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魔兽要塞 > 第17章 穿越者总得和大人物沾亲带故……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精灵女法师手上光芒闪烁,浓郁的奥术能量和五彩斑斓的地火水风各大元素,在房间里汇聚,然后凝聚在一根精致的符文魔棒上面。

    精灵女法师挥舞魔棒,在骑士铠甲上绘制详尽的图案。图案绘制完成后,精灵女法师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水晶瓶,打开瓶盖,一小撮淡绿色的奇异之尘,好像被某种力量指引一样,均匀的附着在图案的线条之上。

    铠甲发出淡绿色的光芒。很快,光芒慢慢变得暗淡,图案慢慢消失不见,这件价值不菲的骑士铠甲,变成了一件更珍贵的附魔装备。

    “精良装备,永久性初级附魔。”

    肖恩眉头一扬。

    蓝色精良装备,代表了这件骑士铠甲的品质非同一般。附魔分为临时性和永久性,临时性一般不需要施法材料,附魔效果只能保持一段时间。而永久性附魔需要珍贵的附魔材料,附魔效果能够保持很长时间,理论上甚至永久。

    至于初级附魔,在品质上等同于绿色优秀装备,配不上这件骑士铠甲的身价。如果在达拉然,这是一种非常浪费的行为。但是……

    这里是激流堡,2800年前的激流堡。

    法师的数量还没有像后世那样多,数量极少的精灵法师,也没有太多储备的施法材料。现在精灵女法师能够使用的施法材料,还都是临时制作的,材料有限。

    甚至只有中级以上的军官和骑士,才能得到永久性附魔的待遇。至于那些低级军官,就只能够得到临时性附魔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法师不给力,而是没有米。

    精灵女法师察觉到肖恩和梅里的到来,示意一旁的骑士收起附魔铠甲,这才转过头来,眉宇中难掩疲惫,露出一丝微笑:“肖恩,你们来了?书都看完了?”

    对于肖恩和梅里的速度,精灵女法师还是比较满意的。哪怕是她刚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速度也没有这么快。果然,伟大的奎尔萨拉斯之王说得没错,人类虽然没有恒久的寿命,却拥有异乎寻常的学习能力。

    “看完了。”肖恩点头,然后伸出左手,微弱的水元素在掌心汇聚。

    精灵女法师的眼睛瞬间瞪得很大,整个人陷入了三秒的呆滞,然后忽然惊叫起来:“什么!你都能召唤水元素了!”

    精灵女法师的惊叫,惊动了其他4位法师。其中一位男法师正在给一把骑士长剑附魔,结果听到这句话,手一抖,符文魔棒操作失误,附魔一塌糊涂,引来了长剑主人的大吼。

    然而男法师根本不理会那位地位不低的皇家骑士,匆匆的来到肖恩面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肖恩张欣的水元素,摇头低声自我否定:“不可能,这不可能!艾露恩在上,这根本不可能!人类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魔法天赋,这根本不可能!”

    精灵女法师也不可置信的摇头道:“如果你是一个成年的高等精灵,精神强大,那还可以理解,毕竟强大的精神力量,对于学习奥术魔法很有帮助。但是你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半精灵……这怎么可能!”

    然而事实就摆在面前。

    肖恩才不会说,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自己,虽然肉体只有不到十五岁的寿命,但是灵魂却至少等于两个人之和,一个是这个世界十五岁的肖恩,一个是地球上二十多岁的肖恩。

    两个灵魂的融合,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肖恩强大的灵魂,直接导致了他高达18点的精神。如此强大的精神,几乎已经赶上一名中阶法师了。能够召唤水元素,也不是不能理解。

    好一会儿,精灵女法师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吩咐其他几位法师继续附魔,便带着肖恩和梅里,来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示意肖恩和梅里坐下,精灵女法师这才轻声道:“这些天,我查了一些书籍,从古老的典籍中,查到了你的姓氏。羽月,古老暗夜精灵贵族的姓氏,也就是所谓的‘上层精灵’。也许是这个姓氏的血脉,带给你无可比拟的魔法天赋,才能让你在短短的十天时间,就学会了召唤水元素。”

    顿了顿,精灵女法师感慨道:“真是令人羡慕的姓氏。不像我的姓氏,晨露,平民阶层的姓氏。”

    在最早期的时候,精灵族的姓氏,按照自然界从上而下的顺序,所处的位置越高,地位也就越高。

    社会最底层的,是姓氏中大多带着水、土、草、露之类的字眼,比如晨星,冬露,黑土。

    而风、树、山等,则代表着社会中层,比如怒风、语风、风行者、橡树、火山。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精灵女祭司泰兰德·语风,都是一万年前新生的贵族。

    云,雨,雪,鸦,鸟,鹰,这些则代表着较高的阶层,比如鸦影,迷雾。

    而社会的最高层,高高在上,包含星、月等字眼,比如星语、晨星、羽月、逐日者。

    羽月氏族,显然是精灵一族最高贵的姓氏之一。

    然而高等精灵毕竟已经脱离暗夜精灵八千年之久,对于古老的姓氏,已经逐渐淡忘。也许他们记忆最清晰的上层精灵姓氏,就只有那个属于奎尔萨拉斯之王的姓氏……逐日者。

    提起“羽月”,肖恩立刻想到了那个他猜测已久的名字:“羽月?珊蒂斯·羽月?”

    精灵女法师明显没想到,肖恩居然会提起这个名字,于是再度惊讶道:“你居然知道这个名字?我也是翻阅典籍才知道这个名字的。珊蒂斯·羽月,在古老的典籍中记载,她是羽月家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一位强大的光明游侠,也是上古之战后,羽月家族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幸存者?

    为数不多?

    肖恩明显愣了愣。

    对于魔兽世界的历史了解不多,而且真正的艾泽拉斯世界,和前世游戏中小说中的艾泽拉斯,似乎并不是非常一致。对于羽月家族,肖恩除了隐约记得珊蒂斯·羽月之外,再也没有更多的印象。

    如果珊蒂斯·羽月将军,就是羽月家族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那么肖恩和那位传奇哨兵将军之前,是不是还有什么亲密的联系?

    精灵女法师显然没有八卦的潜质,她只关心肖恩对于魔法的学习。

    她打断肖恩的思考,问道:“肖恩,咒法主要研究召唤系魔法,是法师们最先接触的魔法之一。我们召唤地火水风,让元素为我们服务。但是每一位法师,都有自己的倾向。每个人对于元素的亲和力也不同。比如我,就比较亲和水元素。只要少数的天才,才会对所有元素非常亲和。肖恩,你最先学会召唤水元素,那么证明,你对于水元素怒非常亲和,但是不知道,你对于其他元素的亲和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