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月夜母淫兽 > 月夜母淫兽(09)完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者:拾贝钓叟字数:8408

    月夜母淫兽9─借用圆满〈全文完〉

    老婆第一次卖淫,没经验又太投入,接客之后瘫软在我怀里,就像一只软体动物。

    回家途中,老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我真心的拥抱与呵护着她。因为我知道女人对侵入身体男人的离去,会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无论是缠绵多年的丈夫,还是只为侵入她的身体的陌生男子。

    妻子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我知道拥抱与呵护很重要,而我更相信她身体里,还有未彻底满足的期待,是留给亲密老公的。

    回到家里倒杯水给她后,果然老婆活过来了,还一脸显得很兴奋。她洗了身体以后,光着身体跑出浴室,钻到我的腋窝里,紧紧的抱着我。

    她在我腋窝找寻主人的体味;光回味她在公园卖淫的淫荡之姿,我的老二就发硬暴胀。再被老婆光溜溜的肌肤刺激,无疑是火上加油,那老二不由分说,狠狠的塞进那湿漉漉的水帘洞。

    老婆的刚接过客的阴道,又开始夹击着我。我不知道当下,她的身体连续承受三个访客的感觉。我也没空细想,迳自用力捅到她浪叫不止。

    直到我干到有点累了,她就爬起来蹲在我上面,用阴户对准龟头,往下骑上去。随着阴茎一寸一寸的插进,我问她:「老婆!今天爽不爽呀?」

    老婆红着脸,笑着说:「从来没有这种感受,第一次卖淫就在户外做,很刺激。有你在,我卖的很放心!」

    「那品尝三个男人的感觉呢?」我爱她,自会追问想知道的答案。

    她说:「撞击是相似的,不同是男人的体味、角度、力道,还有姿势。」原来女人与不同男人做爱时,比较的是这些。

    这时候,我希望自己的老二更硬…更大…想努力的进入她内里的更深处。我想超越那二个军人,把精液射进最深处。

    我不知道老婆比较的结果,但从妻子索爱的表现,我肯定她对我最有感觉。

    看她的快乐就像蜜桃,正向她的老公献出饱含甜汁的肉核。

    「哈哈哈…那我表现呢?」我问她。

    「咯咯…咯咯」她用特有的的笑声回答。她先是亲上我的唇接着说:「你给的是亲密与温柔…那不一样!」老婆说完,驰骋丰臀更用力的扭动,涨实的阴道,紧紧裹着我火热的阴茎。

    二人的性灵溶汇为一体,一凹一凸,刚好互相吻合,真要感谢造物主能创造出这么奇妙的器官,带给人类无穷的快乐和享受。

    当老婆阴道开始紧缩颤抖时,我也激动到顶点,一股精液激烈的喷泄在深处的子宫口。

    这一仗我比平时更持久,我们整整「打」了半小时。

    我心想,这一次总该会怀孕了吧?我将老婆紧紧的搂在怀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充满期待,性生活又平静的过了半个月。

    结果怀孕的期待又落空了!

    而骆医生的追纵检验,也有了结果,证明老婆的生殖器官就如未进化的原生种。她同时拥有〈消失排卵期〉与〈需要高潮催卵〉的性特征。

    而〈消失排卵期〉的二种特征,老婆她同时都拥有。也就是说,淑娟每个月的mc都准时,但不见得有排卵。更离谱的是老婆排卵期的贺尔蒙超高,也就是说她一旦到了排卵期,就如同动物般因为发情,而想要与男人性交;即使雄性不找她,她也会主动出去找男人。而这种非心因性的随意交配,只要排卵期过后她就复正常。

    至于老婆为什么会在月圆时发情?经统计老婆的生理期推算,她三年来排卵期几乎都在月圆前后。也就是说,让老婆变成淫兽的关键是排卵期,只不过她的生理周期和月圆竞合罢了!

