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18章 东京不太热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俗讲僧们几近封闭式的训练着,云雁回的本子写得差不多后,就清闲了不少,他不打算一次性写太多,还是要看看观众反响,再据此调整。

    而伴随着训练热火朝天的展开,在小暑之后,汴梁正式宣告进入三伏天。

    这个时候,云雁回又承担起了一部分后勤的责任。方丈拨了一些经费给僧人们花销,云雁回拿着购置艾叶蒲扇等物,另外每日还要准备一些消暑的果子之类。

    汴梁的冷食冷饮十分之多,因为这个年代的人民早已掌握了制冰技术,所以还有店铺会卖冰块。如冰糖绿豆金桔团雪泡荔枝露水等,都很是畅销。

    因为这些个僧人需求量大,为了更好更多的供应,云雁回常常把食材买回来自己加工。有时甚至冰块都不用买,寺里有深井,有些冷食在冷水井中冰镇过,不比加冰差。

    云雁回在家里这些事就办得井井有条,多了些人,也根本不影响,渐渐建立了些信任。

    今日在井里冷水镇了一批冰糖绿豆,郑苹和云雁回一起把它们从井里提上来,给众位休息的僧人分了。

    惠乃一口气把冰糖绿豆喝完了,看到脚边直吐舌头的狗子,心疼得很,又打了些水来洒洒,倒进碗里叫它喝。

    今年三伏比往年都要热啊,看把我家大虎热的惠乃抹了一把自己的光脑袋,连我也时时想喝冰水了,雁哥儿,我看你晒了薜荔果,不如现在做了凉粉,镇上几个时辰,晚上刚好吃呢。

    其他僧人一听,也俱是眼睛一亮,叫起好来,不错,不错,再熬些糖水,挤点薄荷汁,到时加进去,吃上一碗,再痛快不过了。

    那是打算明天做的,今日就喝这个。云雁回慢条斯理地喝着冷饮,说道。

    惠乃勒住他的脖子,今日吃明日吃不都一样,雁哥儿爽快一点

    看到一群光头鼓噪着要吃凉粉,大有吃不到就不继续训练的样子,云雁回也只能朝郑苹投去求助的目光,那些薜荔果可都是郑苹摘回来的。

    随着云雁回预定的训练结束,登台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郑苹常来照顾云雁回,都看在眼里,很不忍心。

    郑苹无奈地道:那便今日吃吧。

    众人欢呼一声,还是郑娘子爽快

    这时院门被推开,了然踱步进来。

    和尚们一看他,声音立刻消失了,装模作样地继续舔碗。

    了然瞪了他们一眼,刚才在外面就听到声音了,吵得很,他板着脸进来,八王妃送我些冰,拿些来与你们消消暑。

    云雁回探头一看,发现赵允初也来了,就在后面,领着两个仆人把一块冰搬进来,大概是给他娘跑腿。

    僧人们欢呼一声,在郑苹的指挥下把冰接了过去,现凿了放进剩下的冰糖绿豆里。

    赵允初一路过来被晒得鼻头都是汗珠子,看到云雁回后就过来拉他的手,一摸到手便痴痴道:师兄,你的手好凉。

    云雁回被摸得起了鸡皮疙瘩,把他拉到屋檐下,递了碗冰糖绿豆给他。

    赵允初一手接过,另一手还拉着云雁回的手摸。

    云雁回一直在端冰糖绿豆,又没晒着,手自然冰冰凉凉的,可是赵允初舒服了,他却不舒服。把手抽出来后,云雁回说道:这大热天,你亲自来送冰做什么。

    我来问问师兄要不要去我家做客,赵允初不好意思地道,今年怪热的,我家里有冰室可以避暑。

    还是不必了,这边正是紧要关头,赵允初不知道他是主创,他是不好随意离岗自行享受去的,况且其实我们也不是太热,你看,每日都吃着冷食呢。我住的地方旁边还有竹林,比其他地方都凉快一些。

    赵允初:那那我留下来住一晚吧

    云雁回:

    云雁回婉拒道:我家就两间房,我妹妹和我娘睡一间,我和我弟弟睡一间,你来了要么只能跟贝贝一起睡了。我看,你在了然法师那里睡倒是可行,反正你给他送了冰,倒是不会热。

    赵允初难掩失望,好吧。

    因答应了做凉粉,云雁回算算时间,跑去把晒干了的薜荔果籽收了。这薜荔果要做凉粉,摘回来首先要切开,把籽掏出来晒干了。

    用纱布把淡黄色的果籽装起来,浸在一盆干净的井水里用力挤,就能挤出一些胶质。

    赵允初看了便来帮忙,洗了手一起挤薜荔果籽。挤好了之后,便吊到井里冰镇着,加快凝结,同时也会使其十分冰凉爽口,和现代的凉粉差不多。

    这种吃食,早在唐代就已经普及,几乎家家都会,且一直延续到了现代,在云雁回小时候那会儿都还有人摘了制作,步骤与千年前的一模一样。其中也有关窍,新手掌握不好,就凝结不成了。

    镇好凉粉后,云雁回又去找薄荷叶。

    薄荷不需要特别种植,寺里很多地方都有野薄荷,这东西很好长,繁殖能力也好,随便就能长一大片。新鲜薄荷叶含在嘴里就有一股清凉味儿,倍儿提神。还可以晒干了,泡水喝,也很消暑。

    云雁回割了一大把野薄荷回来,捣出汁来,滤干净了,也镇到井里去。

    糖水就不必冰镇了,红糖熬化了,放凉就是。

    晚上,和尚们做完晚课,便一起坐在院子里等消夜吃。早晚念经做功课,其他时间还要训练,这段时间的确是挺累的。

    云雁回把凉粉提上来,这时候早已凝结成了透明的胶质,晶莹剔透,十分可爱。

    把碗都端出来,每碗里面先倒一些糖水,再洒点薄荷汁,然后用勺子将凉粉舀到碗里。和尚们一人拿一碗,一口吃下去,只觉得满嘴清凉甜爽。

    凉粉的口感嫩滑冰凉,再加上甜甜的糖水和清凉的薄荷味,把全身的暑气都散发出来了,只觉得从肚子往外的散发着凉气。

    这时候派个腿脚快的,到寺里的瓜田里和看守的师兄说一声,摘些甜瓜来吃,更是锦上添花。

    赵允初还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格外新鲜,跟着一起吃凉粉,只是吃了一半就被云雁回拦下,不许他再吃了,怕小孩子吃多了凉物生病。

    和尚们敞开衣襟吹风,对云雁回说:雁哥儿,你说咱们出去讲经,真的能成功吗

    当然可以,云雁回笃定地道,而且肯定会带起汴京风潮的。

    若真是这样,也算这段时间的辛苦没白费了。惠字辈的师兄悠悠叹了一声。

    知了在不停鸣叫,夜空中星河璀璨,整个城市还处于喧闹之中,尤其是他们身处的大相国寺一带。晚市灯火通明,仿若一个不夜城。

    冷饮瓜果夜风,三伏天的东京不太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