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十五章 甜郡主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景王高肃育有三女一子,高仁另外的两个姐姐都出嫁了,家中只剩下三姐高甜。

    郡主今年十六岁,极其聪慧,三岁识字,七岁就能作诗,别看年纪只比小王爷高仁大了一岁,可学识却比小王爷多了十倍不止,而且高甜容貌俏丽甜美,称得上一代佳丽,被誉为清水城的甜郡主。

    因为高甜十分聪慧,这几年来,景王才将千机锁交给她保管,想让女儿试试能否解开那些繁复的机关。

    来到姐姐的住处,高仁气急败坏地大声呼喊,几个婢女一见小王爷的模样,全都捂着嘴躲在一边偷笑。

    世子高仁就是这么个性子,在家里更是随便了。

    “世子,你又怎么了?”

    柔柔的轻语中,一位身姿曼妙的少女走了出来,一身荷色的翠烟衫,腰间罩着轻纱,裙摆间纹着金丝的彩凤,随着少女轻灵的脚步,仿佛在随风起舞,十指纤纤,肤如凝脂,这位甜郡主果然人如其名,长得十分甜美,好像一株出水的芙蓉一般。

    “姐!”

    高仁几步奔了过去,气愤道:“高蒙那个混球又来找事儿了,这回他还带来个七煞门的修真者,连费老都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家这件宝贝怕是保不住了,你把千机锁给我,我扔粪坑里,看他高蒙还怎么找。”

    听到高仁大骂三皇子是混球,高甜就是一惊,看了眼高仁身后的白易兄妹。

    骂大普的未来储君,没人听到还好,这要是被人听到了就是一场祸事,如今有外人在,高甜立刻担忧了起来。

    看到姐姐的神态,高仁这才想起来,介绍道:“姐,这位就是我的好兄弟白易,要不是他,上次你弟弟就被九香虫咬死了,那位女孩儿是白兄的妹妹白玉。”

    “原来是白公子,白姑娘,高甜有礼了。”

    知道是弟弟的恩公,高甜才放下心来,飘飘万福,没有半点郡主的架子,显得十分平易近人。

    “郡主有礼。”白易抱拳还礼道:“我们兄妹初来清水城,叨扰郡主了。”

    见过之后,白易被让进了郡主的闺阁,高仁急不可耐地说道:“姐,快把千机锁拿来,老爹正在前厅摆宴,那帮白眼狼吃完酒,就得来索要千机锁了。”

    “你扔掉,三皇子就能放过我们景王府了?”高甜黛眉紧蹙,担忧道:“既然我家保不住这件异宝,就让给三皇子好了,真要扔掉,非得惹来一番麻烦。”

    高甜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既然三皇子请来了宗门高手,就是志在必得,真要把高蒙惹急了,他身为三皇子未必敢动景王府,可那七煞门的执事,就没有诸多顾忌了。

    甜郡主黛眉更紧,接着分析道:“大普国境内三大宗门,苍云宗与七煞门向来不合,费老是苍云外门弟子,三皇子请来的却是七煞门的人,一旦交不出千机锁,我们身为皇族,七煞门的修真者未必敢杀,可费老就危险了。”

    “那怎么办,把千机锁给他,我不甘心啊,哎。”小王爷听闻费老会有危险,脸就跨了下来,费老教导他多年,又是王府供奉,他也不忍让费老深陷险地。

    看着为难的姐弟俩,白易微微一笑,道:“不知郡主能否割爱,让在下见识一番千机锁的玄妙,多一个人,或许会多一份解开千机锁的机会。”

    “对啊!”小王爷赞同地喊道:“我们四个人一起研究一番,说不定就能把千机锁解开,到时候给高蒙个空壳子,让他白欢喜一场。”

    甜郡主苦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千机锁得自二十年前,爹和费老专研多年都无法破解,我用了三年时间,才能解开不足百道的机关,距离千机相距甚远,或许再给我三十年,还有解开千机锁的机会,如今一顿饭的功夫,别说是四个人,四百人也无用了,白公子想要看看倒无妨。”

