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章 你好,汴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云雁回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当时居住的慈幼庄是当地商人女眷做的慈善事业,这年头穷人若是养不起孩子就溺婴或遗弃,慈幼庄专门收养这种孩子,聘请身体健康的妇女进行哺乳照料。

    云雁回如今的娘,也就是那个胖妇人口中的郑娘子生完孩子后,就进了那儿工作。

    但是现在,由于生意失利,东家只得把房地折现,还要奔外地去,郑娘子就此失业,结清工钱后被宣告,半月后这里就要易主了。

    更惨的是慈幼庄里的小孩,这里统共有二三十个孩子,东家自顾不暇,何况是他们。

    住在其他院子里的小孩云雁回不知道,但是和他住一块儿的九个小孩或是被领养走,或是去富人家做仆婢了。

    至于剩下没去处的,正是之前关心过云雁回的女孩和她抱着的男婴,一个五岁,另一个五个月,走路都会平地摔的年纪。

    郑娘子虽然吃住在工作单位,但实际上她自己有家,并没有发生云雁回想象的流落街头的情况。

    当郑娘子把少少的行礼打包好,抱着云雁回离开的时候,那小女孩抱着男婴,站在门后边含泪看着他们。

    这几日云雁回听郑娘子叫这俩便知道,女孩叫双宜,男孩还没有个大名,都叫他小宝。说起来连这个名字,都只是慈幼庄沿用的,有最小的孩子了,小宝就成了那个孩子。

    云雁回趴在郑娘子肩头看了个满眼,心里不好受。他们相处只有几天,但作为一个装着成年灵魂的人,他着实不落忍。

    但是他既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不全,又没有能力,所以即便想圣母也没门儿。

    郑苹走了几步,眼泪掉了一路,回头看一眼他们,再看一眼,最后抱着云雁回大哭起来。

    这时候,双宜抱着小宝跑了过来,抱住郑娘子往她怀里挤。

    双宜嚎啕大哭,娘,娘

    云雁回也有点心酸,大概在这小孩的眼里,虽然从没叫过,但一直照顾他们的郑娘子和母亲没什么差别了。

    郑娘子抱着他们哭了一场,最后一抹眼泪,坚定地说:跟娘走

    云雁回先被挤出一身汗,然后又被郑娘子的圣母光辉闪瞎了眼。

    郑娘子原来的工作单位慈幼庄所在地约莫算是城乡结合部,他们搭了一道顺风牛车,又步行了四十分钟左右后,才看到了城市。

    郑娘子觉得很惊奇,平日里雁儿是最娇气的一个,但是今日意外的懂事。她要抱着小宝,雁儿便与双宜步行,但是一声累都没喊过。兴许,是分别的缘故吧。

    郑娘子不晓得,云雁回在现代时每天扛着摄像机出去采访,周末都不得闲,无论上山下乡还是城市里的大型活动,一跑就是一天,都不在话下。

    现在身体虽然变小,体力不足了,但是意志比普通小孩坚定多了,不至于哭脸。

    这几天的日子让云雁回以为自己穿到了一个很穷的时代,但是当他们进了城之后,他才知道,这个时代不但不穷,而且挺富裕

    城市里人口密集,和现代都市也许比不了,但至少人人都穿着得体,世界不是想象中那样灰扑扑的,甚至十分的多彩。

    市盈罗绮,无数酒旗招摇。

    这是一个很富有的时代

    云雁回甚至看到街上有外国商人在做生意,本国的商人穿着也颇为华美。根据云雁回的历史知识,他判断这个时候至少是宋朝了,否则商人的地位不会这么高。

    随即从路人口中听到的东京汴梁之类的词语更是确定了他的想法,这里是宋朝的都城汴梁。

    一瞬间,眼前的画面就和记忆中的名画清明上河图对应上了,古画中的一切都鲜活起来,周围的场景也都融入了画卷,令云雁回莫名的心情激荡。

    想来穿越这回事,既是他倒霉,也是他的运气,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跨越千年目睹真实的宋朝都城呀。

