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暴风法神 > 第5章 冒功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去之后,杜克有点懵。

    一如在魔兽世界中那样,分开了好多个职业的招募点。

    可是跟3D游戏里完全不同,这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战士招募点是最多人的,看着战士职业的考官以及那些考生,个个都是臂膀比杜克大腿还粗的家伙,杜克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这是魔鬼筋肉人聚会吧?

    “怒气!成为一个战士职业者首先你要感应到怒气!不是人家用刀子捅了你屁股的怒气,而是化作能量,能实质感应到的怒气!”考官的大嗓门在吼着。

    杜克寻思着:怒气?我有一颗******的心,算不算怒气?

    猎人考试也不是杜克这个大学牲能搞定的。用弓箭射中一个30码远的苹果?这年头除了体校弓箭队的,哪个大学牲碰过弓箭这玩意儿?

    盗贼也不靠谱,居然是考验敏捷。如同凌波微步一样,依靠三颗露出水面、远近不一的小石头落脚点从一条十几米宽的河上‘飞’过去。

    扯蛋的是,竟然还真有好几个家伙做到了。换在杜克穿越前,这样的家伙可以上那些水上乐园类的电视节目赢大奖了啊!

    然而他喵的这居然只是新手盗贼的入门试炼!?

    这一刻,杜克脑海里思绪万千。

    哪怕他知道不少接下来艾泽拉斯的世界走向,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乱用。地位低微的话,不会有任何人听他的。至少要取得一个高位,可惜,要融入这个有点像欧洲中世纪的奇幻世界,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突兀地,一阵喧嚣,杜克仿佛听到民众在欢呼着:“向为民除害、击杀了凶暴野猪‘王子’的白兰度爵士敬礼。”

    人群沸腾了。

    外地来的年轻人还有点懵然,但所有本地人都兴冲冲地围上去,对人群中包围的那位贵族公子致以最隆重的祝福。

    人实在太多,那个贵公子长什么样,杜克没看到,这无碍于杜克看到那块被四个仆人用木架子高高举起的野猪皮。

    恍若被轰雷击中,杜克的脑袋一阵发蒙。

    这野猪不就是前不久干掉他,然后被他拉来奥蕾莉亚用华丽的一弦三箭反杀的野猪君吗?

    “尊贵的白兰度爵士,您是怎样击杀这只凶暴的巨型野猪的?”有民众高声问道。

    马上,杜克听到了一个尖锐的男音:“哈哈哈!我可是百年一遇的法术天才啊,区区野猪什么的,一发火球术就干掉了。”

    当场就有人附和了:“对!对!白兰度爵士是法术天才!他已经通过了法术试炼,成为暴风城王家法术学院的一份子了!”

    “赞美白兰度爵士。”民众齐声高喊。

    见过无耻!没见过这么无耻!

    如此堂而皇之地冒功,杜克听到,简直肺都快气炸了:这头干掉小爷我的野猪,分明是奥蕾莉亚大魔王干掉的。关你这个狗屁贵族什么事?

    按理说,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像裤裆里的小兄弟一样能伸能缩才对。偏生杜克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心中无法压抑的愤怒,让话语冲口而出:“白兰度爵士的火球术真是了不起啊!两发火球术像箭一样射入了‘王子’的眼球里,一发火球术射中了‘王子’的咽喉,处处都是致命伤啊!你看,‘王子’的皮毛上半点灼烧的痕迹都没。白兰度爵士好厉害哦——”

    杜克话音一出,全场死寂。

    所有人的脖子仿佛瞬间变成了生锈的机器,他们艰难地扭动着脖子,把头望向那块近乎完美的野猪皮上。

    民众大多是愚昧的,他们盲目崇拜着使用神秘力量的强大法爷,但只要细想想就会知道,为什么一个火球术不会烧到野猪皮。

    事实上,如此拙劣的冒功行为不是没有人发现。但贵族子弟冒领功劳什么的已经是常态了,有点脑子的人都理智地选择了沉默,反正忽悠愚昧的领民也不是什么罪过。

    偏偏杜克这个愣头青把真相捅了出来,这下没法收场了。

    “你……你……你在说什么?你这个区区贱民,是在说身上流淌着索拉丁大帝血脉的我——白兰度爵士是在撒谎冒功吗?”人群骤然潮水般分开,露出那个被杜克推到风高浪尖上的主角来——那是一个长有锥子脸,一面刻薄之相的金发年轻人。他正吊着眼睛,愤怒地注视着杜克。

    索拉丁大帝是阿拉索帝国的开国皇帝,说拥有他的血脉,这只是贵族们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普遍做法而已。真正被贵族们承认拥有索拉丁大帝血脉的人,只有那么一个,他的名字叫安因度*洛萨

    其实放话的当儿,杜克就有了果断闪人的想法。这种做法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幼稚了点。可是话放了出来,心中那股恶气却出了不少。

    什么是年轻,年轻就是血气方刚。

    杜克也笑了,毫不畏惧地对视这位名叫白兰度的贵族青年:“没,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伟大的百年一遇的天才法师白兰度大人你是如何把火球术丢成一支箭那么小,而且还威力不减,秒杀掉这么大一头野猪罢了。”

    白兰度当然做不出来,若是能做到这点,他起码有高阶法师的水准了。他一张锥子脸顿时胀成猪肝色,几乎是扯着嗓子吼道:“贱民,连个职业者都不是你的,连质疑我的资格都没!”

    这时候,刚刚帮过杜克的维里副队长不知何时来到了杜克附近,悄声说道:“抱歉,杜克,平民是没有资格质疑贵族的任何行为的,因为领民本身就是领主的所有物。我不知道你是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父母没有跟你提过这个人类国度的通用律例。但我必须提醒你,冒然得罪一个贵族并不是理智的行为。”

    杜克浑身一颤,小声反问:“你是要我向那个混蛋屈服吗?”

    维里副队长双眸一黯:“孩子,诚信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美德。我不想打击你,事实却是——出了北郡修道院,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而且白兰度有着贵族与法师学徒双重身份,连一般的贵族都不会选择与之作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