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52章 我的朋友是市长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獐子肉腥味比较大,为了烹饪獐子肉,云雁回把八角、茱萸、大蒜之类的调料翻了出来。

    这么大一只獐子,足可以收拾出几份菜了。云雁回把獐子处理了,分成肉和连骨肉,肉用来爆炒,连骨肉炖汤喝。

    獐子肉切成块,用水先蒸一蒸,另一边拿茱萸、葱、姜、八角、大葱等调料,加油炒香。等到獐子肉蒸好便用清油爆炒,加盐加酱加黄酒,中途切点笋放进去,炒到入味了,再把之前炒好的汤底淋上去煮一煮,便可出锅。

    至于连骨肉则要慢慢炖,慢慢熬,熬到肉烂熟,入口即化为止,再加上香料去腥提味,如此一来,味道极为美味。

    其实还有一种做法,就是生吃,獐生和鱼生即生鱼片一样,都是女真人的最爱。但是考虑到这里是古代,他们也不怎么吃生肉,为卫生计,就放弃獐生了。

    赵允初跟在云雁回后头,看他剥皮拆骨剁肉下锅翻炒,简直是一种享受。

    雁哥儿算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坚定践行者,在吃食上永远追求只有更精致没有最精致,两道菜做了一下午。

    獐子肉性温,可补虚,正适合包拯这样大病初愈的人,云雁回纠结地分了一份汤来,托寺里的师兄送到包拯那边去。

    他想着呢,包拯连鬼都能看见,不知道会不会发现他是穿越的……

    见都见了这么多次,现在来想好像也没用了。

    云雁回挠挠头,把两道菜端了出去。

    今日郑苹和傅云沣一起逛庙会去了,到了日头西下,方携手回来,感慨了一下在屋外便闻到香味了。

    双宜和小宝不知何时才回来,反正菜多,云雁回留了一部分温在灶上,剩下的大家先吃了。

    一个香辣,一个鲜美,云雁回还炒了个小菜,四个人吃得极香。

    而那边包拯又喝了獐子肉汤,不禁长叹一声。

    包兴便问道:“郎君何故叹气?”

    包拯指着肉汤,黯然道:“今住在相国寺,时时有云家小哥相赠吃食,无不可口,他日离了寺,再难吃到,岂不叫人神伤。”

    包兴不禁嘀咕,你还没离开怎么就开始神伤了,有必要吗?叫他说来,郎君对雁哥儿的菜如此喜爱,还是因为当初他病重醒来后,吃的就是雁哥儿做的鱼,于是印象深刻。

    包兴却是劝道:“天下美味何其多也,没了云家小哥,郎君自可去寻其他美食。”

    包拯只得勉强点了点头,又想到云雁回的办事能力,便更加可惜了。

    包拯在大相国寺住了三个月,每日便是与了然下下棋,谈谈诗,试一试云雁回那里的新奇菜品,或搜罗来的珍馐美食,不知不觉日子便过去了,竟是逍遥无比。

    直到一日,包拯又在与了然下棋之时,忽有当朝相公王芑来访。这相公并非后世的丈夫之意,本是专指宰相,但是渐渐的高官皆可尊称为相公。

    王芑乃是当朝首相,自然称得上相公,他的官职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简称同平章事,字面意思就是领着中书省、门下省一起处理商量国事。但是权力没有以前的宰相大,只属于行政一把手,监察、军政与财政三方的权力分别归台谏(御史台谏院)、枢密院和户部、盐铁、度支三司。

    不过总的来说,也还是一位牛叉人物。虽牛叉,也不止来过大相国寺一次两次。只是这一次格外不同,他一来,便盯着包拯直看,然后问及身份。

    包拯便将自己的来历说了个清楚,包括古怪的乌盆案。

    事实证明,老和尚了然的反应淡定了点,居然还信了包拯,这王相公是根本不信乌盆还能开口喊冤的。

    但是,他来大相国寺其实就是为了找包拯,盖因一段时间前官家做梦梦到一人面容,醒来后绘下,命人寻找。底下人寻访了许久,方才发现此人在大相国寺,于是有了王芑的大相国寺之行。

    王芑此行是为了帮官家找人,所以即便他不信,但是看包拯的确与龙图上的人一模一样,也只得将他带回相府,以待官家召见。

    王芑走了之后,云雁回也得到消息,一算正是了然说的三月之期。

    这下子云雁回炸了。

    靠,老和尚还真会算命。难怪以前非说他合了眼缘,非要收他做弟子,搞不好那时候就算到了,他到了大相国寺能给寺里增加收入。

    云雁回立刻杀到了然那里,逼他再给自己全家算一卦。

    了然无语良久,给云雁回卜了一卦,然后说道:“皆是有福之人,康顺安乐一生,只是雁哥儿你今年内好似有一劫啊!”

