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40章 又一桶金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棚外的惨叫惊动了云雁回几人,他毫不意外地站了起来,哎呀,大概是有贼呢。

    智和三兄弟都一脸无语,虽然之前没听到云雁回和双宜咬耳朵说了什么,但看两人样子,也知道肯定是和防备贼人有关的。

    现在听到外面云贝贝和陌生人的声音,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赶紧拿上灯笼出去了,照着一看,一个黑衣人被云贝贝按在掌下。

    云雁回走过去,对着云贝贝喊了一声,云贝贝就慢吞吞地转身走过来了,被云雁回引到竹篱里面,然后关上了。

    那黑衣人大概被拍得哪里骨头断了,分毫动不得,带着哭腔说:求你们,救救我

    云雁回蹲在他旁边,把脸上的巾子扯了下来,觉得还有点眼熟,应是本地人。

    智和有些胆战心惊,贝贝原来这么凶猛

    他一想到自己平时还常常坐在凉台那儿和贝贝玩,就觉得有点后怕。

    人家好歹也是熊好吗云雁回说道,胖贝被人养大,一般是没有什么攻击性的,但是我们不把它放在外面养,就是因为它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道,尤其是它还年青,外人还叫不停。他说着,还对黑衣人一笑,刚刚贝贝其实是想和你玩儿哦,只不过恰好它速度特别快,力量特别大。

    黑衣人身体一抖,

    智和也才惊觉,那胖墩墩的家伙虽然十分懒散,毛色奇怪,但也是熊。

    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虽然我家没养狗,但是有双宜和熊啊,为什么还会天真地想用这种方法偷学呢。云雁回摸了摸下巴。

    黑衣人痛苦地说:能不能先送我去看大夫,我觉得我快要不行了

    不能啊,我还要说教一下。云雁回笑嘻嘻地说,你知道你为什么混不出头吗因为没眼力见儿啊为什么别人都不接这单子,偏偏你不要命地接了呢就你聪明啊你难道就不会审时度势吗,明显大家是在忌惮我们家的武力,才不接呀,叫你逞英雄,看,这下惨了吧。

    黑衣人:

    把这黑衣人骂得羞愧欲死,云雁回才满足地停了下来,好了,把他丢到寺门口,叫他自己爬去看大夫吧。

    智生问道:雁肥,我们不报官吗应当把他送去开封府啊。

    为什么要报官,云雁回冷漠脸说道,让其他人看看他有多惨不好吗

    自从那个黑衣人被丢出了寺门之后,那些纸商就一下把手都缩回去了,哪还敢再下手。就算他们想,现在也完全没人敢接这活了。

    相蓝纸走俏于汴梁,目前流传在市面上的,都是云雁回他们所制作的第一批次,目前想要,只能在以前买的人手里再买,还不一定能买到。因为这是消耗品,数量是越来越少。

    在市场这样火热又饥饿的情况下,也有很多想走后门的人找了上来,想看看智和这里有没有自留的存货,不过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没有。

    也有例外,那就是真和云雁回交好的。

    比如赵允初和郑凌。

    赵允初他爹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书画双绝了,书法上颇得二王书法之精髓,尤其飞白极佳,又擅长白描,对笔墨纸砚这些,自然也有点追求。

    王爷现在自称神经病,这纸不好弄,他还不便自己出面,不过幸好王妃知道这纸似乎和云雁回有点关系,儿子又与其交好,就叫他去弄点纸来,好叫他阿爹开心。

    而郑凌则是因为在同学面前夸下了海口,能弄到相蓝纸。

    赵允初和郑凌其实都不知道这纸就是云雁回做的,只以为是他给智和提供场地,还希望通过他向智和说。

    我当你们是自己人哦,告诉你们吧,其实这个纸的生意其实是我的,智和是我的代理人。云雁回也不想在他们面前与智和演戏,这事难道还瞒一辈子不成,于是自己说了出来。

    赵允初和郑凌都惊呆了,

    云雁回从床底下拖出来一个竹筐,从里面拿了两沓纸,现在只有茶叶纸和紫薇纸了,你们看是各拿一半,还是分别选一种喂你们怎么不说话

    郑凌激动地说:雁哥儿,这,这居然是你弄出来的吗你怎么会造纸啊

    呃,这个

    这个问题,云雁回还真没对谁讲过,智和他们不可能问这种问题,郑苹则是默认他和那些南来北往的商人做的交易,这毕竟是技术性的东西,不可能凭空知道。

    赵允初这时却捧着脸道:你不知道世上是有天才神童的吗有些东西也许你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对这种人来说,只不过是心念一转就能明白了。他说着说着,就抱住云雁回的腰,红着脸说,雁哥儿就是这种天才。

