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隶娘 > 隶孃(25)(完)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者:forn989字数:9377

    隶孃贰拾伍(完结篇)

    我的泪水停了,我将菸头熄掉,深深的吸了口气,站了起来;出去还是宣示,我的脑袋不断的反覆着,这两个字,而我的脚自动的挪移着,当到定位后,我停下脚步说道。

    「虽然,你承认了,过去一切,都是演戏,都是在骗我,但是……」

    说着我双脚弯曲,跪了下来,继续说道。

    「你对我的一切,我都感到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暖,就算是演戏,那也入戏到我无法割舍。」

    我跪趴着说道。

    「我无法舍弃一切,当没发生过,我愿意做您永远的母狗,恳求您调教我,成为上台的母狗吧,求您了,我的主人。」

    说完我先舔了一下,柳明的脚趾,并亲吻了它一下,柳明狂笑,伸手将我扶起说道。

    「你忘了一个称呼;我的夫婿,我也是你永远的夫婿。」

    我的泪水,又流下来了说道。

    「是的,我的主人,我的夫婿。」

    柳明站了起来,抱着我,深深地亲吻我;咒骂我、贬视我吧,我的心,已经离不开这人了,我若还是天使,也被这恶魔捆绑、囚禁、佔有而使我,疯狂爱上他,已成为不能没有他的,堕落天使;坦白后我,内心的寒气,被柳明强而有力的拥抱与深沉的亲吻,双重攻势下,完全退去,柳明伸手脱去我身上,衣物让我全身赤裸,站在客厅中,他看了一下说到。

    「你真的太美了,我的维纳斯。」

    我羞涩地低下头,火红的脸蛋,让身体的温度开始回温,好一会后柳明说到。

    「舒服点了吗?」

    我讶异地看着他,柳明说到。

    「受太多冷情冷暖,这点观察力,还是有的好吗?」

    我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伸出手说到。

    「那,陪我跳之舞,好吗?」

    我说到。

    「我的荣幸,我的夫婿,我的主人。」

    我伸出手,他抓着我靠向他,接着按开了音响,拨放的,正是我超喜欢的贝多芬- 月光奏鸣曲,他搂着我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那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初见面的那一夜,那一场化妆舞会,一切好像就是从那一场舞开始,我也是从那时开始,便对我眼前的男人,深深着迷,但他的柔情,他对我的一切,真的是演戏吗?如同我说。的,事情有好多面,那在我没见到的那一面,又是怎样的呢?柳明靠在我额头,轻轻地说到。

    「甚么都没有。」

    我讶异地看着他,柳明说到。

    「当你整形结束后,我就让组织的人,把你带走,你认为,还会有,后面的事情吗?」

    我张大了眼睛,对喔!我怎么没想到这点,我本就是组织,所计画的,要是在医院,我就带走,让别的调教师,调教我一样是可以的啊,若是势力真的强大到,能让柳明亢奋成那样,那要消失掉一个人,轻而易举了,而那样,就不需要再有后面,这些大费周章的事情;那这么说…我看着柳明,他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我一直跟组织极力争取,选择你做我的死忠性奴,在一连串的交涉后,才成立,但为了让你这聪明脑袋,没时间去怀疑,才会和师姊一起合力搞,那么多事情来,让你分散注意力。」

    我说到。

    「为甚么呢?为了我。」

    柳明说到。

    「因为你有一股,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气息,让人会为了夺到你,不惜一切的魔力。」

    我羞涩的说到。

    「连奈姊……」

    柳明笑了笑说到。

    「你以为,那主人契约也是演戏吗?错了,师姐她是玩真的,她也很想夺到你,但她因为已经有田中了,所以她要跟组织解释的,就会更多但要是由我这边,让给她就轻松多了;不过也多亏那契约,更催化了孙静的积极,也让组织对她的兴趣,加深了。」

