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一章 瞎书生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吼!!!

    虚无中,一条头生赤角,通体燃烧着烈焰的巨龙,正在狰狞咆哮,震天的龙啸形成一环环波纹,向四周不断溢开,几乎将这片黑暗的空间震裂,好像在怒吼,又好像在呼唤。

    “别叫了……别叫了!”

    永腾书院的最后一排座位上,趴在桌上正睡熟的少年,忽然口齿不清地呢喃起来,随后猛地一声大喝,终于从噩梦中惊醒,两只眼眸中,瞳孔涣散。

    台上,苍老的先生手持戒尺,怒目而视,沉声斥责道:“家贫不容,无功为耻,白易,你若还贪睡的话,明天就不用来了!”

    急忙揉了揉眼睛,少年低下头,看起来好像是惭愧难当,可实际上,他正在急急地翻看书本,分辨着先生讲授到了何处。

    在学堂上瞌睡的少年叫做白易,今年十六岁,家住永安镇东街布衣巷,白易天生患有眼疾,两只瞳孔涣散,视物极为吃力,只有将眼睛贴到书本上,他才能模糊地看出书上的字迹。

    老先生怒斥了一句之后,又开始了关于四书五经的长篇大论,书堂里的几个富家子弟趁机低声嘲笑了起来。

    “家里穷得叮当响,还在书院里打瞌睡,这个瞎子真是没心没肺。”

    “这么大的人了,还用妹妹供他读书,我看别叫他瞎子,叫他死瞎子好了。”

    “家贫不容,梦里成龙,无功为耻,白家蝗虫!”

    “好词,好词,哈哈哈哈!”

    一个学子的打油诗,顿时引来了其他人的大笑,惹得老先生眉毛直跳,而身为笑柄的少年却无动于衷,仍旧认真地翻看着书本。

    白易并不是困倦,他每天都睡得很早,只是打瞌睡这个毛病,如同眼疾一样,伴随他多年,有时就算走在路上都能一头栽倒,沉沉睡去,而且每当瞌睡的时候,白易都会梦到那条满身是火的巨龙,在对着他咆哮吼叫。

    怪异的噩梦,恼人的眼疾,都无法阻止白易求学的心。

    正如其他学子的嘲笑,他眼疾颇重,已经算是个废人了,如果不能考个功名,就得当一辈子的废人。

    白易不怕自己成为一辈子的废人,他怕辜负了妹妹的期望,怕无法给妹妹带来幸福的生活,更怕拖累妹妹一生。

    永腾书院建在永安镇的西街,能在永腾书院里读书的,非富即贵,寻常的百姓人家,可念不起。

    白易虽然是永腾书院的一位学子,却不是常年在这里读书,只有临近乡试的一两个月里,他才会走进这间昂贵的学府,其余的时间都在家中自学,光靠妹妹赚的那些钱,可不够他在这里常年求学的。

    就算每年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待在永腾书院,白易也十分知足了,只要再认真求学两月,今年的乡试,他有极大的把握高中三甲,上一次乡试,要不是因为他眼力极差而看错了考题的一个字,去年的时候,他就是举人老爷了。

    午时,半天的授课结束,学子们纷纷离开书院,白易走在最后,走走停停,有时还需要摸索一番,才能确保自己不撞上书院的大门或绊到石头。【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书院门外,几个衣着华贵的学子看着白易有些狼狈的模样,围在一起哈哈大笑。

    “瞎书生,前面有个粪坑,你可要小心点,别跌了一身狗粪,把你妹妹给熏臭了,哈哈哈。”

    听到别人的嘲讽,白易脚步一顿,摸索着跨过了书院的门槛,这番有些笨拙的举动,又引起了几个富家子弟的大笑。

    穷人的地位,在这些富家子弟面前本就极低,贫穷的白易,已经习惯了被那些公子哥嘲讽,而那道有些清瘦的背影,却依旧挺得笔直,从来不曾弯过半分。

    “他妹妹是不是傻了,拼命赚钱给这个废人读书,就那瞎子一样的眼神儿,还能做官不成,那么标志个小美人整天奔波在外,真是浪费了,不如给我当个侍妾,至少不用跟着那个死瞎子受罪。”

    一个身穿深蓝锦袍的富家子弟,看了眼白易的背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满脸不屑地说道。

    这人二十岁上下的年纪,长着一张马脸,看起来十分狠戾,他身边的几个富家子弟好像以他为马首,顿时附和了起来。

    “就是,他妹妹白玉,可是我们永安镇上有名的美人坯子,十五岁就出落得花儿一样,那小身段,啧啧,真是迷死人了。”

    “人如玉,肌似雪,这要是弄回家里玩乐,岂不是快哉,嘿嘿,不如寒少爷把那丫头买了,好好享用一番。”

    提起白易的妹妹白玉,几个富家子弟顿时心领神会地怪笑了起来,那马脸青年更是张狂地说道:“只要他卖,我就买!本少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银子,你问问他,妹妹多少钱一个。”

    马脸青年的狂言,引来同伴的一番奉迎,立刻有人打趣地对着白易喊道:“喂!瞎书生,你妹妹卖多少钱,只要你出个价,我们寒少爷就买了!”