    云雁回没想到心血来潮算个卦也能被算出来有劫,立刻警惕地道:“什么劫?”

    “这个却不知道了,这一劫对你十分重要,但无性命之忧,只是对你的未来有很大影响。”因为没有性命之忧,所以了然看上去也不是很担心。

    “这样啊……”云雁回想了想,觉得说不定是桃花劫,那可不是对未来有很大影响么,别说,他还真挺招小娘子们喜欢的,“那我就随遇而安吧。”

    了然却是踟蹰了片刻,说道:“这样,过几日我们摆个礼,你正式拜到我门下,做我俗门弟子。”

    云雁回讶然,立刻明白了然此举可能就是因为他那个什么劫,了然现在不是普通和尚,两人若正式过了明路,做了师徒,想来对云雁回有一定庇护之用。

    这些年多亏了了然关照,既然他提出来这个要求,还是为了自己好,云雁回当然不会拒绝,当即便答应了,只是有些纠结,“我们家小宝也是您的弟子,还比我先入门,我若是过几日拜师,岂不是还成了小宝的师弟?总觉得有些不妥呢。”

    了然方才一心是云雁回的事,听他说来才想到这一点,也觉好笑,“不错,只是这也无法,入门有先后,你只能叫小宝师兄了。”

    “唉……”云雁回想了一下他们家的辈分,都不由得叹气。

    想想看吧,双宜比他大,但是他管双宜叫妹,双宜也时常哥哥弟弟的混叫。小宝比他小,该是喊他哥的,但是现在他得叫小宝师兄。这还不算上那个常常没大没小乱叫的郑凌……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

    过了三日,开封府便传来消息,包拯被王芑带去见了官家,不知如何奏对,竟取得了官家的信任,功名被恢复,还平步青云,升为开封府少尹,封阴阳学士。

    开封府少尹是个很不得了的位置了,明面上好像只是二把手,上面还有个开封府尹。但是,实际上开封府尹的担任者都是皇族,比如先皇真宗即位前就曾做过开封府尹。

    也正因为皇帝做过这个官,于是后来都不常设开封府尹的,开封府实际上的一把手,是少尹或者临时委派的官员,也就是“权知开封府事”。

    知为管理之意,权是权且,暂时,暂时管理开封府的事务。像欧阳修、范仲淹他们做开封府的老大时,都是权知开封府事。这么一个相当于首都市长的重要位置,坐上去其实就说明官家要重用了。

    包拯能够获得官家信任,一下子从一个小小的县长飞升到这个位置,年纪还如此轻,这是何等的不合理,金手指是如何的粗大?

    反正云雁回是很感动这种不合理的……

    包拯入主开封府后,还来大相国寺拜会了然了,再次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态度非但没有因为做了官而改变,反而更加亲热了,还特意感谢过当初了然、云雁回等人一再激励他,雪中送炭,铭感于心。

    做了现管的现官的朋友,不说包大大会徇私枉法,但是大相国寺日后与开封府进行各种事宜,肯定都能够轻松不少。

    云雁回还去打听了一下,发现人民果然是八卦的,没过多久,乌盆案都传到市井之中了,张山人那边还有弟子特意取材说这段案子来着。

    包拯这颇为拉风的“阴阳学士”之号也被说成了是因为官家知道他能通阴阳,善于审鬼,才特例赐了这两个字。

    一时之间,包拯也是成了东京□□人,获得了比历任开封府最高领导都要高的关注度。

    ……

    不知不觉,今年的大相国寺国际美食节又要开始筹办了。

    经过今年的发展,大相国寺国际美食节已经成为了东京的标志之一,规模也是越来越大了。到了这一届,云雁回更是需要张贴告示,聘请临时工了。

    以前用自己寺里的僧人就够,但是规模一大,在某些技术性强的方面就不够了,毕竟寺里还有那么多产业需要维持运转,所以要临时聘请一些账房、文书之类的工作一段时间。

    初试是由节会办的其他同事来进行筛选,由各行会、中介推荐。到了复试,云雁回与几位核心成员一同考校,都是重要的职位,不得不慎而重之。

    此前,云雁回已经正式拜师了然门下,成了俗门弟子,现在和大家互称师兄弟是完全没毛病了。

    有师侄来通知云雁回去出席复试,他本是在看这届美食节的食单,一听,连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去了做面试场所的禅院。

    云雁回和其他四位师兄坐在一排喝茶,面试者还没进来,一位师兄说道:“我方才在外面和那些考试的聊了一下,倒是有一个极为不错的,是个书生,虽然屡次落第,但我与他聊来,觉得还是很有些本事,只是时运不济。”

    “叫什么,若是不太差,待会儿随便聊一下,人品不错就录用了吧。”云雁回说着,喝了口茶。

    那师兄说道:“那极好,我已问过,此人复姓公孙名策。”

    “噗!!”云雁回一口茶喷得那师兄满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