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十九章 一花百草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水城外,近万青年埋头苦思,远处三大执事的谈论他们根本听不到半分,人们的脸上,全都是一种茫然的神色,提笔作答的寥寥无几。

    与其他青年的迷茫不同,白易此时正觉得好笑,觉得那道唯一的考题好笑。

    这一次仙家大考,与往年数道考题有些不同,居然只有一个问题,这道考题更是简单得令人不解,只有四个字:种花,种草。

    种花还是种草?

    种多少花,种多少草?

    简单的问题,能衍生出无数种答案,对于苍云宗的这道考题,在场的青年们全都摸不到头脑。

    看似简单,实则晦涩,这种古怪的考题,就是历年来苍云宗选拔外门弟子的试卷,只要答对,即可拜入宗门。

    别人看不懂的考题,对于白易来说实在是简单容易,为了不显眼,白易特意等待了半晌,等到有几个青年胡乱写出答案之后,他才动笔,写出的答案竟与问题一样简单,一样只有四个字。

    一花百草。

    写下一花百草四字,白易将考卷轻轻放下,转头看了看一旁的白玉,发现妹妹也正在提笔作答,只不过另一侧的小王爷高仁,目光呆滞,看样子是答不出来了。

    稍许之后,白玉已经写出了答案,虽然她写的跟哥哥有些不同,不过大致相仿,答的是一朵牡丹,百棵青草。

    白玉在看到考题之后,先是一怔,她第一次参加这种仙家大考,本以为是陪哥哥来长长见识,没想到这种古怪的问题,自己居然听哥哥讲过。

    “花为气,草为脉,一气入百脉才是上佳法门,称为气通百脉,可调阴阳,顺气健体。”

    耳边回荡着哥哥在布衣巷中给自己讲解的那种行气法门,白玉豪不思索地写下了答案,心中还在啧啧称奇,心说读书果然有好处,哥哥书读的多了,连这种仙家的考题都了解,这次要是能和哥哥一起进入苍云宗,自己岂不也成仙人了。

    白易曾经给妹妹的讲解,其实讲的就是对于炼气期心法的一种感悟,能得到散仙强者的感悟,白玉要是还答不出这种问题,那就怪了。

    不担心白玉,白易看着高仁纠结的模样,一时心血来潮,轻声道出了一句怪话:“锁下隔一。”

    甜郡主的位置离着较远,白易没办法帮她什么,不过高仁就在身边,反正此时无趣,就帮这位小王爷一次,只要高仁不算太蠢,这句话的含义就能猜透。

    安静的草地上,只有微风掠过草尖的沙沙声,前面有仙家,谁也不敢舞弊,白易的轻语已经极低,高仁都勉强听到,按理说远处的三大执事应该也不会察觉。

    可是白易这句低语刚刚出口,杨一帆眼中就是一冷,身前剑光一转,豁然起身,踏剑而行,转眼间就到了白易的面前。

    “你,刚才在说什么!”

    杨一帆眼露冷芒,怒视着面前的少年,居高临下地冷冷问道,一股令人胆寒的气息扑面而来。

    灵识……

    白易心中暗道,表面上却做出有些惶恐的神态,急忙站起抱拳道:“老家方言,意为静心。”

    “方言?”

    杨一帆有些不信,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易,看其只是惶恐,并无畏缩心虚,这才冷哼了一声:“哼,仙家大考上胆敢随意喧哗,便是对仙家不敬,你可以走了,今生无缘仙门。”

    仙家大考的严厉,众所周知,甚至有一次一个青年打了喷嚏,都被当时的负责人驱逐,别看三大执事在随意谈论,可他们的灵识却早就放出,一旦有些动静,就能轻易察觉。

    将白易逐出考场,杨一帆准备反身离去,一个考仙的少年而已,在他眼里根本微不足道,不过当他转身之际,无意中扫了眼对方的答卷,离去的身影就此停住。

    看到白易答卷上简单的一花百草四个字,杨一帆眉头一皱,沉吟片刻,再次打量了一番对面的少年,改口道:“念你是初犯,此次作罢,再要喧哗,可就没机会了。”

    杨一帆也是看到白易的答案十分正确,而且是最佳的答案,不忍外门少了一个弟子,这才网开一面,何况他真就没听懂那句‘锁下隔一’到底说的什么,还真像一种方言。

    等到杨一帆离去,白易有些惶恐的脸色,渐渐平复,一种古怪的神色一闪而逝。

    从大考开始之前,他就觉得杨一帆不大对劲,刚才对方来到近前,他终于看出了这位外门执事的怪异,那个杨一帆不但眉宇间透着一股古怪的气息,一只手上的拇指,竟然隐隐发灰。

    “阴魂附体,侵至紫府,不出一年你就要变成个死物了……”白易在心头自语:“看来这个杨一帆的麻烦不小,难道苍云宗外门存在什么鬼物?”

    以万载的修真经验,白易一眼就断定了杨一帆体内被鬼物所侵,于是开始疑惑了起来,那种侵袭杨一帆的鬼物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邪物,白易有的是方法能将其驱除,看对方就快病入膏肓的模样,他自己应该早就察觉,却为何还留着那鬼物?

    难道想要炼化这道灵体来增进修为,还是那个杨一帆不敢将实情告知宗门强者?

    看出了杨一帆的麻烦,白易却看不出这位外门执事为何养鬼为患,而此时比他还要疑惑的,是小王爷高仁。

    高仁就听到了一句‘锁下隔一’,随后白易差点被取消资格,这位小王爷此时那叫一个费解,心说白兄你说的什么意思啊,什么锁下隔一,那真是你老家的方言?你让我静心作答?

    可我根本就不会啊,静心有个屁用。

    猜了好半天,高仁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一圈,也猜不出白易的提示,索性不猜了,垂头丧脑地坐在那里,回想着一些趣事,眼看着一个时辰的时限即将过去,高仁忽然眼前一亮。

    他终于想到了家中的千机锁!

    锁下隔一,难道白兄指的是千机锁?

    想到这里,高仁急急思索,如果锁下隔一的锁是千机锁,那隔一又是什么意思,千机锁下面能有什么,难不成还有个百机锁?

    疑惑间,高仁终于想到关键,千下面是百,百下面是十,十下面是一,那么锁下隔一,岂不是说百与一!

    我懂了!

    高仁终于恍然大悟,在心底欢呼呐喊,高兴得差点手舞足蹈,在考卷上工工整整写下了四个大字:百花一草。

    答出了考题,高仁这个得意,就差摇头晃脑了,向白易递去一道炫耀的眼神,可换来的,却是对方的摇头轻叹。

    白易不用看都知道,高仁这个粗心大意的小王爷,就算猜出他的提示,也一定给写反了,果不其然,人家还真就写了个百花一草。

    看到白易的模样,高仁摸了摸脑袋,再次审视了一番自己的答案,心说百和一,我写的对啊,难道哪里出了纰漏?

    自己想象了一番百朵花儿盛开,中间却只有一棵青草的怪异模样,高仁这才惊觉自己好像写反了,在大考堪堪结束之前,急忙把百与一调换了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