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12章 小宝的大名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郑苹回来之后,云雁回和她汇报了一下自己买了只竹熊,但是没敢说是多少钱买的。郑苹估计以为和猫狗一样,还乐呵呵地逗了一会儿,叫他给贝贝弄个窝。

    这个云雁回本也在想了,他去找了几个大相国寺的僧人来帮忙,他管这些人也叫师兄倒难怪总有人以为他是预备役僧人了。

    他们把靠近屋子的竹林圈出来一小块,好把贝贝和鸡分开。

    因为云雁回强调贝贝可能会攀爬,所以篱墙顶部还横着布置了一下。因为贝贝现在小小的,身体又不是特别好,云雁回也不敢散养着。

    里面还用木头弄了个简易的屋子,可以遮风避雨,放上稻草木刨花之类的保暖。

    如此一来,云雁回在凉台上就可以看到贝贝的动静了,投喂也很方便。看着贝贝在那块地盘里蹭来蹭去,云雁回觉得十分满足。

    帮忙的一位师兄说:雁哥儿,长大了烧熊掌么

    云雁回:走开,你这淫僧

    师兄委屈地说:真是过河拆桥啊

    其他师兄则笑成一团,倒没想到这只竹熊日后会成为大相国寺中怎样的存在。

    不过,其实这位师兄真不淫,他都没有像某些僧人一样不守戒律清规,偷偷娶妻生子,但是他有投钱在妓院占股份,所以被戏称为淫僧。

    云雁回:帮我把背篓带给了然法师吧,这是从他那儿拿的。

    他叫人帮自己把背篓捎回去,但引来了调侃,了然师伯对你可是一片真心,你怎就还不皈依呢

    就是,难道是舍不得你那小媳妇儿

    云雁回汗都快下来了,不要乱说,我当双宜是姊妹的。

    雁哥儿的媳姊妹,看上去羞羞怯怯的,对着雁哥儿虽开朗一些,但也很含蓄,可是上次我在演武场看到她,一掌就劈碎了三块瓦当。

    是啊

    提起双宜大家都是一阵无语,又聊了几句后便散了。

    至于双宜自己,她回来后看到贝贝,倒是喜欢得不得了,总算是表现出了女孩子的特质。

    家里唯一不开心的应该是小宝了,他趴在凉台上蔫蔫地说:我不要,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呀云雁回坐在同样是竹子搭的扶栏上,看贝贝在矮矮的竹丛里打滚。

    小宝泪汪汪地说:它怎么可以叫贝贝。

    乍听上去,还以为同他是一对兄弟呢。

    小宝这几年被养得好啊,脸蛋圆乎乎,嫩嘟嘟的,就跟贝贝一样,云雁回忍不住跳下来双手捧着他的脸搓了一下,那你想怎么样

    小宝思考了,他觉得,自己和竹熊名字想象不止是雁哥的缘故,也是因为他的名字太幼稚了。前几日夫子还说呢,应当起个大名了。

    于是,小宝郑重地说:不要叫我小宝了,我要自己的名字。

    小宝现在都知道,小宝这个名字,其实都不是特意给他起的,贝贝好歹还是专属那只竹熊的呢。

    这几年因为也不会出现新的小宝,所以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很多人家的小孩都挺大了才起大名,甚至名字都没有,就是x姓x排行郎的这么称呼。

    云雁回恍然觉得也是啊,小宝这么大了,该有个大名了。

    他立刻去找郑苹反应这个问题,家里人都叫惯了,现在小宝提出来了,当然要尊重他的意思。

    小宝是被遗弃的婴儿,父母不详,来历不明,虽说郑苹是云氏遗孀,小宝也很喜欢雁哥,但是他更愿意姓郑。

    像双宜,她在外也是自称姓郑的,毕竟是郑苹把他们抚养大的,他们是郑苹的养子,跟云大郎关系真不大。现在这家里,反而是只有云雁回一个姓云了。

    云雁回:叫郑智化

    郑苹喃喃道,这名字怪熟的

    熟吗云雁回大惊,难道他娘也是穿来的

    双宜:怎像个和尚名儿

    正是的郑苹一拍掌,寺里有个和尚就叫智化,不妙,既知道就别重名了。

    晕了,怎么还有和尚叫这名儿啊。

    而且如果重名就不用了,那可难了,他还知道有个常在庙会摆摊卖估衣的小贩叫郑伊健呢。

    古有名医扁鹊,姓秦名越人,云雁回突生想法,既然小宝一心从医,不如也以越人为名。

    郑苹欢喜地说:甚好,此名甚好。

    小宝:越人

    云雁回:对啊,若是你日后想做别的行业了,还可以改,比如郑鲁班,郑易牙,郑伯温

    小宝:

    双宜秒懂:大名是给别人叫的,反正不管你大名怎么变,我们都是叫小宝呀。

    就是,就这样吧,郑小宝,你以后有大名儿了,就叫郑越人。云雁回伸了个懒腰,散啦散啦,我去补衣服。

    谢谢雁哥儿。双宜冲他隔空么么哒了一下。

    郑苹立即严肃地说:双宜,娘说过了,你如今这般大了,不可再做这样的动作,若是习惯了,在外人面前也这样怎么办

    郑苹原本也有心把双宜和雁哥儿凑一对,但雁哥儿年纪不大却很有自己的想法,双宜也对雁哥儿无意。她自己饱受婚姻不自由的苦,当然不会强逼,只是注意提醒双宜该避嫌了。

    他们虽把彼此做亲兄弟姊妹,外人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自然要小心。云雁回给大家补衣服的事都是个秘密呢,连了然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家的日常缝补是云雁回在做。

    双宜一时忘了,连忙答应,知道了,娘。

    次日早晨,云雁回醒来了,外衣一披,首先就去看贝贝。

    他打开篱墙进去,贝贝正躺在那儿,听到动静就翻身起来,往云雁回这里爬。爬到他身旁了,便抱着他的脚,发出唧唧的声音。

    贝贝昨日喝了云雁回喂的奶,记得他的味道了,再来就讨要奶喝。之前那个装奶的盆子都被它舔得干干净净了。

    云雁回被萌化了,把贝贝扒开,捂着心口出去,一回头看到贝贝扒着篱墙看他,还在唧唧叫,顿时虚弱地说:好好好萌怎么不吃竹笋等着,给你弄点奶去。

    昨天是在庙会上顺路买的奶,今日里不是庙会,不过寺里就有养牛羊的,云雁回跑去相熟的一家看了看,因羊奶不多,云雁回便买了些牛奶。

    昨日看贝贝虚弱,喂了些羊奶,今天被它一抱,又被蛊惑了一样来买奶了

    云雁回想着等它身体恢复就不能这么奢侈了,今日里还是多买了一些牛奶,途径了然的院子时,便进去了。

    因买牛奶时想到老人吃奶制品是好的,就送些过来。

    法师在吗云雁回敲敲门问。

    雁哥儿进来吧。了然认得他的声音,自然是请进。

    云雁回开门进去,刚要说话,看到了然旁边坐了个粉雕玉琢身着华服的小孩,手里拿着本经书,也正抬眼看来。云雁回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当我没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