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五章 修真者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永安镇隶属清水县,而清水县是景王的封地,王府护卫口中的小王爷,自然就是景王的世子。

    得知是小王爷出事了,药铺掌管顿时慌了手脚,还是那位坐堂先生稳重一些,急忙问道:“护卫大人,不知小王爷害了什么恶疾,我们药铺里的药材太多,总不能一股脑都搬走啊,您先把小王爷的症状说说,我好对症下药。”

    护卫头领虽然心急如焚,可他看到药铺里一排排高达顶棚的药柜后,强压急迫,简短地说道:“小王爷在山林狩猎的时候,肩头不知被什么怪虫叮咬,而后开始脓肿溃烂,昏迷不醒,永安镇离着狩猎的地点最近,我们这才赶来这里,好了,快些备药,小王爷的右臂已经溃烂,在不救治恐怕性命难保,到时候景王震怒,我们谁都活不成!”

    护卫的简短解说,听得坐堂先生脸色苍白。

    他也是行医多年的老郎中了,不怕寻常的恶疾,就怕这种身中奇毒的病患,因为世上的毒物太多,除非是常年专研毒物,否则一般的郎中大夫,哪能分辨出诸多的毒物。

    而且毒物之中,尤以稀少的蛇虫鼠蚁最为难缠,那些毒物大都存在于深山老林,世人轻易不得而见,毒性又极烈,要是被咬,基本就没救了。

    永安镇隶属清水县,而整个清水县都是景王的封地,正如护卫首领所说,小王爷要是没救了,连着药铺掌柜和坐堂先生谁都活不了。

    坐堂先生暗骂倒霉,小王爷非得到深山里狩什么猎啊,被咬就被咬吧,你回到王府里是死是活跟我就没关系了,这回倒好,就因为永安镇离着小王爷狩猎的地点最近,给自己引来了一场杀身大祸,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苦着脸,坐堂先生抱着一丝希望问道:“大人,小王爷是被何种毒虫所咬,又何时昏迷?”

    “没人看到是什么毒虫,小王爷被咬后不到一刻钟就昏迷不醒。”护卫首领急不可耐地冷声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坐堂先生唯一的希望就此破灭,不到一刻钟就已经昏迷,这种毒力之强,绝非寻常毒物,还没有人看到毒虫的模样,看来今天他和掌柜的是难逃一死了。

    明知小王爷基本没救,坐堂先生也不能坐着等死,开始翻找药材,死马当活马医吧,他把药铺里能找到的解毒药外伤药全都给翻了出来。

    白易一直站在门口,那些军兵将外面堵死了,他想走都走不出去,而且还被人家误当成药铺的学徒,恐怕得被牵连进去。

    明知有可能受到牵连,白易倒是神色不变,坐堂先生解不了的毒,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凡人的阅历怎么能跟活了万年的散仙相比,别说是凡间的奇虫毒蚁,就算是修真界的无数种妖兽之毒,只要修为足够,他都能轻易解除。

    看着药铺掌管与坐堂先生战战兢兢的模样,白易略一沉吟,嘴角现出一抹笑意。

    既然遇上景王世子身中奇毒,看来自己和妹妹,就不用搬出永安镇了。

    不多时,药铺掌柜与坐堂先生收拾了两大包袱药材,两人哭丧着脸,跟着那队护卫准备离开药铺,当他们迈出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刚才抓药的少年还站在一边,被几个手持利刃的护卫牢牢盯住。

    药铺掌柜有些不忍,对着护卫首领说道:“大人,这位小哥是抓药的客人,您看……”

    护卫首领烦躁地摆了摆手,当先走出药铺,那几个盯住白易的护卫立刻退了下去。

    走出药铺,掌柜回头看了眼自家的买卖,摇头苦叹,犹如上刑场一样,没等他走出多远,发现刚才抓药的少年非但没走,还跟了上来。

    “掌柜的,在下能否与你同行,那种奇毒我也想见识见识。”白易走到药铺掌柜的身边,低声说道。

    闻听此言,掌柜的就是一愣,而后急忙说道:“行、行!如果小哥儿认出小王爷中的什么毒,我们必有重谢!”

    白易微微一笑,跟在了药铺掌柜的身后,一行人急匆匆来到永安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

    景王府并不在永安镇,而是建在百里外的清水城,这处客栈只是安置小王爷的临时地点。

    偌大的一家客栈,此时已经被彻底清空,空荡荡的大厅里,客栈店主脸色苍白,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走来走去,不时向外张望,这时候看到护卫们带着大夫赶来,急忙领着众人来到后院一处安静的院落。

    白易跟在人群的最后,脚步稳健,不急不缓,显得十分轻松随意,跟那些护卫与药铺掌柜是截然不同,就好像一位置身事外的局外人一般。

    白易仍旧穿着平常的那件粗布青衫,衣服洗得早已发白,下摆还打着两块补丁,不认识的还以为是药铺的学徒小工。

    进了院子,护卫们守在门外,护卫首领带着药铺掌柜和坐堂先生进了屋中,白易随之跟了进去。

    刚一进屋,一股淡淡的香味立刻扑面而来,并非胭脂花粉之类,而是一种带着咸味的暗香,十分古怪,踏进屋子的瞬间,白易的眉峰就是微微一蹙,倒不是意外着这股暗香,而是那屋中的一个古稀老人。

    屋子里的榻上,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生得鼻正口方,十分俊朗,不过眼睛紧闭,脸上透着一股病态的红晕,已经昏迷不醒,在少年的身旁站着一位老人,鹰鼻环眼,眼窝深陷,显得老迈苍苍。

    “费老!”

    护卫首领看到那老人,顿时大喜道:“您老来了,小王爷就有救了!”

    “小王爷究竟被何种毒虫所咬,你们有人看到么。”那位叫做费老的老者,并不理会护卫首领,沉声问道,脸色阴沉得可怕。

    “没人看到。”护卫首领恭敬地如实答道:“当时我们护卫着小王爷追赶一只豹子,追着追着小王爷就一声大叫跌落马下,等我们查看的时候,小王爷的肩头已经开始溃烂,不到半个时辰就蔓延到右臂,如今……”

    护卫担忧地说着,看了眼一动不动的小王爷,低下了头。

    护卫护卫,就是用来保护小王爷的安危,这一次变故,这些护卫全都难逃其咎,如果小王爷身死,他们都得搭上性命。

    “伤口已经彻底溃烂,老夫也无法看出是何种毒虫,而且这种毒十分古怪,入肉不深,却走的全是各大经脉,如果能将毒力驱除,将养一番或许就能痊愈,要是无法驱毒,毒力顺着经脉攻入心肺,那就没救了。”

    鹰鼻老者犹如自言自语般地沉声说着,听得那护卫首领脸色惨白,他还以为这位费老到了,小王爷就有救了,没成想对方也束手无策。

    药铺掌柜与坐堂先生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而白易则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那老者,随即将目光转到小王爷的身上。

    白易对那老者有些意外,是因为对方体内波动着一股淡淡的奇异气息,这股气息正是修真之人必备的一种气息,叫做灵气。

    那鹰鼻老者,居然是一位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