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4章 贝贝眼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套完了麻袋,云雁回和双宜又去把寄存在别人店铺里的小宝牵了出来。他们打人还是很注意影响的,没有在小宝面前暴露。

    按理说现在也该回去了,就是云雁回这个眼睛实在见不了人,还得去买冰块回去冰敷,谁见了都得调侃一句。

    云雁回郁闷地回到了家里,走过凉台那会儿,贝贝也扒着篱墙看他,仿佛也在好奇他怎么变熊猫眼了。

    郑苹原本正在淘米,见儿女们回来了,便笑盈盈地问了句:今日庙会上有什么有趣的事,买了些什么东西

    谁知一眼过去瞧着不对,细看发现了云雁回乌青的眼睛,猛然一惊,拉着云雁回的胳膊问道:雁哥儿,你的眼睛是怎么了,可是在外同人打架了

    郑苹把云雁回拉到外面太阳光下,捧着他的脸仔细看,越看越心疼。

    雁哥儿自小跟其他小孩不一样,不爱撒欢,尤其是大太阳底下,因此养得十分白嫩。这乌青的印子在他脸上,看着格外醒目,平白严重了几分。

    娘,没事的,我买了冰块回来,现在敷一敷。云雁回连忙说道。

    双宜已经去找了块布来包住冰块,放到云雁回脸上,盖在眼睛上冰敷。

    郑苹叫他坐在凉台上,帮他按住冰,这是怎么一回事

    今日在庙会逛时,见着两个小衙内斗殴,我不过是路过,其中一个见了我却狠命揍我一拳,便成这样了。云雁回不免有些委屈地嘟囔,后来我才发现,同他斗殴的另一个人生得与我好生相似,他以为我们是一伙的,便误伤了。

    郑苹听到是误伤,反而松了口气,不是你在外惹事就好,我知道,我们家雁哥儿最是乖了。

    云雁回想到被自己套麻袋和栽赃的两个少年,不禁一汗,对了,娘,咱们家有没有什么亲戚呀,我瞧那人与我极像,说不定是本家呢

    云雁回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今日见着这个少年,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说不定就是亲戚家的子弟,便趁机打探一下。

    世上人那么多,有一二个长得相像的,也不出奇。郑苹却平平淡淡地带了过去。

    云雁回也不好多问,只得暂且按下不提。

    今日里在小巷里面,若不是怕出声了露馅,就应该问一问那少年的家门才对。云雁回思及此,又想到说不定开封府的衙役会知道,就是他跑的时候没有注意看,还得打听一下是谁轮班。

    云雁回怀揣着心思一边冰敷,一边叫双宜把今日给郑苹买的绢花拿了出来。

    对啦,娘,我们给你买了花,你戴戴看。云雁回半只眼睛瞧人。

    郑苹高兴得不得了,立刻便插在头上,给他们看好不好。云雁回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花十分衬郑苹的颜色。

    郑苹年纪不过三十,在云雁回看来还是青春十足的年纪,可近年消瘦了不少。但现在看她一笑,颇有些容光焕发的样子了。

    云雁回心中不禁想,按理说新的恋情有助于治疗情伤,但是他娘老不谈恋爱可怎么行,还越陷越进去了,明明还有大把的青春。真是可惜他自己没办法劝郑苹,不知道叫谁来开解一下才好。

