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暴风法神 > 第15章 死仇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兰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被开除了?我居然被开除了?”瘫坐在地上的白兰度,再也没半分力气,就这样毫无贵族风范地躺倒在旅馆大堂的地板上,没有焦点的眼瞳望着天花板发呆。

    被暴风城王家法术学院取消学徒资格后,他依然是个贵族,然而却只能成为贵族圈里的笑柄。

    他并不是家族里的长子,按照暴风王国乃至从阿拉索帝国留下来的嫡子继承法,他不可能继承父亲的爵位。以战功封爵或者以另外的方式爬上高位,这是贵族仅剩的往上爬的两条路。

    暴风城位于艾泽拉斯东部大陆的南方,靠近西部的沿海,正北方是完全无法开发的高山。唯有南边和东边呈半月形包裹着暴风城的艾尔文森林才是最理想的封地。

    可惜千年岁月下来,作为暴风王国核心区的艾尔文森林早已没有空余的土地承载更多的贵族。暴风城的西南方是荒芜的西部荒野,再往南是永远只有夜晚、阴阴森森的暮色森林,而继续往东则是贫瘠的赤脊山。

    对于贪图享乐的贵族来说,无论哪一个方向都是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一旦获得战功,若是要成为拥有实际封地的实地贵族,那么就要往这三个方向分封,在那种苦寒之地熬个半死不活。

    所以封爵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要爬上高位也不容易。军方现在牢牢被安因度*洛萨把持,作为索拉丁大帝的最后血脉,作为国王莱恩最好的童年玩伴之一,洛萨在军方的地位完全不是任何贵族可以撼动的。

    可以说,军方严密得让贵族连根针都插不进去。

    而内政方面的位置完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白兰度家族即便要捧也只会捧他的大哥上去,不可能轮到法姆*白兰度。

    毫不夸张地说句,白兰度能像现在这样地位水涨船高,纯粹因为他的法师资质。

    现在居然被诺顿老头一句话判了死刑。

    你说白兰度会不会发疯!?

    短暂的发蒙过后,恍若实质、充满杀意与无尽怨毒的目光先是落在诺顿老头身上,下一秒,法姆*白兰度畏缩地转移了目标,落到杜克的后背。

    “滴,感受到你的宿敌法姆*白兰度的敌意。你在白兰度家族里的声望永久恒定为【死仇】!”

    对于系统精灵的提示,杜克轻轻冷哼了一声,心道:别以为杀了我一次的仇,有这么容易抹平。正好,你要杀我,我也要杀你。我就不信可以复活的我,堆不过你一个小小白兰度家族,那就看谁笑到最后吧。

    想归想,在没有得知如何补充节操,哦,人性的前提下,要杜克浪费自己宝贵的节操去跟小小一个白兰度家族拼命,这么脑残的事杜克才不干。

    既然往死里得罪法姆*白兰度,连仇恨都固化了,那么就无所谓和解神的,即便是走出旅馆,杜克也是高昂着头的。

    周围人群在悉悉索索似的低语着,杜克听不清,他也不在乎,直到他坐上诺顿老头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他才发现事情有了很大的变化。

    他打了白兰度两巴掌,没有听到掌声欢呼声。作为本地领主的宝贝儿子,没有民众敢公然喝彩。可是当马车行驶过的时候,杜克愕然发现不少民众默默地上前,给予他一个笑容,然后递上了各种各样的土特产。

    几个鸡蛋、一篮子土豆、或是一盒子腌肉……村民们的想法是如此简单和淳朴,让杜克的喉咙不知不觉中哽咽了起来。

    自出生以来,活了18年。没做过什么大坏事,也没做过什么好事。突然被当成小英雄来膜拜,杜克的感觉很微妙。

    正当杜克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蓦然想起了系统的提示。

    “恭喜你,获得了北郡修道院民众的感激,你在北郡修道院里的声望为【尊敬】。由于未知原因,你的人性得到了轻微的恢复,人性增加1%。你现在的灵魂之力是98,人性为94%。”

    这……这……这……莫非做了好事,获得民众的认可就可以恢复节操?

    一时间,杜克有点儿恍惚了。他突然想到了很多。一如游戏中,声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没想到穿越后,声望同样重要。

    直到有点晕乎乎地上了诺顿老头准备好的马车,被颠簸个七荤八素,杜克才回过神来。

    见鬼,这个时代的马车什么的,虽然对普通的民众来说绝对是奢侈享受,但对于杜克这个耍惯了平整的柏油马路,做惯有弹簧的舒适汽车的穿越者来说,简直是受罪。

    上了车,气氛又为之一变。三个学徒乖乖地排排坐在诺顿老头对面,该死的老头不知从哪里弄出个烟斗来,当着三个小家伙的面向窗外吐着烟圈。

    “小家伙们,老头子我啊,曾经也像你们那样年轻气盛的。尽管打心底我赞成你们的举动,可惜,有个消息我不得不告诉你们,你们麻烦大了。”

    旁边达尼尔和伊塔娜脸色顿时为之一变。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几乎是下意识地站到杜克身边,然而当那股兴奋劲过去之后,心底升起的就是害怕。

    得罪贵族了,尽管学徒的身份可以暂时让他们忘却这件事,但一天不晋升正式法师,一天自己和家族就要蒙受被贵族威胁的风险。

    诺顿老头继续说道:“杜克,他们俩个可不是你。在法师的世界里,我们讲究的是等价交换。我们暴风城王家法术学院不是单纯探究魔法真理的达拉然,我们这里,每一节授课都是要收费的。而且每一件学习魔法的必需品,你们要学习的每一条法术,都必须自己掏钱买。”

    说到这里,达尼尔两个的脸上已经面有难色。

    杜克开口了:“我可以问问,以前法术学院的学徒是怎样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