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45章 繁华入画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现代开封小笼灌汤包极为出名,到开封旅游的人少不得要吃吃看,最大的特点就是皮薄馅多,汤汁鲜美不腻,而这种包子的前身正是北宋时期东京有在京第一之称号的王楼山洞梅花包子。

    在这个时期,王楼的包子还是大笼,不是小笼,所以也就不能叫做小笼包了。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候的馒头也是有各种馅的,灌汤包子也可以叫做灌汤馒头。

    云雁回将赵允初带到了这东京第一的包子店摊位前,接过了一盘包子,剩下的叫他们送到自己家里去给郑苹。

    赵允初端着盘子,挟起一只灌汤包,这包子皮虽薄,但不会漏汤,在制作上十分考验厨师的功力。

    他一口咬下去,包子皮便破了口小口,香浓的汤汁流进嘴里,有些烫舌头,不过还忍得了。就着这小口将汤汁吮干净了,赵允初方几口将剩下的皮馅儿给吃了。

    赵允初的礼仪极好,即使是吃灌汤包,嘴边也没蹭上一点油。

    雁哥儿,你也吃吧。

    云雁回没受过那种培养,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办法,从怀里掏出了一根芦苇管,包子褶里,然后在赵允初呆愣的目光中,把汤汁吸完了,然后擦擦芦苇管,放回怀里。

    啊啊啊,我也要赵允初扑向云雁回。

    你小心包子云雁回一手挡在胸前,抵住赵允初,给你就给你,你别激动。

    他把芦苇管拿出来,递给赵允初。

    赵允初就拿着芦苇管看了一下,用这继续吃灌汤包。

    你不要吃太多,差不多得了,待会儿没肚子吃其他东西。云雁回提醒道,美食节办几日,可你即便是每天尝一点儿,也不一定能把所有东西试一遍。

    云雁回怕赵允初太腻,又买了碗荔枝膏给他。赵允初捧着碗,跟着云雁回一路走过去,便见云雁回指点美食,洋洋洒洒将各色美食的特点说出来,若有感兴趣的,买下吃便是。

    赵允初:雁哥儿,这些你是都吃过了吗

    也不是全部,大半吧,剩下的没吃过但也听了介绍,了解一些。云雁回光是给赵允初买了,自己还没买,这些日子忙美食节的菜品,他已经很有抵抗力了,不会胡吃海塞,加上很了解,也就挑上几样试过喜欢的吃一吃便罢。

    赵允初又吃过七八样甜食后,云雁回就不许他吃了,去买了碗水饭也就是稀饭粥,里面还有切得细细的鸡肉丝和葱花,叫他吃了,就暂且歇息。

    赵允初吃多了甜食,吃了两口水饭,便撒娇道:淡了些,吃不下去。

    云雁回一看,叫他待着,自己去买了份十香瓜茄来,这是极下饭的腌制小菜。

    虽是小菜,又其貌不扬,但店家做起来可费工夫。

    这菜瓜切了小块或条之后,用盐涂好了晒干后,与姜丝刀豆一起切了,加上花椒干紫苏陈皮香菜小茴甘草制杏仁砂仁等等辅料一起,浸在熬滚又放冷的糖醋料里,如此密封十日,方算成,而且可以放上许久也不会坏。

    以其用料之多,工序之复杂,实在不愧十香二字。

    赵允初就着这份十香瓜茄,才把水饭吃光了。

    云雁回这会儿还不饿,就吃了份八宝蘑菇汤并几块酿肠。

    一次性吃太多会腻,现在去休息一下,再战。云雁回带赵允初去主舞台处,这里人多,哪有位子,云雁回叫人给自己加了两张凳子,带赵允初一坐。

    舞台上,妓女们手持着栩栩如生的假荷花,正在唱慢曲,歌声婉转动人,人声鼎沸之中便如一股清流。

    云雁回正慢慢欣赏,忽见一个人影,一看,那不是先前他请了去送灌汤包的人么,手上怎么原样拎着包子呢,于是拦住了问。

    那人一看云雁回也松了口气,令堂不在家呀。

    怎么不在家呢云雁回接过都冷了的灌汤包。

    赵允初好奇地道:雁哥儿,我都未问呢,你娘为何不来美食节逛还有双宜和小宝呢

    云雁回说道:双宜和小宝分别在安保组和医疗组实习,我又要随时候命,我娘说她最后一日再好好和我们一起逛好了,那时也轻松一些。

    所以他以为郑苹肯定是在家里休息,没想到出去了,今日里不是他吹,人基本上都来大相国寺了吧,这到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好玩的啊。

