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没胡子的人-姜大川(逍遥道番外)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家村位于青州西南,村里的人大多是王姓,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耕种,村子谈不上富庶,倒也不算贫穷。

    村子里有户王员外,为人慷慨,家境殷实,周围大半的土地都是这位王员外所有,王家村周围的流民亦或是路人如果吃食不够,只要来王家说一声,米饭馒头绝对管够,甚至十里八村的乞丐,都聚集在王家村里。

    因为这里有位善人,见不得饿死活人。

    “听说了没,邙山的马贼越来越猖狂了,头两天一队压着官银的官兵都被他们给杀了,一个没留啊。”

    王家后院,几个厨子与马夫正在闲聊,对这些下人们来说,马匪出没已经算是他们能了解到的大事了。

    “官银都敢劫,那些马贼不要命啦!”胖乎乎的厨子惊讶地说着:“官兵没去围剿么?”

    “围剿有什么用,去得人多了人家上马就逃,大不了离开邙山,去的人少了被人家在山里兜圈子,邙山那么大,谁有工夫去管。”鬓角斑白的瘦小马夫嗤笑道:“被劫了些官银而已,官银从哪儿来,还不是从百姓身上榨来的,大不了再榨一番就补上这个窟窿了。”

    “那些马匪,不会来我们王家村吧?”在一边听下巴嗑的大脸青年插了一嘴,光溜溜的大脸上一根胡子都没有,二十来岁的年纪不长胡子,倒也是一桩奇闻。

    “姜大川你****了吧,说点好的行不行。”胖厨子怒视着这个姓姜的马童说道。

    “马匪真要进了我们王家村,哼,全村人一个也别想活了。”瘦小的马夫脸色发白,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失去了聊天的兴致,起身走了。

    这年月世道不好,王家的这些马夫大多都是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年岁渐大才寻了王家这种大门大户当个马夫,图的是个安稳,然而多年的闯荡,瘦小的马夫也曾在大城镇中听过一些传闻。

    据说修真界好像有什么大人物死了,世道,也要越发乱了。

    修真者的存在,凡人百姓大多知晓,但是修真界里的真相,可就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凡人能知道的了。

    “不会吧,全杀光?”没胡子的马童一脸的不信:“他们不怕报应了,杀那么多人有什么好,还不如劫走王家村所有的厨子,到时候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胖厨子被气得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点指着姜大川骂道:“马匪来了,第一个先拿你开刀!”

    闲聊变得不欢而散,二十来岁还当着马童的姜大川,大眼珠子转了转,撇了撇嘴,自顾自地忙活去了。

    他还要准备一些草料。

    二十岁的年纪,跟马童这个称呼已经不挨边了,不过姜家始终是王家的长工,姜大川的父母也都是王家的下人,主人家待姜家不薄,姜家也对王家矜矜业业。

    十年前一次意外,姜大川的父母在押送一批稻谷的时候掉下了山崖,从此姜大川成了孤儿,也成了王家的马童,负责照料马匹。

    这马童,他一当就是整整十年。

    “大川!”

    庭院门口,英姿勃勃的女子提马而入,在院子里翻身下马,轻盈的身形犹如点水的飞燕。

    一抛缰绳,女子大步而行,道:“飞虹跑了一天,快给它吃些好的,要干料。”

    “好咧!”接住缰绳的姜大川嘿嘿笑道:“大小姐放心,飞虹交给我了!”

    回眸一笑,名为小红的王家的大小姐翩然离去,那身影印在姜大川的眼里,真如同仙女一样。

    等到女子走远,姜大川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喊了一句:“大小姐,听说邙山闹马匪,出门要小心些啊!”

    “知道啦,你把飞虹喂养得壮壮的,什么马匪都追不上我。”厅堂里传来女子爽朗的声音,好听,而且甜甜的。

    王家大小姐年方双十,因为喜欢舞刀弄棒,疯起来比男子都要狂野,所以至今仍旧待嫁闺中,她与姜大川一起长大,从小就把姜大川当成部下,使唤起来十分随意,两人虽然是主仆,倒也是从小的玩伴。

    “飞虹啊,你可要多吃点,让那些马匪追不上,大小姐才能安然无恙……”

    马厩里,健壮的马童精心喂养着马匹,或许这种安静的日子,才是姜大川喜欢的生活。

    他从小长在王家,又与大小姐从小就是玩伴,王家在他心里就是自己的家一样。

    姜大川喜欢大小姐,可是他不敢说,因为他是下人,马童,是没有资格娶王家大小姐的。

    门不当,户不对。

    不过这样也好,能天天看到大小姐的身影,姜大川就觉得十分满足了,哦,或许以后王家还会多一位识文知礼的书生姑爷,反正在姜大川看来,大小姐的夫婿,一定要是个文人才好。

    安逸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姜大川二十岁的生日那天。

    很巧,姜大川与王家大小姐是同一天出生,他们年岁相当,又是从小的玩伴,所以每次姜大川过生日的时候,大小姐都会把他找去大吃一顿。

    今年的生日,姜大川吃到了眼馋许久的烤全羊,一整只羔羊被炭火烤得金黄金黄,外焦里嫩,吃起来那叫一个香甜。

    一头烤全羊,姜大川吃了大半,看得大小姐都要笑得上不来气。

    “大川,慢点吃,你又不是没吃过羊肉。”

    换上一身裙衣的大小姐显得柔弱了许多,长长的发梢一晃一晃,晃的姜大川的心也跟着上下起伏。

    “让外人看到,还以为我王家不给你饭吃。”大小姐拍了姜大川一下,道:“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你是饭桶啊!”