    我好奇了,便问他「怎说呢?」

    他笑了笑说到。

    「女人的忌妒心,田中的能力,你知道吧!他窃盗了孙静的电话,并把几张你和我拍的甜蜜蜜照,传给她了。」

    我讶异地说到。

    「所以她才会传那些,你们的亲密照给我,因为她认为,是我这边,先挑起战火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那场,醉闹宴会的举动!」

    柳明点了点头,我说倒……

    「所以我和她,都是你们的棋子?」

    柳明抱着我说到。

    「她是,你不是。」

    我说到。

    「因为你选择了我,所以她就变成,可以被丢弃的弃子!」

    柳明说

    °寻⊿回2地∶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ˉ社◣区◇

    到。

    「这是事实,但也是不得已的,因为必须给组织一个交代,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还记得,在清水寺时我的表情吗?」

    我想起那次,让千叶跟我夹在他左右,他那厌恶感,原来就是想到我和孙静,那这么说……

    柳明说到。

    「不可能!」

    我说到。

    「那要是,像竹内雪子,那样的呢?」

    柳明笑了说到。

    「你当组织会愿意,花那么多钱嘛?死忠性奴就只有一个名额,不可能在第二个,这点其实师姐也很清楚,虽然是说有机会,但付出的代价,是连想都不敢想,所以我还从没听过,谁敢真的,拥有两个死忠性奴。」

    我说。

    「那要是,不是花组织资源呢?」

    柳明说到。

    「那是不可能的,乞丐焉能有二妻,中原第一美人黄蓉,说的很清楚了,会有想尽办法挤破头嫁入豪门,但却不会努力嫁给街友的,你别跟我说。假结婚,都是假的了,还可能有真爱吗?」

    我点了点头,依靠在他身上,随着他的步伐摇摆,我说到。

    「其实,刚刚你可以欺骗我,说我想太多,说我胡言乱……」

    他没让我说。完,便伸手按压我的唇说到。

    「我何必骗你呢?我都已经看出你在痛苦,你在发抖,那与其说谎,不如坦白,毕竟事实就是事实,唬不了人的不是吗?」

    说完他放开我的唇,我说到。

    「你就不担心,我直接一气之下,走出去丢下你吗?」

    柳明很高傲的笑着说到。

    「我很有信心,你不会这么做。」

    我笑了一下说到。

    「因为我不只一次,宣誓做你发泄的母狗,但你都故意用欲擒故纵方法,把我拉向更深沉的欲望深渊,是嘛?」

    柳明抠抠鼻子说到。

    「一半,另一半是我们是夫妻啊!对,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但我们的关系,是夫妻,更胜夫妻,因为你愿将生命、身体甚至灵魂,全奉献给我,那我自然,也愿意为你将生命……」

    换我伸手压在,他那要人命的唇上,说到。

    「哀求您,别说为我奉献,您的生命,求您了。」

    柳明舔了一下,我的手指,我低吟了一下,他说到。

    「好,我不说;但我会做,就像你没有天天说,但却会努力做一样……」

    我和他很有默契地一同说到。

    「因为别人不是,听你说的有多好,而是看你做的有多少。」

    我说到。

    「这点我很清楚,就像当我像是失去灵魂,的情趣玩偶时,你不但没把我,丢给组织,还不离不弃的照顾我、宠着我。」

    柳明说到。

    「傻瓜,我不可能,放

    ?╒找◥回?网╝址ㄨ请?百喥◆索§弟?--∵板◢zんùδ综○合◥社╗区

    弃你、丢弃你的。」

    我说到。

    「吻我,求您。」

    说完柳明再一次亲吻我,充满深情的一吻,接着他将我带到,厨房吧台边,将我转过身,背对着他,将我压在柜台上,我叫了出来,充满诱惑、充满调情的声音,从我喉咙经过口腔发出,那因欲火燃烧而急促喘息的声音,从我气管也同时传至口腔一起传了出来,柳明脱去他的西装裤,拉下内裤,提着宝贝插入我的身体内,佔有我、攻陷我,柳明伸手,揉捏我的乳房,拨弄着我,那因兴奋而激凸的乳头,喔太美了,我渴望呻吟着,在他发泄完后,柳明亲吻着我的颈部,轻声说道。

