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913章 我心安时,自逍遥(大结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岁月匆匆,匆匆岁月。

    距离常羊山之战已经过去了整整百年,九域早已经恢复了宁静,虽然修真者之间依旧存在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但也存在着兄弟之情,同门之谊。

    说到底,善与恶,才是人心本色,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善人,也没有绝对的恶人。

    弹指百年,如过眼云烟。

    在修士眼中,百年只是一次闭关而已,然而在那些仙界强人眼中,或许人间万载,也不过是一盘棋局起落。

    九域之内,散仙强者已经没剩下几位了,斗仙在常羊山一战过后,再次远赴域外,那是个不喜平静的强者,只有游遍大千世界,斗遍世间至强才是斗仙真正喜欢的生活。

    尸仙师徒三人彻底陨落,连带着血煞仙君也永远消失在世间,如今还算完好的五大散仙,也就剩下多宝仙君梁梦,不过梁梦最近也十分苦恼,因为他的宝贝又少了许多,而少掉的那些异宝,倒也帮另一位散仙重铸了真身。

    常羊山分别之前,白易可是狠狠敲了多宝仙君一笔,让他负责将玲珑仙子的元神带走,重铸真身,本来梁梦不干,不过斗仙的一声冷哼,这位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上官莲华侥幸未死,五大散仙这才多留下了一位。

    至于五大散仙之外的妖仙与逍遥仙君,自然是在无数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双宿双飞了,陪在他们身边的,只有牧云一人。

    百年之后,常羊山浩劫渐渐成为了一份传说,一些刚刚踏入修真界的修士,在没有修炼功法之前,都会先听到这份关于战仙的传说,那传说中有无尽的战意涌动,仅仅是听到这个故事,都能让人热血沸腾。

    青空域。

    青州深处,名为苍云的宗门在荒废了多年之后再次振兴了起来,虽然苍云老祖在星辰岛闭关,不过以黎文枫为首的苍云修士已然陆续返回故乡,重建家园。

    百年时间,原本古老的宗门变得越发热闹,林间到处能看到修士的身影穿梭。

    宁州边缘,驭兽宗依旧存在,只不过宗门里那位鬼才如今成为了真正的门主,其实游见海只是挂名的门主而已,本以为可以好好歇歇的原门主,仍旧在为这片偌大的宗门操持着,一想起游见海动不动就跑得无影无踪,上一任宗主就憋着一肚子气。

    豫州大地,依旧是丹王殿一家势大,自从沉舟湖消失了之后,丹王殿的人算是真正统御了一洲之地,而鬼仙之所以放弃了这片故土,不仅是因为地眼被白易毁了,还因为他看中了另一处好地方。

    “这里才是好地方嘛,满地鬼气的,本仙要了!”

    站在幽冥域的大地上,董千鳞冲着无边无际的大地挥了挥手,喝道:“小鬼儿们,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沉舟湖的地盘了。”

    身后呼唤不断,无数鬼物四处疯跑,等了半天,董千鳞看到没人接言,顿时怒道:“还不去给老子找片湖!沉舟湖,沉舟湖,不在湖里待着本仙就不舒服!”

    幽冥域够大,又失去了散仙强者,对于董千鳞来说的确是个好地方。

    青空域内海,星辰岛虽然被海岛代替,可是名字始终没变,不仅如此,如今的星辰岛上还立着一株参天大树,树上有道果隐现。

    乾阳神木,被白易留在了星辰岛,只是白易夫妻,却没有住在这里。

    “你听见海哥哥说,龙这种东西,他生性好淫,见到母猪母狗什么的都不放过,女孩子如果看到龙啊,最好离远点,知道不玉儿妹妹,我这可是肺腑之言。”

    青空坊市的街头,叼着草根的游见海翻着死鱼眼,一副提醒的口吻,正对着身旁的白玉讲述利弊,那双死鱼眼始终盯着天空,只要发现有龙族身影,他绝对立刻闭嘴,因为这些年来,游见海终于遇到了情敌,而且他的情敌还是个龙王。

    嗯,娘娘腔的龙王。

    北海深处,三圣宫几乎每天都在大摆筵席,一众北海妖族在经历了常羊山一战之后,死了不少,但是活着的更多,尤其是经此一战,他们不但结识了东海龙族,更与魔猿妖王交好,于是东北两处海域的海族,这些年来没事就凑到一起大吃一顿。

    不但如此,三洲之上时而也能看到海族妖修的身影,只要不伤害无辜,海族是可以随意踏上青空域的。

    啪!

    大海深处的酒宴上,有强者摔了酒杯,一身白毛的巨猿瓮声瓮气地喝道:“成天吃些无味之物,本王厌倦了,我要去深海擒蛟,有没有人去看看热闹!”

    “袁老大擒蛟,我鬼牙必须助阵,嘎嘎!”

    “蛟,乃恶兽,性凶,狡诈,最擅逃逸,无肠愿为妖王出谋划策。”

    “妖王出手,三圣宫全军开拔!”