    打了个饱嗝,姜大川不好意思地擦了擦嘴,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

    “大小姐,生、生日快乐!”

    “你也一样,我们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呢。”王家大小姐少见的显出一种温柔,看着对面的大脸青年,自语般说道:“大川,如果你有胡子就好了,看起来一定很威猛。”

    轰隆隆!

    闺阁中的美餐与美景,被窗外马蹄的震动所扰乱,大小姐柳眉一皱,几步冲出房外,王家的下人已经被吓得纷纷聚拢到前院,王员外更是呼喊着仆人们关死大门。

    在姜大川生日这一天,被传得犹如凶魔般的邙山马匪,到了!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

    王家大院外面,上百马匪在院落周围徘徊,碗口大小的马蹄全都不安的踏动着,一股暴躁的气息随着一声暴喝传来。

    “交出所有的财货与女人,稻谷不要,老女人不要!”

    为首的马匪是个壮汉,一脸凶相,手提大刀,看着叫门的手下,嘴角咧出狞笑。

    王家村不算富裕,但是王家有钱,王员外的名声在十里八村人尽皆知,善不善人的马匪们不管,只要你们家有钱有人,那就抢了你的。

    身为马匪,干得可全都是杀人越货行当。

    院子里,哆哆嗦嗦的老员外脸色铁青,他看了看家里的二三十个下人,叹了口气,吩咐道:“去、去把值钱的东西全都搬出来。”

    上百杀人不眨眼的马匪,一个王家哪能是对手,这时候只有破财消灾了。

    “爹!”

    没来得及换上短打衣靠的大小姐穿着裙衣冲了出来,王员外一看到自己的女儿,顿时被吓得脸色惨白,急急低语:“快去藏起来,藏好!他们不但要钱,还要人!”

    哐!!!

    一把大刀,这时候将王家的木门横着劈了开来,匪首不耐烦等在外面,直接破门而入,身后是上百名手持利刃的亡命之徒。

    “哈!这妮子长得不赖,老子要了!”

    一眼看到王家大小姐,匪首眼前一亮,嘴角的狞笑看起来更加残忍几分,挥手间,一群匪人呼啦啦冲了上去。

    “大小姐!飞虹在这,快!”

    马厩的方向,姜大川解开了宝马的缰绳,跳着脚大喊,眼睛都急得通红。

    “丫头,快走!”

    小红被老父一把推了出去,她虽然喜欢舞刀弄棒,寻常的汉子都未必是对手,可如今面对的是上百匪人,她一个女孩,怎么敌得过,一旦落在这群马匪手里,下场恐怕比死都惨。

    来不及多想,小红转身逃向马厩,翻鞍上马,后院的大门已经被姜大川打开了,宝马飞虹唏律律一声鸣叫,四蹄如风,眨眼就甩开了追来的马匪。

    出口就在面前,只要逃出去,这位大小姐就是免于一难。

    “你逃了,你的家人全都得死!全村子的人都会死!”

    身后,马匪凶狠的暴喝传来,马蹄,顿在了门里与门外之间。

    她逃了,不但一家几十口人,整个王家村就不会有活人了。

    “拿走金银,我跟你们走,放过我王家的人。”

