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34章 叔罩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郑凌精神恍惚地被他堂弟架着走,嘴里还在念着: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轰隆隆咔嚓嚓

    全世界大雨下起来

    堂弟忍不住摸了摸郑凌的脑门儿,凌哥儿,你这是怎么了,大伯到底和你说什么了你怎么一直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要不要上观音院拜一拜啊,这是哪儿不好了

    郑凌哭丧着脸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把雁哥儿当弟弟亲弟弟可是现在突然告诉他,弟弟不是弟弟,而是表叔,姑姑不是姑姑,而是姑奶奶

    天啊,现在一回想,雁哥儿一定早就知道这件事吧,难怪态度总是那么微妙他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雁哥儿啊

    这么严重堂弟小声说:说真的,那小孩到底是什么人我爹只隐隐约约和我提起过,但不许我掺和。

    郑凌:是你大爷

    堂弟眉毛都竖起来了,你怎骂人

    郑凌蔫蔫的,无心说话。

    正是这时,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郑凌和堂弟险些撞到小叔的背上。

    怎么啦

    小叔回过身来,对他们说:阿娘的东西丢了。

    郑凌刚才都沉浸在伤心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外界发生了什么,这时候一听,才好奇地望过去,发现阿翁和娘娘正在说些什么,娘娘一脸焦急。

    在家人们的低声细语中,郑凌和堂弟才知道,原来是刚才娘娘带着儿媳妇们去上香,寺院里人多,虽有仆从护着,但可能也难免一些擦肩而过的接触。

    谁知上完香后才发现,娘娘的一根发簪不见了,那发簪是娘娘年节进宫时,太后所赐,平日也难得一戴,谁知这么巧,偏一戴就丢了,因此全家都有些着急。

    郑凌看到阿爹在催人,开封府的怎么还不来,再去叫阿娘放心,待人来了就好,我在开封府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郑凌忽然有点想笑,这些日子以为和雁哥儿往来,加上他本就爱打混,所以对这等事十分了解。他走了过去,对郑训说:阿爹,怕是你叫开封府的来也没用了。

    郑训脸色有点僵硬,狠狠瞪了他一眼。

    难道郑训会不知道吗就算他和知府有交情,但是有些事没办法啊,就开封府的办事效率,要毫无线索地找回阿娘的发簪,实在是太渺茫了

    他们家更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利用关系,在东京城里大肆查找,那不是把自己的把柄递出去么。

    可是这会儿阿娘都要急死了,他当然得宽慰着。

    郑凌神情古怪地道:倘若您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娘娘的发簪找回来,恐怕只能去请一个人帮忙了。

    郑训精神一振,你有什么野路子,尽管说来。

    野路子郑凌一撇嘴,不就是你刚赏过钱的雁哥儿

    郑训:

    郑凌:他如今是大相国寺节会规范管理处的,刚好就分管着这一块。

    郑训脸色一时青一时白,自己也觉得刚刚羞辱过人家,现在要是去求助,真是很丢人呢

    郑凌的祖母也听到了,气愤地推了郑苠一把,你们这些人苹娘的孩子多好,偏你们要给人家难堪,刚才我就不赞同

    郑苠也十分尴尬,你现在就急什么,开封府的还没来呢。

    是啊,郑训也赞同地说,再说了,他若是那什么管理的,办事还真是不太妥当。就在这寺里,竟然有人公然偷盗

    阿爹,您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郑凌觉得好笑,这已然算有秩序了,若是在寺外的热闹处,你知道人家是怎么作案的吗去打听一下吧,那等江湖匪徒,从人身后跑过去,一把扯住耳坠子,生拽下来,那耳朵便活活撕出一个豁口子再一看,人呢,影子都没有,人家可会飞檐走壁呢

    女眷们听了,都抖了一下,不自觉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只觉得耳垂在隐隐作痛一般。

    郑训脸色的十分难看,果然有这等蛮横之辈

    郑凌:自然了,开封府是一直在追缉,可惜捉不到,这种人根本不会住在坊市内,而是躲藏在城外,什么护城河桥下面之类你想都想不到的地方。他又补充了一句,这都是雁哥儿告诉我的。