    「跟你做爱,真是一种享受,我的爱。」

    我趴在吧台上,喘息着,之后他在我耳边说到。

    「当在俱乐部宣示表演完,你会被带去清洗,接着刺青。」

    我吞了一下口水说到。

    「手腕吗?」

    柳明说到。

    「不是,是在这里。」

    他抚摸滑过,我右边乳房上围说道。

    「这里,会刺上玫瑰花图腾,和特殊的样式,这样就表示,你也是组织中的会员专属性奴。」

    我说到。

    「也就是专属於您的,死忠性奴的意思,是嘛?」

    柳明说到。

    「是的。」

    说完他的双手,滑过我的身体,从背部来到肩膀,他说到。

    「放松。」

    我将身体放松,他抚摸着我肩膀后,用大拇指强而有力的,按压我的肌肤,我叫了出来他说到。

    「太大力了吗?

    我说到。

    「不会,很舒服。」

    柳明嗯了一下后,继续帮我按摩着,他坚挺的宝贝,还插在我身体内,上身接受按摩的奇异体验,真是新鲜,他按完我的背部后,才将宝贝抽离我的身体,接着将我抱进卧房,进到浴室后,让我坐在浴缸中,他去脱去全身衣物,走到我身边,半跪下来,拿着海绵,轻柔的擦洗着,我的身体,我躺在浴缸中,享受着说到。

    「主人,您真的会,宠坏我的。」

    柳明说。

    「这世上唯有你,值得我柳明如此宠爱。」

    我一抹微笑之后,再洗净身体后,柳明将我擦乾身体,抱我到卧室中,在床上他抱着我吻遍我的全身,抱着我入眠。

    次日我去浴室做完保养,走到卧房柳明拿出麻绳,将我捆绑龟甲缚,穿戴上项圈、厚实手套与护膝之后,我跪趴在地,柳明拿出尾巴肛塞,塞进我菊穴中,我呻吟了一下,柳明将炼子扣在我的颈部,牵着我爬出卧室,来到厨房,让我趴在吧台边,舔食着狗碗中的营养餐,再吞完营养品后,他牵着我爬进书房,我趴跪在那奇特的沙发椅上,他帮我拿掉厚实手套与炼子,便离开了书房,我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起,夥伴的资料与订单,将一切思绪,全丢进工作中。「

    再用过午餐后,织田奈和田中来了,我呢?还是一样身上赤裸,捆绑着龟甲缚,带着厚实手套、护膝与尾巴肛塞,迎接着她们,织田奈抚摸着,我的头笑了笑,我在柳明牵着,爬到客厅中,柳明坐在单人式沙发,我跪坐在一旁,织田奈坐在沙发上,从站在旁边的田中手上,接过一份文件说到。

    「你应该都听柳明,说了一切了,是吧!」

    我说到。

    「旺。」

    织田奈说到。

    「那就表示,有一定的觉悟了,那我就先来,说说当天的路径。」

    柳明把我的头,往前推了一下,我往前爬了一下,跪坐在桌边,看着织田奈摆在桌上的照片,是练习室,但有做了些…布置,多了些绳子,像是把房间规划出三个区块,她指着那被绳子,隔出的狭长走道说道。

    「你会从这边,直直地被柳明牵到这边,左右两边是来宾的座位,走到这里后,这里会有一个像蜘蛛网般的麻绳网,在这前面,你会被像是逆时钟的转身,面对来宾,柳明会把你扶起,我和柳明会开始把你捆绑,将你吊起,之后柳明会马鞭按压你的肩膀,你就要开始宣示,之后接受鞭打,最后精淋,过程就是这样,有不懂的吗?」

