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十六章 傀儡术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声轻响不要紧,高甜惊得差点把手边的牡丹给揪下来,定睛看去,只见白易手里,正拿着一卷小小的卷轴。

    白玉正跟郡主聊得开心,忽然发觉哥哥将千机锁解开,也惊得小嘴儿微张,眼睛瞪得老大。

    小王爷高仁正在迷糊,听到响动抬起朦胧的睡眼,嘴角还淌着口水,口齿不清地问道:“白兄,你解开了么……真解开了!”

    看到白易手里的小巧卷轴,高仁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惊呼道:“我这是睡了几年,怎么千机锁都开了?”

    “不久,一个时辰而已。”白易轻笑道,将卷轴递给了高甜,他刚才全部的心神都用来推演四方阵衍,根本就没听到两个女孩儿的窃窃私语。

    看到白易的轻笑与递来的卷轴,高甜的脸更红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堂堂郡主竟扭捏了起来,羞得不敢伸手。

    高仁可不管姐姐为何脸红,一把先抢了过来,打开卷轴,仔细查看。

    “千机傀儡术!”高仁看着卷轴上的细密小字,震惊道:“这难道就是仙家的秘法?”

    小王爷的惊呼,打消了高甜的羞涩,郡主终于好奇地接过卷轴仔细查看了起来。

    “应该是仙家秘法,得要费老确认一番。”高甜说着,放下卷轴,柔声道:“白公子居然能在一个时辰里解开千机锁,果然当得起奇人二字,高甜佩服。”

    高仁一听他姐姐都心悦诚服,顿时笑道:“哈哈,我早说了白兄可是奇人,这回高蒙那混球可就白来一趟了,不行,我得再送他个大礼回敬一番才好。”

    说着,高仁寻来纸笔,写了一行小字,卷好之后又塞回了千机锁里,脸上是说不出的痛快。

    “你写了什么?”白玉在一边好奇地问道。

    “太阳上仙,到此一游,留一手谕,见者封侯,如不喜侯,滚去当猴。”高仁摇头晃脑地说道:“高蒙那混蛋解不开千机锁还好,解开的话,非把他气死不可,哈哈!”

    这位小王爷也是够坏的了,解开千机锁的是别人还好,要是高蒙这位未来的大普皇帝,可不得气个半死,一个未来的皇帝哪会喜欢当侯爷,可要是不喜的话,就成了猴子。

    没有在意小王爷的恶作剧,白易此时倒是对那千机傀儡术生出一丝兴趣。

    “在下能否见识一番千机傀儡术的玄妙。”白易微微一笑,对高甜说道,郡主立刻伸出玉手,毫不犹豫将卷轴递了过来,俏脸上再次泛起红霞。

    如果千机锁里藏的是其他法术,白易可没有半点儿的兴致,以他的身份,修真界几乎没有能令他好奇的法术,他刚才只是对千机锁本身感兴趣而已,可是千机傀儡术这个名字,白易却十分陌生,这才想要一观究竟。

    对于傀儡术,白易十分了解,那是一种从炼器之道延伸而出的特殊炼制方式,可以炼制一些强大的傀儡替主人出战,与法器法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傀儡术在前面加了千机二字,听起来可有些古怪。

    将千机傀儡术仔细看了一遍,白易原本轻松的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卷轴上记载的千机傀儡术,居然与寻常的傀儡术大不相同!

    千机傀儡术所记载的,是制作一种特殊傀儡的方法,叫做千机傀儡。

    千机傀儡分为低中高三种,低级傀儡的实力对应炼气期修士,中级则对应筑基期修士,而高级的千机傀儡,竟能力战金丹强者!

    最为奇妙的是,这种千机傀儡的体内,需要封入灵体才能驱动,一旦成功封入灵体,千机傀儡就可以按照灵体的神智来行动。

    寻常的傀儡,就算再强大,说白了都是死物一个,根本没有神智可言,需要修真者以灵力控制,或者以傀儡体内的阵法来行动,作用十分有限。

    如果能炼制出这种千机傀儡,再寻到合适的魂魄灵体封入其中,那么这具傀儡就可以称之为活物,其作用不亚于一个分身,如此奇异的傀儡术,就连白易这位曾经的散仙都为之动容。

    在心底赞叹着创出如此异术的奇才,白易将千机傀儡术完全记下,以他散仙的心智,短时间内记下一部术法轻而易举。

    刚刚记下傀儡术,外面忽然传来一句苍老无奈的话语:“郡主,王爷有命,取出千机锁,送给三皇子。【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费老!”

    郡主高甜听出了来者的声音,连忙将费老迎了进来,高仁更是兴高采烈地大叫:“费老,千机锁开了!”

