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3章 现世报,来得早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开封府衙役如今才到,算是姗姗来迟了。

    开封府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维护汴京的治安,而城中每日斗殴事件,动辄一二百件。

    不过,即便是一二百件普通市民斗殴的案件加起来,也比不过眼前这二位的棘手。

    领头的衙役硬着头皮来道:两位小郎君,寺中斗殴,请随我去一趟开封府衙吧。

    一般遇到权贵闹事,衙役们都是默认把他们请回开封府,自然不敢丢到南牢里,而是叫领导们陪着聊聊天喝喝茶,之后再送走。

    不过很多时候情况其实是,人家根本不鸟你这开封府的小衙役,留个白眼,扬长而去,于是衙役非但被犯事的鄙视,百姓也因他们没有处理好而埋怨。

    久而久之,知道是这样的事,衙役们都会推推拖拖,姗姗来迟。

    像眼前这两位打架的衙内,若是好点呢,可能有点小心,还肯和他们去开封府,到时叫家里来接。若是嚣张一点,不骂他们一顿都算好的了。

    这汴梁城里,有背景的人实在太多啦。

    果然,领头的衙役一说完,这两个衙内虽然是停下来互相厮打,但是都没有要动的意思。

    那个穿蓝衣的少年狠狠道:周惠林,不要脸,还找女子做帮手

    这叫周惠林的绿衣少年则一脸不可思议:胡说八道,那女的和你兄弟分明是一道的,你们才是一伙的

    什么兄弟,我压根儿就没见过他倒是你还让人扶了

    周惠林:郑凌,你敢起誓那人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吗你们俩若是有关系,你就肠穿肚烂

    谁不敢啊郑凌脱口而出,然而又思及那小孩的样貌,难免别扭。这长得那么像,万一他家还真有那么一门穷亲戚呢不会真肠穿肚烂吧

    郑凌不过一犹豫,被周惠林看出迟疑来了,哈,我就知道

    这两人吵得兴起,衙役满脸痛苦,又问了一遍,二位小郎君能,随我去开封府衙吗

    不去。郑凌扯着袖子擦了擦脸,黑着脸道,小爷是逃学出来的,跟你去了开封府衙岂不就穿帮了

    周惠林:就是,我也是逃学出来的

    衙役:

    看着他们俩理直气壮的样子,衙役竟无言以对。

    但是好歹他们两个还有点良心,一人掏了几贯钱出来,若有什么损失,你便看着赔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何况周围人闪得快,并没什么大的损失,衙役也只能接了钱,请这两位小爷快些离开庙会了。

    一场喧闹在当事人离开后,人群重新合拢,衙役看热闹的僧人都离开,渐渐了无痕迹。

    郑凌的头发都在斗殴中散了,他把头发重新梳了一下,随便束了,又看一身脏衣服不顺眼,便找了家成衣铺,进去试衣服,买了套新的,差不离合身也就罢了。

    如此耽误了些时间,郑凌方往外走,路经一条小巷时,听到里面传来有些熟悉的惨叫声,不过才叫了一下,好像就被堵住嘴了。

    这不是周惠林的声音吗

    郑凌好奇地往里面走,转过一个弯,只见周惠林被堵在死巷子的墙角殴打,行凶者是一个女孩,旁边还有个男孩大人一般环臂站着看。

    周惠林上半身此时被套上了麻袋,根本看不到打自己的人是谁。郑凌却认得清楚,这分明是之前被他们卷进斗殴的那对姐弟。

    这女孩简直可怕,那身手,那力气,根本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也根本不像个女孩除了揪头发的时候。她之前在庙会街上若是真动起手,恐怕周惠林和他两人都只有被吊打的份。

    郑凌这时候不禁心有余悸起来,要是在大街上被一个女孩揍成这样,以后真是别混了。

    周惠林刚开始还有力气躲,后来发现越躲越被揍,就只是闷头挨打了。

    男孩看了一会儿,比了个手势,示意就这样了,便转身要走。

    郑凌吓了一跳,没来及躲开,恰好与男孩对上眼,心中大叫不妙。只看他们打周惠林就知道肯定是躲过开封府,私下来拳报仇的,说不定本来还要找他,只是他去成衣店躲过一劫,现在这是又送上门来了啊

    郑凌见识了女孩如何打人,心里怕得很,他可是害得男孩被捣眼,又踹了其一脚的人。

    然而还没跑出这不长的巷子,后领一紧,就被女孩提溜了回来。

    郑凌也懂,他若是跑了也就罢了,现在他看到是谁打的周惠林,又被抓回来这可不好了。

    男孩和女孩低声讨论了几句,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那男孩忽然走到了郑凌面前来。

    郑凌瑟缩了几下,就被男孩抬着脸仔细打量,虽是这样屈辱的姿势,但是摄于女孩之威,郑凌也没敢反抗。

    郑凌本是低眼的,然而被那目光盯着看,又想到他的长相,便也忍不住对视。

    细细一看,眼前这男孩比自己还小四五岁,即便一只眼圈乌青着,也看得出来相貌清秀,双目黑白分明,眼神澄清,脸型与眼睛同自己非常像。

    看着看着,郑凌竟觉得心中有股亲近之情,不知对方是否也有所感

    唉,早知道先前不该踹他的。

    男孩面无表情地放开手,然后带着女孩一起转身离开了。

    郑凌的眼神不自觉追寻着他的身影,心中想到,难道他是因为我们之间这奇妙的联系,而放过了我可是,却也没有留下名姓,东京之大,日后不知如何得见。

    正是一阵怅然,忽然屁股一痛,继而飞了出去,扑街。

    郑凌吃了一嘴土,回头看去,原来周惠林不知道何时自己把麻袋扯下来了,现在正满面怒容,双眼通红。

    不妙。

    喂,喂,你听我解释啊

    郑,凌周惠林咬牙切齿扑过来。

    然而无论郑凌怎么喊,气昏了头的周惠林都听不到了,也根本不会相信,是有那么一个比他还小的小女孩将他套了麻袋,一顿暴打后嫁祸给了郑凌。

    此时此刻,周惠林一拳砸在郑凌眼眶上,砸出一个云雁回同款眼圈。

    夕阳西下,黑着一只眼眶的郑凌一瘸一拐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那个眼神澄清的男孩,无比神伤。这感觉,就好像发现自己的初恋对象日了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