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三十九章 两种材料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易从灵脉返回住处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入云谷里一片宁静。

    刚一进居住区,高仁立刻窜了过来,惊喜道:“白兄,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执事取消了责罚?不用你去开矿了?”

    姜大川也凑了上来,惊疑不定地说道:“小叔啊,你不是偷偷跑回来的吧?这要是被人知道,免不了一顿鞭刑啊,趁着没被发现,您老人家还是赶紧回去挖矿吧。”

    “你去替我挖吧。”白易没好气地说道:“反正你是晚辈,就该有个晚辈的样子。”

    “我、我这身子太弱啊小叔!”

    姜大川一听要他去挖矿,顿时哀嚎道:“小叔啊,不是我不想去啊,你看我这么年幼,去了矿上还不得累个半死,您老人家就忍心让孩儿去受苦么!”

    被姜大川气得有些好笑,白易伸手抓住对方一缕络腮胡须,笑道:“胡子都一大把了,你这还叫年幼?”

    “我就是毛发浓密了一些,其实我还小。”姜大川不好意思地扭捏道,一旁的高仁差点又吐了。

    把姜大川赶到一旁,白易说道:“我已经进阶炼气中期,灵脉开矿的责罚结束了。”

    “什么!”姜大川瞪着眼喊道:“这就炼气中期了?小叔,你这是修炼呢还是吃饭呢,这也太快了吧。”

    “白兄,你都进阶炼气中期了?”高仁也惊呼了起来:“我们一起进入的宗门,我还没到炼气初期,你就中期了啊。”

    没管一惊一乍的姜大川,白易走向自己的木屋,对高仁说道:“上次给你讲的东西,只要多加领悟,自能凝出灵气。”

    姜大川一听,顿时眼冒贼光,也不见外,抢着说道:“小叔,您不能偏心,也指点指点我这晚辈啊。”

    “你我境界相当,我指点你什么。”说着,白易走进了木屋。

    看到白易不爱理他,姜大川立刻粘上了高仁,讨好道:“嘿嘿,高师弟,我小叔给你讲了什么,说给我听听呗,放心,我姜大川发誓,绝不外传!哎,哎!你别走啊!”

    受不了这位大川师兄的软磨硬泡,高仁不厌其烦之下,把白易对他的指点,给姜大川讲了一遍。

    讲完之后,高仁没觉得什么,他还以为那就是白易修出灵气的经验之谈,可是姜大川听着听着,神情是越来越凝重,最后几乎要惊恐了起来。

    “这、这是我小叔给你讲的?”

    姜大川无比震惊地说道:“如果我在凡人的时候知道这番要点,根本用不着耗费几年的时间才凝出灵气,这种经验恐怕连执事都无法体会得到吧,或许长老级别的强者才能领悟。”

    震惊之余,姜大川对于白易更加敬畏了起来,原先他认为白易身后的靠山撑死是个内门普通弟子,如今看来,白易家中的那位长辈,很有可能是宗门内的真传弟子,甚至是一位长老。【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姜大川的狐疑,白易根本就没兴趣,回到屋中之后开始闭目盘坐,稳固着刚刚普生的境界。

    午夜时分,一弯明月高挂天边,正在房中打坐的白易,忽然睁开双眼,与此同时,一道筑基程度的灵识从屋外降临,犹如微风一般,将这间木屋彻底查看了一番。

    当这道灵识察觉到白易的存在之后,明显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波动,而后瞬间散去,没过多久,杨一帆推门冲了进来。

    “你进阶了!”杨一帆不敢置信地说道:“半天而已,普入炼气中期,这是什么天赋!”

    “灵矿中灵气浓郁,凑巧进阶而已。”敷衍了一句,白易平静地说道:“杨执事深夜到访,想必是为了体内的顽疾,我说两种材料,你要记好。”

    “你说!”杨一帆抛去惊奇,满脸期望地仔细聆听。

    “第一种,三爪寒蛙鳞。”顿了一顿,白易接着讲道:“第二种,冰芯泥猴草。”

    一听这两种材料,杨一帆就是一惊,脱口道:“这两种材料价值不菲,每一种都需要数百低阶灵石,两种加起来恐怕要上千灵石才能买到,你确定这两种材料能驱除我体内的鬼物?”

    摇了摇头,白易笑道:“杨执事记错了,我只说帮你压制鬼物,可没说能将它彻底驱除,想要靠着千块低阶灵石的代价就把它赶走,那这只百年的老鬼,也太不值钱了一些。”

    杨一帆听到这里,微微一愣,苦笑了一声,道:“能压制也好,至少有机会等到你家的那位长辈,只是三爪寒蛙鳞与冰芯泥猴草,一个是炼器的材料,一个是炼丹的灵草,要如何炼制才能成丹?而且两种材料都属于极寒之物,鬼物未必会惧怕吧。”

    世间鬼物,惧怕的是阳炎之力,白易说的两种材料都属于寒系,看起来可未必能对付得了鬼物,弄不好还会壮大鬼物,加速吞噬杨一帆的神魂。

    “寒极生炎,这两种材料对付百年程度的鬼物最合适不过。”白易好整以暇地缓缓说道:“这两种材料不是用来炼丹,你只要以冰芯泥猴草包裹一片三爪寒蛙鳞,时刻捏在手里,至少能保你三年内无碍。”

    说着,白易看了眼杨一帆泛黑的右手,提醒道:“你右手经脉尽存鬼气,捏在左手。”

    “不用炼制,不用运功,就捏在手里这么简单?”杨一帆有些怀疑地询问。

    “信不信由你。”白易淡然一笑,不在解释。

    沉吟片刻,杨一帆一咬牙,沉声道:“好!现在我就去筹措灵石,三天内应该能换到两种材料,如果有效的话,只要你住在居住区,垄千里就害不了你!”

    杨一帆不再多留,直接返回自己的住处,准备筹措灵石。

    等到对方离去,白易淡淡一笑,低语道:“三年之内,如果此人能为我所用,自会教他驱除鬼物的方法,如果是个反复无常,不堪大用之辈,那便自生自灭好了,修为停滞……看来杨一帆的麻烦,还不止一个鬼物这么简单。”

    白易告诉杨一帆压制鬼物的方式没错,却只是一种延缓鬼物吞噬元神的低级手段而已,说白了,治标不治本,杨一帆在三年内的确没事,可三年之后,那只鬼物仍旧会将他的元神吞噬。

    彻底驱除百年鬼物的方法,白易不是没有,而是不想现在就教给杨一帆。

    毕竟杨一帆这个人,白易还并不了解,自己已经显露出恐怖的修炼天赋了,再要显露出其他令人震惊的手段,岂不更加招人怀疑。

    三年内,如果确认杨一帆能为自己所用,白易才会出手救他,否则的话,一个宗门执事的死活,白易可没有半分兴趣。

    别说是一个筑基境界的执事,就是苍云宗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与宗主,都不敢奢望成为散仙的手下,那杨一帆若是识相,死心塌地为白易做事,或许将来会得到一场天大的造化。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