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32章 前丈母娘走好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卢冲很认真地说道:“我相信你和袁荃肯定能成为大明星,同样我相信自己也能成为大明星。”

    曾莉凝视着卢冲的双眸,从他眼眸里看到无比的真诚,她被卢冲的认真态度感染了,点点头:“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大明星的!”

    刘欣悦的妈妈看看一旁落寞的刘欣悦,撇撇嘴:“两个大明星,别惺惺相惜了,抓紧时间进行模拟考试吧。”

    曾莉第一个考试,袁荃第二个,卢冲、刘欣悦紧随其后。

    曾莉、袁荃难怪会成为中戏的高材生,通过她们声台形表四个方面的展示,卢冲既看到她们现在的美貌、实力,也看到她们的潜力,这两个美女即便不能像章紫衣那样大红大紫,也能俘获很多观众的钦慕。

    刘欣悦则弱了不少,首先从形象上,她没有曾莉的精致美貌,也没有袁荃的气质,又因为吃不了苦,没有跟着她妈妈学习京剧,身段、台词、唱腔都远远不如有下过七八年苦功的曾莉、袁荃。

    刘欣悦的妈妈长叹一声:“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有曾莉、袁荃珠玉在前,欣悦怕是很难考上啊,不如跟妈妈苦学一年,明年再考。”

    刘欣悦一脸黯然,她以前骄傲得像个白天鹅一样,可真的跟曾莉、袁荃比起来,她就黯淡得像个丑小鸭,也许卢冲也更喜欢曾莉、袁荃。

    京剧团里一个女人把刘欣悦的妈妈拉到一边,低声说道:“欣悦妈妈,你想让欣悦考上,还不简单,让曾莉、袁荃弃考啊,如果她们弃考,没有她们的反衬,欣悦就不会表现得那么差,就有可能考入。你是咱团里的领导,曾莉、袁荃如果不同意弃考,你也干脆以团里的名义不放她们走。”

    刘欣悦的妈妈看看黯然伤神的女儿,有点心动了。

    卢冲恰巧从旁边经过,冷笑一声,瞪着那个人:“你多大岁数的人了,脑袋怎么这么简单……”

    那个女人,叫做宁琴,是个老京剧演员,四十多岁,生就一脸刻薄相,因为长得丑,一直演丑角的,她翻着白眼,瞪着卢冲:“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说谁脑袋简单呢……”

    卢冲冷笑道:“曾莉、袁荃在咱们江北是一流的,但咱们国家有二三十个省,每个省都有不亚于曾莉、袁荃的优秀人才,就算用见不得光的方法,让曾莉、袁荃弃考,欣悦到了北平,遇到那些实力不亚于曾莉、袁荃的人才,她又拿什么胜出,到了那个时候还是失败,又何苦现在玩这些手段呢,这种事情就算三岁小孩都能想明白,你还想不明白,还乱出主意,你说你的脑袋是不是简单的像草包!”

    宁琴气得差点晕过去,她为了巴结刘欣悦的妈妈,挖空心思想了一个主意,结果呢,竟然被卢冲说成了馊主意。

    这个时候,曾莉、袁荃也听到了卢冲的声音,走了过来,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袁荃用她那能说话的大眼睛向卢冲传递着谢意,曾莉则直接抓住卢冲的手,感激地说道:“谢谢你,要不是你仗义执言,我们怕前途尽毁了。”

    她的手香软得很,卢冲心突然一跳,哎,大美女的手都跟普通美女不一样。

    刘欣悦的妈妈尴尬得无地自容,而刘欣悦也难堪到差点要哭了。

    看到这一幕,卢冲连忙打着圆场:“曾莉、袁荃,你们放心,其实就算我不说,以欣悦妈妈正直的人格,也不会听那个脑残的馊主意。”

    曾莉、袁荃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知道卢冲是给刘欣悦妈妈下台阶,同时也不想让她们的关系弄得太僵,都冲刘欣悦妈妈含笑示意。

    刘欣悦妈妈也松了一口气,她眼神复杂地看了卢冲一眼,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怪罪卢冲,还是该感谢卢冲。

    刘欣悦顿时也没那么难堪了,她的目光停留在曾莉的手上,猛地咳嗽了几声。

    曾莉这才反应过来,她怎么还抓着卢冲的手呢,太不矜持了。

    这个时候,傅奇诧异地问:“脑残是什么意思?”

    卢冲这才发现,在无意间,他创造了一个新的词语,因为脑残首次出现是在06年的倭国,从倭国一个游戏上引申出来的,他想了一下,解释道:“呃,脑子简单得像残缺了一点什么,简称脑残。”

    宁琴气得浑身发抖,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兔崽子,我撕烂你的嘴!”

    刘欣悦妈妈赶紧拦住她,紧盯着她:“宁琴,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看你气得狠,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吧。”

    宁琴从刘欣悦妈妈眼睛里看到冷漠和些许的怨怼,她心头忽然闪过一丝冷意,自己刚才出的还真是馊主意,不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连累了领导的形象,她只得乖乖地转身出去。

    看来这个宁琴还不清楚刘欣悦妈妈的深意,本来京剧团演员多而演出就少,一个萝卜一个坑,等这个宁琴休息几天回来以后,只能坐冷板凳。

    望着宁琴的背影,卢冲心里闪过一丝快意,若是换做别人,他可能不会这么说,但这个宁琴,是他重生之前非常讨厌的一个老女人,嗯,是他之前的丈母娘。

    仔细回想,重生之前那个老婆身上还是有一些优点,而所有的缺点恶毒、刻薄、暴躁,全部都是来源于丈母娘宁琴,别人的丈母娘都是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她却倒好,越看越讨厌,一个劲地在女儿面前说女婿卢冲的坏话,还不惜编造谎言,久而久之,孝顺的女儿听从了母亲的话,跟她的丈夫越来越疏远,本来一桩好好的婚姻就被硬生生拆散了。

    再回想重生之前的生活,卢冲不否认自己也有一些过错,太过忙于工作、炒股、写作,忽略了老婆的感受,可这并不是两人婚姻陷入绝境的缘由吧,想来想去,罪魁祸首还是那个贪得无厌、尖酸刻薄的丈母娘。

    他很想表现得无所谓,表现得宽宏大量一点,可他做不到,他无法强迫自己成为以德报怨的人,更何况这老女人这次表现得确实太恶劣,差点就断送了曾莉、袁荃的前途。

    卢冲心里默念,前丈母娘,走好,不送,这一世,我再也不会是一个辛苦工作却总是被骂成废物的女婿,这一世,我所有的丈母娘都比你要好一百倍一千倍。

    哎,为什么会说,我所有的丈母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