    马上的女子冷冰冰的说道,眼神里平静得如同一汪清泉,她舍不得老父老娘,舍不得王家村的无辜百姓丧命,也舍不得那个从来都不长胡子的马童。

    这里,是她的家啊……

    马匪带走了王家的金银,也带走了王家大小姐,后宅里传来老夫妻的哭声,家里的下人一个个愁眉苦脸,打算着今后的出路。

    王家的钱没了,恐怕也养不起这么多的下人了。

    空荡荡的马厩里,姜大川直挺挺的躺在料草上,两眼发直,眼神空洞,他想不通为什么大小姐不肯逃走,如果让他拿自己的命去换大小姐,他肯定不会犹豫。

    手里握着一把菜刀,姜大川蹭地蹦了起来,发狂似的冲出王家。

    他不知道马匪的老巢在哪,也看不到马匪的踪迹,就算让他追上那些杀人的魔王,也不过是被杀的结果。

    当姜大川拖住疲惫的脚步返回王家得时候,整个宅院里人去楼空,下人全都走了,厨子也不见了踪迹,就剩下那对卧床不起的老夫妻,和他这个马童。

    姜大川开始熬药,两人老人年岁大了,经不起这种生离死别,一旦病倒就很难痊愈。

    在这天晚上,王家村传来一个消息。

    王家大小姐死了,尸体被仍在荒山野地,听说是被劫走的半路上用牙咬死了一个马匪,后来被愤怒的马匪乱刀砍死……

    听到这个消息,王老员外和老妻的病情更重,连一晚都没有熬过去就双双归西,原本富贵的一家,就这样彻底消失。

    姜大川离开了王家,只带着一把菜刀,他找了两天,终于找到了被乌鸦啃得没有多少血肉的白骨。

    荒山上,多出了一座小小的坟茔,大脸的男子,在坟前枯坐了一天,而后带着他的菜刀决然离去。

    世上有高人,有修士,姜大川要去学艺,他要给大小姐讨个公道!

    不知是不是运气不好,几月之后,在青山附近的一片山谷里,姜大川迷路了,当他快要饿死在山谷的时候,被一位顺路而过的红衣女子发现,而后被拖进了山谷中真正的世外桃源。

    “有凡人在入云谷迷途,你们外门难道就没人发现么?”红衣女子对着面前的三个外门执事训斥着:“见死不救,还称得上修道之人么。”

    三人畏畏缩缩不敢多说一句,因为那红衣女子可是苍云宗的执法长老,元婴强者。

    “楚长老,这个人如何安排,是送他到附近城镇,还是留在入云谷?”身为外门执事的杨一帆小心地问了一句,而那位红衣长老已经走远了,根本就没再理会他们。

    面对筑基,元婴强者是不屑理会太多的,更别说如果安置一个凡人了。

    执法长老没有吩咐如此处置,三位外门执事只好把姜大川留在了入云谷,等这位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进了传说中的修真宗门。

    在入云谷修炼了两年,姜大川终于凑齐了一块低阶灵石,他用这块灵石换了种奇怪的丹药,那丹药不加灵气不升修为,只有一种长毛发的功能。

    吞下生须丹,姜大川终于如愿以偿了,光溜溜的大脸遍布着连毛胡子,看起来的确威猛了许多。

    两年之后,又是三年,姜大川得到了一件低阶法器,于是他离开入云谷,回到了王家村。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一脸胡子的大汉来到在荒山上的小坟前,一边烧着纸,一边自言自语:“大小姐,地下冷不冷,出门的时候可要多添点衣服,我给你送钱了,不够你就给我托梦,我在烧给你……”

    絮絮叨叨的自语,一直持续了许久,他带来的纸钱太多,小坟前仿佛被点起了篝火。

    壮硕的身影在坟前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那座无名小坟,眼里有两行清流滚落。

    “大小姐,我有胡子了,这下看着威猛多了吧!”

    姜大川渐渐笑了起来,笑着流泪的模样看起了无比难看,也无比狰狞。

    在火光的明暗中,小小的坟茔周围,整整齐齐地摆着一百八十七颗人头!

    一天的时间,当年洗劫王家的马匪,被他屠戮一空!

    他本是个懦弱的人,可是在这个吃人的世道里,懦弱的人,是不能活命的。

    为大小姐报了仇,姜大川再次变得混混僵僵了起来,十年过去了,他仍旧住在入云谷,距离那些内门弟子更是遥遥无期,他已经死心了,决定在入云谷养老,手下还有几十个新人,他倒是不怕其他势力的文夺武取。

    直到有一天,入云谷里又来了新人,居然有两个少年人选在了他占领的居住区,看到送上门来的棒槌,姜大川还是如往常一样,仗着自己炼气中期的修为与手下几十个小弟,逼得那两人同意了以通脉丹来寻求庇护的代价,只是当中那位清秀的少年非要等到三天后才交货。

    “三天就三天,两个小鬼还能耍出什么花招,哼。”

    姜大川暗自鄙夷了一番没有见识的两个小子,第三天一到,他带着人前去索药,没成想那个清秀的少年要跟他单挑,一副江湖人的做派。

    自以为看穿了对方是想在朋友面前有个面子,姜大川大发善心了一次,决定给这小子一个台阶。

    两人避开人群,在林中寻了一处空旷的开阔地,姜大川停下脚步,得意道:“小子,这次看在同是江湖人士的份儿上,我这面子可给足你了,把通脉丹拿来吧,顺便说下你的名字,以后你和你那小兄弟就跟我混了。”

    “我叫白易。”

    清秀的少年站在林中,神态平静地看着姜大川,从那一天开始,姜大川不为人知的运道天赋,被转世重生的人界巅峰无意中开启,他挨了一顿暴揍,却换来了一世气运逆天!

    ps:不会弄免费章节,大家订阅下吧,下章明晚八点,‘斗仙-轩辕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