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23章 你是京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伟峰则鄙夷地看着卢冲:“要是她们考不上,我却考上了呢?”

    卢冲撂下三个字:“不可能!”

    林伟峰差点被气晕过去:“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她们考不上,我却考上了,你去哪里弄那三十万啊,乡巴佬!”

    “就因为卢冲父母是从农村奋斗上来的,你就说卢冲是乡巴佬,”刘欣悦瞪着林伟峰,大声说道:“林伟峰,你父母不是从农村来的吗,你是不是乡巴佬!”

    林伟峰连忙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欣悦,我说错话了,我想说的是,他没钱,你看他以前穿的衣服还有补丁,他现在穿的衣服不超过一百块,三十万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吧!”

    刘欣悦笑而不语,在场这么多人,她是唯一知道卢冲有三十万的人,她等着看林伟峰的笑话,女人就是这样的,如果她不爱一个男人,甚至反感一个男人的时候,明明那个男人要闹笑话,她不但不阻止还满心期待。

    在场这么多人里,只有曾莉、袁荃没有向卢冲投来鄙夷的眼神,曾莉家是有钱,所以她判断一个人的价值,根本不是有钱没钱,袁荃则是根本对钱没概念,钱多有钱多的活法,钱少有钱少的活法。

    而其他人,大部分都是典型的江城小市民的后代,其见钱眼开唯利是图斤斤计较嫌贫爱富的本性,仅次于魔都小市民的后代,他们都上下打量卢冲,发现卢冲身上的衣服果然不是什么名牌,疑似地摊货,他们全都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卢冲淡淡一笑,从兜里拿出一张崭新的银行卡,丢在桌子上,然后对刘欣悦说:“用你爸爸的摩托罗拉手机,给银行打电话,查询我这张卡的余额,对了,把免提打开。”

    刘欣悦开着免提,打通了银行的客服电话,卢冲再输入密码,银行客服温柔的女声在包房里清晰地传出:“尊敬的客户,您银行卡余额300000。”

    “果然有三十万!”刚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们全都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林伟峰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不可能,他一个乡巴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一定是他偷的,是他抢的!”

    卢冲淡淡一笑,这种一眼把人看死的鸟人,不值得他生气。

    刘欣悦却有点生气,扬起巴掌,啪地给林伟峰一个脆亮的耳光:“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准说乡巴佬,你还说,你竟然还敢污蔑卢冲!你知不知道卢冲这钱是怎么来的,他是打败一个兵王得到的赏金!!”

    林伟峰捂着脸蛋,委屈地差点要哭了,他完全没想到,刘欣悦竟然为了卢冲,打了他一个耳光,好像在他心里重重地戳了一刀。

    其他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卢冲,纯粹一个小白脸啊,就算长得高,可身形瘦弱,他怎么可能打得过一个特种兵王呢,简直开玩笑嘛,可想到刚才他们笃定卢冲没有三十万而卢冲拿出了三十万,已经被打过一次脸了,他们可不想再被打一次脸,都不敢再质疑。

    他们不质疑,卢冲却质疑了:“林伟峰,现在我怀疑你,拿不出三十万!”

    林伟峰冷哼一声:“笑话,我爸爸资产上千万,我怎么可能拿不出三十万呢!”

    不要说林伟峰了,就说他爸爸,资产上千万,都未必能拿得出三十万流通现金,这些做生意的,绝大部分资产是非流通的固定资产,现金流一般都很紧张,根本不可能给他孩子三十万来玩,也只有李明浩的爸爸资产过亿了,才勉强抽出一点钱来赔偿刘欣悦和卢冲。

    卢冲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就让大家开开眼界,看看你到底有多少钱,不要到时候说没钱耍赖。”

    林伟峰一副见到鬼的表情,这货怎么知道我将来准备那样说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伟峰不能示弱:“呃,我的钱放得有点散,需要聚拢一下,欣悦,借你手机用用。”

    刘欣悦有点不太情愿,但看卢冲一脸笃定的神情,就把手机递给了林伟峰。

    林伟峰给他妈妈打去电话,一番胡扯,终于说服他妈妈从她私房钱里拿出一点,转到他的卡里。

    “乡巴……我现在也有三十万了!”林伟峰说着把一张银行卡丢在桌子上,然后打了银行电话,确定余额是三十万。

    “京巴,为了防止你到时候耍赖,你这张卡,交给刘欣悦保存,如果你输了,这张卡你就别想拿走了,当然,我的卡也交给刘欣悦保管。”卢冲捡起那张银行卡,连同自己那张卡,都交给刘欣悦。

    “好吧,欣悦保管我也放心。”林伟峰继而一脸迷茫:“京巴?是什么东西?”

    卢冲一脸真诚地说:“你叫我乡巴,我就叫你京巴了,你想想啊,京巴有个京字,肯定比乡巴高贵多了啊。”

    林伟峰脑子没转过圈,还信以为真,京肯定比乡高贵,便欣然地说:“好吧,你以后叫我京巴。”

    曾莉和袁荃刚才还绷着脸,仿佛冰山女神,现在她们实在憋不住了,爆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一点儿都没有女神的样子。

    林伟峰看曾莉和袁荃笑得毫无形象,摸摸脑袋,茫然地问:“她们笑什么呢,笑点好低啊。”

    曾莉捂着肚子,抑制住笑意,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京巴犬又称北-京犬、宫廷狮子狗,是我国古老的犬种,已有四千年历史。它有个性,其形象酷似狮子。”

    袁荃笑得更加欢畅了,这丫头似乎很少有笑得这么忘形过,指着卢冲,一边笑,一边说:“你这家伙,好坏啊。”

    房间里其他人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刘欣悦笑得从座位上滚了下来。

    林伟峰实在忍不住了,抓起一只啤酒瓶,就要砸向卢冲的脑袋:“草,敢骂我是狗!”

    卢冲轻轻一侧身,抓住林伟峰的手腕,顺势一拉,林伟峰啪地摔倒在地。

    “要不是你一直骂我乡巴,我又怎么会说你是京巴呢,更何况,是你自认为是尊贵的京巴。”卢冲踩着林伟峰的脊梁,冷冷地说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曾莉居然鼓起掌来:“说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