    我看了看柳明,他说到。

    「人话。」

    我说到。

    「感谢。」

    之后我回过头,跟织田奈问到「那何时开始训练呢?」

    织田奈说到。

    「都可以,明你说呢?」

    柳明说到。

    「明天好了,今晚宴席,可能还会喝点酒。」

    织田奈看了看我,我说倒……

    「一切听主人的。」

    织田奈说到。

    「真是顺服的母狗。」

    我羞红了脸,织田奈他们先离开,柳明将我牵到了更衣间,将我身上的一切都脱去,他说到。

    「今晚穿晚礼服出席,所以不绑绳子。」

    我说到。

    「是的,夫婿,我的主人?」

    宴席在一片祥和与欢喜,的气氛中结束。

    回到家里,在玄关,柳明帮我脱去银白色的晚礼服,和内衣裤,摆放好后拿起火红色的麻绳,开始捆绑我的身体,当他要拿其他东西时,我喔了一声,他转过来,疑惑的看了看我说到。

    「怎了吗?我的爱。」

    我说到。

    「现在的我好看,还是没绳子晚礼服好看?」

    柳明笑了笑说到。

    「晚礼服时你美的,让人动容,现在的你美的,让人亢奋想佔有你。」

    我说到。

    「那你……」

    柳明说到。

    「贪嘴的母狗。」

    我羞红地说到。

    「旺。」

    他站我面前,双手张开,我伸手帮他脱去西装裤,他退了开来,我将裤子捡起,放在一边,之后正要伸手,他抓住我的手,并摇摇头,我点了点头,我站好不动,柳明拿起护膝,帮我穿上,之后我跪了下来,小心的将他内裤咬开,拉扯下来,那雄壮坚挺的宝贝,直挺挺地竖立在那,我哀求的眼神,看着柳明,他开心的点点头,我微笑后,开始从下面舔了上去,利用脸颊将宝贝顶了上去,后舔弄、吸食着子孙袋,接着是整只宝贝,含舔着,柳明发出舒适的呻吟声,接着他抱着我的头,开始活动起来,但没几下,他就放开我说到。

    「起来,我要干你这只,淫荡母狗。」

    我放开他的宝贝说到。

    「是夫婿,我的主人。」

    之后站了起来,才刚站好,他便将我抱起,我双脚快速盘住,他的腰部,他的宝贝,深插入我的身体,我叫了出来,他说到。

    「抱好。」

    我赶快抱住他的颈部,他抱着我,开始抽插起来,走几步,就猛力抽插几下,狂野猛力,让我整个欲火烧到沸腾,荒淫地叫着,到了卧室他一个跳跃转身,我跨坐在他身上,开始扭动着身体,我伸手将原本包好的头发,拔去支撑的发夹,他从一边拿来一个小盒子,我将那些发夹,都放进去,就这样我的长发,再次散开,柳明抓着我的腰部,开始抽动着,我的叫声没有停,直到一起高潮后,我才趴在他身上,喘着气,在他拥抱中睡去。

    次日柳明把我带到织田奈的家,我再一次的踏进了游戏室,那场景就和织田奈先前给我看的,是一样的,织田奈说到。

    「调教期间,先不带狗头面具,改用面罩,也不用转声磁石,就你平常的声音。」

    我说到。

    「明白了。」

    柳明说到。

    「哪脱衣服吧。」

    我脱去衣物,拉掉丝巾,裸露出颈部的项圈,身上的龟甲缚,织田奈说到。

    「那游戏室,就交给你们练习了,我还有事要去忙。」

    柳明说到。

    「谢了师姐。」

    织田奈说到。

    「应该的。」

    说完柳明帮我,穿上厚实手套和护膝,我跪趴在地,他将尾巴肛塞,插入我的菊穴,我再次身吟了一下,他将炼子扣在我项圈上,并帮我戴上眼罩,这是第一次,我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跪趴在地,柳明说到。

