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56章 到开封府混个临时工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雁回翻着肚皮,四肢大开躺在凉台上。

    失业的第十四天,好无聊,好寂寞!

    云雁回不喜欢放假,喜欢工作,因为工作时偶尔偷懒会特别快乐,但是长时间的放假则让他浑身不得劲儿。

    做了那么多年“童工”,突然闲下来,云雁回觉得自己很忧伤。

    他倒着把手伸出凉台,贝贝就顶上来,拿脑袋在他手心蹭。

    摸了一会儿,赵允初和郑凌一起出现了。

    赵允初爬上凉台,看到云雁回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扑了上去。

    幸好云雁回机警,一个翻身,赵允初就趴在了凉台上。

    “哇,你干什么?你知道你不轻吗?”

    这样扑过来是想压死谁呢?

    赵允初啃了一嘴竹板,委委屈屈地坐起来,“我想抱抱雁哥儿,安慰一下你。”

    “……谢谢,不用安慰。”云雁回往后靠着墙,手比了个叉,“也没出啥事儿。”

    “可是这么多天,眼看你精神越来越差了啊。”郑凌也跨上来坐下,他们俩最近来得挺勤的,今天还撞上了。

    之前云雁回出事的时候,事前事后谁也没想着给赵允初送消息,所以他挺晚才知道,差点气哭了。

    而郑凌呢,他还是在家里知道的这件事,了然派人去请郑苠,他就差在地上打滚让阿翁过去了。据说他家当时也争论不休了一个晚上,最后才决定由郑苠出面撑一下云雁回。

    但是郑凌当日没被允许一起过去,他要是去了,说不定能当场和周惠林打起来……

    “不是精神差,就是闲得慌。”云雁回说了一下,“我也没有脆弱到那个地步,只不过是失业而已哈。”

    “雁哥儿,我知道你心里苦,你只是不肯说出来……”赵允初说着,又想往云雁回身上抱。

    云雁回就地一滚,滚开了,用脚踩住赵允初的大腿,“你够了。”

    郑凌说:“我们雁哥儿这样的才能,去哪里都够了!汴京那么多地方,不是任你选吗?”

    “也确实有来请的,但是一则没有特别合心意的,二则凡是汴京城里,不用仰仗禁军照顾生意的有多少?”云雁回也有点郁闷,他是不想和禁军打交道了。

    赵允初往前,抱住云雁回的小腿,枕在他膝盖上,发现这回雁哥儿没躲了,便沾沾自喜,“我家呀,我家不怕的,雁哥儿,你来给我家的铺子好了。”

    “你要这样说,那我家的铺子也不怕啊。”郑凌不甘示弱地说。

    云雁回看看膝盖上赵允初的脑袋,伸手拍了拍他白嫩嫩的脸蛋,“你们家倒是啥也不怕,但是限制也多啊。”

    ……

    正当云雁回和自己的小伙伴们探讨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之时,公孙策和了然也正在探讨此事。

    美食节已经结束了,公孙策的临时工生涯也到期,按理说此时他也该离开大相国寺。

    了然拿了一封信出来,说道:“公孙先生,这是一封举荐信,你可拿着这个,去往开封府衙找开封府少尹包文正。”

    公孙策又惊又喜,连忙拜谢过了,“承蒙方丈数月的照顾,实在无以为报。”

    “其实先生第一日来寺里时,我同雁哥儿就在说了,待你这边事情结束,就将你荐去开封府。”了然呵呵笑道,“以先生之大才,定能在开封府有一席之地。”

    公孙策看了看自己的举荐信,心思一动,思量再三,说道:“此前雁哥儿一直在说没有合适的地方,还怕连累那些商铺。今日方丈给的这信,却是让在下忽然有个想法——不若,让雁哥儿和在下一起去开封府衙?”

    “咦?”了然先是一惊,随即也在心里过了一遍。

    开封府其实和大相国寺有一点类似,事情多而杂,当然了,开封府肯定是更多更杂,毕竟管理的地盘是大相国寺的很多倍,但是本质上是相似的。

    作为一个要维系整个汴京治安的机构,又是同属政府机关,以老大包拯之强硬,开封府哪能被禁军欺到头上。

    而包拯恰恰还数次表达过对云雁回的欣赏,这么想来,开封府还真是十分适合云雁回待。

    “如此,还真是妥帖……”了然喃喃道,“那我便去叫雁哥儿过来,问问他的意见。若是他同意了,我便一道开具书信,叫他与你同去。”

    “甚好,甚好。”公孙策抚掌而笑。

    ·

    云雁回被叫到了然那里的时候,还有些茫然,不知道叫自己来做什么。

    “徒儿,”了然虽明面上把云雁回逐出师门了,但是私下仍不舍改口,如此称呼,“公孙先生在此间期满,我打算举荐他去开封府衙,你可愿一同前往?”