    高甜说着,从一个精致的小箱中取出一把十分特殊的锁头。

    这把锁头四四方方,宽半尺,厚约三寸,通体金黄十分古怪,而且锁的中部完全镂空,一条条细密的锁柱犹如金丝般错根盘绕,好像蛛网一样将金锁的中心完全笼罩,显得奇异非凡。

    接过千机锁,白易发现这件金锁没有锁孔,锁的侧面遍布着细密排列的齿槽,就像个方形的齿轮一样,随手拨动一个轮齿,锁心的蛛网中立刻有一条金丝改变了方向。

    “姐,白兄可是奇人,说不定今天真能解开呢。”

    高仁只是看了一眼千机锁里密密麻麻的金丝,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别说足足一千条金丝,就是十条他都解不开,没有过人的耐心和毅力,看一会那些金丝都会眼花头晕。

    把千机锁推给了白易,高仁倒是轻松了,高甜却轻声叹息道:“这种千机锁不知出自哪位修真界的前辈,除非将千道金丝按照顺序排开,否则绝无开启的办法,要是强行损坏,锁芯里藏着的功法会立刻被千丝贯穿,再无用处。”

    白易把玩了一番千机锁,听着甜郡主的讲述,问道:“在下可否一试?”

    高仁一听连忙说道:“白兄随便试,我爹曾经说过,谁解开千机锁就把女儿嫁给谁,你要解得开,你就是我姐夫了。”

    听到这句话,郡主吹弹可破的俏脸顿时羞得绯红,娇斥道:“当年爹爹在府中的气话而已,你还当真,如今两位姐姐已经出阁,难道你想拿我去换千机锁里的术法。”

    说着,郡主举起葱白的小手,作势欲打,高仁一缩脖子,嘿嘿讪笑。

    姐弟俩的打闹,惹得白玉咯咯直笑,一口一个郡主姐姐,不多时就与高甜熟络了起来,两个少女揽着手谈天说地,把高仁晾在了一旁。

    高仁自己倒了壶清茶,看了看专心摆弄千机锁的白易,自觉无趣,一时困意涌来,竟打起了鼾睡。

    屋中,伴着少女们不时的轻笑,白易专心致志地扳动着千机锁侧面的齿轮机关,时而眉峰微蹙,时而面露疑惑,不久之后,终于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四方阵衍,机关之术!

    在心里低喝的白易,没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看出了这种机关的本质。

    四方阵衍,是一种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为基础所衍化而出的机关之术,千机锁中心的金丝,就是由四方阵衍构成,以四化百,以百化千,玄奥繁复,想要解开这种机关之术,需要推演四个方位的顺序,总计需要推演千次,一旦错了一次,就得重新来过。

    这种机关术十分罕见,但只要确定是由四方阵衍所衍化而来,想要解开,就不在是难事。

    虽说四方阵衍可解,却需要极度恐怖的推演能力,别看这小小的一块千机锁,就算放在金丹强者的面前,也基本无人能解得开,甜郡主居然用三年的时间就能解开一百道机关,心智已经够高了。

    确定了千机锁的真相,白易五指轻点,扳动机关,毫不犹豫地推演了起来。

    景王招待皇子,大致需要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以他的心智,足够在一个时辰里解开四方阵衍。

    “郡主姐姐,王爷当年真的说过谁能解开千机锁,就把女儿嫁给谁么?”

    白玉十分喜欢这位甜郡主,此时好奇地询问了起来,高甜脸色微红,解释道:“当年爹爹始终无法解开千机锁,才在府中说了这句气话,那时候我还小,两位姐姐尚未出阁,又没说要把哪个女儿嫁出去。”

    白玉看着郡主娇羞的模样,觉得有趣,追问道:“那如果真有人解开千机锁,郡主姐姐是不是愿意把自己嫁出去了?”

    带着满面的晕红,高甜轻抬玉手,拨了拨窗边的一株牡丹,幽幽说道:“我专研千机锁三年,深知其中的繁复,那简直就是一座庞大的迷宫,复杂得令人心悸,这件千机锁就算放在修真界,恐怕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被解开,如果真有人能在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解开千机锁,那此人必然天资绝顶,心智如妖,就算嫁了又有何妨。”

    今天与年纪相仿的白玉十分投缘,高甜的话也就有些随意,两个女孩家之间的笑闹而已,她也没有当真,可是当甜郡主最后一句‘就算嫁了又有何妨’刚刚出口,只听闻咔吧一声轻响。

    千机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