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七章 张大忽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客来香”酒楼。

    今天是张丰请客吃饭的日子,还未到中午,张丰就带着人早早的过来了,杨升海和周孝海两人更是按照张丰的要求,早早的站在酒楼大门口迎客。

    今天,整个酒楼被张丰包了,酒楼的后厨也是一片忙碌,开始准备今天中午的菜肴,二楼甚至还按照张丰的要求进行了一番布置,显示出张丰对这次事情非常的重视。

    临近中午时分,看到还没有一个人到来,张丰心中不免有几分忐忑,心中想道,这件事可千万不要黄了,不然,自己的计划就全部泡汤。

    心中焦急而忐忑,但张丰的脸上波澜不惊,显得相当镇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张远祥亲自来了,见已经临近中午,客人一个都未到,不禁微微担心,看了看张丰,见张丰一脸镇定,心中的担心才稍稍少一点。

    “老爷,少爷,有客人来了!”

    一声惊喜的声音响起,一名伙计打扮的人,飞快的从一楼跑上来,一边喊一边跑。

    这是张家布庄的一名伙计,平时比较机灵,这次被叫过来打下手,看到终于有客人过来,这伙计高兴得大呼小叫,第一个跑上来报信。

    张远祥和张丰都是心情一轻,张远祥更是长长的舒了一个气,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哎呀,刘老板,陈老板好!请这边坐。”

    张远祥和张丰两人热情的迎客,安排客人就坐,松江府各大布庄的老板,开始陆陆续续的过来,整个酒楼渐渐的热烈起来。

    到了后面,那些大型布庄,比较有实力的老板一一出现,其中包括丰泰布庄的老板郑丰泰。

    “郑老板,您亲自过来,让我倍感荣幸啊!”

    “哪里,哪里,张老板客气了。”

    张远祥和郑丰泰两人寒暄几句,张远祥邀请整丰泰就坐,坐在郑丰泰这一桌的,全是比较有实力的布庄老板,看得出来,张丰考虑的非常周到,准备工作也充分,布庄的老板也分了三六九等,依据实力安排座次。

    随着郑丰泰等人到来,渐渐的客人多起来,估计松江府各布庄的老板来了约一半,一片热闹,大家都是同行,见面自然不免聊上几句,寒暄几句。

    这几乎是松江府整个布匹行业的一次盛会。

    张远不禁欣慰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一眼,脸上也倍感有面子,心中很自豪。

    和二楼济济一堂,一片热闹相比,酒楼门口发生了一点小事。

    原来,徐家也派人前来参加,只是,张丰并未邀请徐家,徐家的你被杨升海和周孝海两人拦在门外,不准进入。

    最终,徐家的人灰头土脸的走了,这次徐顺本派人前来,显然不是坏着好意,想过来拆张丰的台,给张丰捣蛋,不过,张丰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早就叮嘱杨升海和周孝海两人,凡是徐家的人,一律拦在门外,不得进入。

    整个酒楼今天被张丰包了,不准徐家的人进来,理由非常的充分,徐家的人只能灰头土脸的打道回府。

    酒店二楼。

    张丰环视一下,给了张远祥一个眼神,张远祥心领神会,清了清嗓子之后,张远祥大声道。

    “各位,请大家安静一下,鄙人有话要说。”

    听到张远祥的声音,大家渐渐的安静下来,纷纷看着张远祥父子,等待这张远祥说下去,大家知道,张家请客吃饭,肯定不简单,现在,重头戏来了。

    二楼一片安静,见大家都看着自己,等待自己的下文,张远祥大声的道:“今天,犬子请客吃饭,大家能光临,我首先谢谢大家……”

    张远祥讲完,大家明白,原来这次请客的主角是张丰,看到张丰年轻的面孔,不少人猜测,张丰应该只有十六、七岁吧,这年轻,不知道请大家吃饭是怎么一回事。

    张丰成了大家目光的焦点,这么多人的目光之中,张丰没有一点胆怯,也没有一点的慌张,相反,显得非常淡定,显示出和年纪不相符的成熟,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看到张丰这样的表情,不少人微微点头,这样的年纪,显示出来的这份镇定和成熟,不简单。

    张丰朗声道:“各位前辈,各位老板,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直接进入主题,今天请大家过来,主要是有一个巨大的商机,我不敢独享,想和大家分享这个巨大商机。”

