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永恒仙尊 > 第444章 宁母亡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的娘啊,这是真的要灭世啊!”黑风吓得双眼瞪得老大,惊恐地望着空中的七夜、小倩以及宁采臣,颤声道:“慕爷主人,我们快跑,再等下去就完蛋了。”

    啪!

    回答他的不是逃跑之类的话,而是慕白的一脚。将其踢得倒飞出去,没好气的道:“你丫就知道逃跑,要是过些年我不在此间了,那时红叶和小倩遇到危机,你是不是也要逃跑?”

    “不!”黑风稳住倒飞的身躯,咻地一声来到慕白身侧,神念一动,将银月幡祭出,道:“慕爷放心,就算是黑风死,也誓要护全主母的安危。”

    “喔,是吗?”慕白轻喔一声,抬首望着小倩,道:“小倩难道此刻不是处在危难之中?”

    黑风一怔,随即将牙一咬,也不多言,身形一动腾空而起,催动着银月幡,便径直向小倩扑去。

    “蠢猪!”慕白大骂一声,抬腿又是一脚将前者踢飞出去。

    哎哟!

    黑风一边痛嚎,一边捂着屁股往回走,道:“慕爷主人,怎么回事?”

    慕白没有理会他,而是凝望着空中的小倩。

    凝望着,深情地凝望着。

    静立在那里,没有动,没有言语,就好似整个空间都宁静下来一般。

    燕红叶乖巧地抬起玉首,退至边缘。

    素天心一脸疑惑地望着慕白,不知道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她必定已经是乘鼎中期的强者,距离真正的飞升仙界之境,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此刻见到慕白的奇怪动作时,在瞬间疑惑之后,便不再去多想。她相信,既然后者选择在此时此刻如此做,就定然有其道理。

    转首凝望着宁采臣,她需要做的便是全力对付这个志世的一夕。只有将一夕灭掉,自己才有时间去理会成魔的干将!

    “小倩!”

    静静立着的慕白突然轻声开口,声音传出,与那日在幽僻竹林初遇时一模一样。

    两个字,一声呼唤,当传入小倩的耳中时,只见她娇躯微微一颤,被七夜拉着的手往回缩了缩,低首望着慕白,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

    “幽僻竹林初遇,你是小狐,我是小修士。救你之命,报我之恩,从此两不相忘,从此结下情缘。姥姥洞府,千年一诺,种下因果。是我欠了你的因果,还是你欠了我的因果?”

    “兰若寺重逢时,我一眼便认出了你,就算是你已经穿越了千年!而你,也感应到我身上的气息。一壶灵酒,是我们的信物。从此,携手天涯,共渡美好人生。”

    “可是如今,你为何会成为这般模样?会携手七夜魔君?是你忘记了曾经的美好,还是你已经不是小倩?”

    “小倩,幽冥幻境还在,幽僻竹林还在。我多希望我们能够回去,回到相逢的起点,去看看那片竹林,去看看那处的鸟语花香。”

    ……

    慕白立在那里,似乎独自喃喃自语,又似在回忆着过往。

    天空中,小倩眼中的迷茫越来越深,原本被七夜握着的纤纤玉手已经挣脱。

    身躯一动,踏空缓慢地向着慕白行去。

    天空中,那洒落下的天魔冲七煞气息虽然依旧不断的进入到她的体内,却只是汇聚在一起,并没有被其吸收掉。

    吼!

    七夜突然怒吼一声,双眼腥红一片,踏空而下,拦住小倩,道:“莫邪,今日我便要带你一起离开。这一天,我们已经等等了七生七世,你难道要被眼前的人迷惑吗?”

    小倩踏空前行的脚步停了下来,怔在空中,望了望慕白,眼中的迷茫渐渐被魔气替代。

    “小倩!”慕白轻唤一声,神念一动,从宝葫芦中取出一壶窖藏最久的灵酒来。

    酒壶一出,封印便被打开。

    灵酒倾酒而出,浓郁的芳香顿时弥漫在整个无泪之城。

    “好酒啊!慕爷主人居然还隐藏有如此好的灵酒!嘿嘿,待此事了了,我定要讨要几壶!”黑风闻着那浓郁的灵酒芳香,双眼冒着贼光,狠狠地搓着双手。

    此时此刻,就连正腾于空中,不断以神通之术攻击宁采臣身周血海的素天心都微微一怔,深吸一口气,随即回首望向那飘浮在小倩前方的灵酒。

    小倩闻着灵酒的芳香,彻底呆住,眼中的迷茫再次变得浓郁起来。

    七夜立在空中,同样被灵酒的芳香吸引,微微一怔,大手一挥便向那灵酒壶抓去。

    一怔,说起来也不过一瞬间,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如此短暂的时间,对于凡人来说,根本难以感应得到,可是对于修仙得来说,却可以做出许多许多的事情来。

    七夜的一怔,小倩却是已经饮下一口灵酒,当那熟悉的味道进入体内,她眼中的迷茫和挣扎瞬间变消失不见,变得一片清明。

    玉首微低,望着下方的慕白,娇躯一动,快速向慕白奔去,同时开口道:“慕哥哥,千年一诺,小倩不会忘记!”