    “发财的机会可不要错过,要能卖上几百两银子,都够你这辈子活啦。”

    富家子弟们的嘲笑挖苦,白易就当成是狗在放屁,理都不想理,不过这种污蔑他妹妹的狂语,却戳中了他的软肋,让他心头一痛。

    白家以前是猎户人家,父母过世后,只剩下兄妹二人,那时白易才十来岁,年幼的兄妹无法以打猎为生,只好从镇子外的荒山里迁来永安镇,靠着父母留下的一点微薄积蓄,在布衣巷租了一间简陋的住处,相依为命。

    妹妹白玉比白易小一岁,十分勤劳能干,别看年岁不大,却已经在街坊巷里做工多年,靠着一手流利的针线活儿,独自撑起了这个清贫却温暖的家,要不是妹妹做工赚钱,白易也没有机会在永腾书院求学。

    一听对方在污蔑自己的妹妹,白易突然转过头来,冷冷地盯住了门口那几个阔少,眸子里,漆黑的瞳孔隐隐散开,毫无焦距,就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无法聚合,看不出丝毫的悲喜,就好像一双死人的眼睛,显得冰寒彻骨。

    被这双眼眸盯住,富家子弟们忽然觉得背后一凉,嘴上的狂笑立刻僵在脸上,浑身都冷飕飕的。

    就像被一个死人盯着,谁能觉得好受。

    冷冷地一眼望去,白易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在他眼里,那几个富家子弟就是几个人形的轮廓,不过为首那马脸青年的声音他倒是认得。

    那人叫做寒峰,大户世家的少爷,平日里不学无术,为人猖獗霸道,是永安镇上的一霸。

    书院门外,一片耀眼的阳光下,白易收回了目光,撑起手中简朴的油布木伞,显得有些笨拙地渐渐走远。

    白易怕光,他的眼疾若是在光线暗些的地方,还能看清近处的东西,要是在阳光下,他几乎连路都看不清,于是一柄被磨得光滑古旧的木伞,便成了瞎书生的另一个标志。

    等白易走远,几个富家子弟才缓过神儿来,纷纷骂道:“你个瞎子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让你真瞎!”

    “给脸不要脸,就你个废人,拖累妹妹一辈子,还不如自己死了的好!”

    “考举人?考你个大头鬼去吧,连路都看不清还想做官,我呸!”

    被白易冰冷的目光吓到,一众富家子弟纷纷破口大骂,其中一人面带狞笑,对着那马脸青年低声道:“寒少爷,你不是对他妹妹早就垂涎三尺么,这次可有个机会,离乡试还有两个月了,只要你把布衣巷的租金提前一收,然后在涨上几倍,嘿嘿……”

    寒峰一听,阴狠的眉宇间透出一股邪意,怪笑着点头道:“好主意!整个布衣巷都是我寒家的地产,我想收多少租子就收多少租子,不乖乖就范的话,他们兄妹就要流落街头,没有了住处,我看那瞎子还怎么参加乡试大考!”

    说着,寒峰狠狠地捏了捏腰间的温软玉佩,心里升起一股邪火,低声喝道:“白玉这个玩物,本少爷一定要弄到手!”

    永腾书院外,距离这座圣人学堂几步之遥,一众富家子弟褪去了学子的外衣,密谋着卑鄙的诡计。

    回到家中,白易简单喝了些稀粥,就开始在屋中苦读,门外,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伴着悦耳的呼喊传来。

    “哥!我买了酥油饼,快来尝尝!”

    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轻盈地走了进来,白玉人如其名,长得光滑如玉十分清秀,吹弹可破的肌肤好像熟透了的桃子,虽然今年才十五岁,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就算穿着十分简朴的粗布衣衫,也难以掩饰少女那种柔美的身姿。

    “我刚吃完,玉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吃吧。”白易放下书本,露出温和的笑意,妹妹的身影在他眼中虽然模糊,却十分温暖,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这是特意给你买的,就快乡试了,哥一定要好好补补,要是考中了举人,我就是举人老爷的妹妹了!”

    女孩儿说着,现出一种向往的神态,在她那颗小小的心里,哥哥就是她的全部,白玉始终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哥哥,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大人物。

    拗不过妹妹,白易只好轻轻地咬了一口酥脆香甜的油饼,可还没等酥油饼的甜腻入喉,破旧的院门忽然被人砸开,一声不怀好意的大喊随之而来。

    “白家,该交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