    云雁回一脸黑线,虽然这么挺他是很让人感动,但是这样是不是吹过头了啊

    郑凌怀疑地说:真的假的他不是不信雁哥儿是天才,雁哥儿当然是天才,只是这种东西真的能靠想的想出来吗

    当然不可能啦云雁回把赵允初给拎开了,我也是和人学来的,麻烦你不要闭眼吹啊。好了,你们选纸。

    赵允初只好悻悻地和郑凌一起把纸分了,他们还是选择了每人每种拿上一半。

    赵允初将纸拿回去给他爹,王爷试了之后表示,其实纸质量是一般啦,不过心思精巧难得,用起来倒也是一种享受。

    郑凌这边,他拿了纸先回的是自己家,倒被他爹看到了纸,说这不是最近很多人在吹的相蓝纸么,的确是很好看,来吧,分给爸爸吧。

    如果这纸真是智和的倒也罢了,郑凌就给他爹了,可这是雁哥儿做的啊,于是郑凌护着不肯给郑训。

    郑训怒得直骂他不孝,郑凌抱着纸就一溜烟跑了。

    纸是小事,再怎么样也只是纸而已,为了这个违抗亲爹,可是不好听了。郑训只觉蹊跷,略查了一下,就发现造纸的僧人工坊是在云雁回家,当即就有了一些猜想。

    如果真如他所料一般,这纸其实是云雁回的产业,那么这小子可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啊,郑训不禁觉得有些可惜。

    如果云雁回是郑家的孩子就好了,早慧多智,比郑凌强上许多。可惜,他现在都不愿意和郑家扯上关系了。

    相蓝纸在汴梁足足供不应求了三个月,随即,其他纸坊纷纷破解了做法,并已生产出成品销往全国各地,自然也包括汴梁,质量上比之原品甚至还要上乘,而且花样也多了,例如智生曾经提到的花笺,还有专门的包装纸,等等。

    虽说价格更贵,但是好歹满足了市场需求,从这时起云雁回这边的相蓝纸就销售量锐减,好在云雁回时刻在观察市场,发现苗头时就迅速处理了囤货,并且不再生产,连工具都卖了出去,利落地收手不干。

    那些纸商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原来人家本来就没想扩大规模,只想趁着这段时间赚一笔啊。

    因为官府是有价格调控的,他们不可能把纸卖得太贵,生产量又提不上去,所以这段时间赚的钱对于云雁回来说挺满意了,但是对这些纸商来说,其实算不了什么。

    卖纸到此结束,虽然纸张已经家家都有卖,但是因为起发源,仍是被称为相蓝纸。可以想见若干年后人们提起来,也会说这纸是大相国寺的僧人发明的。

    不管其他人什么滋味,云雁回高高兴兴地拿钱出来庆功了,这几个月可真是累坏了,一直在赶工。

    最后结果是很好的,算得上盆满钵满。刨去各种成本和商税,一算纯利润也有近两百贯,甚至略略高于这个年代的商人平均收益的,更别提如果是农户,不知道多久才能赚到两百贯。

    当然,他们只赚三个月,都是巅峰期,其他时间还不开张呢,这又不好与其他商户进行比较了。

    云雁回请智和他们大吃了一顿,几个假和尚吃得满嘴流油。又买了礼物送给张山人方丈等人,这次他们都帮了很大的忙。

    对于方丈来说,他愿意卖这个面子给云雁回,让云雁回借用大相国寺的名气赚一笔同时因为顶着大相国寺的名头其实也为大相国寺做了宣传,那是因为他看中云雁回的能力,知道云雁回会投桃报李,为大相国寺带来更多。

    果不其然,这一点在半月后的大相国寺内部会议上就得到了印证。

    今年雨水多,周围一些乡镇的桥都出了问题,官府又令大相国寺去修缮,加上这两年是一直在兴修水利,很是花费了一笔钱。

    所以,方丈召开各位管理层的大和尚开个会,希望有办法能再提高收入。大相国寺,就跟个公司一样,和政府合作,做慈善,要控制盈亏和扩大规模。

    这个会议,云雁回作为一个编外人员也参加了,他虽然没剃度,但是也只差剃度了,好像全寺上下都默认是自己人。

    云雁回听到有僧人提议,再买些地,虽然寺里僧人不够多了,但是可以雇人来种地。

    这是个常规性的办法,不过地越买越多,地盘越来越大,对寺里的管理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这时候,云雁回举手道:我觉得,咱们可以在现有的资源里,再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叠加产出,比如,城郊不是有几十亩稻田吗

    方丈一听叠加两个字,就觉得好像摸到了什么,雁哥儿细细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