    “什么!”

    费老一惊,脱口惊呼,他今天是憋屈加窝火,被那个七煞门的执事臭骂一顿还不敢还口,憋了一肚子闷气,此时听闻千机锁被解开,哪能不动容。

    “白易?你也在!”费老看到白易居然也在,有些意外,点了点头,急忙问道:“千机锁里的功法何在?是郡主解开的千机锁么?”

    高甜将傀儡术的卷轴交给费老,解释道:“高甜可没有那般心智,千机锁是白公子所解。”

    “你解开的!”

    费老一双老眼瞪得老大,满脸的不敢置信,上次引动九香虫费老就够惊讶了,没想到这次白易居然能解开千机锁,他可深知那千机锁的繁复,恐怕就连金丹强者都无法轻易解开,却被一个凡人少年给轻易破解。

    “运气而已。”白易神态轻松,敷衍了一句。

    惊诧之后,费老的眼神变得若有所思,如果一次算是巧合,第二次可就不能是巧合了,难道眼前的少年曾经受到什么高人的指点?能解开千机锁的心智,可太吓人了一些。

    费老带着满腹的疑惑,重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少年,可他怎么看也看不出白易有什么不同。

    “小友的心智,老夫佩服,上次你救了小王爷,这次又帮了景王府的一个大忙,待景王府度过这次难关,一定重谢小友。”

    虽然白易已经成功到达了炼气初期,不过同为炼气期的费老,是无法看出他有修为的,因此一直认为白易是个凡人少年,简短地谢过之后,费老拿着千机锁急匆匆离去。

    望了眼费老的身影,白易轻轻一笑,这个费老在他看来还算不错,至少没有修真者那种高高在上,蔑视凡人的清高。

    仙凡永绝,常常作为修真者的一句格言出现,大多修真者也都秉承着贵贱之分的态度来看待凡人,他们认为既然自己成了修真者,成了仙家,那么凡人就是一种蝼蚁,一种低等的生物,与猫狗一样,不值一提。

    而这句仙凡永绝,在白易眼中,不过是一句痴人妄语而已。

    除非是成仙,否则修真者就是一种比凡人力量大一些的人类,自身就是人,还嘲笑其他同类,岂不是一种自欺欺人,如果说修真者的眼中,凡人就是蝼蚁,那么在白易这位散仙的眼中,修真者亦如蝼蚁。

    景王府的大厅中,三皇子高蒙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千机锁,狂笑着离开了景王府,等他前脚刚走,得知了真相的景王如梦方醒,抚掌大笑。

    既没有得罪三皇子,又留下了千机锁里的异术,景王是高兴万分,亲自谢过了白易之后,不但以万两白银为报酬,还在王府后院辟出一间院落,送给白家兄妹久住,宣布今后白家兄妹可以随意出入王府。

    万两白银,景王府居住,这般荣誉差点把白玉给吓傻了,小女孩就连做梦都不敢想自己会拥有万两白银,不过对于这种谢礼,白易只是淡淡轻笑,根本不为所动。

    为了感激白易,景王府里大排筵宴,景王今天是痛快了,在宴席上高谈阔论,小王爷高仁更是自豪得不得了,要不是他,白易也不会在这种紧要关头来到王府,他整天被老爹训斥不学无术,今天还不是立了大功,郡主高甜在酒宴上脸儿晕红,那颗芳心总是犹如鹿撞,时而偷偷看一眼云淡风轻,落落大方的白家少年。

    宴席上,只有费老始终沉默少言。

    老者心里也是十分高兴,因为保住千机锁里的傀儡术,他也有机会参悟,只不过费老对于白易那种轻松自然的态度,总觉得有一点儿古怪,这要是换成其他的少年郎,得到景王如此看重,就算不表露出一丝自豪,也该有一点儿兴奋才是。

    可是白易的态度居然如此轻松,就如同他第一次乘坐飞行法器一样,平静得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宴席过后,白易就此住在景王府,等待着半月之后的仙家大考,当晚,费老独自一人出现在白易的住处。

    费老的来访,白易并没什么意外,将对方让进屋里之后,笑而不语,等待着老者说出来意。

    沉默了片刻,费老开门见山地说道:“小友,对于景王府的报答,你是否有些不满?”

    说完,费老立刻解释道:“这是我本人的一种担忧,与景王无关,你若有所不满,大可说出其他的要求,只要景王府能做到,老夫可以替景王做主。”

    “万两白银,足以让我成为一方富甲,这份报酬已经不错了。”

    拨了拨灯油,白易现出一份似笑非笑的神色,淡然道:“费老可知,这部千机傀儡术,在修真界里能卖多少两银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