    真像大白后,我得在月圆期间,好好看守老婆。但有淫妻欲的我,也偶会依据自己的欲念,决定是否让老婆出去找野男人。

    我的派令生效了,如今我是贵为上市营造公司的副总经理,可是让妻子怀孕的人生大事,那是用金钱与地位换不来的。

    因为老婆〈需要高潮催卵〉,即使我给她最强的男人,她也有可能没有排卵,所以这凭我一己之力,是无法完成的。

    可是人家说,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必会为你开启另一扇窗。生孩子让我们苦脑,但四处寻求怀孕,我们拥有五彩缤纷的性生活,而且我的事业如日中天,我去年一整年的红利就高达$ntd五百万元。

    接下来公司准备盖栋一栋30层的大楼,我仍是工地主任,但职衔已经高居副总经理了。而超高大楼的结构得有结构技师签证,总公司委任的结构技师叫做gino,来自中国上海。

    有一天我和gino去工地钻探,顺路到我家做客。

    当我开门后,gino说要借厕所,而老婆不知有客人,她从睡房里出来时穿着透明的睡衣和一条内裤,那睡衣只盖过大腿根,自也遮不住老婆的内裤与胴体曲线。她看见我一脸高兴迎上来,还说:「老公!人家看了一篇文章…」

    老婆身高一米六五,睡衣下那修长雪白的双腿,向来是我的最爱,而胸前的双峰又没戴乳罩,就像熟透的水蜜桃明显而诱人,它是我我最自豪的收集品,我都舍不得咬那超嫣红的乳头。

    可当老婆抱着我猛亲时,根本不知道gino从厕所出来,正站在她身后,当老婆发现家里有客人时己经来不急了。

    在吊灯光的逆光照耀下,老婆那娇艳无比、性感诱人的胴体,尤其那一对雪白的豪乳,完全暴露在gino的眼前。

    她顿时满脸通红想要转身进房,我赶紧说:「老婆!见人就躲没礼貌,先过来我帮你介绍!」

    我向gino介绍了老婆之后,她挺着乳房对着gino弯腰回礼才去泡茶,自也不敢更换衣服。

    gino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坐到夜深了也不想离去。见她眼睛不停地围着老婆转,看他色迷迷的样子,我虽然有点吃醋,又有点兴奋。

    于是我的淫妻欲,又犯痒了!

    「老婆!去开一瓶葡萄酒!」三个人漫无方向地聊天。gino说我是台湾牛,他是青康藏草原的老牛。

    「怎么说?」我和老婆不解。

    「你在台湾的各城市盖房子;我在大陆各省盖大楼,我们都是遂水草而居的牛郎。」gino的家人都移民美国,gino公司在上海人却四处流浪。慢慢地我们聊到性议题时,gino问说:「昆周兄…你也逛春满四合院?」

    「是啊!吉诺兄怎会知道?」我很惊呀。

    「嗯!」gino对着电脑使了一个脸色,害老婆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可不是吗?老婆上春满四合院看情色文章,电脑没关。

    「告诉你们喔!嫂子看的那篇《小雨之蜕变式性爱》是我写的。」gino一副得意样。

    「呵!我不信。我以为拾贝钓叟是台湾人?」是老婆答腔回应gino。从她的话里,似乎对作者拾贝钓叟很了解。

    「我来自上海,但近年都在台湾盖高楼,也是台湾人了…」gino边说边借用电脑,直接登入拾贝钓叟在四合院的控制面板。

    「呵呵!可是你在【院友资料帖】里说,自己是年龄70

    的空想专家?但今天看你还是一尾活龙,我很喜欢你…」老婆说完,她又「咯咯…咯咯」的笑了。

    我轻轻打在她的翘臀上,说:「你花痴喔!」

    「不是啦!我真的很喜欢你…您的文章啦!」但从那特有笑声,我肯定老婆对gino有兴趣;而gino也不时赞美老婆的美艳与性感。

    「呵!拾贝兄见笑了!老婆看您的大作,都被迷成一脸花痴样。」

    「人家到底要叫拾贝大哥?还是gino哥呀!」老婆一脸娇羞。

    「妹子还是叫我gino哥亲切些。」我肯定gino也对我老婆有兴趣。因为我发现这一晚上,gino的裤子有好次隆起。尤其每当老婆弯腰帮她倒酒时,那隆起就会胀得更高。

    夜深了!gino和老婆见我没进一步表示,才恋恋不舍地说告辞。

    客人才一走,我马上把老婆叫过来检查,她的嫩穴自又湿漉漉,连内裤都是水淋淋。

    「拾贝钓叟是淫兽的猎物吗?」老婆竟然一脸害羞的说:「看隆起的体积和高度,感觉他的肉棒真的小不也!」

    这一晚我自是在客厅就把老婆干了!