    “那个……擒蛟啊,袁老大,我们九龙城就不去了吧……”

    大海不会永远安宁,血雨腥风才是深海的格调,不过对于远在长宁域的千豪来说,大海实在太过乏味,海鲜他已经吃得要吐了,蛟龙现在都不合他的胃口。

    只有屋后的桃林,与身旁的女子,才是他的最爱。

    “清音呐,我们要搬家啦,搬回青空域,我都出来百年了,在不回去,主子要发火了。”张着大嘴斜倚在塌上的千豪,吃下一颗清音喂给他的葡萄,一副大爷的模样。

    “你看,我都感觉到主子的神魂波动了,我们快走吧,我怕主子发飙揍我。”

    “仙君揍过豪哥哥么?”清音如今也有了元婴境界的修为,早已得知了修真界的故事,此时好奇地盯着自己的男人问道。

    “怎么没揍过,我跟你说啊,我以前偷道果的时候,被主子揍过好几次呢,可疼了!”

    “谁让你嘴馋。”女子掩嘴娇笑:“搬到何处都行,只要和千豪哥哥在一起,清音就知足了。”

    “嘎嘎,还是有老婆好,这叫齐人之福,万破那家伙是享受不到了,嘎嘎!”

    千豪的感知没错,这一年来,白易的确有些心神起伏,不为其他,而是他的两位夫人,全都怀有身孕了。

    等到千豪带着清音从长宁域搬到青空域近海一处鸟语花香的海岛,烛火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仙主,也终于得知了两位夫人怀有身孕的消息。

    他来得倒是时候,简单的竹屋外,白易正在独自饮着灵酒,对面悬着破尘古剑,有姬红莲与白玉亲自在屋中看护着两位待产的夫人。

    打发了清音去帮忙,千豪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主子,是男是女啊?一次能生几个啊?我喜欢男孩子,男孩子淘气顽皮,当然了,女孩儿也好,文静可爱,最好是一男一女,男孩就叫白小易,女孩儿就叫白小蝶,怎么样主子,我取的名字不赖吧,嘎嘎,等我有了龙子龙孙,就从烛一一直排到烛一百,庞殒不是能生么,我千豪也要生他一百个!”

    “万破。”

    初为人父,原本就心神不宁的白易,被千豪唠叨得心烦,话音刚起,破尘剑直接架在了千豪脖子上。

    “你要干嘛万破,你要手足相残是不是!我帮主子起名字呢,主子,到底是男是女呀!!!”

    远去的嚎叫带着猥琐的味道,白易苦笑了一声,不久后,古剑再次归来,悬浮在石桌对面。

    刚想自嘲一番,白易还没张口,就听到剑体中万破憋了许久的声音传来:“仙主……男娃还是女娃?”

    平静的海岛,住着平凡的一家,曾经的战仙,卸去了战甲,又成了那位翩翩公子,他喜静,也喜欢看着妻儿欢笑,更喜欢看到故友来访。

    他会想起一些故去的友人,也会回忆一番两世经历,宁静而充实的生活,不但温养着白易的神魂,还温养着那颗逍遥道心,或许还会有一天,这位青空之主依旧会披上战袍,不过,那又何妨呢。

    有人云,逍遥为随心所欲,有人言,逍遥为纵横天地,有人说,逍遥不在人间,只存于仙界之内,可是没人知道,逍遥,其实就在他们的身边,只是没人能发觉罢了……

    青州有山,山下有苍云古宗,有修真者踏剑而行,再远一些的地方,有凡人城镇村落。

    在一座小镇中,一户最大的宅院之内,正发生着并不友好的争吵。

    “听个小曲儿而已,至于发脾气么,俺又没去青楼,早知如此,当年就该娶几个师妹才对嘛……”

    “姜大川你个混蛋!”有女子骂声传来:“嫁给你七十年,生了五十八个,你当我赵小敏是猪吗!老娘不侍候你了,我要回宗门修炼了,你去找你的师妹吧!”

    “太爷爷,太奶奶生气了。”几岁大的娃儿跑了过来:“太爷爷,我也要去听小曲儿!”

    家里是待不下去了,姜大川无奈地叹了口气,身形一阵模糊,以遁法远离了这片伤心地,只是刚一离开小镇,他的身影就出现在飞剑之上,满脸胡子乱颤,那模样分明是逃出监牢般的欢喜。

    既然离家出走,自然是越远越好。

    反正家中长子都有了金丹修为,姜大川可不担心,在苍云宗的庇护下,他姜家子孙还没人敢欺负,大不了报出老祖宗的小叔是何许人也,别说一个青州,九域之内谁敢放肆。

    北海极深处,建在礁石上的珊瑚小屋已然褪去了五彩的颜色,避难的姜大川此时正坐在小屋里,自斟自饮,自言自语。

    “当我不敢去找个师妹啊,小叔都有俩老婆,我也要俩老婆,不行,俩有点少,那就……七个好了,嘿嘿,终于自由了,憋闷了几十了,也该逍遥一番了。”

    不知不觉,姜大川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这位不管什么修为,也不管身在何处,有吃就吃,能睡则睡,恐怕这种心性才是诸多凡人求之不得的心境。

    “因你嗜杀,才囚你万载,如今囚期以过,归来吧,金龙……”

    睡梦中,姜大川听到有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翻了个身,继续大睡。

    “老子叫姜大川,不是金龙,老头,你找错人了……哎,哎!怎么回事!”

