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6章 和尚的烧猪肉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郑苹回去之后,把药分给了隔壁的胡三娘一半,感谢她照顾小宝。云雁回也把自己今天买的吃食拿出来,打开叫胡三娘一家吃。

    胡三娘的儿子,就是和云雁回差不多大的那个,乳名叫柳条儿,流着口水说谢谢。

    双宜见状连忙也把自己买的玩具拿出来,要和柳叶一起玩儿。

    胡三娘家的人见了,无不夸郑苹会教孩子,这么大大方方的孩子当然谁都喜欢。

    他们是远亲不如近邻,郑苹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互相照顾也是应有的情分,知道郑苹家风这么好,就更让他们觉得值得来往了。

    双宜好不容易也逛了次街,总算是可以和柳叶一起讨论了,两人叽叽咕咕说了好一会儿,双宜才依依不舍地回去,还约好柳叶明天来家里扮家家酒。她今天在大相国寺买了一套小小的玩具餐具,加上她有个布娃娃,那体型正好配套,一眼就看中了。

    回了家,双宜犹自兴奋地和云雁回说起白天的情形,问他还记不记得白天的这个白天的那个。

    不要说双宜了,就是云雁回这个成年人也见识了很多新玩意儿,加上他对萝莉很宽容,所以两人还真的有来有往地聊了好一会儿。

    不过小孩睡眠需求本来就大,双宜还在亢奋,云雁回是真的熬不住了,趴在枕头上说:小妹,宜宜明日再说吧,我困了

    郑苹坐在床边给眼睛都睁不开的云雁回擦了把脸,笑着说:你呀,真是浑叫,该叫姐姐的。

    云雁回打了个哈欠,双宜答应过的。

    双宜连忙点头:是啊,说好了我做妹妹。

    郑苹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定下的这个幼稚的约定,只觉得好笑,好吧好吧,你做妹妹,那雁哥儿要照顾妹妹啊。

    肯定的云雁回一说完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云雁回就被双宜和柳叶吵醒了,他摸了下床上也不见了小宝,自己踩着胡床下了地,到外面一看。

    双宜和柳叶正在扮家家酒,双宜的布娃娃做新娘,小宝做新郎,她们两个扮演迷之角色,一会儿是丫鬟一会儿是厨娘。

    小宝非常不配合地把娃娃往地上扔。

    双宜她们就教育小宝,要对娘子好一点。

    一抬头双宜看到云雁回,眼睛一亮,对柳叶说:柳叶姐姐,叫雁哥儿来做新郎吧

    云雁回:

    被双宜拉过去之后,云雁回非常无奈,小宝浑然不知,对着云雁回伸出手,求抱抱。

    然后双宜在小宝头上也放了朵野花,好啦,小宝是二夫人。

    柳叶呆了一下,然后纠正:什么二夫人,小宝是男娃,应该是二郎。

    双宜咬着手指,什么

    她看看小宝,再看看云雁回,觉得很不理解,雁哥儿可是都答应她娶小宝了。

    不过柳叶也是非常无所谓的,算了,二夫人就二夫人吧,那我们一人伺候一个夫人。

    云雁回:

    任两个女孩儿玩累了,那边郑苹才拿了些蒸饼来叫他们吃了,还有昨天她从了然和尚那里得到的草药,也煎了给他们喝。

    双宜尝了一口嫌苦,云雁回就叫她闭着眼睛,然后一手捏紧她的鼻子,叫她闻不到一点气味,这样一口气喝完,立刻漱漱口,就尝不到一点味道了。

    对于食物的感受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嗅觉,捏鼻子这个方法也是自古就有的,只是没捏紧可能效果就没那么好。

    至于云雁回自己,鼻子都没捏,一口气干了。

    双宜佩服地看着他,雁哥儿,你真厉害。

    郑苹则说,她决定绣点东西给了然和尚,下次带他们一起去相国寺,回赠给了然。

    双宜对于这个决定当然是拍手赞同,云雁回也没什么异议,就是有点担心了然继续卖安利。不过想想郑苹怎么也不可能在丈夫未归的情况下,擅自送独子做和尚,就放心了。

    等到下一次郑苹去绣巷交货的时候,就又把云雁回和郑苹带上了,交完货到相国寺拜访了然。

    了然看到云雁回,就笑呵呵地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

    云雁回就冲他笑,也不说话。

    了然摸了摸云雁回的脑袋,说郑苹的绣件很精致,要请他们吃饭。

    其实郑苹也没有用上特别厉害的针法,了然不过就是想请客罢了,郑苹推脱再三无法,了然便说只要云雁回以后常来聆听佛法就行。

    这强烈的卖安利的心啊,都让郑苹有点无奈了,只好想着下次再送了然一些东西找补回来。

    了然请客的地点,就在大相国寺之内。

    这地方说是店面可能不对,更像是私房菜,有个很会烧菜的和尚。

    那和尚属于了然的晚辈了,看了然来了便热情接待。

    云雁回满以为会上一桌子豆腐蔬菜

    了然对郑苹他们说:这烧朱院的炙猪肉乃是一绝,惠明的手艺,远近闻名。

    云雁回:

    即便想起来现在的和尚不一般,是可以吃肉的,但是由于以前所处的年代和各种耳濡目染,要吃和尚烧的肉还是让云雁回觉得一言难尽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入了座等吃就是。

    了然便给他们介绍,这烧朱院本被叫做烧猪院,非常简单粗暴的名字,后来因为是僧人的地方,好叫不好听,便改了叫烧朱院。

    等到炙猪肉上来,真是把云雁回给惊到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猪肉

    他们家本来就很少吃肉,久未吃肉,加上这炙猪肉实在好吃,一口下去,云雁回竟然感觉到了幸福的滋味。

    北宋养猪很糙,猪肉都有很大的味道,但是惠明烹饪的猪肉不知道是选材好还是手法独特,竟然一点异味也没有。

    想他在现代东奔西跑四处采访,各处饭菜规格从高到低,吃过那么多,但是这大相国寺的炙猪肉,也能够算是一味美食了。

    云雁回原本对了然有一点抗拒,这一餐吃下来,简直是好感顿生,恨不得常常来做客,常常能尝到烧朱院的肉。甚至产生了如果做相国寺的和尚是这么幸福的事情,能吃肉能赚钱,做和尚好像也没问题的想法

    了然也发现自己无心插柳柳成荫,小郎君吃了肉对他好了那么多,登时也觉高兴,为相蓝再添一佛子有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