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35章 怒目金刚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汴梁城各色人等混杂,有这么一类人,平日里小偷小摸,偶尔抢劫,有的手快,有的拳脚功夫不错,但是统一的人品不怎么样,属于市井之中也最让人看不起的那种。有个什么灾荒,他们都能就地变了匪徒。

    就像水浒传中的牛二,欺行霸市,连官府也没辙。还有的甚至犯过事,都没法正经住在城里,而是躲在桥洞子里面。

    若是了解的,便知道他们有一定的势力群体,对地盘有划分。要是了解得仔细,连什么时间点应该是谁在哪一片活动都知道。

    所以云雁回只听说了在哪里丢的,就一副心中明了的样子,要郑凌同他去取发簪。

    云雁回要走,郑训也想跟上,开封府的衙役便拦了一下,劝他不要跟着去,既然雁哥儿都这么说了,咱们在这里等便是吧,来,您歇着。

    开封府是白,那些下三滥的流氓就是黑,云雁回这类人则需要游走在两者之间,他们有的屁股坐在官府这边,有的在对面。

    不论如何,云雁回去取发簪,肯定有自己的途径,并不代表可以让他们跟着,趁机用武力镇压之类的。恰恰相反,他们要是跟着,就坏了规矩。这事忌讳露白,属于把柄,若不是信任的人,还是乖乖不要问为好。

    郑凌回头看了停住脚步了的他们一眼,小声对云雁回说:我都没问过你和那些人关系怎么样啊

    云雁回:不怎么样,我倒是想面面俱到呢,可是一来他们太可恨,常常连穷人也不放过,二来他们恨极了我来了后提议规范节会治安。所以啊,这整个汴京,我同他们最没有交情了。

    郑凌一惊,既如此,那你怎么把东西要回来

    强行要回来咯。云雁回轻松地说道,这个时间他们应该还没有离开,大外甥,带你去耍流氓啦。

    什么大外甥啊郑凌一下子又被羞耻感冲破了担忧了,还什么耍流氓,真是的。

    你理解错啦,我是说,耍那些流氓,不是说我们俩去耍流氓。云雁回纠正,你可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

    郑凌:

    云雁回带郑凌出了大相国寺,这段汴河上有座桥,叫平正桥。到桥西那边,有家老馒头店,孙好手馒头,个大量足,咸菜管够。

    这时候还不到饭点,只有三五个汉子坐在里面。

    云雁回走进了馒头店,老板孙好手见到云雁回,便热情地打招呼,这不是雁哥儿吗来买馒头吗

    往日云雁回也来买馒头,一般都是给了然买。

    听到雁哥儿三个字,原本背对而坐的几个汉子僵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他。

    给我来两个馒头吧。云雁回说着,走到那几个汉子那一桌,坐了下来。

    其中一个瘦瘦小小的汉子沉着脸说:我们好像没有请你坐下来吧。

    郑凌看了一下,并不太想和那些人挤着坐在一起,便站在了云雁回身后。那些人莫名其妙看他一眼,都一脸烦躁,不知这画风不对的小子干嘛来了,但是因为是跟着云雁回,便也没说什么。

