有了那80分的演技,吴文坚现在变得毫无城府,说的话是心里话,却分外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