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小菱奇遇记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由人控制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由人控制

    墨言见状,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

    他看向云楚赶紧道:“这两日不敢打搅公子,疏忽了。”

    墨言心中思量等会儿就得让人送新的盆花过来,以便更换。

    他视线一转,伸手从袖中拿出之前收到的一封信,缓缓递到了云楚的手边。

    “公子,这是暗卫传来的。”

    云楚展开信封,很快就看完了。

    稍后,他眼波流转,看向墨言道:“有件事要你去做”

    听言,墨言顿时精神一振,带着期待的眼神望向他。

    我跟阿荣说了片刻的话,带着他走到院中的偏屋。

    看见屋子角落里放着的小炉子,他视线停了停。

    我指了指那个炉子,看向他道:“你肯定想到了,我就是打算在这里熬药,到时候你得帮我看着一点。”

    我想了想,望着阿荣又道:“到时候一旦开工了,我想万师傅估计是脱不开身的。”

    “你也听到给咱么带路的人说过的话了,一定要赶着在陛下出发前将两辆车子修整好的。”

    要不是着急找人做事,就用不着从军中调拨人手,还特意去信给韩将军了。

    “咱们最多是在万师傅的身边帮忙打打杂,很多事情都只能看着他做,未必能学会。”

    我觉得万师傅的脾气,说不准也是个亲力亲为的,他给我的感觉是这样。

    我又不懂行,要不是为了掩饰身份,我不觉得跟来能帮上大忙。

    阿荣听言后看着我摇头道:“小林,我在村子里帮工匠师傅做过事的,肯定比你擅长。”

    闻言,我顿时一愣,接着打量了他一遍道:“阿荣,照这么说,你跟万师傅一样的你学了多少?”

    他看我讶异的神色,忍不住笑道:“哪有那么夸张,我也就会点皮毛,不过能帮点忙我还是挺高兴的。”

    “说到熬药的事情,小林你不用担心,这药都是给万师傅的,他岂有不上心的道理呢?”

    阿荣看着我道:“又不是咱们要刻意瞒着他。”

    嗯,他说得也有道理。

    我心道那就等万师傅回来再跟他说说好了。

    我相信三个人住在这个院子里,总能将事情办妥的。

    最有利的一点,是我们这里没有其他人来,都说清楚了闲杂人等是不会来打搅我们的。

    为了修整马车的事情,小院仅有工匠师傅跟帮忙的人住着。

    我相信为了不影响万师傅做事,宅院那些管事的女官她们都未必会常来。

    依照我的猜测,每天最多来一两趟看看也就罢了。

    思量停当,我望着阿荣问:“北地镇也不大啊,万师傅需要那么长时间买东西,到现在都没回来!”

    眼看着天也黑了,实在让人有点意外,比我预想中回来得晚多了。

    “该不会是碰见给咱们带路的那个人差不多的情形,对方会为难万师傅吧?”

    阿荣听完后,看向我摇头道:“不会,万师傅只要对上宅院里的人,他会谨慎的,你都相信他,他怎么会应付不来那几个人呢!”

    我看了阿荣一眼,他对我看人的眼光倒是很有信心的嘛!

    说话间,阿荣又靠近一步问:“小林,你从军该不会是跟南华镇一带的失踪案子有关吧?”

    我后背一凛,看向他狐疑地问:“你什么意思?你从哪里听来的?”

    的确,我跟傲娇少年赶路的时候,在深山中曾经亲眼目睹交易。

    我知道西兰军中的一批人是被异族人给带走了。

    我猜测后续一定会在军中引起风波,依照女帝的个性,也是要彻查的。

    但是这种事情,要说是顾绮梅问还比较能理解,但是阿荣是在北地一线的士兵,他问出这句话,未免有点不妥当。

    刹那间我心中转过了好几个念头。

    要是连消息都控制不住的话,是不是证明西兰王师也有很多的漏洞呢!

    在我看来,这种事情暗中调查可是比传播开要合适得多了,除非是不由人控制,没拦住。

    我望着阿荣问:“你们在一线驻地,消息都能那么快,是什么人传开的呢?”

    顿了顿,我又问:“失踪案子的消息连你们都知道了,难道顾将军还没点措施的?”

    我确实觉得很奇怪,一下子想不通。

    阿荣看向我道:“小林,这场仗未必人人想打的,只是出于无奈,你去王师当军医都不太乐意,何况底下冲在一线的小兵!”

    我心中暗道我的情况不一样,我又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小林,北地的战事跟我有很大关联么?

    阿荣看着我低声道:“再说王师人那么多有个风吹草动传出来不奇怪的。”

    “先前顾大人问我话的时候,”他顿住,用力地咬了咬牙,对着我低声说道,“小林,我话没敢直说,可是我心里有点猜测。”

    我听言盯着他问:“阿荣你想说什么?”

    他跟我对上了视线道:“只是猜测而已。”

    他走近一步:“我想要是南华镇那边失踪的案子是真的,说不准营地夜袭也是同一拨人做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愣怔了一下,稍后问道:“你真这么想?”

    “小林,这么想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啊。”

    他语气带了几分感慨,朝着外头张望了一眼又收回视线。

    我思量着,抿了抿唇接话道:“有点道理。”

    “不过我要是那个暗中下手的人,为什么只挑选了两处地方下手呢?”

    跟王师大军跟北地一线驻军比起来,这两次偷袭或者说是阴谋,都显得有点不够看。

    就如同大湖里扔下一块小石子,激起了一些水花,但是很快就会平静下来的。

    既然暗中潜伏的势力要下手,为什么不弄得动静更大一些呢?