    我没有进一步要求的理由是,今天不是月圆的日子。我心里盘算还要再等七天,才是淫兽发情期,目前她只是娴淑的传统的妻子。

    在和gino整晚聊天中,我早就同意gino奸淫老婆。只是没想到笔名〈拾贝钓叟〉的gino,竟是老婆心中的偶像。

    经施加逼供老婆才承认,常常陷入拾贝钓叟的文章中,自然很想当他的女主角。

    我看老婆一副害羞样,就问:「那你是答应了?」

    「嗯!就依老公安排吧!」

    我故意再确认地问:「你肯定?他是gino?」毕竟〈拾贝钓叟〉是虚幻,而gino则是真实存在,而这男人是我工作上的伙伴。

    「知道啦…gino就是我的偶像〈拾贝钓叟〉」

    但老婆要求我,得先和gino沟通,她说仰幕的是〈拾贝钓叟〉;所以gino必需用〈拾贝钓叟〉的感觉和她做爱。老婆说不可以像野男人般说干就干。

    看她的害羞样,我激动地说:「亲爱的…那我就尽快安排。」

    老婆听了我的话后,一脸春潮的说:「只要你知道我心是完全属于你,就可以了。」

    ●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比较特别的是〈拾贝钓叟〉要求,这场粉丝与偶像蜜会,我必需全程在场。

    场景则是先一起吃饭,三人都喝了一些葡萄酒后,就在我家客厅发生了。

    「亲爱的!去换装,这是我送你的!」趁老婆去换装时,拾贝钓叟一边调整室内的灯光。一边说:「昆周兄!其实您不了解淑娟…」

    「她从小就向往当童话公主…」gino说二人在四合院因小说而互动,却进而变成互传短息的闺密。所以淑娟把内心话,都对拾贝钓叟讲。而老婆即将出场的这身行头,则是拾贝钓叟刻意买来送她的见面礼。

    「拾贝大!您连音乐cd都带来了!」就为一场性爱,铺陈都这么讲究,真是佩服这个男人的绅士风度。

    当客厅音乐响起,老婆拎着裙摆,一脸害羞出场了!

    她穿着一缕灰蓝色薄纱的长裙,脚下是一双豹纹马毛饰边蕾丝的高跟鞋。

    「鞋子很特别!很贵吧!」我问。

    「$ntd三万多,配在副总夫人身上,不贵!」高所得人眼里,它不贵。

    却贵在鞋缘与鞋跟都加衬马毛,完全是为室内走秀而设计,如果穿到床上,肯定会更增加狂野的气息。

    老婆出来后,并没有走向我,而是走向拾贝钓叟。粉丝先是给偶像一个吻,说:「拾贝哥,谢谢你!」接着依猥在gino怀里。

    gino接着对我说,淑娟从小就向往当童话公主,长大亦然。虽说你们以前经济不宽裕,但童话公主心里对蕾丝、羽毛、刺绣的喜爱一直不减。

    「我知道她最爱蕾丝,看来只了解老婆三分之一,呵呵!」我笑着欣赏老婆的这身打扮。

    而gino则像服装设计师一样,一副严肃的对我简报这套衣服说:

    「这套衣服用简洁的轮廓,衬出淑娟的身材。而重要三点全部镂刻,只用蕾丝、羽毛或刺绣点缀遮掩,完全融入童话公主的元素。而透明的雪纺纱做成公主袖,更会吸引男人把她当成纯洁的公主。」