    「回想,我们在地主神社的情况。」

    我恩了一声,接着柳明,开始牵着我往前走,不一会炼子扯了一下,我停下脚步,接着炼子往左边拉扯,我往左边爬逆时钟的转半圈,后炼子停住,接着柳明将我拉起,他小心地把我往后带,我碰触到一面像蜘蛛网般,的麻绳网墙,柳明放开我小声地说「抬手。」

    我将两手抬了起来,柳明开始捆绑我的手,绑完右手换左手,然后来在我背部,背腰部都各加绳

    子,然后左脚,右脚绑上绳子,后绳子慢慢地收,我慢慢地被吊上去,再一次以羞耻的姿势悬在空中,我喘息着,柳明说到。

    「母狗我问你?」

    我说到。

    「是。」

    柳明说到。

    「你会因身为我,柳明的母狗,而感到骄傲吗?」

    我说。

    「会!」

    柳明又问

    「你会因身为我,柳明的母狗,而感到自信吗?」

    我说。

    「会!」

    柳明说到。

    「很好,那就记住,你是最美的,因为你,是我柳明的母狗,为我柳明,尽情的展现出,你的骄傲与自信。」

    我说到。

    「是!」

    说完我深呼吸,挺起身子,柳明说到。

    「很棒,就是这样,记住之后的训练,你都保持这样的态度,我不会再问你第二次,但你要不断要求自己,我相信不用我废话,你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说到。

    「是!我不会给主人丢脸的。」

    柳明亲吻了我的脸,我发烫了。

    接着柳明拿着马鞭,开始抽打着我的身体,我发出哀号,喜悦的哀号,在鞭打完后,柳明晴不自禁的,抓着我的乳房,提着宝贝插弄着我,佔有我,最后内射我。「

    他说到。

    「你太美、太棒了,让我非佔有你不可,但这在真实上场时,不会这样,懂吗?」

    我说到。

    「是夫婿,我的主人。」

    接着他解开绳子,和我的眼罩,我们又从来一次,直到……

    当天晚上柳明带我回到住的地方,进玄关后他便将我抱起,进入卧房浴室后,才将我放下,脱光我的衣物,解开我的麻绳,帮我沖洗之后,沖泡营养餐,在吃过营养餐、营养品及药物后,又被他抱起回到主卧室,他躺在床上,我趴在他身上,在他温柔地抚摸下,我深深睡去。「

    几天密集的训练下,我已经可以抬头、翘臀在行进间,摆弄屁屁,让那条雪白尾巴在我大腿间摆荡,喔!在第二天训练时,织田奈将两个银饰,搭配的一对乳夹,夹弄在我的乳头上,那使我更加淫荡美艳,柳明相当喜欢,而我也在训练后习惯它们,这也是我另一层级的突破;至於后面的捆绑与鞭打,我都很快的进入状况。

    终於真正要上场的日子到了,我穿了一套相当轻便随兴的衣服,和豹纹丝巾,虽然是要去这么重要场合,但衣服对我来说,只是事前的点缀,真正重要的是,贴在我肌肤上,那条鲜红色的麻绳,那才是我今晚,最美的晚礼服,柳明搂着我,进了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我们走到我那台,银灰色丰田车前,他替我开了副驾驶座车门,我坐了进去,他绕到驾驶座,进来关上车门后,他从我前面的箱子中,拿出一个面罩说到。

