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暴风法神 > 第67章 黑色沙漏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心情大好的莱恩,在王座上一拍大腿,笑道:“好了,麦迪文,我的老朋友,艾泽拉斯的守护者。按理说你我之间不该有什么虚礼。但既然你说了要献礼,那就来吧,我也想看看,你特地找来什么东西?”

    麦迪文的脸上有着近乎残酷的笑容,这让莱恩骤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别说莱恩,甚至连安度因都不由自主地踏前了一步。

    作为从童年开始,相交了几十年的好友,他们不该有如此反应才对。但那股糟糕得近乎明晰漏出来的不祥气息,让他们本能地拒绝麦迪文的靠近。

    麦迪文没有动手,他手一张,霍然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将近他前臂那么长的大沙漏,放到礼官的手中。

    那是一个诡异的透明沙漏。

    淡褐色的桦木外壳当中,是玻璃沙漏。然而沙漏中的沙子赫然是黑色的!

    散发着不祥与毁灭的气息的黑色沙子!

    “沙沙沙!”

    沙子倾泻个不停,沙漏上部的沙子却减缓得非常缓慢,与其说这是一个沙漏,倒不如说是一个正在倒计时的奇异魔法装置。

    看到这个标志性的沙漏,杜克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烈一跳,这一下的心跳是如此猛烈,大有跳出胸膛的态势。同一瞬,他黑色的瞳子也缩到最小最小,死死地盯着那个沙漏。

    “喂!麦迪文,从今天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了,你搞什么鬼?”安度因*洛萨走上前,不知何时,他已悄然穿上一身铠甲,尽管这也是一副礼仪用的铠甲,但铠甲就是铠甲。要知道他开场之前仅仅穿着一身骑士礼服。

    现在,未来的艾泽拉斯雄狮安度因*洛萨隐隐地挡住麦迪文和莱恩之间的线路,他左手握着剑鞘,又是那个随时拔剑的姿势。

    “老朋友,如果是冷笑话的话,也未免恶劣了点,今晚上是新年宴会啊!”莱恩摊着手,似乎想圆场。

    麦迪文毫不领情,他的脸上有明晰的讥讽与嘲弄。

    “这是什么东西,你们以后会知道的。”修长而瘦削的手指头轻轻一戳,就在双手捧着盘子的礼官愕然注视中,在杜克、国王一家、安度因和一众贵族的注视当中,黑色的沙漏打翻了。

    “啪嗒!”硕大的沙漏,摔了个底朝天。

    按理说,沙漏的沙子应该会在重力的作用下逆向流动。

    但没有!

    沙子以违反地心引力的态势,从下往上,依然保持那个不变的节奏,一粒一粒,一撮一撮地流泻着沙子。

    所有人的目光陡然凝固了,全场每一颗心脏都几乎忘记了跳动。

    恐惧、不安与深深的迷惑,抓住了每一个人的心。

    强烈的负面情绪,几乎让莱恩的胸膛难受到爆炸,他左手一把按在安度因的右肩的肩铠上,似乎掰开安度因,要跟麦迪文面对面问个清楚明白。但洛萨鼓起的肌肉告诉莱恩,这位王家骑士团团长已经进入了临战的态势。

    莱恩国王不由身体一僵。

    并没有对莱恩做什么,麦迪文的脸上有着无尽的狂傲与淡淡的邪恶。

    再没说半个字,在一阵夜枭一般的“哈哈哈哈”大笑声中,麦迪文左手打了一个响指,霎时间,整个身体消失了。

    化作无数漫天飞舞的黑色乌鸦,发出难听的“呱呱呱”叫声,在数百位贵族的愕然注视当中,扬长离去。

    半空中,飘荡着无数黑色的乌鸦翎羽。

    向全场每一个人散布着不祥与阴冷的气息。

    宴会?

    宴会还搞得下去吗?哪怕首席礼官极为知趣地让乐队演奏,用欢快的乐声稍稍冲淡了这不祥的气息。可惜,任谁看到那一地的黑色乌鸦羽毛和那个居然会倒流沙子的沙漏,都不会有好心情。

    甚至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懑与迷惑,莱恩国王试图坚持宴会,这个试图仅仅维持了十五秒,莱恩就向下面点点头,然后带着一家子离去了。

    紧紧跟上莱恩脚步的,还有忠心耿耿的安度因*洛萨,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会场周边的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王家骑士。他们如同一个移动堡垒一样,簇拥着国王离去。

    宴无好宴。

    贵族们也是心情大坏,纷纷散去。

    “我们走吧。”杜克给琼斯女士和诺顿老法师一个招呼,就想离去。

    突兀地,三个身影故意挡在了杜克三人的面前。

    杜克一愣,赫然发现眼前带头的这家伙自己不认识。这个有着棕色中分头的高阶贵族向杜克点点头。

    “你好,我是伯瓦尔*弗塔根公爵。”

    骤然听到这个名字,杜克的心也是一颤。伯瓦尔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啊!

    在原来的艾泽拉斯历史上,伯瓦尔将来首先会成为暴风王国的摄政王,负责照顾年幼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

    在后来,伯瓦尔在对抗亡灵天灾军团遭遇暗算,所率远征军全军覆没后。他侥幸以非人的身躯‘活’了下来。巫妖王企图将他变成死亡骑士,但他以为伟大的意志抗拒了巫妖王。后来在巫妖王死后,他更是以残破的身躯,为了压制全是亡灵的天灾军团,主动以己身充当封印的形式,当上了下一任的巫妖王。

    可以说,伯瓦尔*弗塔根就是圣骑士的典范,人类美德的楷模。

    对于这样一位存在,哪怕现在的他还没有以后那么伟大,杜克也不禁肃然起敬。

    “你好,我是……”

    怪异于杜克突然转变的反应,但伯瓦尔没多在意,因为他有更要紧的事。

    “马库斯爵士,可以允许我稍微凑过来吗?”

    杜克疑惑着,还是点点头。伯瓦尔凑了过来,小声说道:“很抱歉打扰你接下来的行程,不过安度因*洛萨爵士在刚才离去时指名要你跟我进内宫,跟陛下商讨刚刚的事。”

    杜克有点囧。自己这就被洛萨和乌瑞恩国王盯上了?

    杜克转头,望向诺顿老头。老头子很知趣:“那我先送琼斯女士回去。温德索尔和你的车夫会在那里等你的。”

    “抱歉,诺顿法师也在陛下的征召之列。”伯瓦尔补充道。

    琼斯女士知趣地行了个淑女礼:“那我让卫兵送我回去好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