    「原来赚钱,就是要这样过日子!」

    「淑娟!你走一圈给副总欣赏…」淑娟走秀中,gino又旁白说:「在幽暗的灯光下,更能营造出她美丽又神秘的氛围。」

    「副总!您夫人是有气质又艳丽的贵夫人。」gino说的没错,老婆的艳丽,已经让在场二个男人都激凸了。

    gino比较有绅士风度,我则只想冲上去,把眼前这个高贵的公主,抓起来大干一场。

    gino也是一脸色眯眯,但就没有我的冲动,我也必须承认gino是个调情高手。而我才当上副总经理,但心态与动作还像是一个建筑工人。

    看gino动作我才发现,公主装乳房处的刺绣是可以掀开的。他打开小窗,用指尖不时地拨动娇挺的乳尖。

    他的嘴也没有闲着,先从老婆的脸庞往下舔,慢慢吻向老婆的胸脯,靠近了乳房,他用胡须逗弄她的乳头,这让老婆泛起一阵扭动。

    「拾贝哥!痒…」老婆在娇淫了。

    「亲爱的,你还是叫我gino比较习惯。」

    可是人家是拾贝哥的粉丝呀!「看来老婆对拾贝钓叟仰慕许久了。

    而在现实人生里,gino是一名结构技师。我们都是工人出身,双手都粗糙长茧,但他没有粗暴的蹂躏乳房,而是像情人般的抚摸。

    接着他掀起公主袖转向腋下,粗糙的手温柔的顺着身体曲线,慢慢滑过平坦的小腹,当手掀起裙摆,进入幽谷。完全中空的裸裎,让二个男人同时发出惊呼「喔~」「哇!」。

    我靠向前去,当gino的手沿着大腿内侧,滑向蜜洞时,老婆把对〈拾贝钓叟〉的仰慕幻成性欲呈现。

    她小嘴里呼喊着:「喔~拾贝哥!」人却往后倾倒在我怀里,还将下身往上倘迎,把晶莹的嫩穴献给偶像。

    我低头吻上了她!这是老婆生平第一次当贵夫人;第一次用副总夫人的身分淫欢。我也是生平第一次与另一个男人,同场共享自己的老婆。

    我当下欲火焚身,实在没有更美的词汇,描述老婆的享受。

    只知在不久之后,老婆又发出呓语:「喔~好舒服哦!」

    我转头往她二腿间看去,gino已经用那粗大的龟头,挤开了老婆的蜜源门扉。这让我怀里的老婆,全身泛起一阵颤抖。

    看蜜洞的唇门被粗壮的男根推开,嫣红的花瓣渗出蜜汁,我万分激动。而大龟头与嫩肉;陌生的棱角和熟悉的嫩穴,二者无比鲜明的对比,让我肾上激素值破百。

    公主装俺饰不了,主人是美丽又淫欲满盈的人妻,看她狼狈地咬着我的嘴唇,似月很紧张,但粗重的呼吸俺饰不了,下体被心偶像插进去的甜美。

    老公占据上半身,仰慕者在跨下取得先机,二相上下其手的冲击,让淑娟无处逃避。我知道她在期待,期待那又粗又长的肉棒修理她,可是拾贝钓叟总是慢条斯理的。

    我这才发现,老婆为了这次约会,竟事先刻意刮修了阴毛,可见她对拾贝钓叟的临幸是多么的期待。

    「哇,天啊!从没见过东方人有此肉棒。」gino的性器很漂亮,那充了血的龟头粉嫩到像婴儿的肌肤。

    抱着老婆让她被别人干,我感觉手心在冒汗,真是即惭愧又羡慕。此时我的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好奇,老婆所谓拾贝钓叟式的性爱是什么?

    往昔,图谋我老婆的男人,只会想到操她!干她!可是gino没有。

    那粉嫩的肉棒把娇嫩的蜜唇分向两边,粗大的龟头在紧密洞口慢慢的进出。

    老婆躺在我怀里娇淫,任凭心中的偶像尽情地亵淫。

    gino品享着着紧窄的嫩穴,那种粗大龟头压挤的快感,不是我能体会的,因为我不够粗呀!残念。

    gino那巧妙的手指可没闲着,一直在老婆的下腹与大腿间的游移,并不时用姆指玩弄凸起的阴蒂。嫩肉被压挤摩擦后,可能使老婆的快感上升,因为我看见热烫的蜜汁,沿着龟头往下溢流。