    云雁回也就在心里这么一想,谁知道郑苹又和自己的妇女朋友去哪了呢,他把剩下的灌汤包给了个师侄,叫热了吃,自己翘着脚又休息了一会儿。

    日头最大的时候则到佛殿里面躲了躲,过了晌午,方再出来吃第二轮,尤其要吃些鲜果。

    那些卖时鲜水果的,为了吸引顾客,都把最漂亮的水果挑出来,堆得像宝塔一样,上面还放上各不相同的糖人,老远就能看到冒着尖儿的水果们,极为醒目。

    寺里的百姓恐怕已经换过几波了,当然也有一些像云雁回他们一样,坚持在这里休息消化后再战。

    云雁回带赵允初又吃了一道后,方往云堂去,这是僧舍之一,地势比较高。

    赵允初:雁哥儿,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找郑凌,他今日在这里作画。云雁回张望了一下,寻找郑凌的身影。

    作画作什么画赵允初还全然不知道这茬儿呢,他连郑凌会画画都不知道。

    就是今日的繁华景象呀,我叫他把美食节给画下来。云雁回说道,他应该是在这边的,之前和他说过了,这里安静,视线又好。

    不多时,两人找到郑凌,他桌上摆着许多张纸,上面都是潦草的画稿,匆匆几笔描绘各种小贩和行人的神态动作,都是郑凌观察到的个例。

    他现在正托着下巴发呆,看到云雁回来了后,便挠挠头,雁哥儿。

    云雁回:你在休息还是偷懒啊

    我是在思考,郑凌说道,我在美食节逛了一圈,还打了些稿,现在要思考整体布局了,希望在美食节结束前能有思路。

    努力。云雁回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记得加彩蛋。

    甚么彩蛋。郑凌早就习惯了,云雁回老是冒出一些大概是他自创的词语,有些听字面意思就能理解,还会觉得挺贴切,但是有些就令人摸不着头脑了。

    云雁回:哦,我的意思是,你记得在画里面加上咱们呀,我,了然法师,我娘,双宜,小宝,方丈他看到赵允初盯着自己,又补了一句,还有允初,你一定能捕捉到我们的神态,浓缩在画布里小小的空里吧

    还可以这样呀郑凌喃喃道,那我要不要把我全家都加进去呢

    云雁回:你开心就好。

    真的,是个好主意啊郑凌眼睛亮了,我把大家都分散了,分布在这么大的画布各处,然后画完之后,你们可以来找找自己在哪里了

    云雁回没想到点了郑凌一下,他还能想到这个玩法了,夸赞道:很好,这样很有新意。

    郑凌喜滋滋地看着画布,已经开始脑补之后大家怎么在茫茫人海里寻找自己的样子了。

    没想到你真的会画画。赵允初念了一句。

    郑凌不开心地道:怎么,我还不能有点本事了

    赵允初哼了一声,没说话。

    这小孩真讨厌。郑凌故意不冲着他,而是对云雁回说。

    赵允初当时气着了,去拉云雁回的袖子。

    云雁回才不想站队呢,故意一错步闪开了,装模作样地说:哎呀,你们看那里,没想到还有好多请人来咱们美食节约会呢。

    他指着的地方是特意布置过的,有很多鲜花装饰摊位,就是为了吸引谈恋爱的。

    不过本来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云雁回却看到了人群之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本来想喊一声,谁知下一刻他就发现,此人并非自己独自一个人,不远不近还有个中年男子,两人轻声细语地交谈。

    云雁回眼睛都瞪大了,只因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亲娘郑苹。

    郑苹的身姿云雁回再熟悉不过了,即便她现在手里拿着一柄缂丝团扇半遮着脸,但是光看身形,云雁回也能认出来啊。

    而旁边那中年男人身形高大,看起来孔武有力,面孔太远看不清的,但是依稀也是五官端正的。这时候,两人停下来,那男人买了份小吃,先端给郑苹,郑苹则客气地蹲了蹲,退让了一下才接过。

    不过即使再客气,也能看出来气氛非同一般啊,如果云雁回没猜错的话这是哪位大神帮的忙,郑苹居然肯去相亲了

    云雁回决心暂时当做不知道,以免郑苹不好意思。眼见郑苹有希望走出丧夫阴影,他可是高兴得很。

    雁哥儿,你在看什么呢赵允初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看看街上的人,可热闹。云雁回随口道。

    那有什么好看的赵允初自己也去看,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云雁回忽而一笑,怎么没什么好看的你都不知道多好看,像梦一样。

    云雁回从千年之后回到这里,他在面对汴梁的时候,永远充斥着他人无法理解的莫名感动,这是梦一般的经历,让他亲眼目睹眼前的一切。

    阳光洒在大相国寺的琉璃瓦上,反射着明晃晃的光,彩楼欢门,花繁似锦,游人摩肩接踵,穿梭在鳞次栉比的摊位之间

    这是一个繁华绮丽的时代,一个可堪入画的大宋市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