    云雁回目不转睛地盯着街市上的一切看,虽说根据穿越定律,反穿回去的情况基本不可能出现,但是他也忍不住像立马就要离开一样,拼命欣赏这座对他来说古老又崭新的城市。

    云雁回这个样子一点也不稀奇,街上没人会多瞧一眼,因为双宜和他一样,还有很多第一次来汴梁的外地人也是这样,为这座繁华的都城惊叹。

    郑娘子带着他们,一路就奔到了开封府衙附近,得亏郑娘子给小孩们一路介绍过来,还指着一地儿告诉他们那就是开封府的后墙,然后转个头就说,咱们家就在这儿。

    云雁回又惊了,他以前去河南开封旅游过,要知道,开封府被称作南衙,就是因为它在皇宫南边儿,所以郑娘子家和皇宫隔得也不算太远

    云雁回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我们家在首都三环内有房,我怕谁

    空无一人的房子虽然不大,但是好歹齐整,可能家里曾经境况也不错,还有一个篱墙圈起来的小院子,家具也不少,虽没什么值钱摆设,但比起空空荡荡的慈幼庄要好多了。

    当然了,听郑娘子和别人的对话,慈幼庄以前也不这样,是随着东家生意江河日下才落下去直到关闭的。

    不过云雁回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古代都是一大家子一起住,再不济,他应该有个爹吧还是说家里其他人也像郑娘子之前一样,在单位吃住

    云雁回正在思索之际,那边郑娘子却是没有急着打扫卫生,而是先歇息一会儿,让小孩们坐在床上,她自己则从衣柜里拿出了笔墨纸砚,开始写信。

    云雁回故作不经意地溜达到郑娘子旁边,扒着她去看信。郑娘子果然不以为意,万万想不到他是认得字的。

    郑娘子的字只算得上是工整而已,但是想想古代女人的地位,尤其是平民大多是文盲,就知道这已经很了不得了,也侧面证明了他们家以前境况的确不错。

    至于信的内容,是写给郑娘子的丈夫的,即云雁回的父亲。从信上看,郑娘子的丈夫不知因何故离开之后,就杳无音讯两年多难怪她能自己做主把小孩带了回来。

    古代山高路远,通讯不易,郑娘子寄出去的信一直没有回音,谁也不知道她丈夫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也没有放弃写信。

    云雁回在现代时少年与父母相处少,后父母早逝,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但是在这里,他明白了这个与自己相同的名字的寓意,这寄托着郑娘子的期盼。

    也许有一天,带走一封封书信的鸿雁会回来,送回她在等待的人的音讯。

    在信的最后,郑娘子落款,一个字:苹。

    云雁回心道,看来这就是郑娘子的闺名了,郑苹。因为穿越之前,云雁回的年纪和郑苹应该差不多,所以他在心里已经用名字称呼她了。

    郑苹写完信之后,大家也休息过气来了。她便起身带着这些小孩,到隔壁去敲门。来应门的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一见到郑苹就满脸可怜,表示自己已经听说了慈幼庄的事情。

    郑苹则称呼其为胡三姐,让孩子叫她三婶。感谢她在自己不在的时间帮忙看房子,又介绍了一下,自己带了两个孤儿回来。

    胡三娘小声对郑苹说:女孩儿倒是可以留下来照顾你家雁儿,男孩还是趁早找个人家送出去吧。

    多谢三姐,我会打量的。郑苹没有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道谢之后,又说明自己刚回来,什么都没有置办,要借些柴米。

    从胡三娘那里借了东西,郑苹便回去做饭,先吃饱好再计较。

    以前在慈幼庄的时候,因为孩子多,郑苹也是采取叫大孩子管着小的的办法,所以她很放心的让双宜先管着两个弟弟。

    云雁回乖乖坐着,本来不需双宜操心,小宝也在睡觉,偏偏双宜凑过来,犹犹豫豫地问云雁回:雁哥儿,我问你句话

    云雁回茫然地看了她一眼。

    双宜问道:你喜欢我不

    云雁回没想那么多,非常天真地回答:喜欢呀。

    就这些天看来,这个小姐姐对弟弟妹妹都很好,友爱兄姐,关心长辈,堪称一个温柔贤淑的古代小美女。

    双宜这个小哭包却又哭了起来,眼泪扑簌簌流下来。

    云雁回:

    他做什么了吗

    双宜抽抽搭搭地说:我,我不想做雁哥儿的媳妇儿,雁哥儿,我给你做妹妹好不好,你,你叫小宝给你做媳妇儿吧这样也好,我们两个都可以留下来了。

    云雁回:

    云雁回看了一眼一脸天真无邪的小宝的小叽叽,一阵无语。

    然后云雁回回想了一下,记起来先前胡三娘好像是和郑苹说了句可以把双宜留下来照顾他。

    他发誓,他都没有原来想到那句话在宋朝的意思连小孩都知道,他自己都没那个意思呢原来指的是叫双宜做他的童养媳

    双宜幼稚的话让云雁回很想安慰她,但是考虑到慈幼庄其他这个年纪的小孩话都说不囫囵,他要是条理清楚地说上长句子安慰双宜,恐怕不妥,思虑再三,只吐出两个字:好的

    双宜一下子破涕而笑,抱了抱云雁回。

    云雁回被双宜抱着,心道,想啥都没用,最后啥都得看郑苹这个唯一有工作能力的人,也不知道支不支撑得起首都的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