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吴限宇宙 > 第630章 人心惶惶(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但是还没等几人转身跑出太远,那身影已经追了上来。

    艘不地远方孙恨所孤诺帆诺

    如同刀子般的手指一挥,几个女子被他相继夺去了生命。

    守护者接到村民报案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

    来到现场看到这副血腥的场面,他们也是不由作呕。

    “杀人手法血腥,这个看伤口和周围组织结构的创面,倒像是被野兽用牙齿咬断的!”

    法医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女人,又看了看其他尸体,眉头皱起:“可是这几个的伤口,很明显的就是锋利的利刃所致!如果是野兽,怎么可能会使用利刃哪?”

    “有没有可能是两批凶手作案,或者说是多人作案。”守护者队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类似的案子他以前也接触过,为了让守护者以为,或者说是误导守护者,两批人分别使用不同的凶器作案也不是没有过。

    “只有一个人的脚印,而且就算是两批人,你认为有谁能控制着一个能咬断人喉咙的野兽来这里杀人吗?”

    法医摇头,反问道:“何况你看这几具尸体被杀时根本相距不远,也就是说凶手完全有能力在段时间之内连续杀死几人,因此他根本没必要节外生枝。”

    “看来这次的案子有点棘手啊!”守护者队长有些苦恼的揉揉头。

    “先把尸体抬回去吧!具体的还需要解剖之后才有结果,人为制造的伤口也说不定哪!”法医看到守护者队长这幅样子,就明白现场肯定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证据了。

    既然是当法医的,还需要从尸体本身上入手才对。

    尸体被守护者带回了这小镇附近的分局,解剖,对尸体采样进行各种化验,成了接下来法医的工作。

    “看看报告吧!”法医摘下口罩,将一叠并不厚的报告,递给了守护者队长。

    “这什么意思?”队长看了看报告,很是不解的问道,其实他对这些专业性较强的东西,并没什么涉猎。

    不过毕竟当守护者也有几年了,报告看多了,对里面的一些简单名词还是都知道的。

    但这份报告中涉及到的东西,他却完全不懂。

    “死者一共六人,其中五个都是在很小的一片范围内被发现的,死因相同,被锋利的利刃割喉而过。凶手的手法看起来非常的老道,每次都是仅仅一击。”法医坐到了椅子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这我们在现场就知道了吧!不过我的人没找到凶器,而且据村子的人说,没看到有什么人出现在那里,或者在人死了之后慌张的逃跑了。”

    守护者队长对这一点还是能肯定的,死了六个人他们如果不大力度的排查一下,村民不说话,上面都要施压了。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具死去的尸体,虽然六个死者的死亡时间相近,但是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法医放下了杯子,目光凝聚:“在第一个死者的伤口处,化验到了另外一个人的dna,应该是……唾液!”

    后地地地情艘察所孤艘羽独

    “唾液?”

    守护者队长一怔,眼睛瞪大,好像很不可置信一般:“你是说那是人咬出来的伤口,那么大的伤口,是被人撕裂的?”

    “从现有的证据看,就是被人用牙齿撕裂的!”法医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在他看来这伤口也有些诡异。

    但是当法医这么多年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和检测的结果。

    “有没有可能是动物咬的,而后被人认为的制造了假性的证据。”守护者队长仍然不相信这个结果,他办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时候人还能把人的脖子给咬断了。

    虽然人的咬合力也很大,但是还没到那种恐怖的地步吧!

    “没可能,凶手的dna,也就是唾液渗入了肌肉纹理,这是只有当牙齿咬进受害人脖子内后,才会出现的情况。”法医否定了守护者队长的判断。

    “那就按照凶手是人的方向查?太不现实了吧!”守护者队长摸着自己的下颚,除了鳄鱼和某些下颚强有力的猫科动物,好像很少有生物能将人类的颈部咬出那么大的一个伤口。

    但是现场又没有打斗的痕迹,也就是说凶手是在受害人措不及防的情况下下的手,或者说凶手根本就是和受害人熟悉的人。

    可如果说是野兽,受害人根本不可能没有防范啊!

    “不明白手法,或许你们可以先从凶器上入手!”

    法医给了守护者队长一个提议:“如果抓到了凶手,他肯定就能告诉我们答案了。”

    “恩!”

    守护者队长点点头,法医说的也对,与其在这儿苦恼的猜想,还不如从杀死后五个死者的凶器上入手。

    既然是刀刃一类的东西,就肯定会找到踪迹。

    而且刚才他也想到了一点,就是凶手很可能和几个死者都认识,而且非常熟识。

    所以现在他们并非是没有目标,而是要大力度,大范围的去排查目标。

    “我会对几个死者再做一次药理检查的,看看她们死前是否服用过兴奋剂,毒品,违禁药物一类的东西。”法医重新戴好自己的口罩,起身走进了解剖室。

    守护者队长则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把自己刚才想到的东西简单的记述了下来。

    “队长,队长!”

    他刚刚写了几个字,走廊那头一个穿着短袖的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一副猴急的样子!”守护者队长白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在本子上写着。

    “队……队长,又出事了,又有人死了!”喘着粗气的男子,断续说道。

    “又出事了!”

    敌仇仇地鬼敌球战阳毫鬼后

    守护者队长身子一顿,赶忙刷刷的将最后几个字写完,撕下一页纸,扔给了男子:“你去查一下我写的线索,我马上就去现场!”

    “好!”

    孙科远地方后察接阳孤通鬼

    男子没跟着队长一起走出去,继续靠在墙边喘息着。

    孙科远地方后察接阳孤通鬼  守护者队长点点头,法医说的也对,与其在这儿苦恼的猜想,还不如从杀死后五个死者的凶器上入手。

    “什么情况?”开车来到现场,守护者队长戴上了鞋套和手套。

    “队长……你,里面太血腥了!”一个守护者拦住了队长,表情奇怪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