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1章 穿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狂风卷起暴雨,在山林间穿过,带起呜呜的呼啸声。雨水冲刷着泥土,汇聚成黄色的水流,填满牲畜踩出的小坑,再往下流,让山路变得更加湿滑。

    云雁回抱紧怀里用雨衣裹好的摄像机,在哗哗雨声中大声喊:小秦,你在干什么

    旁边的向导和乡干部也焦急地说:让那个小丫头快过来

    这里是a市西南山区,云雁回是一名电视台记者,带着实习生小秦来这里拍摄素材。可是万万没想到,原本晴朗的天气突发暴雨,他们只能手忙脚乱地收好了器材。

    负责接待的乡干部和向导都是山村里生长起来的,纷纷表示必须立刻下山。

    可是实习生小秦还在那儿磨磨蹭蹭,让云雁回有些急了。

    小秦哭丧着脸说:云哥,我的备用电池掉在那儿了。

    怕设备淋雨,小秦收拾东西时有些匆忙,一个手滑,备用电池就脱手掉了。山路陡峭,得亏被下方茂密的草兜住了,但是小秦跪在地上也够呛拿到。

    他们的设备都是台里的,出入都得登记,怎么拿出去就得怎么还回来,这一块电池原装的得一千多块钱,小秦一个实习生,家庭条件又不是特别好,当然不可能弃之不顾。

    明白这一点的云雁回只好请乡干部帮自己拿一下摄像机,自己折返回去。

    你先过去,我来捡。云雁回让小秦先往前走,自己跪下来,拽着旁边的树根,伸长胳膊弯腰去捡电池。

    大雨倾盆,冲刷着面庞,视线都有些模糊,云雁回紧紧抠着树根,努力一伸手,两根手指勉强碰到了电池。

    他心中一喜,正要再努把力,脚下突然一滑,手没能稳住,整个人往前栽,耳边只听到小秦刺耳的尖叫声,随即就不省人事。

    云雁回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可别给我摔残了,就为了一千多块钱,也太不值了

    温柔的歌声把云雁回的意识唤醒,随即身体也渐渐复苏,大脑能够指挥身体了。

    云雁回只觉得自己身处一个温暖的怀抱,他费劲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温婉秀丽的面孔,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温柔的歌声就流淌了出来。

    随即,这张面孔上流露出关切的神情:雁儿,你醒了,头还疼吗

    奇怪的视觉效果和陌生的女人让云雁回心里咯噔一下,抬起手在眼前一看,竟然又短又小,显然是幼儿的手。

    少妇的手落在云雁回头上,心疼地说:下次下着雨就不要上山了,这么小个人儿,路都走不稳好在这次没摔出个好歹来。

    听着少妇絮絮叨叨的话,云雁回心底翻起惊涛骇浪,仔细一看,少妇身上的窄袖古装半旧不新,很明显是手工缝制的,与影楼里的衣服有明显的差别,周围的陈设也都绝不是现代风格。

    这真实的触感,这缩水了的身体,这神奇的环境

    云雁回得到一个结论,他,穿越了。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云雁回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这样的话,好像就不用加班了

    云雁回保持还有点茫然的状态被少妇抱起来,穿好了衣服,又喂了些热水,然后抱出了现在待的屋子。

    外面的大屋子很像是厅堂一类的地方,地上摆着竹席,有大约八九个小孩坐在上面玩游戏,年纪从几个月到七八岁不等,最小那个是被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抱在怀里。

    就是这个小女孩,看到少妇出来后,立刻抱着婴儿跑到她腿边,仰着头问:弟弟怎么样了

    刚才在屋子里云雁回看了一圈摆设就发现了,这个家庭很穷,屋子里除了床就是一个架子,上面挂着几件衣服,这外面的家具也仅仅是桌子和几张竹席而已。

    都这么穷了,还有这么多兄弟姐妹少妇看上去纤细温婉,居然这么能生

    乖,弟弟没事了。少妇刚说完,小女孩怀里的孩子嘴巴瘪了几下,哭了起来。少妇便弯腰把云雁回放了下来,叫他自己站着,然后接过孩子,开始喂奶。

    云雁回刚开始都差点没站稳,揪住了少妇的衣摆,那个小女孩见状,上手就扶住了他。

    雁哥儿来坐。小女孩把云雁回引到一张竹席上。

    云雁回叉脚坐在竹席上,可以听到婴儿吃奶的哼唧声,小孩们击掌的声音,奶声奶气的笑声,还有从远处传来的牛叫声。

    低头一看,就是灰不拉几还有些坑洼的石板,屋子里不算亮堂,阳光从高高的窗户洒进来。

    天啊,他到底是穿越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雁哥儿,你没事吧几个原本正在玩闹的小孩发现雁哥儿好像过于沉默了,终于没忍住,开口问了起来,都是我们不好,我们以后都不会不跟你玩儿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雁哥儿之前就是因为和兄弟吵架,才跑到山上去,然后摔倒的

    虽然还没有完全接受现在的状况,但云雁回的理智让他小声回了一句:没关系。

    小孩们一听,团团把云雁回抱住了,傻乐了一阵。

    大概因为家里有这么多孩子,包括一个没断奶的,所以少妇一直比较忙碌。这也给了云雁回机会,从小孩嘴里探听消息。

    不过小孩知道的真心也不多,云雁回只拐弯抹角问出了自己现在这身体叫什么,多大,还有彼此之间的关系。

    他的身体现在也就两三岁,名字居然也叫云雁回而且他借着水盆里的反光看了一下,相貌居然和他以前小时候也一般无二。

    这让云雁回简直怀疑自己是一跤摔倒平行世界或者前世的自己身上来了,只是不知道原来的小灵魂是离开人世了,还是到了他现代的身体上,如果是后者大概会被认为是摔出神经病了吧。

    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少妇是他的母亲没错,但并不是个一气儿怒生十个娃的英雄母亲,除了他以外的小孩都是孤儿。

    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收养孤儿的地方,至于少妇,看装扮没什么钱,应该不是她收养的,她很有可能只是被雇来照顾孩子的。

    云雁回心事重重地和小孩们玩儿了一阵,少妇便唤大家吃饭了,把桌椅都搬到门外空地的阴凉处,然后端来饭菜。

    云雁回看了一眼,饭里面有很多碎碎的麸壳,没办法,古代加工费时,穷人没有这个成本吃精细的米面。至于菜,云雁回也认得出来,是笋和蕨菜,一点肉都没有。

    少妇还在温和地督促每个小孩儿吃饭,包括云雁回。

    云雁回端起碗,扒了一口,然后直皱眉。虽然是给小孩吃的,已经煮的比较软了,但是里面的麸壳还是很剌嗓子。然后他就发现,其他小孩都是狂吃菜来送饭,于是有样学样。

    饶是如此,吃到一半时云雁回也不禁停下筷子,看看狼吞虎咽的其他小孩,弱柳扶风面有菜色的少妇,还有空荡荡的屋子,心里竟然生出一股豪情壮志。

    既然已经穿了,而且境况还不大好,但是为了在古代吃上更好的食物,我也一定要努力长大,改善生活环境

    云雁回坚定地捧起碗,又吃了一大口难吃的麦饭。

    正在这时,一个胖胖的妇人急步进了院子,白着脸对少妇说:郑娘子,不好了,不好了,东家买卖亏了大钱,要辞去我们,把这慈幼庄关了,卖地卖钱填补。

    云雁回:

    靠,雄心还没落地,他娘就失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