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二十八章 外门任务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垄千里的冷喝,房中的白易无奈地摇了摇头,推门走了出来。

    白易也没想到这个笑面虎垄千里竟如此小肚鸡肠,连派谁去完成任务都要斤斤计较。

    “呵呵,你就是姜大川的小叔?”

    垄千里虽然在笑,可那副笑容里仿佛藏着一把刀,看起来十分阴冷,不愧那笑面虎的外号。

    “大川是我故友之后,勉强算是我的晚辈。”

    面对入云谷执事,白易更不会暴露自己的特殊,刻意显露出一种慌乱的神态,装作恭敬地答道。

    “哼!”

    垄千里看到白易的态度还算谦卑,冷哼了一声,教训道:“你给我记住,这里是入云谷,不是你们攀亲戚的地方,总想着偷奸耍滑的人,趁早给我滚蛋,苍云宗可不是养闲人的地方!”

    训斥完,垄千里命令白易与高仁替下了两个姜大川选出的外门弟子,这才得意地大步离去,走向另一片居住区。

    把草坪四周的居住区走了一遍,每一处居住区都选出三个弟子,不多时,垄千里的身后已经跟着了几十个外门弟子,其中大多数都是几天前刚刚拜入外门的凡人弟子。

    将这些弟子带到了一座高大的木屋前,垄千里冷笑道:“这次的外门任务是‘切皮’,按照居住的区域划分,三人一组,每组需要切成百张兽皮才算完成任务,限时一天,完不成任务的也别想偷懒耍诈,一天切不完就给我切两天三天,切好一百张才能回去。”

    垄千里讲的规则已经十分清楚,这次的任务有一天的时限,完不成任务将不会累积到各自居住区的任务总和,不过就算完不成任务也别想蒙混过去,每组都得切够百张才能离开。

    完成了,算一次任务累积,完不成,也得把百张兽皮切好,这种任务对于居住区的外门弟子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好处,哪怕累积到了百次任务,得到的灵石也是各个居住区的最强者,其他的弟子根本就是免费的苦力。

    那些新入外门的弟子,听到这个怪异的任务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人群中还有十多个炼气初期的老弟子,他们一听是切皮任务,顿时面露苦相,好像这个任务十分难缠。

    “具体的规矩,你们进去就会明白。”垄千里冷笑道:“都给我听好了,切兽皮的尺寸不许差错半分,那可是用来制符的妖兽皮,毁坏了一张,我让你们吃不了给我兜着走!”

    厉喝之后,垄千里一甩衣袖,独自离去,老弟子们愁眉苦脸地走向大屋,新弟子们也好奇地跟了进去。

    听到制符的妖兽皮,白易就明白了这次任务的究竟,好整以暇地随着人们走进大屋。

    空旷的木屋里,挨着四周的墙壁分别摆放着一张张厚重的木桌,每一张木桌上都有三柄短刀与一堆兽皮,在木屋的中心,是一块半人高的木牌,上面记载着兽皮的来源与需要切割成的详细尺寸。

    高仁挑了一张木桌,捏扯了一番桌上的兽皮,惊讶道:“这是什么皮,比上好的狐裘都要柔软坚韧!”

    “一级妖兽雪鬃狼的兽皮。”与高仁白易同组的老弟子哭丧着脸说道:“别看这雪鬃狼皮柔软,韧性却极好,炼气初期的弟子都很难切割,没有修出灵气的弟子,切个三五张就得满手血泡,笑面虎这是要给你们这些新弟子来个下马威呀。”

    “很难切么?”高仁抄起桌上的短刀就要下手。

    “你慢点!”那老弟子一惊,急忙拦住,道:“这是妖兽皮,可不是普通的皮毛,切坏了一张,我们就得被笑面虎扒掉一层皮,你们俩先看着我,学会了在慢慢来,反正我们在一天内是完不成任务的,熬个两三天,把百张兽皮切好就行了。”

    说完,老弟子将体内灵气灌注到短刀中,开始小心翼翼地切割了起来。

    足足一刻钟的时间之后,老弟子终于切好了一张宽三寸,长五寸的兽皮,而后大出了一口气,放下短刀休息了起来,这种不但需要运转灵气还需要精神时刻高度集中的切皮任务,就连炼气初期的弟子都无法连续进行,切完一张需要休息好长一会儿。

    看到老弟子十分费力的模样,高仁不忿地开始动手,可他费尽全力地切了半晌,只在兽皮上留下一个小小的豁口而已,连一刀都没有裁出来。

    掂了掂桌上的短刀,白易确认这种短刀是种低阶法器,比飞芦剑要锋利一些,是一种专门用来切割兽皮的工具。

    将体内灵气催动,白易轻轻地划了几刀之后,一张兽皮就被轻易地切了出来,见他如此轻易地割下兽皮,正在休息的老弟子顿时惊呼道:“灵气!你修出了灵气!”

    看着对方惊讶的模样,白易只是点了点头,就准备继续切割。

    这种切割兽皮的任务,寻常的炼气初期弟子都觉得费力,需要十分专注地运转体内灵气来控制短刀,因为兽皮的用处是制符,尺寸不允许有半分差错,否则的话就是废料。

    “等、等等!”

    那老弟子还没惊讶完,发现白易还要动刀,立刻吓得脸都白了,急忙抢上前去,将白易切出的兽皮仔细丈量了一遍,随后更加惊讶了起来。

    “不但四天就修出灵气,对于灵气的掌控还如此娴熟,你……”

    这位老弟子还从没见过几刀就准确无误地切出一张兽皮的外门弟子,看白易的手法,就连炼气中期的外门弟子也无人能及,一时万般不解地问道:“你、你拜入外门以前,是做裁缝的吧?”

    白易一笑,竖起拇指道:“好眼力。”

    “怪不得呢,要不是裁缝出身,谁能切得这么准,原来大川师兄的小叔,以前是个裁缝。”老弟子喃喃自语。

    不理自语的老弟子,白易又切出一张兽皮,之后放下短刀,坐在一旁休息了起来,倒不是他无法继续,而是不想引人注意而已,否则的话,白易一次就能轻而易举地切出百张兽皮。

    这份切兽皮的任务,其实是在考验弟子们运用体内灵气的准确程度,只有将灵气运转得极其熟练的人,才能更加轻松地切割出尺寸正确的兽皮,以白易对于灵气的掌控,切出百张兽皮根本不用一天,半个时辰就够了。

    高仁发觉白易切得十分轻松,索性也不切了,嬉皮笑脸地坐在白易身边,谈天说地了起来,这才叫挨着大树好乘凉。

    从早上一直到黄昏时分,木屋里的外门弟子,只有三组勉强完成了任务,其他组的弟子有些连一半都没有切完,尤其是那些新弟子,几乎个个满手的血泡。

    高仁看到白易切好了最后一张兽皮,欢呼了一声,当先跑出木屋,他虽然什么都没干,可是憋了一天也够闷的了,白易则神态轻松地与那同组的老弟子向外走去。

    白易三人刚刚离开,邻桌一个长脸的新弟子顿时眼珠一转,跟他同组的两人低声商量了一番,偷偷将自己灰袍内的一件皮袄褪了下来,极快地切成了一些小块儿,混在原先切好的十来张兽皮当中,然后悄悄与白易桌上的百张兽皮掉了个包,等做完这一切,三个新人古怪地低笑了起来,先后离开了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