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六章 请客吃饭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家。

    徐顺本阴着脸,正在听自己管家刘大福关于这一个月经营情况的汇报。听完汇报之后,徐顺本道:“刘管家,去将账本拿来,我要好好的看看。”

    账本很快就拿来了,翻看了一番之后,徐顺本沉声道:“我们的织坊是整个松江府最大的,超过两百张织机,怎么盈利这么少?”

    管家刘大福回答道:“老爷,主要是因为战乱,外地鲜有客商来我们松江府一带进货,布匹滞销,价格也渐渐下来,现在一匹布卖一两银子都难。”

    徐顺本道:“和我们临近的苏杭一带,听说织坊发展得不错。”

    管家并未接话,只是心中想道,那是苏杭,本来就富庶,布匹的销量自然大,织坊的发展自然不错。

    徐顺本看完账本,发现心里比较堵,阴着脸,问道:“这两天一直没有看到二少爷,他在干什么?”

    管家如实回答道:“老爷,二少爷这两天一直呆在翠香楼,估计今天也该回来了。”

    徐顺本道:“这个败家玩意!”

    此刻,一名徐家的下人进来,汇报道:“老爷,有一个新情况,我估摸着需要向您汇报。”

    徐顺本道:“说,什么情况。”

    这名下人道:“老爷,我有一个远方表弟在丰泰布庄当伙计,听说城东的张家,明天中午在客来香酒楼请客吃饭。”

    旁边的管家问道:“城东的张家?你说的是张远祥他们家?”

    下人道:“正是他们家。”

    徐顺本问道:“你清不清楚,张家为什么请客吃饭?”

    “回老爷,这倒是不清楚。”

    徐顺本烦躁的挥一挥手,挥退这名下人之后,徐顺本缓缓的道:“虽然不知道张家请客吃饭的目的,但我有预感,对我们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刘大福道:“老爷,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搞成这件事情。”

    徐顺本点一点头,缓缓的道:“刘管家,你去摸一摸情况,可能的话,尽量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不要让他们将事情办成。”

    “是,老爷。”

    ………

    张家。

    张远祥一脸高兴,正在和张丰交谈,张远祥道:“丰儿,为父没有想道,你能做出如此巧妙绝伦的东西,这织布的效率简直就成倍的提高。”

    听闻“飞梭”的事情之后,张远祥第一时间跑去了织坊,看了之后,兴奋异常,这不,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心中再无以前的那种担忧和愁苦。

    张丰一笑道:“父亲,自从上次脑袋被打了一下之后,仿佛突然开窍了,稍稍一想就想出了‘飞梭’这种东西。”

    现在,有必要打一打预防针,提前做一点铺垫,因为从此以后,肯定不止“飞梭”这一种新鲜东西,各种新玩意,肯定会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故张丰说自己脑袋开窍了。

    张远祥欣慰的看了张丰一眼,对这个儿子,张远祥越来越满意,不但越来越成熟,能独当一面,而且能想出这么巧妙的东西,一下子就让织布的效率提高这么多。

    张远祥道:“丰儿,你的变化为父看在眼里,为父甚感高兴。”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张远祥又问起张丰请客的事情,张远祥道:“丰儿,听说你明天在‘客来香’酒楼请整个松江府全部大小布庄的老板吃饭,你这是有什么打算?”

    张远祥问起这件事情,张丰也不隐瞒,如实道:“父亲,有了‘飞梭’之后,我们织坊肯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打算是垄断整个松江府的布匹市场,我的计划是……”

    听完张丰的计划和打算之后,张远祥怔怔的半响没有回过神来,心中满是震撼!

    极度的震撼!

    以至于,张远祥回过神来之后,连连看了张丰还几眼,心中想道,自己这个儿子真是开窍了,简直有如神助,这样的点子也能想出来。

    牛,太牛了!

    张远祥甚至有点佩服自己这个儿子,震撼之余,张远祥道:“丰儿,如果这个计划能如期实现,那简直不敢想象,将是翻天覆地的,太好了,太好了啊!”

    连连两个“太好了”,完全能反应出张远祥此刻的心情。

    和张远祥聊了不短的时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张丰自己何尝不感到兴奋,只是,这个计划还没有实行,一切要明天才知晓,其中存在一些变数,不然,张丰肯定会将兴奋和高兴都写在脸上。

    ………

    张家织坊。

    现在,织坊之中可热闹,大家像看稀奇一样,正围着那一张经过改良的织布机啧啧称奇。

    织工李菊香正在操作织机,动作娴熟,速度飞快,“飞梭”在来回穿梭,一匹布在大家的眼中正一点一点的变长,一点一点的成型。

    “这速度好快!”

    “你们看这织出来的布,似乎和以前不一样呢。”

    “这个什么叫‘飞梭’的东西是少东家想出来!少东家太了不起了!”

