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天下无双 > 第二章 惊变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我咽了口唾沫没有接着说下去,这女式制服的领口很低,一抹动人心魄的雪白横陈眼前,深深的沟壑更是让人迷失,如此诱人的情景,看得人脑袋都热了。

    在老大的领口旁,别着一个精致的工作牌,显然她是上班时间跑过来的,工作牌上大大的ggs公司名,下面则是老大的名字何艺更让人惊愕的是,在名字后面的职位居然是:亚洲区域副总裁

    老大,你叫何艺啊我问。

    嗯,名字不赖吧她轻笑,同时动了车子:陆尘,以后有什么打算或者说,有什么梦想没有

    梦想

    我略一思索,笑道:我的梦想就是,从明天起隐居山林,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蔬菜,要盖一座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去

    何艺扑哧一笑:你这没前途的家伙,还是让老大我来当你的指路明灯吧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我坐在副驾驶上,有些忐忑。

    何艺神秘兮兮的一笑,秀眉微微轻扬:一个实现梦想的地方,我们古剑魂梦行会要建高层工作室了,工作室的主力成员都应该会入驻,你是我想到的第一人选。

    工作室吗

    我有些迷茫,很久以来都是孤身一个人,现在居然要进入游戏工作室

    老大,我想一个人沉默许久,我说了一句话:其实古剑魂梦有没有我,都一样的

    何艺美目一横,气势顿生,嗔道:少废话,让你来就来

    我只能噤声,追随何艺的两年里,她的魄力是人所共知的,何艺决定的事情,我们这群人只能服从。

    我没有再说话,何艺则专心开车,只是时不时偷偷看我一眼,嘴角泛着笑意。

    何艺递给我一张卡,那是我半年来的部分收入,车子飞快的出了市区,路上的车辆越稀少。

    我并不知道,在这个平静的上午,我的一生将就此改变。在这之前,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就这么走上另一条路。

    嘎

    一阵尖利的刹车声在公路上响起,鲜血横流,一个女人躺在了马路上,身下满是鲜血,出车祸了

    咦

    何艺皱了皱眉,车子骤然降。

    求求你,救救我的老婆,她被人撞了,求求你一个大约5o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扑上来哭泣道:求求你带她去医院。

    哦

    何艺不假思索的停了车,说:陆尘,先救人

    嗯。

    我刚要下车,目光一瞥,却现一辆黑色汽车从小路上疾驰而来,撞断了护栏直冲了过来

    不妙,这是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电光火石间汽车撞了上来,我反应不及,只得用身体挡在何艺前面,何艺漂亮的脸蛋飞起惊色:不要

    嘭

    伴随着巨响声,何艺的黑色跑车被撞得滑行出了公路,而我则是脑袋一片空白,巨大的冲击力下,何艺倒在了驾驶座上,白皙的额头上出现一丝血痕。

    我拼命的晃了晃脑袋,浓烟中,两个满脸横肉的人冲了过来,口中骂骂咧咧道:看看那女的死了没有

    果然是蓄意杀人

    我急忙动了动,手脚并未受伤,只是后背上有些疼痛。

    扶着何艺出了车子,她已经昏迷了过去。

    妈的,还有一个小子,快点上

    那两人冲了过来,手里各拿着一根铁棍,不由分说的打了上来。

    噗

    铁棍重重的打在我的肩膀上,钻心疼痛传来。

    我也管不了那么许多,这里几乎是无人区,很少有车辆通过,我和何艺落入了别人精心策划的谋杀中。

    飞起一脚,踹在其中一个大汉的小腹上,他立刻痛得捂着肚子蹲下去。

    我急忙将何艺护在胸前,飞快往公路上跑去,只能希望有人经过了。

    肩膀上再次传来沉闷的疼痛,一丝丝鲜血透过白色衬衫出现在我的胸前,何艺昏迷不醒,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那么凄美。

    这一次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再让她受伤,哪怕拼掉性命在这刻,我一次一次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跌跌爬爬的来到了公路上,苍天有眼,一辆私家车疾驰而来。

    我急忙挡在路中心,后面两个打手挥舞铁棍再次冲来。

    打开车门

    我大声道,可开车的中年男子显然不想招惹是非,畏畏缩缩的不敢开门。

    你tmd的给我开门我重重一拳打在车门上,玻璃裂开,他只好飞快的开门。

    顺手的把何艺推进车里,我大喊道:快点,送她去医院

    中年男子只得点头,眼中却飞起惊恐,两个大汉已经追了上来。

    我已经是走不掉了,回转身护着车子开走。

    妈的,这小子竟敢坏事,宰了他

    大汉脸上满是刀疤,狞笑着扑了过来。

    我没有太多挣扎,之前的伤已经太重了,浑身乏力,缓缓的跪倒在地上。

    嘭

    脑后受到一次重击,火辣辣的感觉传来,天旋地转,整个人重重的趴倒在了公路之上。

    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

    我死了吗

    一句一句的问着自己,却无人回答。

    我跪在黑暗中,忽然悲伤绝望,妈妈临终前的话语仿佛就在耳边:陆尘,好好照顾自己

    妈妈,对不起,我没有做到。

    妈妈,我好怕

    不断的哭泣着,却张不了口,不出任何声音,整个人被无边的恐惧与绝望笼罩。

    忽地,耳边传来声音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谁,怎么办

    怎么办埋了,妈的,都是这小子多事,他是自己找死

    不久之后,我感觉到身体越陷越深,意识终于完全消失。

    深夜,宁静的山野荒村,一片新土出现在田地里。

    噗嗤

    忽然一声轻响,一条手臂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