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四十四章 执法长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灰发黑衣人既然认出了白易,就绝不会容白易活着,他们这次袭击入云谷,所图的,并非仅仅一条低阶灵脉。

    催动飞剑,黑衣人突然出手,剑光一闪,直奔白易的胸口。

    看到对方动手,白易心头就是一冷,背在身后的飞芦剑瞬间祭出,挡在身前。

    白易已经运转出全部的灵气,他这柄木剑的防御,就是炼气后期的弟子全力攻击,也很难一击就攻破,只是,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比他高出整整一个境界,而且灰发黑衣人的飞剑,更是达到了高阶法器的程度。

    修真者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一件比对手高出一阶的武器就成了胜败的关键,何况是如今这种法器等阶差距巨大,境界也同样差距巨大的情形。

    突如其来的强敌,白易根本没有料到,以手中低阶法器抵挡的同时,身体向后急退,将炼气中期的灵气运转到极致。

    即便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所带来的,只能是弱者的毁灭。

    飞芦木剑与对方的法器飞剑相撞的瞬间,被折成了两半,木屑在银白的月光里纷纷洒落,如同下起了一场彻骨的寒雪。

    噗!

    灰发黑衣人的飞剑斩断木剑之后,直接刺入对手的胸口,本就急退的少年犹如柳絮般倒飞而去,跌落在荒草之间,洒下一路鲜红。

    黑衣人点手唤回飞剑,扫了眼剑刃上三寸多长的血迹,露出一种不屑的神态,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催动起灵识,想要确认对方的死活。【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灵识刚起,忽然入云谷灵脉方位传来一阵长啸,数十道剑光从灵脉处升起,向着谷外飞驰。

    察觉到同伴撤离,灰发黑衣人眼神一动,不在查看白易,跳上飞剑,急急离去。

    灵脉精髓到手,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那个炼气期的少年挨了自己全力一剑,就算有木剑法器抵挡,也绝无生还的可能,灰发黑衣人这才不理生死不明的白易,迅速逃走,要是再晚一些,等到苍云宗的长老来临,不但计划败露,他们一个也走不了。

    百名黑衣人逃走之后,入云谷里,只剩下一片狼藉。

    无数外门弟子的尸体遍布谷中,这次被杀的弟子,多达三四百人,更有数百人身上带伤,苍云宗外门伤亡惨重。

    杨一帆此时站在灵脉外,手提长剑,满脸呆涩,一身的血渍。

    在赶来灵脉的路上,杨一帆与两个正在屠杀外门弟子的同阶黑衣人交手,互相都被击伤,等到黑衣人撤走,他才急忙赶到灵脉,可是灵脉精髓已经被挖走。

    那可是百十多个同阶的修真者,就算追上去也不够人家杀的,呆愣了片刻,杨一帆急急收起长剑,不顾自己的伤势,在谷中疯狂地寻找着白易的下落。

    没过多久,一道耀眼的红芒突然在极远处的山脉中冲天而起,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出现在入云谷内,一道恐怖的灵力波动同时将整个入云谷覆盖,在这股灵力之下,所有的外门弟子都觉得头皮发麻,心神剧颤,好像遇到了天敌的野兔一样,无比的惶恐。

    入云谷的草坪中心,耀眼的红芒退去之后,现出了一位身穿紫袍,头束红菱的女子,看年岁在三十左右,皮肤白皙,身材婀娜,却面如寒霜,娇美的眉宇间,煞气涌动。

    正在寻找白易的杨一帆,发现有宗门强者来临,急忙上前,当他看到草坪中的女子之后,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恭敬地施礼道:“外门执事杨一帆,拜见执法长老。”

    女子眼神冷冽地看了眼杨一帆,沉声问道:“你可看清是何人夜袭入云谷。”

    “是近百名黑衣人,蒙着黑纱,修为都在筑基境界。”杨一帆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当时距离灵脉很远,等赶到灵脉,那些黑衣人已经……”

