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魔兽要塞 > 第61章 为什么是父亲而不是母亲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珊蒂斯·羽月脸色冰冷,看了眼前的半精灵一眼,然后又看向吉安娜,有些不悦的道:“吉安娜,你是在和我开玩笑?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家族早就已经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了?”

    吉安娜连忙道:“珊蒂斯,不是我开玩笑,而是你眼前的这个半精灵法师,确实自称为肖恩·羽月,自称是羽月家族的一员。也许你们羽月家族真的还有幸存者?”

    珊蒂斯摇头道:“如果还有幸存者,一万年了,为什么没有人来找过我?不可能还有幸存者的。”

    珊蒂斯·羽月的脸色有些黯淡。

    她回想起一万年前的画面,燃烧的烈焰毁灭了暗夜精灵都城,成千上万的暗夜精灵死在了邪能烈焰之中,一个个族人临死前的惨状,似乎还在眼前。那一幕幕的场景,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

    虽然她早已经习惯了,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记忆都变得有些淡薄,或者只是因为内心深处的不愿意想起,所以才下意识的淡忘。然而现在又听到有人提起羽月家族,珊蒂斯还是感觉到非常的落寞。

    羽月家族,昔日的暗夜精灵贵族,位于云端之上的领导者家族,就那样成为了历史的尘埃,过眼云烟。甚至就连自己的身上,除了流淌着的家族血脉之外,竟然只有唯一一件属于家族的东西,那就是从小佩戴的那一枚护符。

    那一枚代表着羽月族人身份的羽月护符。

    每一枚羽月护符,都是唯一的。

    那是用最好的角鹰兽羽翼,在永恒之井中浸泡了漫长的岁月,然后用浓郁的月光术洗礼,经过家族长者亲手施法,最终形成的羽月护符。

    在每一个羽月家族成员出生的时候,都会由新生儿的父母,亲手为他佩戴上。在佩戴的同时,还会浸染他的血液,和他的灵魂交融。从此之后,这枚护符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够使用。

    这枚护符是处于封印状态的,只具备最普通的守护功能。在新生儿遇到危险的时候,开启一个防御力极强的月光护罩,保护他的安全。

    只有等到家族的新成员成年的时候,才会由一位长者施法,为新成员的羽月护符启封。启封之后的羽月护符,才会真正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因为这枚羽月护符,可以随着佩戴者的实力增长,从而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直到发挥出护符全部的威力。

    每一枚护符,因为材质的不同,在永恒之井中浸泡的时间不同,所以全部的威力也不同,有高低上下之分。

    珊蒂斯·羽月本人,因为是羽月家族最核心的成员,所以她的羽月护符是最顶级的,现在已经能够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相当于一件传说装备。

    这也是珊蒂斯羽月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伸手摸了摸腰间某处,抬起手的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枚羽毛形状的护符,上面还有浓郁的月光和奥术能量波动。

    将护符展示给吉安娜和肖恩看,珊蒂斯·羽月的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然后一声叹息:“羽月护符,是羽月家族成员一生都不会丢下的重要物品,也是家族成员血脉相传的唯一凭证。年轻的半精灵法师,如果你真的拥有羽月家族的血脉,那么你就应该拥有这样一枚护符。然而你有么?”

    摇头一声叹息,珊蒂斯·羽月的兴致有些低落,就要将护符收起来,对着吉安娜说道:“吉安娜,我的心情不太好,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我这就让我的亲卫带你们去休息的地方。”

    吉安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

    虽然因为对于肖恩满口瞎话的不满,所以想要让肖恩出出丑。但是因此引起了好朋友对于不堪回首往事的追忆,因而导致了她的心情低落,那就不是吉安娜的本意了。

    朝着珊蒂斯·羽月道了声歉,吉安娜回头就瞪了肖恩一眼,却发现肖恩竟然直勾勾的盯着珊蒂斯·羽月正在收起来的护符,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枚非常相似的护符,然后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啥,很不巧的是,我好像也有一枚羽月护符,从小戴到大的。”

    话音刚落,珊蒂斯·羽月猛然回头,迅速来到肖恩的身前,然后一把从肖恩手中抢走护符,在手中摩挲了几下,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这,这怎么可能!这竟然真的是羽月护符?而且还是品质最高的羽月护符,和我的不相上下?不不,这枚护符里面蕴含的月光和奥术能量,甚至还远在我的护符之上?这么说的话,你真的是羽月家族的后代?我的族人?而且,而且你还是家族最核心的成员?不不,应该说你的父亲,是家族最核心的成员……”

    珊蒂斯·羽月,这位传奇哨兵将军,一万年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

    她一边摩挲手中的羽月护符,一边看向肖恩。

    那瘦弱的身体,那不怎么英俊的外貌,那不算优雅的挠头姿势,那不怎么虔诚的表情……为什么竟然看起来无比的顺眼?

    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珊蒂斯·羽月看着肖恩。

    她从手中的羽月护符上,感受到了肖恩的气息。她百分之一百可以确定,肖恩就是羽月家族的一员,而且肯定是自己的晚辈。

    只是他是谁的后人呢?

    一万年前的那场毁天灭地的战争,羽月家族除了自己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的族人活了下来?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难道有一位家族核心成员,因为那场上古战争,对于暗夜精灵心灰意冷,所以避世隐居?

    对了,肖恩的肤色并没有显露出暗夜精灵特有的紫罗兰色,反而显得有些白皙,他不像是暗夜精灵和人类结合的后代,反而像是跟随达斯雷玛·逐日者离开,因为远离永恒之井和习惯了白天活动,从而肤色开始变淡的,那群自称高等精灵的家伙,和人类结合的后代。

    是的,习惯了白天生活的精灵,时间长了,肤色就会慢慢变得白皙……

    所以肖恩的父亲,一定是一位已经习惯了白天活动的精灵,也就是高等精灵。不过不管是暗夜精灵还是高等精灵,都改变不了一点,那就是他始终是羽月家族的一员,是她珊蒂斯·羽月的族人。

    “肖恩,你的父亲是谁?他在哪里?他还好吗?他多大了?还有没有其他的族人和他生活在一起?我是说,除了你们和我之外,羽月家族还有其他的族人存在么?”

    珊蒂斯·羽月一脸的急切。

    肖恩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脑子有些短路,深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冷静下来,按照早已经想好的对策,回答道:“我从小就是孤儿,除了记得自己的姓名之外,其他什么都不记得……对了,为什么你那么肯定我的父亲是精灵,而不是我的母亲?”

    不管父母哪一方是精灵哪一方是人类,后代都是半精灵。

    珊蒂斯·羽月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掩嘴轻笑道:“肖恩……你可真傻。如果你的父亲不是精灵,不是羽月家族的一员,你还会姓羽月么?要知道,我们暗夜精灵和人类一样,都是随父亲姓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