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8章 六娘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云大郎的死带给郑苹一家的,不止是伤痛,还有经济上的问题。

    云雁回一开始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只关心郑苹会不会过于悲痛。直到他看到郑苹描起花样,然后开始缂丝。

    莫名其妙缂扇面,特别精致,还颇有点没日没夜的架势,云雁回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大对劲。

    有一日,胡三娘来找郑苹聊天,问起有没有找人把云大的遗体运回京。

    郑苹却伤心地说,云大郎是溺水而亡,尸首都不见了。胡三娘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立马又安慰郑苹,可以去大相国寺祈福招魂。

    郑苹便擦擦眼泪,说正是要这么做。

    云雁回一下子就明白了,古人对身后事很重视,即便不用运云大郎的尸首回来,也得耗费好一笔银钱,才能办好丧礼。

    家里现在日常支出倒也罢了,要办丧礼,加上请和尚做佛事的费用,就不太现实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郑苹缂丝卖钱。

    云雁回既不知道郑苹隐瞒的到底是什么,也没有办法劝阻她,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郑苹耗时一个多月,缂出了一张栩栩如生的芙蓉花扇面。

    这耗费郑苹不少精力,让她瘦了不少的扇面卖了多少钱云雁回不知道,但是郑苹去过绣巷之后,回来就给他们买了肉吃。

    接着又是请热心街坊操办,办一应丧仪,为云大郎立衣冠冢,一家人都披麻戴孝。再有,请这些街坊,也是要提供茶饭的。

    也是这个时候,云雁回才发现云大郎居然没有其他家人。街坊都没有问这个问题的,极有可能早就打听过,知道为什么没有。

    云雁回怀疑他这个爹也是孤儿,即便父母双亡都不至于连族亲都没有,这个年代的人都是一堆堆的亲戚。

    郑苹要招呼里里外外,双宜照顾起了两个弟弟。

    只是,平日里倒也罢,丧礼期间双宜自己都吓到了,她没见过云大郎,但是对死亡有了点隐隐约约的概念,看到家里人来人往,养母不时流泪,当然害怕。

    幸好云雁回不是普通小孩,反而照顾起双宜来,一直带着她和小宝。云雁回这种淡定的态度让双宜平定了很多,也决定不能叫娘担心,她应该好好照顾弟弟们才是。

    这期间谁都不敢随便打扰郑苹,云雁回的裤头绽线了,他就叫双宜帮忙补。

    双宜小心地补了一半,被云雁回拿起来看,怎么看怎么觉得针脚太疏,也不是很齐。

    我才学双宜说。

    还有一半而已,云雁回果断捏起针线,自己补了起来。补个裤子而已,不需要多复杂的针法,这一道缝下来,比双宜的还要整齐。

    云雁回心想,到底是我太天才了,还是双宜以后没有一夜暴富的命

    双宜羞愧地低下了头,弟弟一天都没摸过针,缝得反而比她要好还有,她有时在厨下做点事,也是雁哥儿给她提醒。

    雁哥儿,我一定会好好练习的qaq。

    没事,慢慢学。云雁回俨然是长辈口吻。

    再说郑苹,她从大相国寺请了七个和尚回来做佛事,先是招魂,而后因云大郎英年早逝,尸骨又没能归家,更是念了七日的经。

    来吊唁的多是街坊邻居,还有一些云大郎的旧友,看着他们家孤儿寡母,都十分怜惜。

    因为与了然和尚算是有交情了,便把他也请来了。

    了然来了之后,听其他人说郑苹竟然是在从他那里回去那日接到的死讯,顿时心情也很复杂。这时在做佛事的和尚看到了,还不禁听了动作,过来行礼,了然师叔。

    了然叹了口气,茶也不喝了,把带头的大和尚顶替掉,自己来念经。

    这怎么使得郑苹擦了擦眼睛。

    了然却硬要念经,直到晚上才由那大和尚换下来,吃了些饭菜。

    了然不算太了解郑苹家的情况,只略问过郑苹,知道丈夫外出经商,郑苹却没说已经没了音讯有段时间了。所以了然还以为郑苹从丈夫去世后,家里的负担会变大,其实郑苹早就在当家了。

    爱屋及乌,了然自然是叮嘱,若有困难可以来大相国寺找他。

    郑苹郑重地谢过了,还叫云雁回来给了然行礼。

    云雁回这些天都是尽量顺着郑苹,当然没什么不答应的,和尚那么老了,行个礼不吃亏。

    后来,云雁回再想起来就觉得,当时可能郑苹就想好了向了然求助了。

    办完云大郎的丧礼之后,郑苹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样,没了精气神,好些日子没有干绣活。但是上次她卖的扇面大概赚了不少,所以即便没工作,家里也吃得很好。

    受限于时代,仍然是麦饭豆饭一类,但下饭菜档次高了不少。

    由此可见无论在哪,顶级手艺人肯定都过得不错

    某日郑苹正在做饭,双宜在院中跳格子,云雁回便坐在门口看。他家屋子前檐有编织凉棚,延伸出去一段,底下是干干净净的石板。

    云雁回坐在其下,小宝在旁边爬来爬去。表面上是双宜带着他们俩,其实是云雁回盯着这两个小孩。

    小宝也就罢了,双宜最近出去过之后,就一直很盼望出门。虽说住在开封府后门,但云雁回也不得不警惕,郑苹不在跟前,他便自觉出来看着。

    这时有个老妇人走到篱墙外,打量着院内。

    双宜低头跳格子也未注意,云雁回倒是一眼就看到了,前些日子他家办丧礼,好些街坊邻居来了,所以纵然不怎么出门,云雁回也把邻居们看个眼熟。这个老妇人,却是从来没见过的。

    那老妇人目光在院子里扫了几下,就对上了云雁回的,看到他的脸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抹惊喜的表情。

    这时双宜也看到她了,往后退了几步,走到凉棚下面,有些羞怯。

    老妇人微微一笑,问道:请问郑娘子住在这里吗

    双宜松了口气,稍等一下。她去厨房喊郑苹了。

    老妇人看向云雁回,又看看小宝,眼神怪怪的。

    云雁回双手穿过小宝腋下,把他托起来,回身一起坐在门槛上。

    短短时间而已,郑苹也出来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渍,抬头看向篱墙之外。

    从云雁回的角度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到她身体都僵硬了。

    那老妇人看到郑苹,也十分激动地喊:六娘,真的是你

    郑苹这才有些慌张地回身,对双宜说道:带弟弟们回屋。

    噢双宜拉着云雁回和小宝的手往屋里走,但是即便是她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一步三回头。

    云雁回被拉到屋子里面,立刻对双宜嘘了一下,然后又悄悄走到门边偷看。

    郑苹都没放那老妇人进来,站在大门口两人小声交谈。

    老妇人手里拿出一把扇子,云雁回立刻认出来,那缂丝扇面分明是之前郑苹赶工做出来的那份。

    这老妇人和郑苹说着说着,情绪一激动,声量就不小心提高了一点,被耳聪目明的云雁回听到她说:六娘,你还这么年青既然那人已经你就答应了吧,郎君和娘子必定既往不咎的。

    婆婆休要再说了,我不会答应的郑苹面带怒色打断她的话,四下看看没有邻居注意到,便愤然转身。

    老妇人看她不再理会自己,扶着篱墙叹息道:六娘,你再好好想想吧,婆婆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