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5章 七夕节的一次性生意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七月初七是自古流传的传统节日了,叫七夕,又叫乞巧节,在云雁回那个年代,它是中国的情人节,一般只有青年男女才过。

    但是在北宋,这是一个全民狂欢的盛大节日,男女老少皆会参与,所以云雁回早就不把它和现代的七夕划等号了。

    正日子在七月初七,但是早三五天街上的节日气息就很浓厚了,小孩手里都拿着莲蓬荷叶或者未开的荷花。

    七月初七那天晚上,到处都在乞巧,妇女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望月穿针等等,而且是七孔针。女子做出各种精巧物件,男孩儿写诗,一个乞的是手巧,一个乞的则是文采。

    郑苹带着双宜和小宝一起参加附近老住处邻里们举办的活动,云雁回呢,他前几日拒绝了赵允初,今日正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早就同郑苹告过假了。

    白日里早早的,云雁回就去俗讲僧那里了。

    今日,他正是同这些师兄们有个买卖要一起做。

    早些时候,云雁回谋划赚钱,就把主意打到了七夕节这个全民狂欢节日上。

    七夕节当晚,整个汴梁会无比热闹,富贵人家结彩楼乞巧,蔚为壮观,但更引人注目的,则是汴梁城内最亮丽的风景,那就是城中各个妓院娼楼。

    到了这一天,汴梁人称之为院街的场所,会把各种精巧豪奢的节庆物品摆出来,赤果果的炫富,当然,也可能是另类的招揽顾客。

    大户人家在高墙里面,常人看不到,但是院街人人都能去看,不但能看到精美的物件,还能看到美人。

    除了院街附近,还有瓦舍周围也会无比热闹。

    说到重点上,这些节庆物品之中,最受欢迎的要数一种叫磨喝乐的玩意儿,这是一种泥人玩偶,通常做成拿着荷叶莲蓬或未开荷花的童子模样。

    七夕时小孩们拿着荷叶等物,其实就是在模仿磨喝乐,可以算作古代的cosplay了。

    往年汴梁七夕时市面上卖的磨喝乐,不乏价格高昂,卖到几千钱的。虽是带着木头底座的泥巴人偶,但是人们可以用金银珠宝象牙翡翠等等昂贵物品来装饰它,如此还非常抢手。

    云雁回和俗讲僧们合作的,正是卖磨喝乐。

    要说七夕时,街上几乎到处都是卖磨喝乐的,可是云雁回却偏偏要做这样的大众生意,没有什么金银装饰,他还想卖高价,那当然是因为他有绝杀技

    磨喝乐这玩意儿,其形象根本就出自于佛经之中。丫是释迦牟尼的儿子,天龙八部之一。手里干嘛拽个荷花莲蓬的因为这在佛教中代表着吉祥圣洁等等各种美好寓意啊

    云雁回简直都不敢相信,为什么以前大相国寺里的僧人不来做磨喝乐的生意,卖这玩意儿,有比和尚更合适的吗

    就算满大街都是卖磨喝乐的,但是满大街的都没咱们卖的更合格啊。

    云雁回提前和方丈打了招呼,和僧人们凑钱订做了一批磨喝乐,放到佛殿里面,在佛祖眼皮子底下接受念经和香火的熏陶,更重要的是,来礼佛的人也都能看到,相当于提前打广告了。

    当然了,云雁回也没有太当大家傻多速,他订做磨喝乐的时候,就没有让匠人把莲花等物做出来,而是在寺里买了一批碗莲,今日,他们就是要把碗莲的莲叶磨喝乐手里。

    实际上,他也正是看到了寺院里有碗莲,才下定决定在七夕时卖磨喝乐的。

    这时候,碗莲在苏州那一带才有,且富贵人家才多见,在汴梁是稀罕物。大相国寺里的这些,也是管理花圃的僧人偶尔得到后顺手培育的。

    寺院里面因为供奉佛像举办庆典之类都需要大量鲜花,所以有自己的超大花圃,还会引来许多赏花人呢。

    平时人们见到碗莲,可能最多觉得十分雅致可爱,但是它的大小和磨喝乐却十分相配,若是插在磨喝乐手里,就会和佛前供奉相加产生一加一大于二,双剑合璧的效果。

    总之,这碗莲的莲叶可说是点睛之笔,这也是为什么云雁回大方把磨喝乐放佛殿里做广告,不怕别的寺院知道后抄袭的缘故。

    因为佛殿哪里都有,即便大相国寺是皇家寺院这一点也不变,但碗莲是独一无二的,足量唯有这里有

    更别说,买碗莲花的钱不多,绝对是最低价。云雁回都和花圃的僧人说好了,这碗莲叶子新鲜不了多少日,有钱人买回去后若想一直保持这种别致,肯定得跑大相国寺来买碗莲这又是一笔生意,甚至可能直接带动碗莲养殖在汴梁的流行。

