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嫡女重生:将军绝色 > 第1097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爱卿,你也认为顾沾衣就是明宁县主?”

    季刚易摇头,道,“县主于那日显露了高强的武功,但是大家都知道,顾沾衣出现的时候,县主的身体也不过是勉强平衡毒素。”

    “如果不是皇贵妃娘娘请县主进宫小住,恐怕县主如今早已香消玉殒。”

    “故而,老臣不信县主就是那白衣侠士。”

    “你不信,可是百姓们相信。”章帝把折子拿起,孟伟当即会意,小心的拿过折子递给季刚易。

    季刚易双手接过孟伟手中的折子,并没有因为孟伟是太监而轻贱他,他快速又仔细的浏览了一遍,随即,季刚易眉头紧皱,双手将折子放回到御案上,恭敬道,“其实臣一直有一个疑问,自臣回京之后,时常会听到百姓之中讨论县主的声音。”

    “特别是朱雀大街一事,因事出有因,百姓之中对于县主所为多数是支持的,少数人认为县主太过残忍。”

    “其后,县主足不出户。”

    “据臣所知,县主与几位公主私交极好,但是几位公主出嫁之后,县主也不曾出府到公主府或者驸马府上。”

    “何况县主年纪轻轻,哪怕手头上的功夫再高,还能瞒过巡防营不成?”

    “你怀疑有人故意诬陷县主?”章帝目光微闪。

    “臣不得不这样想。”季刚易似乎没看见章帝眼底的深意,他继续道,“据臣所知,县主唯二的大事件就是朱雀大街上杖毙辱骂皇贵妃的文人,其次便是东苑力挽狂澜。”

    “前一件事虽说县主做得并不完善,但是那时县主才几岁,何况那些人如此轻贱皇贵妃,若是臣得知,也要判他们侮辱皇族之罪,斩立决!”

    “后一件事,县主所为救了多少人的性命,陛下因此而恩封县主,就算有人恩将仇报,想必也会收敛些许。”

    “在太后娘娘邀请京里的闺秀们进宫赏花时,京里对于县主的谣言便越发的严峻。”

    “县主不常出府,怕污了县主的耳,想必国公府里的下人们是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县主的。”

    “若不是陛下出手,臣猜测,县主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便是已死以证清白!”

    “如果没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为什么京里关于县主谣言之事这样的如此严重!”

    “再看这件事的受益者。”

    “孔小姐是殿下心仪之人,但是孔先生定然是不会做这样下贱之事。”

    “广平侯府的丰小姐,听说她与县主是手帕交,而广平侯也是砥国公麾下的大将。”

    “臣怀疑,有人故意这样做,诋毁县主,离间砥国公和广平侯之间的信任以及离间太子殿下和惠皇贵妃娘娘之间的感情。”

    季刚易分析的有理有据,章帝想了想,道,“爱卿认为这些事会是谁做的?”

    “臣手上并无证据,所以不敢推测谁是凶手,但是昨夜得知秦氏从冷宫消失,臣不得不大胆求证,是不是下面的人又是蠢蠢欲动。”

    阿美族!

    这个前朝余孽,若是各国立国之时国力孱弱,无暇顾及他们,怎么会让他们有一线生机,如今将近五百年的发展。

    各国国力强盛,可是,阿美族也是在暗地里发展,他已经不止一次清理朝中官员,但他们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除掉了朝中阿美族的官员,很快又有其他官员补上来。

    他防不慎防,只能暂时放任。

    于辉不死,是他要钓出大鱼!

    “京兆府尹应余睐之事又作何解释?”

    “应余睐曾经是臣的学生,这件事,臣交给孙大人调查。”

    “举人不避嫌,爱卿的品行朕十分相信,你谈谈这件事的看法。”

    “臣叩谢陛下的信任。”季刚易跪下谢恩,随即听到章帝平身之言方才起来,理了理思绪,道,“应余睐还未参考之时,臣就知道他有一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家中父母并不看好应余睐,但那位女子时常暗中资助,应余睐上京赴考时已在佛前起誓,哪怕名落孙山,也不能辜负那女子的深情。”

    “上天不负,应余睐高中二甲传胪,可是当他打算回去迎娶女子时,那女子突然消失无踪。”

    “应余睐也未因此另娶他人,待他回到京城,被一友人邀请,猛然发现他要迎娶的女子成了花魁之一!”

    “其后的事,臣隐约知道应余睐一直想为女子赎身,奈何红罗楼不愿放人,身价抬得十分高,倾尽应余睐全部,也不能让那女子离开青楼。”

    “按照爱卿的意思,朕的理解,项大人若是真的要对那女子做些什么,应余睐会这么做。”

    季刚易摇头,道,“臣虽然很久没和应余睐见面,但对他的性子有几分把握的。”

    “他会心急对项大人说出些不礼貌的话,但绝对不会触犯国法!”

    “只是……”说到这里,季刚易嘴角有几分苦涩,道,“证据已有了七分,臣虽然相信他不会这样做,但不得不按国法办事。”

    季刚易明显露出去应余睐的信任,章帝微微眯眼,他道,“这是孙卿给朕应余睐的口供,朕相信爱卿的眼光。”

    在章帝和季刚易君臣两人相互试探打机锋的时候,刑部大牢迎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他还是出现了。

    “应大人。”

    关在牢里,被撤去了官袍只着囚衣,应余睐脸上有几处灰,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就颓废,他的后背依旧挺直。

    当听到有人喊他,他不由转身,待看到来人时,目光露出诧异,“林大人?”

    “的确没有想到,也从不曾想过林大人竟然屈尊降贵来刑部大牢看我。”

    林赋炆眉头一挑,道,“想不到是我来看你?”

    看着应余睐,林赋炆面上的确是好奇之色,他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值得应大人放弃官位和生命,要去毒杀项大人。”

    “项大人为人清廉,哪怕是去红罗楼也只是听曲子,到底项大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应大人才会如此?”

    仿佛没有听到应余睐话语之中的暗讽,林赋炆道,“我就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