    大家都是商人,商人逐利,张丰一开始就抛出这么一个重磅炸弹,大家的心思一下就被吊了起来,本来安静的场面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不少人低声交谈。

    “大家先安静一下,听我继续往下说。”张丰不得不维持一下场面的秩序和安静,待大家渐渐安静下来之后,张丰继续往下说。

    “大家很好奇,非常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商机,在这里,我告诉大家,这个巨大商机就是,我们张家织坊能向大家提供价格低廉,质量上乘的棉布,大家从我们张家织坊进货的话,利润将成倍上升。”

    利润成倍上升,那就是大有钱赚,张丰一下就抓住了大家的心里,作为商人,谁不想赚钱。

    不少人的兴致一下子就上来了,有人就大声的问起来:“张老板,你们织坊的棉布售价多少,品质怎么样?”

    张丰大手一挥,一名伙计很快就拿来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匹棉布,这是使用改良之后的织机,使用“飞梭”织成的棉布。

    大家都是布庄老板,是行家,看了这匹棉布之后,大家知道,这棉布的质量上乘,比一般的棉布好一个档次。

    “张老板,这棉布不错,属于棉布之中的上品。”

    “这样的棉布,售价方面起码高一钱银子。”

    “……”

    一分钱一分货,这样的上等品售价自然要稍高,不过,张丰不准备卖高价,而是给出了一个让大家惊奇的价格。

    张丰朗声的道:“各位老板,这我们织坊的棉布,这样的棉布,对各位的售价是一匹布九钱八分银子。”

    只要九钱八分银子!

    这不可能吧!

    如果真的只售九钱八分银子,那有利可图啊,不到一两的价格,而且还质量这么好,这样的一匹布,自己卖一两三钱,不,一两五钱银子都不贵,不少布庄的老板仿佛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对大家的表情,张丰可谓尽收眼底,张丰心中想道,一切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也在掌控之中。

    这么便宜,质量这么好的棉布,当即就有人大声的喊起来:“我们长富布庄要一百匹!”

    “我们裕隆布庄要两百匹!”

    “我们……”

    大家丝毫都不示弱,仿佛急不可耐,不少老板就大声喊起来,仿佛生怕张丰没有货一样。

    张丰两手往下压了压,朗声的道:“各位,不用急,想要购买我们张家织坊棉布,没有问题,但是……”

    张丰卖起了关子。

    这一下,马上就有人有急了,一位布庄老板焦急的问道:“张老板,你说,有什么条件,我们都接受。”

    “对,有什么条件尽管讲。”

    张丰道:“各位老板,从现在开始,我们织坊接受订单,付三成货款,只有和我们织坊签订了订单的布庄才能从我们这里按八分银子的价格提货,此外,我们不就受其他方式。”

    订单,什么是订单?

    大家一愣一愣的,没有完全明白张丰的意思,只有一些聪明的人明白了七、八分意思。

    张丰很快恍然,知道“订单”是一个新词,大家一时间不明白,于是,张丰稍稍解释了一番,且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订单模板,一张上好的宣纸上,有张丰拟定好的条条款款。

    张丰稍加解释,再加上有这张空白的订单模板,大家很快就明白了,甚至有不少人充满新鲜感,十分的好奇。

    郑丰泰也看了这张所谓的空白订单,惊奇的看了看张丰一眼,郑丰泰从内心佩服张丰,郑丰泰认为,张丰完全是一个商业天才,这样的方法也想得出来。

    在大明朝,哪里有什么订单一说,大家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最多立一个字据什么的,张丰的这订单,在大明朝属于独一份。

    不过,新奇新奇,佩服归佩服,作为一个成熟的商人,郑丰泰还是有话说。

    郑丰泰站了起来,朝正丰拱手道:“张老板,这个所谓的‘订单’非常不错,九钱八分银子的价格也算的上是物美价廉,只是……”

    郑丰泰说话,整个现场都安静起来,张丰也仔细的听着,张丰道:“郑老板,但说无妨。”

    郑丰泰道:“那我就直说了,据我所知,你们的织坊规模并不算大,每日的产出也不大,即使能织出这样的质量上乘的棉布,但数量毕竟有限,我们可是代表着整个松江府的布庄。”

    郑丰泰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张家织坊太小,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

    现场一片安静,大家都怔怔的看着张丰,不少人心中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道呢,张家织坊毕竟太小了。