    “他们逃走的方位。”女子不耐地轻喝了一声,打断了杨一帆。

    “北方。”

    杨一帆急忙回答,话刚出口,他对面的女子已经祭出了一柄通体深红的飞剑,一步踏上,瞬息远去。

    “法宝……”杨一帆望着女子远去的背影与脚下的红剑,不由得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忌惮地自语。

    这位紫袍女子名叫楚久红,管理宗门内的戒律,是苍云宗执法殿的执法长老,修为达到了恐怕的元婴初期,为人十分严厉,就连宗门内那些备受长老们看重的真传弟子都十分畏惧这位容貌颇美,却冷如冰霜的执法长老。

    轰!

    杨一帆刚在执法长老的威压下回过神来,入云谷北方的天际中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一片火光伴着漫天飞雪冲天而起,雪与火的交融之间,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天象,几乎映红了半边的天际,在夜晚格外明显。

    稍许之后,执法长老楚久红御剑归来,原本十分俊美的俏脸,此时低沉得可怕,在杨一帆惊恐的目光下,楚久红将一个以死的外门弟子一剑切开,剖成了两半。

    剑光过后,本该血流满地的景象并未发生,这个外门弟子的尸体,居然滴血未出,好像被冰封了一样。

    散出庞大的灵识,将入云谷所有被害弟子的尸体都感知了一遍,楚久红黛眉紧蹙,吩咐杨一帆救助受伤的弟子,随后御剑返回了宗门。

    不多时,一队五十人的修真者御剑而来,修为都在筑基境界,人人身穿黑色道袍,衣领上全都印着一柄小剑的标志。

    这些修真者都是执法殿的弟子,来到入云谷后,有人封锁灵脉矿山,有人开始协助杨一帆救助那些重伤的外门弟子,收拾着入云谷的残局。

    苍云三峰中名为‘望月’的山峰上,楚久红站在一位十分儒雅的紫衣道人面前,沉声道:“宗主,袭击入云谷的恐怕不是小门小派,我追出宗门之后,感知到同阶强者的气息,区区百名筑基修士居然有元婴强者接应,决不正常,而且入云谷有半数以上的弟子尸体,血液被冰封,想必那些人的飞剑上存在冰系法术。”

    儒雅的紫衣道人看样貌不到四十,好像个士子书生,不过眉宇间隐隐透露着上位者的气势,目光平静稳重。

    “大普境内,三大宗门,只有寒玉宗精通冰系道法。”苍云宗主彷如自语,眉峰渐渐皱起,道:“苍云宗与寒玉宗不算交好,但也互不干扰,他们没有道理为了一条低阶灵脉与我们结仇,更没道理派出一位元婴强者。”

    苍云宗主沉吟少许,问道:“对方修为如何。”

    “没到元婴中期,功法却十分霸道,能力压于我,出手就是罕见的冰雪法术,对方始终以灵力遮蔽容貌,看不出是谁。”楚久红如实答复,之后请示道:“宗主,要召集其他长老么?”

    苍云宗主摆了摆手,沉吟半晌,若有所思地说道:“一条低阶灵脉,不至于元婴强者出手,既然对方派出强人,必有其他目的,我们静候即可。”

    损失一条低阶灵脉与一些不入流的外门弟子而已,元婴强者根本不会在意,何况元婴境界的修士一旦交手,便是惊天动地不死不休的恶战,那种程度的强者,如果不是天大的好处,根本不会互相搏命,而且胆敢在苍云宗的脚下强抢一条低阶灵脉,对方必然有着更大的企图,在苍云宗宗主的眼中,失去低阶灵脉不算什么,防止被另外两大宗门算计才最重要。

    苍云宗深处,掌控这座古老宗门的强者,推断着敌人的用意与宗门的运数,而入云谷的一片密林中,胸口已经被鲜血染满的少年,豁然睁开了遍布血丝的双目!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