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2章 巨冤的雁哥儿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因云雁回在外约稿甚多,方丈那边便要给他结算稿费,云雁回只将其中自己的改编的那部分费用留下,剩下的则打个来回后,告诉方丈先生们捐给了寺里。

    给寺里捐钱捐地都不奇怪,朝中还有那等每月俸禄大多数捐给寺庙的官员呢。

    只是方丈思及现在各家说话人虽然不针对俗讲僧了,但是旗下的先生总不可能给大相国寺供稿,之前的还可以说是不知道用途。若那些不是专业写话本的先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方丈试探着问了云雁回,想接触写本的人,果然,云雁回拒绝了,方丈想着大概是要自己掌控这稿源,这也是云雁回自己的本事,何况人家那么多稿费都捐出来的,于是也默契地不提了。

    云雁回心中盘算,待到俗讲僧人数多一些了,他便可以向方丈提出来,调一个岗位,去庙会部他自己给庙会管理众僧起的名称。

    像写本子那样的事情,有个模板就尽可以套着来了,也不是非得他来供应,万事开头难,开好这个头,接下来可以叫一些熟知经书的僧人接手了。

    云雁回如是盘算好,却是要带双宜和小宝去逛街了,这不正赚了一笔稿费么。

    首先一起给郑苹选了绢花,这是尼姑的手艺,色彩鲜艳,栩栩如生,甚至熏了香,乍一看与真花无异,甚至更为娇艳。

    接着便是一路吃过去

    不知道是被云雁回影响,还是怎么的,以前双宜和小宝还会对玩具有些兴趣,后来一上街就尽盯着吃的了,吃到肚子里就觉得最实在。

    走到一半的时候,便瞧见前面许多人围在一起。

    打量了几眼,云雁回就知道是又有人打架了。

    但凡是办庙会的日子,人多了,就容易起摩擦,一日十几二十起斗殴事件都算是极少的了。对于从小混在这里的云雁回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

    云雁回正打算带着双宜和小宝绕开了,忽被人拍了拍,回头一看,竟是位惠字辈的师兄,正是负责庙会维持秩序的。

    这师兄满头是汗,雁哥儿,快来,帮我看着这儿,我要去找人来。

    云雁回一愣,找人来

    师兄一脸无奈:今日也不是撞哪门子邪,那头打架的竟是两个衙内,连去了三位师弟催请开封府的来,都没音讯,想是故意拖着。这边只剩下我了,得去找人来,你在这替我看着,若有师长或差人来了,帮我回个话。

    一般街上打架的,那都是泼皮闲汉,或是江湖游侠,这两个衙内打架,那可新鲜了。衙内这种生物,如今都指代高官子弟,比如水浒传里高俅的义子高衙内。

    他们是无论百姓还是下级衙门都很头疼的存在,难怪开封府会装瞎。

    哦哦,好,师兄快去吧。云雁回就盘算到这个部门来工作呢,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小小要求。

    师兄跑了之后,云雁回看看围观的百姓们还在不怕死的看热闹,于是往里面挤了挤,口中喊着:散开些,散开些,开封府来抓人了

    这句话一喊,不少人都往旁边躲了,生怕被一起抓进去。

    视野一开阔,云雁回便看到里面果然是两个打扮富贵的少年在掐架,既然说是衙内,想必家中显贵,不知为何身旁竟无人跟着,叫他们两个掐了起来。

    而且这两个少年狼狈得很,头发都散了,原本是一穿蓝一穿绿,现在都混了不少灰了。他瞧见那穿绿衣的抓着另一个穿蓝衣的,蓝衣少年年纪小一些,绿衣少年一发力,竟是将其整个摔了过来。

    云雁回正在这个方向,顺手便扶了一把,对方总有十二三岁了,比他高出不少,这一下云雁回差点被压倒,退了好几步,总算把力气卸了不少,那少年仍是半跌在地上了。

    蓝衣少年拂了下头发,抬头狠狠看过来,对上云雁回的眼睛后,却猛地愣住了。

    云雁回刚想问一句你没事吧,就见这少年一拳揍了过来,拳头在眼前放大,一拳击中,眼冒金星

    这还没完,他刚刚被一拳揍得一个屁墩儿,背后那绿衣少年,又一脚踹到他背上,滚开

    云雁回小王八似的在地上滚了两下,险些吃了一嘴灰,一脸懵逼。

    他到底做了什么啊,大家都揍他

    而且云雁回这一被揍,本来就被他一嗓子喊得散开了些的百姓们更加退的远了,他简直是身体力行示范给大家看什么叫围观有风险。

    云雁回有点郁闷,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又察觉到一道身影闪过自己旁边,抛下一份没吃完的零食,揉身扑向那两名少年。

    仔细一看,竟然是双宜。

    揍了云雁回一拳的蓝衣少年本就身量比不过对方,刚才还被摔了一下,现在基本是处于被吊打。双宜冲上去揪住绿衣少年,限制住了他的行动。

    蓝衣少年忽见帮手,只愣了一下,就立刻骑到对头的身上暴打,只是体重不够,眼看要被掀下去。

    双宜冲上去一手摁着蓝衣少年,又一脚踩在绿衣少年胸口,作为一个女性,她即便随着武僧学习过,但是在暴怒之时,还是一把抓住了绿衣少年的头发,想要将其暴打一顿。

    只是这个时候,那绿衣少年之前与蓝衣少年互殴时散落的头发被扯着,脸便露了出来。双宜和云雁回看着,都愣了一下,双宜动作不禁停下来,嘴巴都微微张大了。

    一瞬间,他们好像都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云雁回会挨揍了。

    因为这绿衣少年竟然长得与云雁回有五分相似,尤其是脸型和眼睛

    试想一下,那蓝衣少年抬头看到云雁回,岂能不认为他是绿衣少年一伙的兄弟之类,自然是一拳揍过来

    而那绿衣少年看不见背对着自己的云雁回,只知道他接着蓝衣少年,不是同伙也是拉架的,便一脚把他踹开。

    我靠,我巨冤

    云雁回满含悲愤,捂住了自己的黑眼圈。

    这时候云雁回的袖子被拉了拉,转头一看,原来是小宝,雁哥,我看到南衙的人来了

    云雁回一个激灵,连忙跑过去拉住双宜,幸好双宜没下成手,还来得及脱身。

    不要惹事,快走云雁回揪住双宜的后领,把她从那两个少年身上拖开。

    双宜本要一展拳脚,谁知先是看到那绿衣少年的脸,又被云雁回拖住,可是她向来听云雁回的话,于是狠狠瞪了那两个少年一眼,便跟着云雁回跑了。

    云雁回往他们面前一晃,那绿衣少年便瞥见了他的脸,心中也一惊,只是不及他多加思索这惊鸿一瞥,蓝衣少年已经蒙头又是一拳

    云雁回拉着双宜和小宝跑开,离了是非地,停下来喘气。

    双宜气也不喘,还给云雁回拍了拍背,恨恨道:可惜没有揍到他们的脸,真是可恨至极,竟把雁哥儿的眼睛都捣得乌青了。

    云雁回捂着眼睛说道:莫要说了,南衙的人都来了,到时把我们也一起抓去怎么办

    双宜不甘地道:雁哥儿从未挨过打

    家里郑苹不打人,同龄的小伙伴基本只有做小弟的份,这还真算是云雁回这辈子第一次挨打了。

    小宝这时却忽然冒出来一句话:书上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双宜:还等十年呐

    云雁回摇摇头,不不不小宝说的那是君子,我一般有仇当天就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