    郑训也听说过,有些高来高去的高手,虽说偷东西的估计不是,但诚如郑凌所说,蛇有蛇道,这种市井混混的确很难立刻捉出来。

    可是,你娘娘也没看到是谁偷了东西,他能有办法吗郑训迟疑地说。

    您要是不信,还是等开封府的吧。郑凌抱臂说了一句。

    这时,恰好开封府的人也匆匆赶到了,上前对郑苠行礼。

    郑训便将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发簪是御赐之物这一点。

    开封府的衙役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家是怎么了,听描述也不是什么绝世珠宝,价值连城,一般富贵人家知道这样的混乱场合中肯定找不回来,好多官都不报了,直接骂一声晦气,偏他们一副一定要找到的样子。

    领头的衙役不由得挠了挠头,郑学士,此事是在大相国寺发生的,不如找寺里管这事的人来问问吧,他们可能比我们要清楚情况,可以打探一下。毕竟您这边除了东西的样子,什么线索也没有,贼人若是不出手,就难以查到。

    没想到衙役居然也建议找云雁回帮忙,郑训顿时一手捂额。

    郑苠的妻子推了郑苠一把。

    郑苠也十分郁闷,此事实在太巧了,偏偏就在他们刚刚打发了云雁回之后,就算是把人叫过来配合调查,不必求上去,甚或通过开封府施压

    那也特别丢人,特别打自己的脸

    他们还怎么好意思留在原地听询问呢,到时还要尴尬地打招呼哦,哎,又见面了不露面呢,就更显得小气,丢份。

    此时,云雁回尚在原地帮着一起分发浴佛水,心态很好地继续干活。

    人能被贱,却不能自贱。郑家给他难堪,表达不愿意认他他还不想进郑家咧姓云怎么了,他都从现代姓到北宋了

    不管云大是什么身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当朝太后出身还不好呢。

    就在这时,云雁回身前出现了一个开封府的衙役,雁哥儿。

    李大哥云雁回抬头和他打了个招呼,这也是常往大相国寺忙活的衙役了,和他是熟识的,平日和管理处也多有合作,在治安上大家是有共同追求的。

    衙役身后又闪出一个云雁回之前见过的人,正是郑训。

    他和云雁回是平辈,之前又是他开的口,所以这个时候,也是他出面了。

    衙役尚不知其中关系,给云雁回介绍:这位郎君家眷的发簪丢了,是重要之物,想要尽早找回来。因为只知道是在何处丢的,和确定不是掉在地上,但是连对方人都没看见,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帮一下忙,探听一二。

    郑训十分羞愧,但还是老老实实拱手一礼,小弟,劳驾您了。

    衙役一看,吓到了,这发簪到底什么来头,为了个发簪都要和雁哥儿称兄道弟了现在当官的都这么谦卑了吗

    云雁回愣了一下,随即的确是暗爽涌上心头。

    哇哈哈,简直是报应啊

    他仰着头,拿起毛巾擦擦手,慢条斯理地说:客气了,小人身份卑微,哪值当您说劳驾二字。您也犯不着亲自来说,叫李大哥说一声,或是令郎来一趟就行了嘛。

    果然被嘲讽了,果然这孩子还是和他娘一样,看着温温和和,其实倔得很,有傲骨。这话,分明是在说他只肯给凌哥儿面子。

    好吧,只有儿子的面子管用,郑训只能打发小厮,去把大郎叫来。

    郑凌死死拖着堂弟的腰,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

    为什么要把他叫去啊,见到雁哥儿后要他怎么自处不行,郑凌觉得自己起码要缓三个月才有勇气去见雁哥儿

    郑苠板着脸道:现在不去,那以后也不要去了。

    郑凌迟疑了一下,手就被堂弟趁机掰开了,阿兄,人家只卖你面子,为了娘娘,你还不快去

    郑凌涕泪横飞,那是你们不懂我的难,天啊

    就这么一路哭喊,郑凌被小厮半拖半抱到了云雁回那边。

    云雁回见到郑凌,便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郑凌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云雁回饶有兴味地去拨郑凌的手,怎么了,凌哥

    郑凌:

    太羞耻了

    郑凌撒开手,眼睛都红了,雁,雁哥儿求求你快停下来

    这时,郑训在一旁咳嗽了一声。

    这是怎么的,都知道了还敢这么喊,你是想和你爹一辈还是怎么的

    郑凌咽了口唾液,看到雁哥儿还笑吟吟地看着自己,顶着强烈的羞耻心,细如蚊呐地喊了一句:叔

    乖,云雁回在郑凌脑袋上胡撸了一下,比了下郑训,叔罩你,走着,去把他妈的发簪拿回来。

    郑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