    云雁回也是一惊,开封府?他还真没想过去这里,包拯不是走到哪哪死人吗,他还真怕在开封府会不会被克死。

    “这……开封府都是刑狱之事,我也不通,叫我去不太好吧。”云雁回支支吾吾说道。

    了然原以为十拿九稳,却没想到云雁回竟有推拒之意,一听他的理由,便劝道:“刑狱只是一部分罢了,你做你擅长的不就行了?包文正常与我褒奖你,你若是能去,也能为开封百姓做些事情。”

    了然说的也是,开封府非但要管理治安,审断案件,还得管赈灾、交通、收税、平定物价、环保、教育等等事宜,甚至连宗教也归他们管,范围何其之大。

    只不过有包拯在,云雁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断案了。

    这么一想,那开封府其实也算一个好选择,只要跟刑狱不沾边,帮包大大管管后勤也行啊,还挺有挑战性的。

    云雁回便点了点头,“那好吧。”

    了然满意地道:“你回去且与家中交代一下,你家原是住在开封府旁的,兴许你娘会搬回去?”

    云雁回到家中,和郑苹说了一下此事,郑苹果然有搬回去的想法。

    当年她本来就是因为郑家才避入大相国寺做工为生,现在且不说郑家什么态度,家中早已没了经济负担,所以搬回去其实也是一个好选择。

    “只是老房屋子太小,也旧了,若是搬回去,还得提前与房客退租,再修葺扩建一下,否则一大家子也不够住。再有就是贝贝,是仍养在这里好,还是带去,使人每日送竹、笋呢?”郑苹越说越觉得问题很多。

    “这个不急,我现还没去,阿娘慢慢看就是,反正这一时也无法完成,大不了我先在府衙里住一年半载。”云雁回看他娘真有搬回去的意思,便叫她不用急。

    郑苹点了点头,“说得也是。”

    ·

    包拯正在书房看状词,忽有包兴来报,了然方丈的俗门弟子云雁回带着一儒生来求见。包拯一听是熟人,忙叫包兴将人带进来。

    片刻,包兴带着云雁回并一名儒生进来。

    包拯一看,那儒生穿戴好生熟悉,细细一想,这不是他换在寺里的衣服么,想来是方丈与他穿的。

    云雁回见到包拯,有些讪讪的,把了然的书信递给了包拯。

    包拯拆开一看,了然在信中举荐了这儒生,说他是人品学问都极好,再有就是他那弟子,已卸了在大相国寺的差事,也期望给个工作。

    包拯讶异,“雁哥儿怎卸了差事?”

    云雁回只得将来龙去脉给包拯说了一遍,包拯听完叹道:“原是为了平息禁军衙内的怒火,倒是叫我捡了便宜。”

    他又与儒生交谈,知其复姓公孙名策,果如了然信上所说一般,才学渊博。

    得了两名人才,包拯大喜过望,忙吩咐下去,中午和公孙策、云雁回一起吃饭。

    因与云雁回在大相国寺已算熟悉,包拯也不客气,问云雁回有没有想法,希望到哪个部门。

    云雁回来之前也把开封府打听过了一遍,大体上开封府衙是有三院,左、右军巡院是负责刑狱的,司录司又叫府院,负责行政方面,下辖功曹、仓曹、户曹、兵曹、法曹、士曹这六曹,六曹各有职能,繁忙程度也各不相同。另外则有一些其他的下属官员,各有负责。

    而云雁回未着眼主流部门,他弱弱的,却语出惊人:“这开封府内……不是有个天庆观吗?”

    天庆观,顾名思义,是一个道观。从它建造在开封府内就能知道了,这不是一个普通道观。真宗皇帝信奉道教,命各州府建立天庆观。而开封一府,则干脆把开封府建在了府衙当中。

    非但如此,因为开封府还负责管理全国佛教、道教事宜,他们干脆把这宗教管理的办公地点也搬到了天庆观里……

    所以,天庆观非但是一个道观,还是一个办公场所。

    云雁回他,并不是自请做道士,而是想进全国宗教管理协会啊!

    连公孙策都震惊于云雁回的无耻了,尼玛,人家害你自逐大相国寺,你特么直接跑到天庆观去打工,你这是不打脸不舒服吗?

    包拯的脸有点僵,“咳咳,雁哥儿似乎更擅长其他……放在天庆观,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了。”

    云雁回心中暗笑,说道:“其实我能够帮上忙的地方挺杂的,六曹职能分得颇细,我去哪都觉得遗憾,您不如将我放置在天庆观,哪怕只是月钱从天庆观走。至于日常,我希望能够按照以往在大相国寺的方式。但凡有什么方案,您从各曹调人组建工作组,自己做个组长,再把我也调进去负责‘传话’,我可向您直接汇报。如此即便我没有官职,也能狐假虎威了。”

    包拯颇为心动,大宋冗官冗员严重,导致在处理事务时可能遇到重重麻烦,即便他也无法改变这个现状。而云雁回的思路是凌驾于这个机制之上,以达到目的。大相国寺那一套搬到开封府来,能管用吗?云雁回,能够驾驭得住吗?

    包拯非常期待这一点,所以面对云雁回小小的私心,他想了一会儿,同意了。

    “好,那我就把你放到天庆观去!”包拯炯炯有神地看着云雁回,“但是,你可得保证,让我看到一个焕然一新的府衙!”

    云雁回施施然一礼,“不瞒您说,一进来我就觉得有几件事一定得做了……做了以后,也必然会让府衙焕然一新。”

    包拯精神一振:“你且一一说来!要什么人财,我这里好吩咐。”

    “不急,咱们一件一件来,”云雁回竖起手指,“首先,请您拨给我三贯钱。”

    三贯钱?三贯钱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