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四章 “飞梭”的出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远祥经营织坊已经不是一两年,深知其中的道道,闻言,眼睛明显一亮,但是,很快就暗淡下去。

    要提高效率,谈何容易。

    旁边的杨升海也道:“大少爷,你是想延长时间,让织工每天干六个时辰的活?”

    张家织坊算是比较人道的,织工们每天干活五个时辰,也就是十个小时,而有一些织坊,织工们每天起早贪黑,一天干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小时的活。

    这个时代可没有劳动法,你爱干不干,织坊的老板们牛气得很。

    张丰道:“不,用不着延长大家的干活时间。”

    “真的!”杨升海不可置信的看着张丰。

    “丰儿,你真有办法?”张远祥也两眼放光的看着张丰。

    张丰自信的道:“当然,我当然有办法,我有信心,成倍的提高织布效率。”

    成倍提高织布效率!

    张远祥心中马上就活动开了,效率提高一倍,就能节省大量的工钱,一匹布的成本就可以足足降低两、三百文钱。

    一匹布降低两、三百文钱!

    这么一算,张远祥自己心中都吓了一跳,如果真能这样,那自己的这个织坊就是一只下金蛋的母鸡。

    张远祥再次道:“丰儿,真有办法将效率提高一倍?”

    张丰道:“父亲,我真的有办法。”

    “好,好,太好了。”张远祥高兴得连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做出了这一生最英明的决定,张远祥道:“丰儿,为父这个织坊不卖了,从今天开始就交给你了。”

    接着,张远祥又道:“杨管事,从今天开始,织坊的一切全听大少爷的。”

    杨升海道:“是!以后全听大少爷的。”

    ………

    从自己家的织坊回来之后,张丰就闭门不出,躲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张远祥还以为张丰在休息,在养伤,其实,张丰正在绘图。

    对,正在绘图!

    桌子上一张白纸摊开,张丰正在画着一张设计图,如果是懂行的人一看就会明白,这是“飞梭”的设计草图。

    在纺织史上,不,在整个第一次工业革命之中,飞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正是飞梭的出现,推动了纺织工业的发展,从而推动了蒸汽机的发展,推动了第一次工业革命。

    飞梭实际上是安装在滑槽里带有小轮的梭子,滑槽两端装上弹簧,使梭子可以极快地来回穿行。所以飞梭能使织布速度变快。它能大大的提高织布效率。

    工科出身的张丰,绘制飞梭的设计图纸自然没有一点问题,唯一有一点麻烦是没有铅笔,毛笔显然不适合绘制工程设计图,张丰只能暂时用木炭细条代替。

    绘制完成设计图,张丰心中大定,接下来就是要找到一个比较高明的铁匠,将这飞梭制造出来。

    制造飞梭,唯一的难点可能在弹簧的制作上,需要找到弹簧钢,有了合适的钢材才能制造出弹簧。

    为了保密,防止泄露,张丰绘制得全是零件设计图,这些零件组装在一起才构成飞梭,找人制造的话,肯定要将各零件分开做,最后自己再将零件组装在一起就可以了。

    其实,飞梭不仅能提高棉布的织布效率,也能提高棉布质量,以及能织更宽的棉布。

    使用普通的梭子,得有两个人配合,如果使用飞梭,不但一个人就能完成织布工作,而且能织比以前更宽,质量更好的棉布,当然,效率也更高。

    “恩,飞梭设计好了,相应的,织机也要做相应的改进,以便适应这种飞梭,将织布效率成倍的增加。”张丰心中这样想着。

    “也许,这能化解目前的困局。”心中这么想着,张丰收好这些设计图纸,准备去城里找工匠将飞梭制造出来,尽快在织布机上进行试验。

    心中正这样想着,张丰听到客厅方向似乎传来传来了动静,似乎有什么争吵声。

    “什么事情?”

    张丰心中纳闷,因为这声音不是张远祥的,而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声音。

    心中满是疑惑,张丰马上朝客厅走去,走进客厅,张丰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在和几人说着什么。

    自己的父亲低声下气,似乎还在哀求着什么,张远祥的身后站着一个年近五旬的老者,这是自己家的管家周孝海。

    除了自己的父亲和管家,对方一共三人,为首的为一个留着一撇山羊胡须,三角眼,看上去面相不善的中年人。

    中年人声音很大,面带冷色,似乎在逼迫张远祥,刚才激烈的声音,正是中年人发出来的。

    看到张丰,张远祥马上道:“丰儿,你怎么来了,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快回房去休息。”

    这样的情况,张丰怎么可能回房,张丰在张远祥身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平稳的道:“我已经基本完全恢复了,父亲,这是什么事情?这几位是?”

