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八章 虫舞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王爷伤口里的异象,除了白易之外可没人看到,当那个黑影刚一浮现,白易的手也随之移动了起来,顺着小王爷的手腕,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往肩头移去。

    别看小王爷几乎小半个身子都已经溃烂,可是患处都是皮表,溃烂的也仅仅是一层皮肉,那只九香虫的真正位置,是在小王爷的经脉里。

    小王爷手腕处的淤血泛着很深的黑紫色,白易以此断定了九香虫的位置,向肩头移动臭草,是为了把九香虫从它自己咬开的经脉处引出来。

    从其他地方破脉而出,损伤小王爷的经脉是小,白易怕这只奇虫因此而暴躁,对自己发动攻击,只有一点一点,缓慢地将其从入口处引出来,才能最大程度上不惊动这只奇虫妖兽。

    臭草一直悬浮在小王爷体表的三寸距离,从手腕到肩头,足足移动了一刻钟,这段时间里,白易聚精会神,手臂一抖也不抖,头上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直到小王爷肩头处的腐肉里钻出一只赤红的甲虫之后,他才神情谨慎地缓缓站起。

    随着白易的起身,那只九香虫居然张开甲壳上的羽翅,奔着臭草嗡嗡飞起。

    夜空下,布衣少年手举青草,身躯开始缓缓旋转,仿佛在月下起舞,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着无数星斗,那只赤红怪虫也随着青草的飘舞飞动,最后,几只细爪渐渐抓住草尖。

    待到九香虫抓住臭草的瞬间,白易轻轻松开了手,刚刚的旋转舞动,为的是带动九香虫飞舞,这时候他停住,九香虫可没有停下的意思,抓着心爱的食物在院中盘旋了几圈后,遥遥飞起,向着镇外的深山而去。

    看着九香虫消失在夜色中,白易终于长出了口气,他这番举动其实十分危险,如果对九香虫不是十分了解,稍微惊动一下,这只奇虫就得暴起伤人。

    万载的修真经验,让白易以凡人之躯,就敢引动九香奇虫,而且毫发无损,虽然如今毫无修为,一贫如洗,不过这种修真经验,便是一种旁人根本无法拥有的宝贵财富。

    引走了奇虫,白易喊来费老,护卫们也急忙冲了进来。

    此时的小王爷,脸色不在那么晕红,溃烂的伤口下,凸起的经脉尽数平复,虽然伤口的腐肉仍旧触目惊心,却只是一层外伤罢了,用些好药,将养些时日也就无碍了。【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小友果然奇人!”

    看到小王爷的伤处转好,费老大喜过望,高声道:“我费仲今天欠你个人情,今后小友若有难处,大可来清水城景王府寻我,力所能及之事,老夫决不推辞!”

    一番承诺之后,费老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巧精致的丹丸,塞进了小王爷的口中,又对着药铺掌柜与坐堂先生喝道:“快取些上好伤药,为小王爷处理伤口!”

    “哎……哎!”

    药铺掌柜与坐堂先生此时如梦方醒,几乎是手舞足蹈地解开带来的大包袱,反正这次他们把店里的好药大多都给带来了,这时候是什么药好用什么。

    只要毒源一去,处理腐肉伤口这种小事,两人是不在话下,没过多久就将小王爷的腐肉全都处理好,上好了药,仔仔细细地包扎了起来。

    等到包扎完了伤口,白易差点没乐了,那位原本十分英俊的小王爷,被药铺掌柜与坐堂先生给包成了个粽子,上半身全都是白布,就连脑袋都给包上了几圈。

    “小王爷已经无碍,在下告辞了。”白易对那费老抱拳拱手道:“还望费老记得自己的承诺,在下的难处,明天就到。”

    说罢,白易洒然一笑,转身离去,等他走到门口,费老才反应过来,这小子居然明天就要他还上这份人情,急忙问道:“小友家住何处?”

