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十四章 千机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仁将白易与白玉从侧门引起了王府,边走边讲述着皇子的来意。【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那混球叫高蒙,大普国的三皇子,是大普三大宗门之一的七煞门内门弟子,大普国总共有三位皇子,其中只有高蒙拜入了修真宗门,据说修真的天资极好,因此皇帝十分偏爱这个三皇子,不久之后就要封其为太子。”

    将白易兄妹带到一处僻静的客厅,小王爷愤怒地讲到:“你说他一个大普未来的储君,修他的真,延他的命就得了,这几年来却屡次三番登门景王府,向我爹索要我家的一件宝贝,真是欺人太甚!”

    高仁狠狠地拍着桌子,怒道:“等我成了修真者,有了修为,我看他高蒙还敢不敢来景王府撒野!”

    小王爷的讲述,白玉听得十分奇怪,她想不通为何三皇子要来和一位王爷抢东西,于是偏着小脸儿问道:“你是小王爷,他是三皇子,你们两个不应该是堂兄弟么,他怎么会来抢你家的宝贝?”

    “兄弟?”高仁叹息道:“在皇家,亲兄弟之间为了皇位都能手足相残,何况是堂兄弟了,我们小小的景王府在皇子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堂弟的东西都要抢,这个三皇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白玉看到小王爷垂头丧气的模样,捏着小手儿替他打抱不平。

    “可不是么,他就是个混球,败类,卑鄙小人!”高仁这回可算遇到了知己,连连骂道。

    看着妹妹与小王爷同仇敌忾般的模样,白易一阵好笑,问道:“究竟是什么宝贝,才引来三皇子,难道这件宝贝连大普皇族都得不到么。”

    皇家本无情,白易早就知道皇族之间的冷漠,他好奇的,是那件高仁口中的宝贝。

    “那是我爹年轻的时候,在深山里一座古洞中偶然寻到的。”

    提起自家的宝贝,高仁对白易兄妹毫不见外,详细讲到:“那宝贝叫做千机锁,是一种十分精巧的机关铜锁,据说只要能解开千机锁,就能得到锁里的一种神奇法术,我爹专研了多年也无法解开,就连费老都一筹莫展,后来交给了我三姐保管。”

    千机锁?

    这种宝贝,白易也是头一次听说,虽然他纵横人间界多年,却仍旧有着许多不曾了解的奇闻异事,毕竟天下实在太大了,就连散仙强者也无法做到洞悉一切。【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这次你也不给他,让他白来一趟。”白玉出谋划策道。

    “这次可麻烦了……”高仁苦着脸,说道:“刚才我问过出入前厅的下人,这次三皇子居然将宗门里的一位执事给请了出来,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灰头发的男子,如果那执事的修为比费老还要高,我家的千机锁恐怕就保不住了。”

    小王爷担忧地说着,忽然灵机一动,道:“我们去前厅看看形势,真要保不住千机锁,我就让三姐把那宝贝给扔了,让高蒙那个混球也得不到!”

    拉着白易,高仁起身就走,这里是他家,他再熟悉不过,想要偷听些谈话还真不费力。

    将白易兄妹带到大厅附近,高仁蹑手蹑脚地来到大厅的后边,支开一扇窗子,往里面偷眼观瞧,这个位置十分偏僻,刚好能看到大厅的一半,只要不发出响动,几乎不会被人发觉。

    白易心中一阵的无奈,自己一介散仙,居然也会做这种孩子般的闹剧,这算不算童心未泯呢……

    大厅里,景王高肃强撑笑脸,正对着三皇子说道:“殿下到访,小王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本宫也不是第一次来了,王叔何必客套。”

    一摆袍服,三皇子毫不客气地坐上了主位,似笑非笑地说道:“本宫这次前来,还是为了千机锁,不知郡主是不是又带着千机锁出门踏青,多日未归了。”

    前几次三皇子来索要千机锁,景王都是以郡主带着千机锁出门为由拒绝,这次他刚想还这么说,皇子身边的灰发男子却开口道:“踏青也无妨,寻到便是,只要她没走出百里之外,本执事就能轻易寻到。”

    费老也在厅中,就站在景王的身后,他已经察觉出了灰发男子筑基境界的修为,苍老的脸孔变得十分苍白。

    如果单单三皇子前来,有费老在,对方还不敢胡来,可这次麻烦了,三皇子居然带来了一个筑基境界的强者。

    景王虽然不是修真者,可一旦千机锁里存放的是一种高深的法术,那就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庞大财富,其价值根本无法以金银衡量,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将其拱手让人。

    被三皇子的冷嘲热讽说得一时无言以对,景王将求助的目光望向费老。

    硬着头皮上前了几步,费老抱拳道:“殿下,我们郡主……”

    费老刚刚开口,那灰发男子忽然脸色一沉,喝道:“我在说话,炼气期的杂碎也敢插嘴?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下去!”

    一句毫不留情的辱骂,将大厅中原本就压抑的气氛几乎凝固,费老的老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面对筑基境界的修真者,费老根本不敢有半点放肆,哪怕被骂,也得忍着。

    他是一个即将被驱逐出苍云宗外门的老弟子,人家可是七煞门的内门执事,不论修为还是身份地位,都差距悬殊。

    炼气与筑基,别看相差一个境界,实力可是相差万里,炼气期的修真者在筑基强者面前,就好像三岁孩童面对一个大汉,根本就无法比较。

    费老强压怒火,面无人色,景王一见顿时心头一冷,他知道今天自家的宝贝是保不住了,只好圆场道:“小女仍在家中,并未外出,千机锁就在后宅,殿下难得来访,想必也不急于一时,来人呐,摆宴。”

    吩咐摆宴,景王只能拖延一时而已,等到酒宴吃完,他的宝贝就得拱手让人了。

    小王爷高仁在外面听得青筋都直跳,他倒想冲出去把高蒙那个混蛋胖揍一顿,可又不敢,连费老都被骂成了猪头,他出去又有什么用,于是咬牙切齿地带着白易兄妹离开,直奔王府后宅。

    跟在怒气冲冲地高仁身后,白易闲庭信步般行在景王府内,暗自沉吟着那件所谓的千机锁。

    连筑基期修真者都感兴趣的千机锁,看来那锁芯里面藏着的,应该是一种稀少的奇异法术,否则的话,寻常的法术在宗门内就能学到,又何必来景王府索要。

    在修真界,法术是修真者用来护身或者攻击的手段,种类繁多,各大宗门里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自己的独门密法,白易虽然曾经是散仙,但也无法学尽天下术法,于是对于千机锁,他倒是越发好奇了起来。

    穿过一条长廊,眼前出现了一座池塘,水面碧波摇曳,水中鱼儿嬉戏,在池塘的对面,是一座幽深的院落,院子周围种满了翠竹,院墙上藤蔓缠绕,犹如一处世外的桃源。

    “三姐,三姐!”

    刚一到院子,高仁就扯着公鸭嗓喊了起来。

    这里是高仁的三姐,郡主高甜的住处,千机锁平常都是由高甜保管,高仁已经决定了,要把千机锁远远地扔了,让欺人太甚的三皇子也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