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7章 未亡人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在大相国寺饱饱吃了一顿猪肉,郑苹一家三口满足地回家。

    云雁回对了然的态度都好上了几级,就冲着这猪肉,他也得尊敬了然啊

    临走前,了然又送了云雁回一册经书。

    云雁回交给郑苹收了起来,还告诉了然,自己现在正在学字,回去正好用来当字帖习字。

    了然非常开心,如此耳濡目染之下,即便云雁回没有出家之心,也会备受熏陶。再说其实这年头要做和尚也没有那么容易,得通过考试,考试内容当然就是经书。

    云雁回抛了个飞吻给了然,法师,下次再来看chi你rou。

    回去的路上,双宜疑惑地问云雁回,雁哥儿,这是什么意思啊说着,她学起了云雁回抛飞吻那个姿势。

    云雁回就把手掌贴着掌心,mua了一声,然后托着那虚无的吻,配着咻咻的声音,呈抛物线,就送到了郑苹脸上。

    这个叫隔空么么哒。

    郑苹噗一声笑了出来。

    隔空能理解,而么么哒从刚才的演示一看就知道是拟声词。

    双宜明白过来,哈哈大笑,也给郑苹飞了吻,雁哥儿真聪敏,上次咱们在相国寺听到有人说话,不是说了个隔空打牛的招式么,这个也可以隔空呀。

    这里的说话指的可不是普通的聊天,而是现代指的说书,这时候叫做说话,所用的本子就叫话本。

    云雁回乐了起来,直点头。

    郑苹只觉得儿子开朗了很多,最开始云雁回受伤之后还比较闷,但是可能被吓到,变得懂事了很多,搬到汴梁来后,就逐渐开朗了。一些小动作却还是和以前一样,跟他爹更是神似得不得了,郑苹便根本没有怀疑过换了个人。

    尤其是,看到儿子对自己对姊妹弟弟那么亲近,更是让郑苹心里暖暖的,当丈夫不在身边,这也算是她最好的慰藉了。

    郑苹心情松快地带着儿子和养女回去,这时候天色未晚,走到院门前,便看到胡三娘抱着小宝在隔壁院子里。

    三姐,我们回来了。

    胡三娘一回头,脸上却充满了焦急,你可回来了,下午有人来你家找你,说是有你家云大郎的消息。

    郑苹整个人都呆住了,心头涌上狂喜,真的吗人在哪儿

    久等你不回,那人说还有事,便先回去了,留了个地址,叫你明日去找他。胡三娘说道。

    我现在就去。郑苹根本不能等到明日了,她迫不及待地把云雁回和双宜托给了胡三娘,问到地址便匆匆离开。

    胡三娘面带犹豫,但是惊喜之中的郑苹根本没有留意到。

    等郑苹离开之后,胡三娘的婆婆也带着柳叶走了出来,叫柳叶陪双宜吃晚饭。

    胡三娘的婆婆手里还拿着胡饼,过来喂给云雁回吃。

    这时,胡三娘对婆婆担忧地说:这可怎么办,先前那人虽然说事关重大,要亲口告诉郑娘子,但是听那口气,云大怕是凶多吉少。雁哥儿还这么小,万一郑娘子受不了这个刺激

    她婆婆叹了口气,只能听天由命了,咱们也没办法,郑娘子这么好一个人,可惜了。

    尽数听进去的云雁回悄悄皱起了眉毛。

    失去音讯已久的云爸爸突然有了消息,还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是真的,那郑苹真的会受到很大的刺激,看她平日的样子,就知道用情很深。没消息还能安慰一下自己,要是没了盼头

    早知道应该闹着跟着去的,郑苹看到儿子,说不定还好点。

    从天色未黑郑苹出去,一直到月上梢头,郑苹都还没出现,幸亏这时候没有宵禁。

    胡三娘一家商量了一下,最后胡三娘和她丈夫一起出去找郑苹了。

    双宜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和柳叶一起玩儿。

    云雁回坐在睡着了的小宝旁边,心中充满了担忧,虽然胡三娘的婆婆劝他快点睡觉,但是他还是没办法做到。

    虽然他们只相处了三个月不到,但因为和这身体微妙的联系,还有郑苹的照顾,他打从心底没有办法不关心郑苹。

    又过了半个小时,双宜都困得和柳叶一道睡了,胡家夫妇才带着郑苹回来。

    郑苹眼睛早已是哭到肿得像桃子一样,被胡三娘扶着小心翼翼地坐在胡床上。云大死了,她已经被确认成为一名寡妇。

    胡三娘低声道:莫哭了,你看,雁哥儿还没睡呢,别吓着他了。

    郑苹下意识看过去,这个点早该睡了的雁哥儿果然还没睡,坐在床沿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一看到雁哥儿与他爹颇为形似的脸,郑苹又是悲从中来,但是强忍住泪水。

    雁哥儿,你怎么还没睡觉。

    雁哥儿呆呆说:我等妈妈回来。

    郑苹上前把云雁回抱起来,紧紧搂在怀里,带着哭腔说:娘回来了,雁哥儿睡吧,睡吧。

    云雁回也就把手放在郑苹脖子上,抱住她,希望能够借这个拥抱给她一点力量。

    最后云雁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醒来的有点晚。

    一想到郑苹,他就霍地从床上爬起来,下了床,鞋子都没穿就跑到外面去,结果看到的就是郑苹和胡三娘正在做针线的画面。

    云雁回放心了一点,连忙退回去把鞋子穿上。

    云雁回可能算是整条街上最干净的小孩了,好多人家里的男孩小时候都不穿鞋满地跑的。

    不过北宋的孩子,至少汴梁里头的还好一点,云雁回在现代还见过更不讲究的。他那时候什么新闻都要跟,包括时政,还有同事也有精准扶贫对象,所以见过很多贫困户。

    山区里的贫困户家里,家徒四壁,养些鸡鸭,是屋里屋外乱跑,拉屎都不怎么打扫,连卧室都满是鸡屎味儿,小孩光着脚跑。

    如今回想起来,云雁回都不由感慨,其实他现在的境况也不算最差了古代要说差,绝对有比那更差的。

    这么一想,就更加感激郑苹的存在了。

    看到郑苹虽然还在干活,可是整个人都有点愁闷,只有胡三娘在一旁硬找话题,想来也是好心特意来这么早,为了和郑苹说话宽解她。

    云雁回走出来后想了想,却是到郑苹旁边,勾着她的脖子亲了侧脸一下,给了个早安吻。这绝对是个纯洁的吻,不把郑苹当娘也是当姐妹了。

    这么黏糊的儿子果然让郑苹笑了起来,眉宇间的愁思也淡了一点。

    云雁回没有和云大见过面,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惋惜他去世,但是更关切郑苹,希望她能够尽早振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