    我从没这样近距离看着老婆被奸淫,当她在我身边呻吟与呐喊时,我感受她的双手拚命抓紧我的手臂,汗水一滴滴渗出,这让她布满红潮的躯体更添诱惑。

    我肯定gino是初尝这种美妙女体,也很满意老婆的反应。淑娟越是无法招架,gino他的动作就越是柔和。

    「老公…舒服…」老婆失去理智地呻吟,完全迷失了自己。这时我体内情欲也涨到高点,我翻身掏出小人家一号的肉棒,不服输的亮在老婆眼前晃荡,淑娟一手接过来就拼命的啃吮。

    gino见她一淫荡样,提枪用力一挺。「啊!」突如其来的涨大,让老婆无法置信地睁大杏眼望着gino。

    这个举动让老婆淫欲瞬间燃起,她拱起身子请求说:「拾贝哥!可以用力的干我吗?」

    gino顺从她的心愿,始加快挺进速度,她则主动迎合着。

    经过几分钟后,gino说:「昆周兄!咱换手一下。」情欲热浪早让我色欲薰心,听这话一出口,还误以为人家将美妻送我淫,我一个兴奋把她上半身丢在沙发上,挺着肉棒接手就一干到底。

    我和gino换手,似乎没影响老婆,她的呢喃与呻吟毫无间断,清澈的月光透过窗子投射进来,地上清晰映出三个难舍难分的交缠身躯。

    同时,轮翻给予也把老婆带向灿烂耀眼的高潮!

    「舒服吗?」gino问。

    「各有千秋,gino哥的饱满,老公精干。」这话诱使我再加以反击,先是在深处幅度不大地抽送几次,然后遽然抽出,接着再深深地顶紧子宫颈。

    「嗯…唔…舒服!」

    gino要我后仰躺下,接着说:「亲爱的换你骑在上面!」老婆顺从的骑了上来,但她却闭着眼睛。

    「你看窗外的天空…把高潮泄出来…」gino用命令的口气要求她。

    「嗯~好大!」老婆的惊叹让我满心欢喜。看她骑在我身上驰骋,我更得意的纵容肉棒,在湿热的她体内冲撞。

    当我射精时,强烈地刺激令她疯狂,不小心使阴茎滑出她的身体。她伸手扶阴茎再插入,手掌却沾满精液和三人淫欢的分泌物。

    「拾贝兄!换你接手。」我射精后要求gino接手。

    「过来!快过来…」老婆听到gino的召换,却一脸害羞的起身。gino把她带到窗户边,让老婆趴在窗台上。

    「gino哥,你要从后面干我?」

    「嗯~今夜演你最期待的窗台情境。」看来在性爱这区块的互动,拾贝钓叟胜过我。

    老婆像窗户的垂帘,随着冷风摇曳,二个不安份的男人,谁会让这淫妇怀孕呢?

    一股凉风从窗外灌进来,让我高温的肉棒,刹那间冷却而急遽小。今天是我先持得点,换gino当公蜻蜓。

    「喔!…好刺激…好舒爽…」看老婆发出快乐的呻吟,我很高兴。可是看gino正挺着性器,在刮除我的精液,心里很酸。

    看她一副人尽可夫摸样,双手紧抓着窗户的丝帘,一对雪乳左右乱甩,gino赶快伸手抓住。

    「拉开窗帘…走出去!」老婆竟然顺从gino的要求,伸手拨开丝帘。一边被干一边走出落地窗,公然裸露站在小阳台上,任由gino隔着丝帘奸淫。

    「喔!我好色…好淫荡喔!」淫秽的交沟声随风传送,呓语引来邻居探头寻声。邻人侧目眼光,让我身体觉得好热。

    「喔!这种高潮好舒服喔!」看着老婆高潮在宣泄,也看见gino全身不住的颤抖,她又让野男人在她体内射精了。

    「这是纵欲的最高境界吗?」我整个人先是僵直,接着完全瘫软,我当时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

    ●

    二天过去了!

