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六十四章 割肉引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返回天牢里的住处,白易抄起一柄形似扫帚,前端却没有管帚的古怪工具,原本扎满竹枝竹条的地方变成了空心的凹槽,凹槽里还涂抹着一些黏糊糊的油脂,拿起来好像一个大号的火把,看起来十分怪异。

    这种扫帚只要引来明火,顶端就能燃烧起来,形成一种长条形的火炬,能灼烧掉墙壁高处的苔藓,是苍云宗天牢里专门用来清理苔藓的一种清洁工具。

    拎着怪扫帚出门,白易寻了处火把,将扫帚引燃,而后开始灼烧起墙壁上的厚厚青苔。

    打扫天牢的主要任务,就是清理掉所有墙壁上的苔藓,有了燃烧火焰的扫帚,清理起来就更方便一些,只不过天牢的范围太大,至少要十天半月才能将东部区域的苔藓彻底清除。

    犹如个刷墙的工匠一样,白易上下挥动着扫帚,一缕淡淡的灵气顺着他的手臂被灌注到扫帚当中,当白易再次挥手之际,那怪扫帚上的火焰居然明显变得猛烈了起来,温度比原先至少提高了一倍,所过之处,厚厚的苔藓瞬间干枯消退。

    “这种磨练灵气的绝佳任务,难道没人看得出来么?”

    一边快速清理着墙壁上的苔藓,白易一边低声自语:“都嫌弃一块低阶灵石的任务奖励太少,殊不知在这里劳作一月,获得的可不仅仅是一块灵石,而是对于运转灵气的更高感悟。”

    将灵气催动到扫帚前端的火焰里,会暂时提升火焰的温度,却需要耗费灵气,以前也有许多弟子用过这种以灵气增强火焰温度的方法,可最后都嫌灵气损耗太快而放弃,就靠着扫帚前端的普通火焰来灼烧苔藓,以为这样最为省力。

    打扫天牢,是执事堂里最安全的任务之一,有许多刚刚进入内门的弟子都来完成过这种任务,然而并无一人看出这份任务的真实用意,也没人看出那种火焰扫帚的真正用处。

    修真者催动法器法宝,施展道法神通,最基础的条件就是灵气的熟练掌握,就像秀水居那位刘奎,刚刚修成唤雷术,一个不小心就会失控,没有长时间的习练根本无法彻底掌握,倒不是唤雷术很难施展,而是施展唤雷术时灵气异变所产生的剧烈波动,刘奎根本就无法控制。

    天牢里的火焰扫帚,却能提升修真者对于灵气的掌握能力,用一个月的时间耗费灵气去增强火焰的温度,实际上,就是对于运转灵气的磨练。

    可惜的是,好像苍云宗内门弟子,没人看出来天牢任务的良苦用心,还以为这种任务最为低等,耗时耗力不说,奖励还极低。

    摇了摇头,白易对于苍云门人的心智大感失望,他现在虽然境界低微,可是经验还在,对于灵气的掌握早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自然不需要再去刻意磨练什么。

    半天的功夫,白易已经清理完一大片区域的青苔,要是全力以赴,不出三天,天牢东部区域的青苔将彻底消失。

    还有一整个月的时间,白易也不急于一时,当体内灵气差不多耗尽之际,便停下了劳作,返回住处。

    在返回的路上,白易经过了一间十分肮脏的监牢,离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臭味,那股味道就好像在阳光下爆晒了一整天的腐肉,闻起来令人作呕。

    缓步经过那间肮脏的监牢,白易扫了里面一眼,看到监牢的暗处斜倚在墙角的一个怪人,那人蓬头垢面看不清面貌,破衣烂衫不说,还一动不动,都看不出是死是活。

    即将走过这间监牢的时候,白易的脚步微微一顿,眼中露出些许的好奇,望向怪人身前不远处的一小块黑红的东西。

    这里是修真宗门的天牢,如果囚犯死了当然不会留着,早就扔了出去,能留在这里的,就一定是个活人。

    白易对那怪人没什么兴趣,不过怪人身前的东西倒是引起了他的一丝兴致,那小块黑红的东西十分肮脏,别人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可是白易一眼就能认出,那竟是一小块血肉!

    监牢里不会出现活食,更不会平白出现一块血肉,除非是怪人自己身上的东西。

    那怪人居然割下了自己的一块肉!

    臭气熏天的监牢外,白易毫不在意,竟然站了许久,直到他发现脚下有一些个头很大的黑蚂蚁被腐肉吸引,排着整齐的队列爬进了监牢。

    看到被腐肉引来的黑蚂蚁,白易点了点头,低声赞道:“好办法。”

    蚁能驱毒,凡间的郎中都懂,何况是修真者,不过黑蚂蚁的解毒能力十分有限,大多的时候都是用来抑制毒力发作。

    听到白易的低语,监牢中的邋遢怪人轻轻动了一下,随后就再次沉默,不声不响,好像个活死人一样。

    微微一笑,白易若有深意地看了眼黑暗中的怪人,大步离去。

    在白易看来,那怪人体内一定存在着可怕的毒力,应该是中毒后久治不愈,这才不得已之下割肉引蚁,用黑蚁的微弱药效来稍微缓解体内的毒素。

    白易返回住处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没等他休息,一个天牢守卫提着食盒寻了过来,让白易将饭食分发给东部区域的各个囚犯。

    天牢的囚犯每天只供给一顿晚饭,白天的时候童灵已经送来了吃食,到了晚上,天牢的守卫们才会把童灵送来的吃食分发给其他囚犯,既然东部区域来了个完成宗门任务的弟子,天牢守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白来的劳力,这叫不用白不用。

    接过食盒,白易一阵苦笑,看来但凡接取天牢任务的弟子,都会被人看不起,被认为是胆小如鼠之辈,连天牢的守卫都得欺负一番。

    东部区域只有十几个囚犯而已,而且每人的吃食都是小小的一碗清汤稀粥,连菜叶都没一根,倒也不算麻烦。

    白易不想生事,索性提着食盒充当了一番天牢守卫,给囚犯们发放吃食。

    一看到食物,那些囚徒就跟饿狼一样眼睛都绿了,先前对于白易的鄙视早已一扫而空,个个满脸的赔笑,生怕这位新来的不懂规矩,少了他们每天唯一的一顿晚饭。

    每走过一处监牢,白易都会在监牢门口放下一碗吃食,而后继续前行,也不理会那些囚犯,当他来到那个怪人的囚牢前,也依旧将小碗放在了监牢的门口。

    放下食物,白易刚要走,黑暗中的怪人却突然沙哑地低声问道:“不臭么。”

    怪人的询问,并非是吃食,指的是白易距离他这处监牢太近,因为每次其他守卫来送饭,都是捏着鼻子远远地放在一边,然后用脚踢过去,恨不得离这间臭烘烘的监牢越远越好。

    站起身,白易淡淡一笑,道:“乌脂花香,闻之必死,莒莲草臭,能解百毒,若是连寻常的香臭都闻不得,那还修什么真,悟什么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