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暴风法神 > 第737章 先踩,后救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部落的号声是非常特别的。

    一般人类当然记不住那抑扬顿挫,起起伏伏的号声。

    杜克从来都不是什么一般人啊!

    只需要系统地把部落的号称截取下来,然后再跟部落的行动作为比对,那么解析出来,也就那么一回事。

    要知道,兽人语的语法跟通用语的语法相差不算太大。

    大体上还是主语谓语宾语的结构。

    搞清楚这个,基本都会明白。

    现在从人类联军方面传来的号声,翻译成兽人语就是——我们会从北面夹击敌人,请予以配合!

    “不!这不是我们的号角!”奥格瑞姆最先醒悟过来。

    “谁的!?”不用萨尔追问,不远处已经有一个号手用号声询问——你是哪个氏族的?

    对面沉默了几秒,然后传回一个滴溜溜的号声。

    然后奥格瑞姆这边蓦地沉寂了数秒,有那么一刹那,奥格瑞姆几乎想不惜一切代价转头就跑。

    这不是坑人吗?

    萨尔发呆了一下,差点被阿尔萨斯砍中,用一个非常狼狈的地上翻滚才躲过了【霜之哀伤】的横劈。

    不光是部落四英雄,整个兽人战列都出现了骚动。

    那是一段超过十年没有被号手吹响过的音符,这段音符只代表着一个意思。

    那是一个几乎被遗忘的名字,一个没有老兽人愿意提起,却不得不铭记的名字——杜克马库斯。

    整段号声的大体意思是:“老子是杜克,你们这边要不要帮忙,不要帮忙我就走了啊!?”

    部落这边,脑壳里只剩下肌肉、整天‘不要怂,就是干’的家伙,早已坟头乱草三尺高了。

    能熬过十几年的潜伏生涯剩下来的,没有一个是白痴。

    更不要说这些兽人大佬了。

    奥格瑞姆和雷克萨被俘于灼热峡谷之战,苦逼了好多年才逃出来。

    格罗姆在提瑞斯法林地被风行者姐妹追杀了n年,开始是大姐和二姐,后来希尔瓦娜斯也追杀了他好久。

    萨尔虽然换了个地方,也当过好长时间的奴隶角斗士。

    之前人类军队的不寻常动向,还有军营留下来的那些散发着神圣光辉的重武器,再加上蓦然扑来的天灾军团,和这个强大得不像话的死亡骑士首领,最后联系上表明身份的杜克。

    整件事的脉络理顺之后,还不知道这都是杜克的算计,奥格瑞姆这几个也就白混了。

    “是杜克那个恶魔!?”格罗姆用【血吼】硬扛阿尔萨斯一剑,一边破口大骂:“他还好意思说跟我们联手!?”

    “能这么无耻的,肯定是他没错了!”奥格瑞姆一边咬牙切齿地给阿尔萨斯一锤子,一边嘴巴里尽是苦涩。

    “怎么办!?”萨尔大喊。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哪怕现在明知道是杜克那个王八蛋挖的坑,现在整个部落不坑也坑了,还能怎办?

    对于那个没人性的死人脸还能求饶吗?

    阿尔萨斯巴不得将他们全部变成尸体。

    部落可以有骨气,不要杜克过来。或许人类回头要想办法收拾多出来的十几万兽人丧尸,那又怎样?但人类不过来,部落就跪定了。

    现在部落是要复兴,不是要全灭在这里!

    奥格瑞姆一个闪身用一个垂死的兽人当盾牌挡住阿尔萨斯的【死亡缠绕】:“萨尔!明白了吗?身为首领,好多时候你的决定必然伴随着痛苦!”

    痛苦么?

    对!自己从小到大就是以杜克为仇人,以杜克为假想敌。

    好不容易这个传说中、很可能已经死去的大魔头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

    谁想到第一次会面,竟然是己方因为中了杜克的陷阱,反过来不得不乞求杜克出手相救?

    那种仿佛被愚弄、被杜克从智商上的碾压带来的不快感,充斥着萨尔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然而萨尔的性子是坚毅而睿智的,跟奥格瑞姆对视了一眼,他迅速做出了决定……

    北面五公里外,刚刚进行了一场不算太激烈战斗的血色十字军团业已重新集结。说不上毫发无伤,但这绝对是一场难得的大胜。

    超过二十万丧尸,数万食尸鬼,以及成千上万的穴居恶魔和石像鬼被毁灭。达拉然的步兵团正在组织清剿残敌,以及小心翼翼地搜集尸体,准备把这些尸体全烧掉。

    杜克说了,放着这些尸体不管,哪怕已经把这些尸体拆成零件,天灾军团依然能用骨头造成更恐怖的不死生物。

    杜克对天灾军团的真实描绘,很轻易吓到了肯瑞托议会的几位议员。

    杜克心中偷偷松了口气:幸好现在还不是后来的天灾军团。用大量尸体造出来的、肉山一样的怪物——憎恶,还没出世。同样,强行糅合了血肉和骨头的血骨傀儡也没被邪恶的黑暗巫妖们研制出来。

    看样子,阿尔萨斯也没拿到冰龙军团。

    此时此刻的天灾军团,远比原来的历史上要弱。

    嗯,阿尔萨斯应该亦是如此。原本的阿尔萨斯,经历了圣城斯坦索姆的屠城,所受到的精神打击远比烧个孤儿院什么的要来的大。毕竟那是他跟恐惧魔王比赛,看谁更快烧掉那些感染了,但并未彻底变成丧尸的居民。

    那种死亡竞赛似的良知拷问,绝对比一把火烧一群孤儿要来得大。

    他现在是最强大的死亡骑士不假,然而他残留在灵魂深处的人性,使得他的黑暗力量远不如历史上同期的他。

    这就是杜克能够利用的。

    只要有部落那几个猛人当前卫,杜克有五成把握先让阿尔萨斯在这里跪一次。

    号声传去之后,莫格莱尼有点儿紧张,也有点忐忑:“部落会答应吗?”

    别说部落这边思想转变不过来,联盟这边也差不多。

    骤然听说要跟部落联手?

    倘若提出这个提案的不是传奇英雄加现任联盟统帅杜克,下面的将官早就闹开了。

    “如果谁有把握光凭人类的力量,击垮一个死亡系半神率领的百万不死者大军,我这统帅位子让他。”杜克一句话就把大家的不同意见压住了。

    这时候,杜克的嘴角泛起自信的笑容:“部落会同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