    我都不敢再靠近那落地窗,就任凭丝帘在风中摇曳。因为这二天我进出时,邻居脸上每一个微笑,似乎都写着,看过倚窗被奸的老婆。

    月圆过后,月亮就一比一天更慢升起。但老婆却不如往昔,她的发情期似乎还在抖动。

    「哇!月亮出来了!」她站在窗台边;我坐在沙发区,都还听到她沉重的呼吸,似乎还在回味gino带给她的官能刺激。

    「老公过来一下!」我听到了老婆的呼唤,走过去从后搂着她问:「什么事?老婆。」

    她转头把又暖又湿的舌头伸进我嘴里,身上的衣服被风吹落,窗台前我们一丝不挂,赤裸相向,热烈拥吻。

    她一脸如痴如迷,小屄流出二天前3p的精液,我用脚夹着老婆的内裤,把地砖上的精液擦干净。她把阴茎握在手中,我握住发烫的乳房,感觉二人的身体都在燃烧。

    「我们再来一次!」拨开丝帘走出落地窗,她趴在小阳台上,我把肉棒对准湿淋淋的阴道,狠狠地插了进去。老婆不由自主地「哇」了一声,全身震动着,默默地承受着。

    这是在自家阳台的最大尺度,我很有节奏地一抽一送,老婆用一声声的呻吟配合着。

    「哈啰!」隔壁的陈先生提着宵夜回来,是老婆主动打招呼,他一抬头就看到老婆裸露的乳房。

    「你俩最近比较亲密喔!」想必老陈二天前,也看见老婆被gino奸淫这一幕。

    「我们想生孩子!呵呵…」

    「那加油喔!」陈先生伸手给我比了个赞。我把精液射到老婆体内。

    ●尾声

    四个月后,清晨的阳光从窗台照进客厅,只是场景换成台北市的高楼大宅。

    我摄手摄脚的出去买早餐回来,再进房间去看老婆。

    「该起床啰!」听见了爱人的声音,老婆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看见我正望着她。

    「今天不是假日你怎么会在家?」她觉得我该在公司才对。

    「你忘了!我现在是副总经理呀!」

    「开玩笑,哪有这么好命的副总?」老婆深情的看着我,二人的对望的眼神之中,我们肯定彼此还深爱着对方。

    我趴在她身上,老婆感到一丝的不协调说:「有人已经按捺不住了喔?」我跨下一条狂燥不安的物体,正向她下体慢慢地靠近。

    她轻拍了我的臀部说:「你给我小心一点,别吵到小贝比睡觉!」

    「对喔!今天还没看…」老婆的身体再熟悉不过了,但掀开睡衣下的肚子,却每天都在隆起。

    「老公你真棒,我们有了豪宅,现在连孩子都有了。」老婆淫哼了哼。

    「你比我更有本事。」我淡淡地说。

    「怎么比你有本事了?」淑娟盯着我,一脸的疑惑。

    「你的有一个老公、有一个孩子、还有一堆钱,有豪宅,还有一堆男人。」

    「别乱想啦!贝比一定是你的种啦!」不开心的酸葡萄,一下子被老婆抚平了。

    我把早点凑到她的嘴边,她直起上半身,心情大好的吃着早餐。我极尽挑逗之能事咬着的,是她胸前二颗颜色一天比一天深的葡萄。

    一双眼眸紧盯着她问:「好吃吗?」老婆对我抛了一个媚眼,怀孕之后的她更是风情万种。

    「母淫兽现在是育雏期,老公不可以想那档事。」

    「先躺下来,等我吃了早餐再帮你!」

    「你想喝我浓浓的豆浆?」二人都笑了。

    家,一个有男人、有女人以及有小孩的地方,一个充满温馨与希望的地方!

    经历过多少疯狂、淫秽不堪之后,老婆用深情的眼眸,看着我抚摸着一天天隆起的肚子。

    以为一辈子都不能拥有的,蓦然回首已置身其中。

    ●

    可是…

    我昨天看到老婆的私人讯息箱里,有一则拾贝钓叟的留言说:

    亲爱的!我要当孩子的干爹!我在香港贝沙湾有一栋毫宅,如果孩子是我的,毫宅会登记给孩子,就说是干爹送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