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三十四章 以命抵命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易返回自己的住处后,面如冰霜。

    没进宗门之前,费老已经说过垄千里此人笑里藏刀,是入云谷里最危险的人物,可没想到这个笑面虎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刚入外门就惹来一番麻烦,看来这苍云宗,吴程那逆徒是多年不曾过问了,养得满门的是非,乌烟瘴气。”

    一番冷语之后,白易盘坐榻上,服下一粒通脉丹,运转心法修炼了起来,如今既然被外门执事惦记上,他只能加快修炼速度,否则就是任人宰割的下场。

    白易口中的逆徒吴程,便是苍云宗的开宗祖师,早已隐世多年,不问世事的苍云老祖。

    以白易的心智,哪还看不出垄千里打着什么心思,但以此时的修为,除了加快修炼速度之外,白易实在没什么好办法。

    直接去找苍云老祖,说自己是他师尊?

    白易想都没想过。

    别说到时候苍云老祖会不会信,只要逍遥仙君没死这个消息一传出去,白易相信那五位散仙仇家会立刻来临,连自己带着苍云宗,顷刻间就得化为一片齑粉。

    如今之计,只有显露出自己修炼的恐怖天赋,尽快达到炼气后期,进入内门,到时候一个外门执事就算胆子再大,也绝对不敢在内门随意妄为。

    不再保留,白易开始了全力的修炼,一旦放手修炼,他有信心在半月内达到炼气中期,在两三月后就进阶到后期。

    一连三天,白易足不出户,随着苦修,体内的灵气逐渐壮大,几乎填满了半个紫府,如果灵气超过紫府的一半,就是达到炼气中期的象征。

    木屋中,白易的修为渐渐接近炼气中期,然而入云谷深处,听到了手下回报的垄千里,脸上的冷笑却越发狰狞。

    将心腹屏退,垄千里眼中冷芒闪动,低语道:“猎户出身,寒门学子,嘿嘿,白易呀白易,你的身世我已经查了个一清二楚,如果你身上没有宝贝,哪能如此快速地修出灵气,还能战败木人傀儡?既然你不识抬举,可就别怪本执事心狠手辣了!”

    抖了抖胖手,垄千里冷笑着走出住处,当天夜里,一道无辜的生命在入云谷中消散。

    在白易离开木人石的三天之后,也就是他从葛氏兄弟身上夺来低阶灵石的第七天,入云谷里传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

    葛氏兄弟中的一人,因为伤势过重而身亡,死在了自己的住处。

    这个消息一出现,入云谷里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无数外门弟子议论纷纷,惊诧不已,然而人们谈论的焦点,全都是一个名字。

    白易!

    外门弟子都知道,葛氏兄弟武取他人不成,反被夺去了低阶灵石,而击败葛氏兄弟的,就是白易。【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在入云谷里,外门弟子之间相互武取打斗,只要不出人命,三大执事基本不会过问,可是一旦出了人命,那就是违犯了宗门戒律,谁出手杀人,谁将以命抵命。

    过去了六天,葛氏兄弟中的一人才死,这种并非当天毙命的命案,其实有两种解决的方法。

    一是抵命,即刻处死,二是重罚,但不必赔命,然而如何抉择审判,只在外门执事的一念之间。

    说白了,白易陪不陪葛氏兄弟的命,入云谷三大执事说了算。

    当白易从姜大川慌慌张张的述说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眼中瞬间闪过一道杀机。

    他出手的力道拿捏得准确无误,别看葛氏兄弟当天狼狈不堪,浑身是血,却全是普通的外伤,绝对没有性命之忧,养个一年半载就能痊愈,几天后死了一个,必然是有人动了手脚。

    垄千里!

    根本不用多想,白易立刻断定,葛氏兄弟中一人毙命,就是垄千里暗中下的黑手。

    为了挖出自己的秘密,垄千里居然暗害无辜弟子的性命,其心之毒,堪比蛇蝎!

    遇到如此歹毒的外门执事,白易已然生出了杀机,一旦逍遥仙君杀机一起,那对方就成了必死的下场。

    不过现在的白易,还无法对付一个外门执事,只好压下心中的杀意,沉吟对策。

    把柄已经握在了垄千里的手里,危机即刻就要降临。

    沉吟片刻,白易问道:“入云谷三大执事,何人负责刑罚?”

    姜大川听到葛氏兄弟的消息后,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说道:“负责处罚外门弟子的,大都是垄千里,不过要是处死弟子的话,需要三大执事齐聚,小叔,您还是赶紧找家中的长辈帮忙吧。”

    “三大执事齐聚么,那就好办了。”低语中,白易神态自若,没有丝毫的慌乱。

    哐当!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屋门突然被人砸开,垄千里当先面沉似水地走了进来,他的身后,是另外两位执事曹岩与杨一帆。

    “白易,你杀害同门触犯宗门戒律,罚你以命抵命,你还可有话说。”垄千里站在屋中,义正言辞地冷喝,摆出一副秉公断案的架势。

    曹岩在一边叹息道:“我等身为入云谷执事,一时疏忽才酿成大祸,外门多年没有出过人命了,没想到你这弟子下手这么重,毫不顾虑同门之情。”

    “他如果顾虑过同门之情,就不会下死手了,哼!”垄千里盯着白易,冷哼道:“外门的规矩,害人性命者,以命抵命,把他给我关进地牢,明天处死!”

    随着垄千里的吩咐,他身后的几个弟子一拥而上,一旦白易被押入监牢,那就是任人宰割的下场。

    三大执事中,只有杨一帆站在一侧,神态有些萎靡,也没看白易,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且右手紧捏成拳,将拇指紧紧包在了拳里,显得有些古怪。

    “过了六天对方才死,如果这样也得要我赔命,是不是我今天打你垄执事一个嘴巴,半年后你死了,也要算在我的头上。”白易冷语说道,眼中忽然现出一股淡漠得令人心悸的眼神,扫了眼冲来的弟子,冷喝道:“给我退下!”

    这一句退下,带起了一股莫名的压力,那些想要将白易捆起来的弟子,竟全都停在原地,当他们看到白易那种淡漠苍生般的眼神后,居然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打我垄千里的嘴巴?嘿嘿,你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垄千里发现手下的弟子一时不敢上前,忽然狞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扭曲,好像一条条毒蛇吐信,说罢,他就要亲自动手。

    “杨执事。”白易看都没看逼近的垄千里,转头对着杨一帆说道:“我白家曾经对你杨家有过大恩,这份恩情,今天你是不是该还了。”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