    云雁回只做没听到他们的话,而是开门见山道:我的东西在你们这儿。今日里,赖三是不是去普贤殿了。

    这几人面面相觑,一时说不出话来。

    半晌,那个瘦小的汉子又开口道:我今日是去了普贤殿,但是里面可没有你的东西。怎么,当场没捉住,事后来讨要,还非说是自己的这可不合江湖规矩。

    云雁回冷冷说道:可东西若是我家的,犯规矩的就是你了。

    赖三惊疑不定地看他一会儿,随即摇摇头,不可能,别诓我了,说实话,今天早上我只入手了一样东西,是官宦人家的。

    这个年代,是什么职业什么阶级,大多数看穿着就能看出来。

    就如同现代医生穿着白大褂一样,只是这个时候更为普遍,士农工商,一看便知。当铺的一般穿着黑衫角带不戴帽子,算卦的戴帽子系腰带,如此等等。

    而云雁回就更好说了,这里谁不知道他的底细啊,老子客死他乡,寡妇娘几年前带着他搬到这里来,认了和尚做靠山。

    懒得和你们这种人废话,我向来有一说一,东西你们还不还我,不还我可动手了云雁回竟露出一副蛮横无比的样子来。

    郑凌站在后面有点心慌,他怎么觉得动手的话,他们俩应该打不过那几个人啊

    谁知,赖三和云雁回对视了良久,额头竟冒出汗来,在一个黄毛小儿的逼视下节节败退,犹豫再三,最后咬咬牙,把一个布包从怀里拿了出来,放到桌上。

    云雁回拿起布包,展开看了一下,里面果然是一根发簪,他回头看了看郑凌。

    郑凌眼中露出喜色,点了点头,没错,是这根。

    云雁回的神色便缓和了一点,把东西收起来,起身说道:回见。

    赖三和他们的兄弟们都露出了日狗的表情,谁他妈要和你回见啊

    这时,距离他们进店不过一会儿工夫,孙好手才刚刚把馒头打包好而已,这会儿刚好递给了云雁回。云雁回提着馒头,和孙好手道别,晃晃悠悠走了出去。

    一出去,郑凌就左右张望起来。

    云雁回:你看什么

    郑凌:我看双宜在哪他们怕的一定不是你,而是双宜吧,我想明白了,他们怕你一拍手,双宜就从天而降,将他们暴打一顿

    云雁回无语,你想太多了。

    不过,怕的虽然不是双宜,但也的确不止是他一个小孩。

    当初他刚接手节会事务的时候,找来的麻烦那么多,衙内有赵允迪帮忙,流氓又岂止是开封府能够全部解决的若是这样,汴梁的治安早就提升不知道多少了。

    只不过云雁回一个人默默处理,没有告诉郑苹郑凌他们罢了,连双宜也没有说。

    此时,赖三坐在馒头店里,郁闷地吐了口气。

    一个跟了他没多久的新人说:三哥,就算那小子是管节会的,也没要让他这么多吧那东西分明不是他的啊,就这么让他讹去了

    赖三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懂什么

    新人牛高马大,比瘦小的赖三大了三圈,挨了一下却不敢躲,瑟缩一下,他,他不是跟大和尚们混的吗那些人吃肉都要偷偷摸摸。

    赖三怨恨地往云雁回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你知道什么,大相国寺的和尚才是流氓中的流氓

    哦不,按照和尚们的话来说,他们是佛门的怒目金刚,打人是为了诛灭罪恶。

    赖三永远也没法忘记,那是大概半年前,一个有点冷的夜晚,月亮长了毛,雾纱纱的挂在夜空。

    他们许多人一起中了那小子的设计,原本意图半夜捣乱,将大相国寺的彩棚欢门鲜花香烛都捣破,给这些想改换规矩的人一点颜色看看。

    谁知道,反而中了埋伏,一群黑衣人拿着铜棍突然从四面八方一声不吭地围上来堵住他们,将他们暴打一顿,完全不理会他们的求饶声,还要把他们的嘴给堵上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能求饶,也没有人放过他们,仿佛早就决定了,只是为了教训一场,只为把他们给打破胆,打服。

    赖三还记得,自己口角流血,仗着身体灵活,挣扎去扯其中一个人脸上的巾。头巾被赖三拽在手里扯了下来,凄惨的月光下,那人露出来的脑袋反射着刺眼的光

    手指被脚跺着,钻心得疼,被掰开,将头巾抠了出来。

    随即,又是劈头盖脸一顿毒打

    几日后,一瘸一拐的赖三在大相国寺外面看到一个拿着禅杖的和尚,用衣角擦着禅杖棍部那深褐色的污渍时,才明白那么多铜棍都是怎么来的,平日都被藏在哪里。

    赖三闭了闭眼,不忍再回忆。

    你以为那些流浪最怕什么当然是最怕和尚了云雁回一本正经地给郑凌解释,我找了些和尚,见天地去找他们讲经,劝他们行善,一对一盯着他们,最后他们就崩溃啦。

    郑凌嘴巴都长大了,不是吧,这也行

    云雁回:是啊,因为这也是功德一件,所以方丈也同意了。后来没出一个月,他们就向我求饶了。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郑凌感叹道,真是一物降一物,这些流氓看起来凶恶刁钻,没想到竟怕和尚念经。

    是啊。云雁回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像这种人,一定要用武力镇压和他们讲什么仁义道德,是没有用的,打就一次字,一次揍到没脾气。

    没错啊,他是带着和尚打过那些人,又怎么样呢他们敢说出去吗说他们偷偷进大相国寺想捣乱,反而被打了一顿说那些白日里念经的和尚,晚上把他们的嘴堵起来打得头破血流

    且不提错在谁,想都不用想别人会相信谁,大相国寺的和尚有可能经商,有可能喝酒,但是聚众群殴流氓不可能的,这可是皇家寺院的和尚

    人家难道会一边念阿弥陀佛一边用禅杖敲你的脑袋吗,完全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