    张远祥道:“这是徐老板,来催债的。”

    原来是来要钱的,张丰知道,自己父亲借了对方两千两银子,对方态度居然冷傲强硬,这完全是硬逼着还钱的节奏。

    中年人看了一眼张丰,冷哼一声,然后强硬的道:“张老板,钱准备得怎么样了,只有五天时间了。”

    张丰稍微沉思一,朗声的道:“徐老板,还有五天的期限,居然劳你大驾亲自上门?”

    张丰的意思很明显,既然距离还钱的期限还有五天,你急什么,催什么,态度还这么冷傲。

    张丰开口,张远祥微微一愣,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张远祥感觉自己的儿子越来越不一样,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气势,不再像以前那样的青涩。

    中年人伸出四个手指头,冷冷的道:“还有五天?这可是四千两,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你们肯怕四百两都没有筹齐吧。”

    旁边的管家周孝海急忙道:“徐老板,您算错了吧,我们老爷当初只借了两千两,就算是算上利息也没有四千两啊!”

    中年人道:“利滚利,一共是四千两,要不我再给你们算一遍。”

    利滚利,闻言,周孝海不再做声,周孝海知道,如果是利滚利,利息又很高的话,当初两千两的本金到现在真有可能会达到四千两。

    高利贷,简直吃人不吐骨头,两千两的本金,一年的时间居然翻倍,居然要还四千两。

    张远祥好声好气,再次哀求道:“徐老板,能否再宽限一个月,我那织坊已经找到买家,再过一个月,到时我一定还钱。”

    中年人看了看张远祥,冷冷的道:“刘老板,我看即使再过两个月你也无能偿还我那四千两白银。”

    说完,中年人冷哼一声,一脸倨傲,不再说话。

    中年人旁边一名随从模样的样,打量了一下这所宅子,缓缓的道:“张老板,宅子不错,还不了钱那就用宅子抵吧,我们吃一点亏也算了。”

    无耻,十分无耻!

    这样的一所宅子,前面有门面,后面有宅院,起码值五、六千两银子,对方居然说自己吃一点亏算了,真不要脸。

    上次被徐家二少爷带着几个随从打了一顿,张丰一直想着报仇的事情,中年人正是徐家二少爷的父亲,没有找到小的,在老的身上出一出恶气也不错,另外,看这中年人也不是什么好鸟。

    心中有这样的想法,张丰冷冷的道:“距离还钱期限还有五天,到时我们一定还钱,现在,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全部给我出去。”

    中年人,也就是徐顺本,没有想道张丰比自己还要嚣张,心中气愤,大声的道:“你,你……”

    张丰道:“你什么你,给老子统统滚出去!”

    徐顺本气得浑身颤抖,他跳着脚大吼:“你,你太不像话了,我们走!到时不能还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徐顺本狠狠的盯了张丰一眼,张丰也一定不势弱,瞪着眼睛回了一眼,心中想道,看什么看,老子怕你啊!

    张丰真不是一个怕事的主,反正和徐家已经势同水火,张丰更加不会怕,不会给对方丝毫面子。

    徐顺本见张丰这样,知道今天讨不到好,只能又狠狠的丢下一句,“你们等着瞧。”

    看着徐顺本等出去之后,张远祥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道:“丰儿,你刚才莽撞了。”

    张丰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抱着希望,想在徐顺本面前放下身段,说上一些好话,争取对方再宽限一些时日。

    但这不可能,张丰推断,只怕当初借钱就是对方早就设计好的一个陷阱,目的就是想弄到自己家的这处宅院。

    张丰道:“父亲,对付他们只能这样,不能给好脸色,对了,当初我们怎么去找徐家借钱呢?”

    徐家素来没有什么好名声,尤其是在放高利贷方面有名的心狠手辣,前几个月,更是硬生生的逼死一个未能还钱的苦主。

    张远祥道:“当初正好需要一笔钱,不知道徐家怎么知道我手头紧,主动找上门来,答应借两千两给我,哎,现在看来,一切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张丰心里跟明镜似的,果然,果然是这样,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对方借钱的目的真的是想将这处宅院收为己有。

    看到张远祥苦着一张脸,在那里唉声叹气,张丰道:“父亲,不要担心,我已经找到提高织布效率的方法,将成倍的提高织布速度,我们很快就有钱偿还给徐家。”

    这么快就找到了提高织布效率的方法吗?

    闻言,张远祥的脸色终于好了一点,渐渐的转阴为晴,“丰儿,这样一来我就放心了。”

    说完,张远祥终于心中一轻,连旁边的周孝海也面露喜色,替张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