    当然了,几乎可以断定他们做的这笔是一次性的生意,唯有今年能做一次,不过这个无所谓了。

    在定价的时候,云雁回也直接把拿着莲叶的磨喝乐价格定在了一贯,拿着莲花的磨喝乐则再加五百文,因为莲花的数量较少一些。这却叫其他僧人忐忑不安,有点怕卖不出去。

    赚的就是有钱人的钱,一贯两贯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再说了,大相国寺的香火还是很值钱的好吗云雁回十分淡定,他还觉得这个价格低了呢,如果不是他们本钱不够,完全可以入更加豪华的磨喝乐,然后价格更加翻着倍。

    众和尚搓了搓手,都很是兴奋,这批磨喝乐今晚若是都销售出去,他们每人都进益不少啊。还是雁哥儿机灵,居然想出这么一个好法子,带着大家又发一笔。

    天色渐暗,乞巧节的狂欢就要开始了,这一夜,东京必然是三更方歇五更便起的热闹着。

    僧人们分作几对,抱着磨喝乐们各自去往汴梁内几处最繁华的场所,还有的会直接奔娼楼里边儿去,卖给他们。今日里早就分了组,有的僧人白日表演,有的晚上表演。轮晚班的便白日帮忙插碗莲,轮白班的夜晚来卖磨喝乐,本钱一起出,最后收益也是平分。

    云雁回和惠冲一组,往东宋门外去,这里也有一个瓦舍,这些日因为俗讲僧在开辟市场,所以很多瓦舍云雁回都打过交道,包括这里。

    一路上可以看到街上除了卖磨喝乐的之外,还有各式物品,如黄蜡彩绘的鸳鸯鱼龟等小动物,这叫水上浮。还有雕成各种花样的花瓜,甜甜的时节果食笑靥儿,若是买一斤,还送一对穿铠甲的小人儿,叫做果食将军。更不用说京中最有名的双头莲,这是人工制作的,十分真切精巧。

    云雁回感慨,这和现代过年也差不多了,小孩们还特意穿新衣裳呢。

    云雁回和惠冲早和瓦舍打了招呼,自把磨喝乐都摆好,瞬间就引来许多人围观。

    圆圆胖胖的磨喝乐童子站在彩绘的镂空雕花木座上,手中捏着一片小儿巴掌那么大的荷叶或是荷花,而且不是假的,是真荷叶花,只是不知缩小了多少倍,只与磨喝乐的尺寸匹配,简直可爱

    再一问和尚,原来竟然还是大相国寺佛前供奉过的,受过香火。

    既是佛前供奉的,还这样可爱精巧,当场便有几个不差钱的要买。就是买不起,也愿意带着孩子在旁边看一会儿。

    人流量大,即便价格定得高,买的人也多,惠冲喜滋滋地做高僧状收钱,预计今晚卖完了还有的是时间到别处玩儿呢。

    他们在这上面下的功夫也不算多,前期订货之类的还都是云雁回去办的,他们加起来可能也就忙了一天,利润却相当不错,怎叫惠冲能不喜上眉梢。

    云雁回坐在摊位上,因为生意好到根本连吆喝都不用,惠冲又不叫他干活,他就像个吉祥物一样了。手里还拿着片荷叶,也是惠冲方才买来给他的,说是大街上的小孩手里都拿着,这是习俗了,雁哥儿不拿一片人家还以为家里怎么虐待了呢。

    云雁回把那荷叶顶在脑袋上,仰头看远处的杂耍。前方忽然有个很熟悉的身形出现,仔细一看,是扒拉着人群挤过来的赵允初,他手里还拖着一个人。

    赵允初从人堆里挤过来,到了云雁回他们的摊子前面,被他拉着的人也一个踉跄,站稳了扶了扶帽子,然而一条腿却是拖着的。

    这人也不过十六七岁,面容与赵允初有几分相似,云雁回想起来也在寺里见过一两次,应是赵允初的哥哥,但是赵允初是小儿子,哥哥有好些个,他不太记得具体是哪一个了。

    你怎来了啊。云雁回把荷叶放下来,问道。

    我在朱雀门遇到寺里的师兄,他们告诉我你在这儿,哥哥便带我来找你了。赵允初手上还捧着个匣子,有些失望地说,原想送个磨喝乐给你的

    结果看到人家就在卖磨喝乐。

    云雁回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旁边赵允初的哥哥一脸卧槽地说:什么叫我带你来的,是你强行拖我来的好吗你哥我的腿都断了,你居然还这样对我

    就说腿怎么不对,原来真是断了啊,云雁回心道。

    惠冲却是忍不住了,他也认识赵允初的哥哥,你腿怎断了

    赵允初他哥蔫蔫地说:唉,别提了,阿爹抓到我在书房搞书童,把我腿打断了,养了几十日刚能下地。

    云雁回:

    惠冲慢一步捂住了云雁回的耳朵,赵允初的耳朵却没人捂了,好在他也一脸懵懂,惠冲颇为无语地说道:大庭广众之下,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吗

    云雁回慢吞吞地把惠冲的手拨开,一脸漠然,就好像什么也没听懂,其实心里也是醉了,而且由此一下子想起来这是赵允初哪个哥哥了。

    赵允迪,在大相国寺内部很有名,非但有断袖之癖,还老是管不住手嘴,曾经因为在大相国寺调戏小和尚被方丈抓包,让王妃倍觉丢人追打出三条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位坚韧不拔的勇士,无论腿被打断多少次也不改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