    当然了,我这番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不过阿荣既然有猜测,他肯定听明白了我没说出口的话。

    眼下不是站在我们的立场假设,而是站在西兰王师敌方的立场问话的。

    “也许是人手不够,也许是军中下手还是不太容易,”他模棱两可地道,“小林,其实我还有个猜测,你想不想听?”

    说到这里,阿荣左右看了看,接着靠近我低声道:“你可不能说出去,我没敢跟任何人提起过。”

    “你说啊,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放心,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伸手握了一下拳,跟他保证道:“反正不会的。”

    “小林,我猜测下手的人在西兰军中一定有内应啊,你要晓得军中找机会没那么容易的。”

    他语气一转道:“可是这种话不能随便乱说,再说也没有直接怀疑的人啊!”

    “阿荣,你说的都挺有道理的,那你见过陛下还有顾大人,你两边被问话的时候都没说那么多?”

    阿荣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道:“小林,我哪里敢说出来,我都是他们问一句我就答一句,不敢牵连别的事情。”

    我低头思量,觉得这个家伙的脑子还挺好用的,换成我是他,估计也不敢说那么多。

    尤其是军中有内应这样的话,说出来风险太大了。

    我思绪飘远,回想起深山中交易的场景,有些走神。

    阿荣喊了我一声,我才随口接话道:“是得小心些,不该说的别提起。”

    通过了断崖处,天放收拢手中的绳索。

    跟在他身后的护卫忍不住凑上前仔细看了看。

    接着,护卫抬起头望着天放道:“主上,看样子这东西很好用啊!”

    他有些眼红道:“下回等咱们出去了,能不能依照这个样子锻造几个,也好发给底下的弟兄们用啊!”

    他说话间笑嘻嘻的,但是刚才的眼神可是一直都盯着天放手里的东西的。

    同伴见状赶紧上前拍了一下护卫的肩膀。

    随后又将他的胳膊扯了扯道:“你没看出来那爪子用的材料不好找么?”

    说话的时候,天放已经将东西收纳进了随身携带的包袱中。

    他听见了那句话,语气从容地道:“不止,上头连接的绳子材料更难寻,整个西兰怕是都找不到。”

    护卫听完后,露出遗憾的神色。

    他想了想,接着眼神一闪道:“那我就去寻替代的材料,虽没有主上带着的好使,兴许也不会太差。”

    “我觉得在山中行走,很用得上。”

    天放听后,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喜欢,等回去之后去找找也无妨,若真的能找到,我不介意你给大伙儿添置。”

    护卫露出欢欣的神色,接着望向同伴道:“试试总是可行的。”

    能顺利通过断崖,三人也算是松了口气。

    继续行走通道间,回望来时路,断崖一侧他们经过的通道此刻看上去就是一片黑影。

    这一次随着前行的脚步,慢慢感觉到周边的温度似乎比之前冷了不少。

    护卫走了一段路,皱眉停下来道:“难不成眼下离开山中热源了?”

    先前他们靠温泉比较近,不管是在林中行走还是进了通道,一直都没感觉到温度低。

    倒是那种潮湿的感受让人有些不舒服,护卫还开口抱怨过。

    这会儿离开断崖,慢慢往前进,温度上的差异虽然不太明显,但是于练武的人而言,相对敏锐些,自然能感受得到。

    他们到山中来,穿的衣裳早有防备,一点温度变化其实是无所谓的。

    不过既然是在陌生环境内行走,对于周遭情况的变化,总要有足够的敏锐度的。

    天放看了护卫一眼,语气不太确定地道:“可能这附近没有温泉,兴许往前走,又不一样。”

    说话间天放伸手抚上了洞壁,也感觉到触手间没那么潮湿了。

    他是知道这山里的土层特点的,之前几次停下来看过。

    这会儿有了变化,虽然天放没有直接将话挑明,心中也悄悄生出一丝警惕来。

    少年行走的步伐极快,身后两名护卫紧跟着。

    行走在迂回的通道内,少年的视线一直都在望着黑暗中的前方。

    他笃定那一批先他们一步进来的人肯定是沿着眼下的路线前行的。

    因为少年在行走途中数次看到他们行走过留下的痕迹,甚至还有停留休憩的地方。

    自从到了通道内,不像在瀑布前穿行山林中,已经没有做印记的必要了。

    直到目前为止,通道内未曾出现过岔路,始终沿着一个方向前行。

    少年心头隐约有预感,他们在通道内一定会碰见那一批人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护卫跟在少年的后头,偶然间转过头跟身后的另一名同伴对视。

    自家小主人沉默不语,行走的速度也没有慢下来过,甚至连察觉到那批人留下印记的位置,都不曾停留休息。

    看样子,像之前说的一样,自家少爷这是打算追赶上对方的脚步,并且想好了要抓活口问话了!

    看完熬药的地方,我跟随阿荣走到小院临时充当库房的那间偏屋内。

    我瞧见屋内的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堆工具。

    以我的眼光去看,自然是看不出到底整修马车缺少了什么的。

    万师傅跟我不一样,大冷天的,他还得忍受宅院里态度不好的侍从当面冷言冷语的,就为了能出门一趟采买。

    我心想应该是一定要用的东西,不可缺少的吧!

    阿荣这会儿跟我商议好了熬药看守的事情,到了库房很有兴致地察看起来。

    我瞧见他将工具一样样摆放到桌上,分门别类的。

    我在一旁始终看着,自觉帮不上什么忙。

    正在这时,小院外头忽然再次传来了脚步声,我下意识地想到一定是万师傅回来了。

    话说眼下都是镇上店铺打烊的时辰,他再不回来我都怀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呢!

    稍后,阿荣转过头疑惑地望着我问:“小林,外头是风声还是脚步声啊?”

    他的听力没有我好,没那么快分辨出来,我看向他道:“我去院门口看看,你待在这里好了。”

    我穿过院子走到了东边的门口,推门朝着外头小路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