    「我的爱,抱歉,非组织的成员……」

    我伸手按压着,他的唇说到。

    「不用解释,我懂得,请您动手吧。」

    说完我收回手,闭上眼睛,柳明帮我戴上面罩,在我脸颊,亲吻了一下说到。

    「真是乖巧的母狗,躺一会,很快就到了。」

    我点了点头,靠在舒服的椅背上休息,车子缓缓地发动了,不一会开了出去,柳明贴心地放着,让人放松的轻音乐,好一会后车停下来,柳明说。

    「先等一下。」

    我点头,不一会后,副驾驶座的车门开了,柳明说到。

    「来。」

    我乖乖的在他搀扶,下了车他搂着我往前走,进到电梯中,他发觉到我的颤抖说到。

    「会怕吗?」

    我摇头说道。

    「紧张。」

    柳明亲吻我的额头,在我耳边说到。

    「你甚么都别想,只要想着,我身为柳明的母狗,我该怎么做?我要在来宾面前,怎么表现?就好,你懂得。」

    我说。

    「是的夫婿,我的主人。」

    他坚定的言语,回荡在我的耳边,让原本紧张的我,有了一股力量,当我门离开了电梯后,一个男子声音传来「先生。」

    我们停下脚步,不一会他又说到。

    「这位?」

    柳明将我颈部的丝巾,拉掉裸露出我的项圈说到。

    「我的母狗。」

    对方说到。

    「好的,请进。」

    说完我们又往前走去,没多久我们像是进入一个房间,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柳明把我的眼罩拿了下来,那是一间全用黑色磁砖,铺成的房间,织田奈和田中已经在那边,织田奈穿的是,一件红黑搭配的马甲、黑色的丝袜、鲜红色的内裤,配着黑色吊带,她全身散发出女王般的傲气,真是美艳极了,田中则是全身赤裸,棕色麻绳,捆绑在他的身上,白色长布裹在他下体位置,成为一件丁字裤,在他的颈部一样系着一条项圈,织田奈拿出一个立体白色,的狗造型头套,我知道那是今晚,我的面具,柳明先帮我穿戴好,厚实手套和护膝,并把我原本的项圈拿掉,换上装有转声磁石的项圈,从新系在我的颈子上,织田奈小心地帮我带上头套,后她抚前舔弄了,我的乳房,我呻吟了一下,乳头激秃了起来,织田奈将乳夹,夹弄上去,我跪趴在地后,翘起臀部,柳明将白色尾巴肛塞,插入我的菊穴中,我再次呻吟,等了好一会后,门边传来三声敲门声,柳明说到。

    「走吧。」

    说完便牵着我,走了出去,我深深的深呼吸,抬头、翘臀在爬行时,扭动臀部让尾巴摆动着,来到一个地方时,炼子扯了一下,我马上停住,但臀部还是扭动着,让尾巴继续摆荡,没多久,一名男子声音说到。

    「让我们热烈欢迎,柳少和他的母狗新娘进场。」

    我听到一阵欢呼与掌声,柳明拉了下炼子,我更加抬头、翘臀的爬行着;对,我是柳明的母狗新娘,我要表现出骄傲和自信,不能给柳明丢人。

    当我们在行进时,听到的居然是结婚进行曲,我激动地抖了一下身体,好在那么密集的训练,没有技术,只有次数的调教下,我没乱了步伐,沉稳的爬着,今天我将要以母狗的身分,嫁给我心爱的男人,我的主人柳明,来到该转弯的地方,就如在训练时的一样,柳明开始将炼子,往左边拉扯了一下,我跟着以逆时钟转过去,柳明拉我起身,往后一样背部感受到,像蜘蛛网般的麻绳网,我伸手,柳明开始捆绑我的手,背部、背腰部、双脚接着,便将我悬吊起来,我的双脚扩开,我虽没看到,但我很清楚,我是以极羞耻的样子,被悬吊在,来宾的面前,虽然已经在训练中,有了心理建设,但真正上场,那股刺激更加强烈到,让我全身发烫,欲火将我整个吞嚥着我,但接下来主持人说到。

    「好,接下来让我们,来听听母狗新娘的誓词,请。」

    我感觉到,有麦克风在我嘴边,我说到。

    「我是一只淫荡、好色的母狗,无时都渴望着,主人的鞭打、捆绑与占有,今天我在此立誓,愿意将自己的生命、身体与灵魂,全都摆上奉献,嫁给我最爱最渴望的主人柳少,做他一辈子,永远忠心不二的母狗新娘,最死忠的性奴,愿他接受,鞭打,感谢各位。」