    云雁回晃了下神,便开始着力拍他娘的马屁,夸得要出花了,只希望郑苹多放点精力在打扮自己上,不说有桃花,至少心情也能愉快点。

    第二日,云雁回一起来,郑苹便要捧他脸看伤势。

    云雁回仰着小脸给她看,自觉应该好多了,怎么样,应该消了很多了吧

    郑苹心疼地道:瞧瞧这眼睛,还是青得很,雁儿,你快去了然法师那儿,求些活血的药膏吧,否则怕没有一旬,这青紫下不去。

    云雁回一想也是,他总不能顶着这熊猫眼半个月吧,徒添耻笑。

    如此想着,云雁回便跑去了了然那里。

    在外面的时候,正遇上了赵允初的车驾,一个男仆扶着他从车上跳下来。

    赵允初五官灵敏,瞧见了云雁回,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挥手道:雁师兄

    待得云雁回走近了些,他才发现云雁回一只眼睛是青的,师兄,你眼睛怎么了

    云雁回不好意思地抬起袖子遮住半边脸,这一路上就跟昨天一样,老有人问他。问题是他在赵允初面前的形象一向是比较稳ao重jiao的,于是很有点失了颜面的感觉。

    哎呀就是不小心他可不好意思像跟郑苹那样坦白,是被人揍的了。

    赵允初还未察觉云雁回的心态,他转到云雁回身体另一边,想去看云雁回的脸。

    云雁回一拧身体,背过去,别看啦别看啦。

    赵允初孜孜不倦地又转回来,让我看一下,师兄,好像很严重

    看赵允初家的仆婢们都憋笑脸在旁边,云雁回也不好意思再跟他玩这幼稚的游戏了,恹恹地放下袖子,就是青了呗。

    赵允初跟郑苹似的,捧住他的脸,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真的很严重

    是啊是啊所以我这不是,找法师给我开点活血的药。云雁回想岔开话题,你呢,又来礼佛啊

    那我们赶紧进去找法师吧,你的伤太严重的,来,我背你。赵允初根本不管云雁回打岔,他说着便抬起云雁回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放。

    云雁回惊恐地缩手,什么啊

    赵允初的力气忒大,把云雁回整个强行颠到身上来了,往禅院里面跑。

    他家的男仆一脸为难,想要上手帮忙,结果被甩开了,怕强来都会摔倒,只得在旁边护着。

    云雁回挂在赵允初身上,欲哭无泪,我去伤得又不是腿,我只是眼睛青了而已啊

    赵允初把他抱了进去,才说道:眼睛青了就看不清路,看不清路容易摔跤。

    云雁回竟无言以对。

    这时了然的房门突然间打开,他们俩一起偏头看过去,和了然正对上。

    了然一眼看到云雁回,以及他显眼的熊猫眼,呀

    呀什么呀啊,法师。云雁回也不蒙脸了。

    了然欣慰地笑了笑,我看着你长大,却是头一次见你与人打架呢。

    云雁回:

    您这是欣慰个什么劲儿啊太懂事也有错咯

    来吧,给你些活血祛瘀的药膏。了然转身往回走,摆了摆手,还不等云雁回开口,就自己先提了出来。

    活血祛瘀类的药,了然这里是常备着的,拿了一罐子药膏出来,是川穹马鞭草泽兰等等药材制成的,呈淡青色,气味较为温和。

    赵允初跟着进来,见此情况便道:我来帮师兄涂药,吹吹就不会痛的。

    不用了不用了云雁回觉得很肉麻,总觉得赵允初大概把他娘对他的模式套过来了,简直是躲到了了然后面,拉着他的僧袍说,法师帮我涂,比较专业。

    赵允初的脸垮了下来,可怜地看着云雁回。

    可惜啊,他既不是萝莉双宜,也不是小宝,云雁回是免疫滴。

    赵允初一边看了然给云雁回涂药,一边说道:雁哥儿,乞巧节的时候,我们一起上街玩儿吧。我娘说今年府里不结彩楼,准我出来自己耍。

    云雁回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孩子怎么还傻乐呢,家里连节都不大过了,当然还是因为他爹遭忌惮,听说最近称病都改成神经病了

    云雁回同情完之后,冷漠地说:你自己玩儿,我有事。

    赵允初晴天霹雳,你有什么事啊,师兄,师兄你带我一起啊。

    云雁回闭着眼头枕着手,悠然说道:这是个秘密

    一定是骗我的。赵允初一脸不相信,这是云雁回的惯用招数了,什么秘密呀,说不定七夕晚上就是在家睡过去了。

    了然却一脸了然地说:这个倒是真的,雁哥儿有大事要做,到那日你便知道了。

    大事什么大事呀

    云雁回在心底说,这会儿唯有赚钱是大事呗。

    在了然这里涂完了药,云雁回还得去俗讲僧那里盯着,忙活那件被他称作秘密的事情,结果脸上熊猫眼被群嘲了一通。

    完了还被和尚们挖了出来,原来是被别人揍的,云雁回又很小心地不会去说他们揍回去了,便成了这样。继而大家更发现了,云雁回的眼睛和他家的熊极其相似。

    于是,脸上的眼圈,也被正式命名为贝贝眼,并在大相国寺乃至周边范围内广为流传,日后形成了我揍得你两眼贝贝等句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