    “……”

    大家表情惊奇,带着喜悦,不少人甚至手痒,想上这张织机试一试,体验一下这飞快织布的速度。

    正当大家围在这张织机旁边看稀奇,一个声音大声的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大家回头,正好看到张丰一脸怒气的走过来,大家不禁纷纷让开一条道路,正在操作织机的李菊香也不禁停了下来。

    张丰走过来,瞪了杨升海一眼,然后大声的道:“大家都散了,赶快去干活,另外,‘飞梭’的事情谁也你能到外面去讲,严格保密,如果让我知道谁到外面去乱讲,直接开除!”

    “飞梭”没有什么很高的技术含量,张丰担心泄密,如果别的织坊也是用上“飞梭”,那自己的一切努力白费,自己的织坊和别人织坊又在同一起跑线上。

    自己辛辛苦苦的努力,张丰不希望为别人做嫁衣,保密是必须的,所以刚才看到大家围在一起看稀奇,张丰很生气。

    借着这次机会,张丰宣布了严格的保密纪律,如果发现谁到外面去乱讲,直接开除。

    大家心中一凛,暗暗记在心中,知道不能到外面去乱讲乱说,关于“飞梭”的事情,在外面只字不提,万一隔墙有耳,传到少东家的耳中,来一个直接开除那可不划算。

    杨升海一脸歉意,自己离开一会儿的功夫,这么多人就围到了这张织机旁看稀奇。

    杨升海嘴巴张了几次,准备说一点什么,张丰挥手,打断杨升海,张丰知道,刚才杨升海出去了,找那几家铁匠打造“飞梭”的各零件,杨升海也是刚刚回来。

    张丰心中想道,整个织坊数十号人,以后的人员肯定会更多,仅仅一个杨升海明显不够,张丰需要帮手。

    “看来,要找几个合适的人才行。”张丰心中这样想道。

    心中这么想了想之后,张丰挥手大声的道:“大家都回去干活,都散了,另外,记住我刚才所说的话,不要到外面去乱讲关于‘飞梭’事情。”

    大家开始散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不过,大部分人在散去之前,连连看了李菊香刚才操作的那张织布机。

    甚至有一人大声的道:“少东家,我们也想要这种织机!”

    张丰道:“最快明天,最迟后天,大家都会有这样的织机,这一点,大家放心,我们织坊的所有织机我打算全部改造成这张织机的样子。”

    张丰的话一落,大家顿时又高兴起来。

    “我们也将有这样的织机!”

    “是啊!我们的织机全部会改造成这张织机的样子,太好了!”

    “少东家,谢谢您!”

    “……”

    看着大家欢天喜地的散去,张丰心中一阵高兴,目送大家离去之后,张丰才将目光收回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张丰询问了杨升海很多事情,如关于“飞梭”各零件的打造情况,关于邀请松江府各布庄老板在“客来香”酒楼吃饭的事情等等。

    ………

    张丰邀请各大布庄老板在“客来香”酒楼吃饭的事情,渐渐在松江府各布庄传开了,甚至于,连一些其他行业的老板也知道了,大家在议论之余,充满了好奇。

    不过,也有谣言传来,说张家面临破产了,这个时候请大家吃饭,肯定不怀好意,八成是为了向大家借钱。

    张丰也听到了谣言,心中想道,该死的,肯定又是徐家在胡乱散布谣言。

    丰泰布庄,算得上是整个松江府最大,生意最好的布庄,布庄内的客人很多,伙计们一阵忙碌。

    布庄的后部,一间算得上安静的会客室之中,几名商人模样的人正在喝茶聊天,这几人全是松江府布庄的老板,其中丰泰布庄的老板正坐在主位上。

    “诸位,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情?”

    其中一名身材比较肥胖的布庄老板道:“郑老板,这件事情透着几分古怪,我正摸不准,这是去,还是不去呢?”

    另外一位老板,身材单瘦,身材和这名肥胖的老板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名老板道:“张家我们知道,不但经营着一处布庄,还在城东郊开着一家织坊,只是听说张家织坊一直在亏本,能否再支撑下去很难说。”

    还有一名老板道:“另外,我还听说张家欠了徐家一大笔银子,徐家正逼着张远祥还钱,这个事情,张家请客吃饭,真是透着古怪。”

    这些老板在一起,喝茶聊天,聊了良久也未能弄明白张丰请客吃饭是什么目的。

    最后,还是郑丰泰发话了,谁让郑丰泰的布庄规模最大,布匹生意做得最大,实力最雄厚呢。

    郑丰泰喝了一口茶,然后缓缓的道:“虽然不清楚张家此次请客的目的,但我看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看,一切静观其变。”

    “对,郑老板说得没错,我赞同。”

    “嗯,我也是这么想,张家实力一般,我们这么多人,他不可能对我们不利,不然,大家都不答应。”

    大家很快就形成了统一意见,准备去赴约,去看一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

    各位童鞋,有票票的不要忘了支持一下本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