    姜大川是被剧烈的震动惊醒的,他的确不是金龙,可是他身下的那块朝天礁却化作了一头五爪金龙,在海面上冲天而起,携带着庞大的龙威直入罡风,随后穿越了虚无,一头冲进天穹深处的壁垒当中,掉到一片龙鳞中的姜大川,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被带去了另一片世界。

    一座鸟语花香的山顶,姜大川揉着后腰破口大骂。

    他是被摔下来的,离家出走而已,睡一觉而已,哪成想连石头都能化龙,骂了半天之后,姜大川开始查看这片奇异的世界,他发现除了脚下的这座高山之外,其他地方他根本就看不清。

    周围模糊一片。

    “咦?化神修为,居然能破入仙界,这可是奇闻啊!”

    一阵奇异的气息波动,白发白须的老者出现在山顶,围着姜大川转了三圈,啧啧称奇,好像看到了什么稀奇动物一样。

    “逍遥道心,逍遥意,三界无阻,六道通行,怪不得,怪不得。”白发老者摇头道:“难道人间界的逍遥道心如此好寻了?连化神修真者都能修成,奇闻,真是奇闻啊,小子,你姓甚名谁啊。”

    看到仙人一样的老者,姜大川急忙收拢了痞像,恭恭敬敬地施礼,道:“小子,姜大川。”

    慈眉善目的老者,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愣了一愣,和蔼的面容逐渐扭曲了起来,最后面露凶相,怒道:“好哇,升仙台你不走,非得自己破界而来,耍了老夫一次两次,还要耍第三次!汝等小辈,真真是找死也!”

    “什么升仙台?我不认得你啊,你这老头不能打人啊!救命啊!哎呀!”

    “喜欢耍神仙是吧,好,我让你耍个够,来仙宝!”

    白发老者揍了对方一顿,非但不解气,抬手唤出一尊玲珑宝玉,宝玉上宽下窄,最底部有一个豁口,刚才还是手镯大小,下一刻变化成了巨山大小。

    “算老夫倒霉,两次接引都接不到人,老夫替你们将两次飞升所得的仙宝换了个大个儿的,姜大川是吧,算你走运,白亦的那份也便宜你了!”

    轰隆隆!!!

    飞沙过后,高山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玉台,玉台下边压着一个人,只露出一个脑袋。

    “仙宝?这里难道是仙界?”

    被压在仙宝下的姜大川顿时高兴了起来:“发财了,这次发财了!好大的仙宝啊!!!”

    仙宝的确够大,那可是飞升之人能所得的两份加一起了,能不大么,可是大归大,当姜大川发现自己出不来了之后,顿时哀嚎了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这里有宝贝啊,我不要啦!!!”

    姜大川觉得自己喊了很久,他已经记不得是一年还是两年了,不管他如何喊,周围好像根本就没人似的,到后来,这位大川师兄都要哭了。

    看来运气太好也不是好事。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传来,有人围着玉山转了一圈,而后来到姜大川头顶。

    “大川,运气不错啊,这么大的仙宝,怎么得来的?你不会是惹到接引仙使了吧。”

    昏昏欲睡的姜大川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急忙睁开眼,鼻子一酸,哽咽着喊道:“小叔,快救命啊……我不要宝贝了!”

    仙逍遥,人也亦可逍遥,姜大川的逍遥道,与其他无关,只与没心没肺有关。

    有云鹤在远方展翅,有仙音在天穹徘徊,同有逍遥道的叔侄,一人历经两世之苦,一人只会吃喝玩乐,看似不同,倒也相似,只因为他们心中皆存一份心安,正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我心安时,自逍遥!

    ……

    ps:大结局了,希望这部重生逍遥道,能带给大家几分欢笑。书中所说的逍遥,只是黑弦个人的感悟而已,写这部书的时候,反复看过多次庄子的逍遥游,作为道家先哲,庄子逍遥游所阐述的观点,是忘却物我,达到纯粹的自由,那是一种美好的期望,至少我们这些凡人是做不到了,所以黑弦退而求其次,以心安为逍遥,黑弦文笔有限,对于逍遥的理解仅此而已,如若有读者并不赞同,只能望诸位见谅了,这毕竟是虚构的小说,我只是个喜欢写故事的人,如果您还喜欢黑弦的作品,请继续关注黑弦的新书,多谢大家的一路相随。

    新书上传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下周会弄好,明天开始更新番外,直到新书出现为止,下一章,逍遥道番外:没胡子的人-姜大川,明晚六点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