    我说。完,得到满场的欢呼与掌声,好一会后,主持人说到。

    「柳少,那你愿意,接受吗?」

    柳明说到。

    「我万分愿意,娶母狗为我,终身的性奴母狗。」

    全场又再次鼓掌,当全场再次安静后,主持人说到。

    「好,你现在,可以鞭打母狗新娘了。」

    说完没一会,炙热的马鞭便开始抽打我的身体,欲望的火焰,完全抵消了那痛苦,但我还是发出荒淫的哀号,这时我耳边听到,相当大的喘息声,那不是一个人的声音,是一群人的声音,於是我懂了,在鞭打下我叫得更起劲,呻吟、哀嚎加上喘息,一切想的到,能诱惑男人的声音;当然那种稚嫩、卖萌的声音,想都别想外,我都叫喊出来,不一会,相当多的狮吼声,传入我的耳里,我成功了,我用声音,让男人们喷精,但我错估了,因为当鞭打完后,全场传来「安可!」

    当然不是,而是更夸张的要求,「干母狗!」

    全场沸腾的喧闹声,让柳明不得已说出「好。」

    全场一片欢呼声,不是吧!你要在那么多人面前,佔有我,柳明拍打我的大腿,伸手揉捏我的乳房,让我再次哀号出来,他的宝贝侵入我的身体,他狂野的抽插着我,我荒淫的叫喊着,柳明趴在我耳边说到。

    「你自找的,下贱的母狗。」

    说完他开始拍打我的乳房,狂野到粗暴的侵略我,得到满场的喝采,我这才知道,我刚刚的举动,不单单引爆了全场男士的发泄,也将柳明的欲火,彻底点燃到逼近抓狂地步,当他在我身体内发泄完后,我感觉我的双脚,再次往上拉高许多,让我如同四十五度斜躺在空中,我知道最高潮要来了,亢奋的情绪再次回来,不一会后,我感觉到一个浓稠的液体,大量的滴在我的乳间,如溪流般地往下流动着,我叫出声音,全场欢声雷动,毕竟这样也意味,他们玩到我,喔!但却无法佔有我;黏液滑过我的鼠蹊,滴到地上,在全场震

    天响的掌声中,我感觉墙面在转动,当那诡异感觉停止后,我手脚和背后的麻绳,被解开了,我被人抱着,是柳明,他的手我永远忘不掉,接着他将我带到一个地方,之后将我放下来,解开我身上的所有东西,包刮头套,我慢慢地回复视力,发现是在一间浴室中,织田奈过来收走东西,柳明脱去衣物,将我拉进一间挂着莲蓬头的隔间中,将我按在墙上,他再一次侵入、佔有我,但这时我知道,我不能像刚刚那样叫喊,我忍着任由他发泄,他靠在我耳边说到。

    「我聪明的母狗,又回来了,你刚刚那样叫声,要不是有红色界线,你恐怕早被二十多名男人轮奸了,这是你要的吗?」

    我恐慌的,摇着头柳明说到。

    「很好,说,你是谁专属的?」

    我说到。

    「你,我的夫婿,我的主人,柳明。」

    他狂喜的继续发泄,当他喷进我体内后,他才开水帮我洗掉我身上,不属於他的东西,擦乾身体后走了出去,抱着我来到一间房间,将我摆在一张美容床上,中年男子开始在我右边乳房上刺青,痛苦再次袭来,我忍着痛不叫出来,但我深深知道,那每一个针,都象徵着,我被认证是,专属於柳明的母狗隶孃,就算事后,被许多夥伴说,那是一张美艳的刺青图,我还是永远知晓,它所代表的意思,不管走遍天崖海角,任何地方,任何国家,或我得到多高的头衔、荣耀,我就是柳明,永远的隶孃。

    站在法国凯旋门前,我抱着柳明说到。

    「我永远爱您,我的夫婿,我的主人。」

    柳明低着头说到。

    「我也永远爱你、宠你,我的爱,我的母狗隶孃。」

    说完他深深的给我一吻,最深情的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