    “布衣巷,白易。”

    院门口的轻语,让费老再度一愣,他想不通这少年为何如此简单就要用掉修真者的一个人情,难道在这永安镇里,他遇到了什么大祸?

    一座凡人镇子而已,能出什么大事,如果留着这份人情,说不定以后能有大用,就连那护卫统领都露出一丝可惜的表情,要是费老欠他一个人情,不到杀身大祸的时候,他说什么也不会动用。

    回到家中,白玉已经睡下了,白易躺在妹妹身边合衣而眠,不久也沉沉睡去。

    神魂醒来的第一天就经历了寒家恶少与驱除奇虫这连番的波折,他已经十分乏累了,凡人的身体可比不得修真者,在没有修炼出灵气之前,白易只能保持足够的力气,至于明天就用掉费老的人情,他却并不在意,莫说是一个低阶修真者的人情,就是这整个人间界里,曾经的逍遥仙君也没有在意过任何人的人情。

    第二天,天刚微亮之际,白易就已经醒来,看着仍在熟睡的妹妹,白易柔和地一笑,随后步出房门。

    清晨仍旧微冷,晨风却已经有了一些暖意,迎着东方的朝阳,白易深深地吸了口清冷的空气。

    不入六道轮回,便不会失去前世的记忆,也不会转世为其他生灵,当初的逍遥仙君之所以弃道重生,并非是怕死,而是有很多需要了结的执念与仇怨。

    眼中,渐渐现出了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朝阳中,有些清瘦的少年低声冷语。

    “九域七君,逍遥为首,我若归来……五仙除名!”

    朝阳已经缓缓升起,那道身着布衣的少年身影,仍旧带着万载冰封般的冷冽,仿佛连整个太阳都无法将其融化,那是一种恨意,一种杀身之仇的万古恨意。

    许久,白易心中的杀机才渐渐散去,虽然他已经重生,可是距离报仇仍旧显得十分遥远,要知道致使他陨落在常羊山的,可并非是寻常的仇家,而是九域七大散仙的其中五位。

    在人间界,每一片大陆都被称之为域,在已知的九片大陆当中,有七域存在着散仙强者,称为七大散仙,统御青空域的逍遥仙君,便是散仙中的最强者,被天下修真界誉为七大散仙之首,而剩下的六位散仙,其中有五个是白易的仇家。

    要走的路,还有太远太远,白易不急,既然重生,他就有的是时间,更有的是耐心,就让那五个卑鄙之辈,在多活些时日。

    散去恨意,白易开始在院子里寻觅了起来,不时翻动一些枯草杂物,好像在找些什么,最后,他寻到角落里一颗早已枯死的枣树下。

    一人多高的枣树,只剩下干枯的树干与几根摇摇欲坠的枯枝,在其中一根枯枝上,吊着一只茧,看起来与蚕蛹类似,当白易找到这个怪茧之后,显得十分高兴,小心翼翼地将其摘下,捧在手里。

    “我以醒来,你却化为幼体,喊了我十六年,倒是难为你了。”捧着干枯的怪茧,白易轻声呢喃:“烛龙,等你破茧成龙之际,在这天地间,你我再登巅峰!”

    手中的怪茧,里面沉眠的,就是在梦中对白易长啸的巨龙,那是逍遥仙君的本命灵禽,一只能力战散仙的顶阶妖王,拥有真龙血脉的洪荒异种,烛龙!

    本命灵兽,与主人神魂相连,逍遥仙君残魂重生,致使当初战死在常羊山的烛龙也随之重生,只不过这只曾经令散仙都忌惮的妖王,如今只能孵化在茧里,成了一只还未出生的幼体烛龙。

    白易并不担心烛龙的实力,而是珍惜着与烛龙那种兄弟般的万年情义,这一次弃道重生,让他以往无情无欲的本性彻底转变。

    原来活着,比通天的神通还要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