    说话间,已经落在慕白的身侧。

    “动手!”

    就在小倩落到慕白身侧时,慕白突然大喊一声,随即神念一动,混沌魔枪瞬间而出,刺穿小倩头颅上方连续着天魔冲七煞的气息。

    同一时间,第二元神身形一动,立在小倩上方的空中,双臂疯狂舞动,直接以肉身之力击碎那道道落下的气息。

    无妄佛珠在那一瞬间飘飞而出,轻盈落下。

    佛珠颗颗,每一颗上都出现一个佛陀。或双手合十盘坐,或单掌而立……

    总之,无论那一个个佛陀是何模样,此刻俱是散发出无尽的佛光。

    佛光笼罩而下,将小倩包裹起来。

    顿时,天魔冲七煞落下的气息便被阻隔掉。

    吼!

    七夜怒吼着,踏空而下,双手一挥,一道剑气横扫而下。

    第二元神毫无惧意,双臂抬起,双掌逆拍向上。

    轰鸣在空中响起,只见第二元神跌落而下,那七夜的那道剑气此刻也已经破碎。

    “天道不公,何故又要来假意怜我世人。今日,我便要让这世间化着无暗炼狱,要让众生俱是显露本性!”

    七夜怒吼着,再抬起双臂,一剑劈出。

    咻!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光芒从无泪之城的天穹之巅出现。

    那光芒出现,好似穿透了天穹,又好似本就在此间。

    当光芒出现,慕白回首望去时,方才发现,素天心正以乘鼎中期的至强修为,将那处天穹分开。

    “我儿七夜,不可!”

    突破天穹的光芒落下,一道焦急的声音从中传出。

    瞬息间,那光芒便已经到达近前。

    砰!

    就在光芒到达近前时,七夜的一剑正好劈下,巨响传出时,那一剑劈中了光芒。

    鲜血横洒,魂气溃散。

    光芒不见,显露出一个老妪来。

    老妪身躯已经破碎,此刻正缓慢地跌落而下。

    “不!”七夜见到那老妪时,突然怒吼一声,眼中流下血泪,身形一动,来到老妪身前,将其抱起,缓慢地落在地面。

    “母亲,母亲!”

    七夜累轻唤着,眼中的血泪越来越多。

    到得此时,慕白已经看得清楚,那老妪不是她人,正是宁母。

    “我儿七夜,不可妄动魔念!此方天地生灵不易,你又何故要残害他们!”宁母躺在七夜的怀中,残破的身躯鲜血横流,元气已经破碎,气息虚弱之极,生机正急速溃散,眼见着就要身死道消。

    “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将我母亲召唤前来。我要杀了你,我要灭了这世间!”七夜赫然抬首,怒视着素天心,狰狞怒吼着。

    “不是我想召唤她来,而是无泪之城正巧飘过仙山,又恰巧被你们打开一道裂缝,我这才借这裂缝之势,将已经进入虚空裂缝的她召唤进来。”素天心立空中,虽然也不忍心看着宁母死掉,但是她同样也回天泛术。

    “我儿七夜……”

    宁母轻唤着,声音断断续续,已经很低、很低。

    “母亲,母亲,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七夜流着血泪,抱着宁母。

    这一时刻,他体内属于干将的气息完全被镇压下去,就连天穹上的天魔冲七煞异象也受到影响。

    如此千载难逢之机,慕白自然不会放过,带着小倩靠近七夜,随即命令第二元神全务将无妄佛珠催动。

    不可否认,那无妄佛珠不愧为是法海得自神仙之手,此刻一出,到还真是将天魔冲七煞的气息都镇压下去许多。

    第二元神盘坐于无妄佛珠中心,双手捻着混沌魔体诀,吐出古魔印,一边吞噬天魔冲七煞降临此间的气息,一边淬炼起肉身来。

    “我儿七夜,”宁母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气息越来越弱,艰难的睁开双眼,深深地望着飘浮在空中的宁采臣,断断续续道:“采臣已经入魔,但他始终是你的兄长。你们兄弟二人,年幼时受尽苦难,好不容易你回来了,他却又走丢了。救下他,救下他。如果他真要祸害世间,替我灭了他。”

    “回家,回家,终于可以回红河村了,回到那个快乐的日子。”

    “夫君,我们回家了……”

    话未说完,宁母便身死道消。

    “不!”七夜抱着宁母,怒吼着,血泪横飞。单手一挥,源源不断的魔气从掌中涌出,快速地进入到身躯破碎的宁母体内。

    然而,就算是他有回天之术,此刻一切也已经晚矣。

    以魔气将宁母封印,而后收入储物袋中,缓慢起身,怒视着空中的宁采臣,沉声道:“母亲已故,何不我们兄弟联手,为母报仇!”

    说完,赫然转首,怒视着素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